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零五章 啊!海军(15,今日第二更)
    ps:有读者问,中曾弘是否系中曾根康弘?我想说,你厉害!后者在青叶、长门服役,中尉军衔,负责军需,因该同学还在世,故本书只活用其经历而不用其名。至于不知道中曾根康弘是谁的,请百度,谢谢……

    虽然及川古志郎是不折不扣的舰队派,但太平洋战争打到现在,只要脑子没瘫痪就知道离开航空兵是万万不行的,故沉吟道:“能利用陆基航空兵么?”

    神重德提醒了一句:“会不会不可靠?毕竟大西也投靠了,他管着各航空队呢。”

    及川古志郎略微一想就知道神重德说的不错:陆基航空兵是标准航空派,堀悌吉一直要求给飞行员们授予军官,还要求改革体制,提升航空力量的重要性,他们个个感激涕零,不可靠是完全可能的。

    “那用陆航?”

    “陆航那批马鹿打得过精锐的舰载机飞行员?”宇垣缠摇摇头,“陆航介入影响就太坏了,联合舰队和外人联手打自家的舰队和海军陆战队?舰队基层官兵怎么看?长官,海陆有别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及川古志郎恼了,“你们倒是说个行的办法啊!”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片沉默。近藤信竹观察得很仔细,往常开会时一片活跃的几个提督现在都像是霜打后的黄瓜,焉了,个个无精打采,坐在那里没什么声音。只有及川古志郎自己的心腹班底和宇垣缠跳来跳去很活跃,哦,还有一个源田实。

    “也不是完全不行。”列席会议的源田实突然插话,“大凤号估计快好了。”

    “如有大凤号随行,那完全没问题,这是帝国首屈一指的重型航母,战斗力完全超过2艘轻空母。”及川古志郎大喜,看了看众人,沉吟片刻后道,“由参谋长负责协调兵力编组,明天上午出发,战列舰拟出动大和与武藏号(长门正在维护),重巡洋舰出动4艘,轻巡洋舰出动4-6艘,驱逐舰出动4个战队。大凤号如可以请务必随行,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半小时后,大凤号回电来了,报告说舰艇已完成全部建造工作,正在海试,尚有部分科目没完成,另外舰载机、燃油、物资都不全,如要紧急出动也不是不行,不过需要更多时间准备,至少要27日傍晚以后。

    及川古志郎对此表示满意,因为大凤号是在神户造船厂附近海面上进行试验,论距离比从柱岛锚地出发的联合舰队主力要近得多,即便其最晚出发,也有足够时间与舰队汇合。再说,他还要给堀悌吉腾出时间来解决伏见宫博恭王呢,怎么能那么快到场?不在危急关头赶到东京救驾,怎么能显示出联合舰队的重要,怎么能显示出他及川古志郎力挽狂澜、只手擎天的关键作用?

    “同意请求,请务必完善准备,时间放宽到28日上午9时。”及川古志郎踌躇满志地下令,“其余舰队主力初定明天9时出发。”

    “等等。”宇垣缠提醒道,“长官,机动舰队司令官南云中将不在,估计被叛军扣留或遇害,这舰队指挥官?”

    “哦……”及川古志郎一拍脑袋,仿佛才想起来,“没你提醒我几乎忘了,你有什么好建议?”

    宇垣缠看了跃跃欲试的神重德和源田实,对他们摇摇头,意思他们资历不够格:两人一个大佐、一个中佐而已,要指挥大凤号至少要去少将,中将更好。及川古志郎也明白这一点,他苦恼地在参会众人面上看来看去,不知道挑谁合适。

    最终老资格的细萱戊子郎站了出来,海兵36期的他本就有机会被推举为机动舰队司令官,结果婉拒了。及川古志郎对他不太放心,但面上又不能公开拒绝,因为这些人中他资格最老,如果拒绝对方而换人,细萱戊子郎估计会暴走,便道:“源田参谋,大凤号刚刚服役,工作千头万绪,你也一起去辅佐细萱司令官开展工作。”

    “是!”源田实站起来应得很大声,近藤信竹厌恶地皱起眉头,但没多说什么。

    就在他们商议出兵时,堀悌吉也在军令部召开讨逆军高层会议。在控制各要害地方后,他的核心班底成员当初表露决心要和他一起出走的人员在讨逆大旗竖起后全聚集到军令部,一下子将会议室撑得满满当当,整个讨逆军指挥部瞬间成型。

    大家喜气洋洋汇聚一堂,互相问候,认为长官终于行动起来一扫阴霾、破除压抑,实在是可喜可贺的大事。谁都没觉得自己在造反,反而认为自己才是正统,是在讨伐国贼。现在统帅和名义有了,再加上二航战和第一旅团的存在和码头方向的物资,这批打老了仗的将领和参谋们立即能判断出本方是否有利。听到部队已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整个海军中枢机关和东京城要害地方,众人兴致更高。

    这才是长官作风,要么不动,动起来就是快若闪电、雷霆万钧,让人难以抵挡。难以想象长官居然会隐忍到最后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肯定要忍气吞声出国了,于是纷纷抱怨堀悌吉瞒得他们太辛苦、太压抑,一定要给个说法!

    “诸位,成功之后我向诸位赔礼道歉,不醉不休。”堀悌吉笑道,“不过现在暂时没工夫寒暄,我们还有大事要办。”

    “喏!”

    他快速发布各项指令:“海军省方面,山本君和井上君还要稳住宫中,暂时不宜露面,请高须君和大西君协同管理,处理正常事务。”

    高须四郎是大将,很明显以他为主,大西泷治郎辅佐。

    “军令部这边,由我和冢原君管理。”堀悌吉又道,“草鹿君还是参谋长,负责整支讨逆军各项工作。”

    “是!”两人一起回答。

    “陆上行动由柴崎惠次统筹,目前除医院方向外,其余暂时告一段落,请角田君和西村君回军舰坐镇,应对后续敌情。”

    西村祥治犹豫一下道:“长官,要不要您去舰艇上指挥,那里更安全一些。”

    “不能!”堀悌吉摇摇头,“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不能去军舰,更不能脱离一线,必须要让官兵们看到我,必须要让东京市民看到我。”

    “明白!”

    各路参谋包括新投靠队伍的军官们立即根据分组要求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所有人都很兴奋,今天在场的将来就是核心圈子成员,只要堀悌吉长官成事,将来出门都可以鼻孔朝天横着走,因为海军以后就没有舰队派和航空派的区别了,只会有一个派系堀派!

    就在同一时刻,秉承堀悌吉命令的松田千秋找到了柴崎惠次,后者动用1500之众团团包围海军医院,不过仍未得手,急得满头大汗。

    “怎么回事?老贼跑了?”

    “跑肯定没跑。躲在医院里不知哪个角落,搜半天找不到他。”柴崎惠次恨恨道,“只逮住他两个卫兵,他们交代是副官陪去做检查,具体哪个地方他们也不知道。然后去他常去的科室搜查都没有踪影,连检查医生也找不到。”

    伏见宫博恭王地位尊崇,住院自然也不可能和一般人住在一起,甚至其他住院的人都不知道军令部总长就在海军医院养病,他的存在完全是保密的。由于预计明天就要出院,今天晚上检查格外多一些,当柴崎惠次率部队扑过去时就被他的副官高桥定发现,他顿时被这种喧哗和声势惊呆了,立马报告了伏见宫博恭王。虽然没任何报警信号,但伏见宫对危险的感知完全超过常人,下意识地认为这些军人是来找他的,而且来者不善,当机立断招呼副官、医生跑路。

    正要逃走之际,讨逆军已迅速控制外围,被团团包围后的高桥定认为这根本出不去,急中生智让医生找了隐秘角落先躲起来,危机时刻伏见宫博恭王的动作和反应十分敏捷,判断也很果断。等柴崎惠次率兵冲入医院搜索后已隐藏完成,讨逆军完全一无所获既找不到人,又找不到今天和伏见宫博恭王接触的医生,也没法在其他病人身上得到有价值的情报,只能动用笨办法一间间屋子和病房搜过去。

    但他们对医院不熟,只匆匆忙忙搜查了最表面的建筑物,其余部分毫无头绪。唯独一点是确信的,伏见宫肯定还在医院里,因为其座驾在一个隐秘地方被讨逆军找到,柴崎惠次考虑半天决定先不动这辆车。

    松田千秋详细询问了情况,思考几分钟后道:“既然已打草惊蛇,那就先把部队撤出来,守住四周。”

    “为什么?”

    “一会再和你细说,先按我说的办,我有办法,我又不会害你。”

    “好!”

    几分钟后人员全都撤离,住院军官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聚集在医院门口、走廊上探头探脑、互相打听,谁都说不清个所以然,不过尊皇讨贼他们倒是明白了,听说是堀悌吉长官挑头,塔拉瓦英雄柴崎惠次带队,很多人跃跃欲试,心往神至。性急的、特别是在联合舰队中服役的住院军官,那是嗷嗷叫着扑过来要布条,摇身一变就成了讨逆军。柴崎惠次带过去1500人,折腾大半小时后,目标没找到,队伍却扩充到了1800人。

    柴崎惠次将松田千秋拉到隐秘之处,开口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对方点点头,却说了他很不愿意听到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