<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零六章 啊!海军(16,为盟主“灯火见人家”加更)
    “我来时长官特意交代不要动老贼,给他一点体面,让他出国,而且是当着伊藤整一的面说的。”

    “真的?”

    “真的!”

    柴崎惠次愤愤不平:“岂不是太便宜了他?”

    “我也这么想!”松田千秋两手一摊,回答得很干脆。

    对方奇怪了:“你这到底啥意思,放过还是不放过?”

    “你能坚决执行长官的命令么?”

    “当然!”

    “包括放过他的命令?”

    “这个……”柴崎惠次犹豫了,面色变幻很久,最后咬牙道,“也能!”

    “好!”松田千秋诡异地笑了,“现在我给你传达长官的命令。”

    “等等,你不是刚传达过?”

    “我传达过了?”松田千秋疑惑地挠挠头皮,“也许是吧,不过我还想再传达一次,你有意见么?”

    “你……”柴崎惠次愣住了,无奈点点头,“好吧,你说。”

    “除恶务尽、斩草除根,所以……”

    听到这两条截然相反而且抵触的命令,柴崎惠次终于绷不住了:“你这是闹哪样啊?这差得太远了吧!你戏弄我?”

    “两条命令你自己选,不管你选哪条,我都只承认传达了你选的那一条,懂么?”

    柴崎惠次现在明白了:松田千秋一方面要把堀悌吉不杀伏见宫博恭王的命令告诉自己,另一方面又把他认为该杀的想法透露给自己。意思很明确:要杀人的话,这责任就是咱们俩扛了!长官是伟光正的统帅,今后还要带领帝国海军打仗的,一贯忠君爱国,怎么能做这种事?这种脏活要干也是下面人干乱兵恣意妄为嘛。

    “懂了!”柴崎惠次咬牙道,“我干!”

    “真的?”

    “真的!”柴崎惠次哈哈一笑,“我还骗你不成?”

    “干这种事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咬牙切齿道,“我在塔拉瓦喝过人尿、吃过人肉,在绝望中苦苦挣扎,早当自己死过一次,这点困难不算啥。你放心,我不牵连你,你给我传达的是放过的命令,我违背长官意愿,我胡作非为,我……”

    “不过,逮不到人可不行啊,你得教我个办法将这家伙弄出来,再拖下去我怕夜长梦多。”

    “这不已经在教你办法了么?”松田千秋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柴崎惠次听后不住点头:“果然是高参,高明!高明!”

    “高明不高明要看结果啦。”松田千秋笑道,“不过你别着急,如果这招数不灵,我还有办法,总而言之只要他在医院,我一定会把他弄出来。”

    很快,松田千秋所谓的“解决办法”就来了,大批士兵们饶有兴致地看着工程师们摆弄、折腾。不到15分钟,架设在大卡车上的大广播便响了起来,这是控制广播社后从后方调遣过来支援的设备,上面还有东京广播电台最为人所周知的播音员紧急录制的磁带,播放后听上去抑扬顿挫、字正腔圆。

    “各陆海军将士、各爱国民众,这里是东京广播电台,下面播送紧急消息:

    ……伏见逆博恭,构陷忠良、戕害官兵、阴谋叛乱、谋朝篡位……已成国贼!幸被爱国官兵察觉,此贼阴谋暴露,仓皇出逃……大日本帝事参议官、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元帅海军大将堀悌吉在爱国官兵一致推举下就任讨逆军总司令官,奉皇命讨伐不臣、刷新宇内……

    据悉,该贼藏匿处最可能是医院、学校等公众场所,凡我爱国民众、爱国官兵予以擒获的,请迅速扭送至海军省、军令部或东京警视厅。民众立此大功者,赏金1万日元;官兵立此大功者,官升三级……”

    “殿下,乱兵找不到我们好像先撤退了,不过医院里不能再待下去,乱哄哄的只怕要出事。”

    伏见宫博恭王连连点头。

    “我先出去看看情况。”

    “一切小心。”

    高桥定副官命令随行的医生脱下白大褂由自己换上,装成军医模样悄悄进入主建筑物,果然一路上看到不少军官模样的病人正在四处搜寻,还听到他们议论纷纷。

    “我就说嘛,前几天堀大将莫名其妙被免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原来是国贼在捣鬼。”

    “电台里说得一点也不错,伏见逆确实不是个东西,明明中途岛战役里损失的军舰,硬扣到堀大将头上……”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当时在飞龙号上服役,还能不知道真相?”有人讥笑道,“为掩盖真相,当初航母上的官兵不管有病没病都被强制安插在医院里不准他们出去,免得他们走漏风声。”

    “国贼!国贼!天诛国贼!”有人咬牙切齿,“他都已是亲王了,为什么要这么干?”

    “没听广播说他要篡位啊!诸位,堀大将是忠臣,又能打仗,妨碍他篡位啊!”

    “听堀大将就任讨逆军总司令官我就放心了,他可是日本第一号英雄,带舰队打得米英鬼畜倒地求饶、痛哭流涕啊,你们还记不记得,阅兵时陛下特意和他同乘一辆车?”

    “对啊,对啊,那会儿战利品如山一样……”有人幸福地回忆,“哎呀,可惜那时候我在第八舰队服役,没赶上去欧洲呢。听他们说,堀悌吉长官带领舰队转战四海,战无不胜,连纽约都被咱们炸了,报了东京被偷袭一箭之仇!”

    “那时候陛下估计就看出一点问题来了,特意要和堀大将亲近,将来万一有变也好有人救驾。”

    “正是,正是。陛下洪福齐天,又有擎天一柱保驾,必然逢凶化吉、安然无恙……”

    高桥定一边走,一边听,几乎所有人都在四处搜寻,相互间碰见了还在询问:“你们那边有没有国贼踪迹?”

    “没有,你们那里呢?”

    “也没有。估计国贼躲在隐匿角落里,要好好搜,刚才讨逆军只是粗粗找了下没找出来。”

    “搜!挖地三尺也要翻出来!”

    “等等,我好像前两天看见过伏见逆……”有人回忆起来,“好像在做检查,有人朝他鞠躬还称呼他殿下,对,一定是他!”

    众人立即热闹起来:“你给说说,他长什么样?”

    高桥定只想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想到刚迈开两步,就有人在他肩膀上一拍说:“站住!”

    他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背上冒出,连寒毛也一根根竖立起来,身体变得僵硬不已,使出吃奶的力气克制住要逃跑的念头,硬生生转过身体来,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有什么指教?”

    “医生,你看到过伏见逆博恭国贼么?”

    “看见过!”副官想了想,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那人大喜,连忙道:“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下午走了吧,好像检查完就走了……”

    “哦……”众人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一边让开道路,一边议论纷纷。高桥定朝对方微微颌首,然后也悄然退走。

    再次回到藏身的密室后,高桥定劝道:“殿下,外面部队确信是撤走了,只留了几十个人管着广播车。但情况比刚才更危险,叛军不但诬陷您为国贼还蒙蔽其他官兵,同时开出了丰厚赏格,一群人在翻箱倒柜地找您,我怕夜长梦多。”

    “这可怎么办?”

    “我刚才看了下,后面没人,那里有条小胡同,我们可以悄悄过去然后坐汽车走。”

    “好好!”伏见宫博恭王急得六神无主,点头称是。

    “不过,殿下,咱们既不能回军令部也不能回家,那是自投罗网。您最好去宫里,有陛下在,问题不大,叛军绝不敢进攻皇宫。”

    “对对!你考虑得很周全。”伏见宫博恭王连连点头,“这次全靠你们了,脱险以后你立即升官三级,田中医生和你再赏金10万。”

    “感谢殿下栽培!”

    “感谢殿下厚赏!”

    “不过我有点走不动了。”伏见宫博恭王毕竟上了年纪,刚才事变突发的时候屏着一口气,现在感觉浑身脱力,根本没法动。

    “殿下不要慌,我来背您!”高桥定蹲下去背起伏见宫博恭王就走。

    三个人在夜色里跌跌撞撞,七拐八拐终于拐到停车的地方,高桥定先观察了一下,发现无异常后立即招呼两人上车,熟门熟路地打着火,灵活地驶出了小院大门,先过一段岔口,看了看方向,对准皇宫方向而去。由于路上积雪再加上不敢开大灯,他的速度不敢开得太快。伏见宫博恭王经历虎口脱险,浑身都瘫倒在座椅上,田中殷勤地给他找了毯子。

    忽然,“嗤”地一声,高桥定发现前面有庞然大物拦住去路,立即紧急刹车,后面两人措手不及,“咚”地一声都撞到椅背上。他看得很清楚,对面的庞然大物是一辆坦克,而且庞大的炮塔似乎正在旋转过来,吓得他魂不附体,立即驾车向后倒退,迅速从旁边一条岔路离开。

    “殿下,您忍着点,这里都有部队封锁,冲过去比较难。”刚说了一句,猛然发现前面又有大卡车横在道路中央,上面似乎还有一挺机枪布置着,更是大惊失色,继续向其他岔路跑去,但没走多少路,也被一辆卡车拦住去路……

    一连试了几次,无论他向哪个岔路开去都会被拦住,而且包围圈眼看越来越小,耳畔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不要走了国贼!抓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