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零三章 啊!海军(13,第一更)
    ps:存稿弹尽粮绝、泣血码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怎么办?”石原莞尔一放下电话,多田骏就担忧地问,“情况比想象得还恶劣?真动用近卫师团?”

    “动起来吧。”石原莞尔叹了口气,“不过速度不要这么快,等等看,慢慢来。海军是有坦克的,让近卫师团把坦克也拉出来。但不管怎么拖,明天清晨务必要到位。陆军省、大本营的安全保卫力量要加强,虽然堀悌吉承诺不动我们,难保他手下脑子发热,杀红眼的事很有可能,如果大本营和陆军机关都被端掉,那才真正难以收场。”

    “哈依!”几个心腹参谋连忙行动起来,布置的布置,调兵的调兵,一片手忙脚乱。

    “要不要给皇宫加派兵力?”

    “暂时不用。”石原莞尔沉吟片刻后道,“堀悌吉还是有分寸的,交火声并不激烈,到现在甚至平息了,可见他能切实控制部队,加强皇宫守卫要穿过他们现在控制的地盘,很容易直接就打起来,到时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我吃罪不起。”

    下村定问:“东京要不要加派兵力,现在只有一个近卫师团,我可是听说堀悌吉把海军第一陆战旅团拉来了,再加上水兵、海军机关兵力,只怕至少有8000之数,我怕应对兵力不足。”

    “暂时不要,近卫师团1万多人呢。”石原莞尔想了想,“而且要调兵必须要坐船,万一半途被海军击沉了怎么办?”

    自日本发动战争后,大量兵力都派驻外部,关东军、南洋、中国大陆、印度等囤积了大量兵力,本土只有区区三个半师团,而且还分布在九州、中国、四国等分开的岛上,彼此间调动并不方便。

    多田骏哑口无言:陆军倒有自己的运输船队,可打海战就不行了,现在舰队态度不明,推测很可能赞同堀悌吉,起码部分舰队肯定是赞同的,真要是和舰队在海上打起来那可才叫惨,而且海军打陆军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这是惯例!

    “一个师团兵力足够了,对方毕竟只是一个旅团和一些水兵。不过告诉部队只能对峙,不能动手,哪怕海军冲动了你们也不要乱来港口毕竟还停着4艘重巡洋舰,他们万一开火怎么办?东京城会变成一片废墟。”石原莞尔斟酌道,“别说陆军现在没能力平叛,就算有也不能动,否则今后海军一辈子恨死陆军了,要上也是别人上。”

    “别人?警察?别做梦了。”多田骏不屑道,“警察老早吓得瑟瑟发抖,哪敢管海军的事。”

    “不是警察,有人,比如说宪兵们……”然后他就把堀悌吉和他说的内容与多田骏一顿密语,听得后者脸色大变。如果堀悌吉所言不虚,恐怕里面情况复杂得很,而且多田骏相信堀悌吉没必要骗自己,东条不甘寂寞是可以理解的,勾连伏见宫博恭王也完全正常,毕竟上次内阁就是他们一起合作的嘛。

    “要防着东条捣鬼,比如故意挑起海陆军冲突赶我们下台。”多田骏的政治经验毕竟比石原莞尔丰富,马上就想到了,“他直接对付我们是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煽动海陆军对立甚至打起来,万一死伤累累,事后我们肯定要承担责任,哪怕为了安抚海军也要让我们下台,他到时候就有机会了,而且还卖好了伏见宫博恭王,所以……”

    石原莞尔、下村定连连点头,他们刚尝到权力的滋味,于公于私都不想这么快下台,参与讨论的军务局局长武藤章插了一句:“现在近卫师团控制在田中新一手中,怎么办?”

    “唉,当初考虑不周。”多田骏叹气道,“他是个强硬派,而且和海军关系很一般,只怕不好管,而且还不好把这层顾虑透露给他,这要有个把柄,今后他蹦跶得更欢。”

    众人陷入沉思,当初石原上台后将东条英机的心腹佐藤贤了直接转入预备役,武藤章从近卫师团长任上回任陆军省军务局长,田中新一被打发去近卫师团接武藤章的班。虽然武藤章和田中新一当年在不扩大问题上联手反对过石原莞尔,但武藤章去过中国战场领受过教训后很快改变了态度,而田中新一对石原莞尔的态度并不恭顺。当然他与东条英机的关系更差当初曾冲到东条办公室骂对方是“混蛋”而被关了15天禁闭。

    “照常通知,看他反应,更何况我们不通知也会有人通知,这一点就不要格格不入了。”石原莞尔思维十分缜密,“这是次大事件,很可能改变整个政局和力量对比,海军马鹿捣鬼也不是完全没好处,起码可以帮我们看出陆军内部那些是积极因素,哪些是消极因素,我们要因势利导、仔细鉴别火中试玉嘛。而且近卫师团你们不要太担心,我有后手。”

    “后手?”多田骏想了想,“你是说武田攻?”

    “对!他是小畑敏君的高足,你们懂的!”石原莞尔说完便意味深长地笑了。

    众人会意地点点头,小畑敏四郎是皇道派骨干,226兵变时昭和维新的支持者,这一点大家都清楚。武田攻作为其最得意的弟子,当然会带上这种政治倾向,因此武田攻很可能在镇压这件事上并不心甘情愿卖力,这就对田中新一是个极大牵制。

    武田攻因为在印度战场上打得极好,屡立大功,不但从联队长升为旅团长,还挂上少将军衔。上个月大本营准备将近卫师团改造为战车部队,关东军暂时不愿意派人(其实关东军想把田中新一的位置也撸掉,但石原和多田骏都认为不妥,所以关东军干脆旅团长也不肯派),便把目光投向印度派遣军,现在机甲力量可不只有关东军才有。山下奉文认为武田攻人才难得,但东京要人他不好不放,便推荐其调去担任旅团长。

    近卫师团的战车旅团长不如独立战车旅团旅团长来得逍遥快活,而且军衔又没动,但田中新一接任师团长日子已经不短,又不懂机械化部队,山下奉文认为只要武田攻有出色表现,很有希望在未来一年后一跃而成近卫师团师团长,挂中将军衔也指日可待。而且武田攻当年就在近卫师团里任职,并不是毫无根基,如果不是因为226的牵连,说不定他早就升上去了。

    在日本的政治体制里,由于内阁军方代表需要具有现役大、中将制度,因此中将以上很容易摇身一变变成政治家,就武田攻的年龄、战功、学历(陆大很早就毕业了)和能力,运气好的话还有机会进陆军省和参谋本部担任要职。如果他山下奉文将来有机会当陆军大臣或参谋总长,武田攻就是最踏实的班底,从未来布局考虑,他忍痛把武田攻放回了东京。

    正商议间,首相宇垣一成的电话打了进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阵乱吼:“石原、多田,你们在干什么?海军都叛变了,为什么不镇压?为什么不派近卫师团上街?”

    “首相阁下,统帅权独立,没有明诏我敢动么?殿下刚刚进宫汇报啊,镇压叛乱是宪兵的日常工作,您怎么不给东条打电话呢?”石原莞尔不阴不阳地刺了他一句。

    “胡闹,海军叛军是宪兵能对付的么?”

    “那也不能随意动用部队啊,万一有人给我扣一个叛逆的帽子怎么办?”石原莞尔气不打一处来,“或者您写个条子给我,我这就调兵?”

    “你……”宇垣一成被大本营四巨头架空久了,突然间认为有机可乘想夺权,没想到还没发动就在石原莞尔这里碰了硬钉子。写条子当然可以,但万一将来石原莞尔把条子捅出去,他的首相就完蛋了,而且会被海军一辈子指着脊梁骨骂,宇垣一成是老官僚,这种问题怎么会不清楚,顿时语塞。

    “况且近卫师团田中新一你是知道的,当年就反对我,我下令他不一定听哇,要不我把您的命令转告小矶国昭,让朝鲜军来增援?他肯定听您的。”

    “你?八嘎!八嘎!”宇垣一成气得骂了几句之后就挂掉了电话。

    朝鲜总督小矶国昭是宇垣派的人马,也是宇垣一成为数不多、仅剩的支持力量,如果把小矶国昭的朝鲜军引到东京和海军对着干,那事态平息后无论谁胜谁负,宇垣一成势必要面临整个海军的怒火,首相肯定当到头了。对好不容易才拿到首相位置的宇垣一成来说,这结果比杀了他还难受,所以他只能气哼哼地挂电话。

    第三个电话很快就响了,这次是东久迩宫稔彦王打来的,他的声音很疲惫,但说话是十分清楚的:“石原,我劝了很久,陛下始终不肯听从,坚决要陆军武力镇压,而且还让百武侍从长去联系及川古志郎率联合舰队主力到东京来!”

    “这么干有可能把东京打成一片废墟。”

    “我知道,我知道。”东久迩宫稔彦王一声叹息,“但现在局势如此,迫不得已,你我可不能再违诏了,否则天下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