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零一章 啊!海军(11)
    ps:本日的第二更……

    “不许动,举起手来!”西村祥治带人大踏步地冲入次长办公室。

    “西村?居然是你?”伊藤整一怒不可遏,拍案道,“你敢造反?”

    “言重了,天诛国贼、清君侧而已。伊藤君,和我们一起干吧!”西村和伊藤整一是同期同学,关系彼此还不错,劝道,“从美国回来后你不是说整个海军死气沉沉、一片官僚么?和我们一起干,改变这个局面吧。”

    伊藤整一虽然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但还是明知故问:“谁是国贼?”

    “还有谁,当然是伏见宫博恭王,他构陷大将、扰乱军心、意图篡位、犯上作乱……”

    “你胡说!”

    “胡说?”西村也怒了,“堀悌吉长官犯了什么错,你们千方百计要搞掉他?你们是打仗比他能耐还是弄钱比他能耐?”

    “他屡屡与殿下作对,屡屡破坏军令部规定。”

    “这样还能打胜仗,而且是连续打胜仗,说明你们的命令全是错误!说明上面都是饭桶!”

    “那也不能违抗军令!”

    “然后你们就眼睁睁看着部队去死!”

    “忠君报国,忠诚都没有了,你怎么报国?”

    “我不想糊里糊涂去送死,死的人够多了!”

    “我不想糊里糊涂跟你们走,叛逆的人够多了!”伊藤整一针锋相对来了一句。

    两人打了一会儿嘴仗,西村见说服不了对方,也烦躁起来:“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带走!”

    “西村,你不会成功的,放弃吧……”

    “哈哈哈,你又知道了?就凭你坐办公室、批阅公文的本事?”西村不屑道,“就你们那点可怜小伎俩,长官早就看穿了,现在整个东京城都在我们掌握之中,前两天他只是让你们高兴高兴而已。”

    “是堀悌吉一手布置的?”

    “总算你聪明得还不算晚。”

    在另一边,士兵们推推搡搡将福留繁和一批参谋拉了出来,其他人大多闭口不言,唯独福留繁破口大骂,见了西村祥治后更是“逆贼”不离口。西村祥治本来因为说服不了伊藤整一心头就窝着一团火,奈何伊藤整一面上他发不了,现在看福留繁这番样子顿时勃然大怒,朝后面使了眼色,身后陆战旅团的村山少佐会意,将福留繁拉到空地上“突突突”直接当众就地枪决陆战旅团官兵都是一线厮杀出来的,煞气深重,早就看这批眼高于顶、喋喋不休的官僚们不爽了。现在西村有令,正好拿一个少将开刀、震慑全场!

    目睹福留繁的惨状,一股寒气顿时从伊藤整一的背脊上升了起来:对方不是闹着玩的,是动真格了,而且敢杀人。福留繁好歹是少将,说杀就杀,一点都不犹豫,他忍不住回想几年前的226兵变那可是死了不少重臣。

    西村祥治当然是吹了牛,此时讨逆军人马并发数路,一路去占领警视厅、一路去攻占电话局、电报局,一路去攻占海军省大楼,一路攻占军令部,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一路是去攻占海军医院伏见宫博恭王就住在那里!行动顺利可以说,控制整个东京城就是夸张了。

    目睹福留繁的下场,西村重重地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让你整天搬弄嘴皮子,你也有今天?”

    福留繁是40期,只是学弟,读书时仗着有几分小聪明在海军兵学校里趾高气昂,再加上演说功夫上佳,经常滔滔不绝旁征博引把人挤兑得下不来台,显得特别高调。平时都没事,关键时刻这种印象就要了命。当然也怪福留繁运气不好,如果碰上同是40期的山口多闻或者大西泷治郎来执行这种任务,再怎么样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同学一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伊藤整一难过地闭上了眼睛,外面忽然欢呼起来:“长官!长官!长官!”

    “板载!板载!板载!”

    “长官来了!”

    “恭祝长官就位总司令官!”

    “板载!板载!”

    呼啸的声音如同惊涛骇浪一般,从远处席卷而来正是堀悌吉在松田千秋陪同下赶来军令部坐镇,看着长官头上和自己缠绕着一样的“尊皇讨贼”布条,官兵们一起欢呼起来。

    他的露面不但让参与兵变的海军官兵士气大振,更让所有军令部人物感慨大势已去。西村祥治他们还可以勉强不放在眼里,全日本最会打仗、最被人顶礼膜拜的元帅海军大将现在就在军令部坐镇指挥,谁敢小视?谁还有挣扎的力气?

    好几个军令部参谋忽然冲出来,对政变官兵道:“算我一个吧,我也要加入讨逆军,讨伐国贼,清君侧!”

    “清君侧!”

    “清君侧!”

    看着他们也扎上白布条加入讨逆军队伍,所有官兵再次欢呼起来,但每声欢呼都像一个锥子狠狠扎在伊藤整一的脑袋上,使他摇摇晃晃,不堪忍受,但他必须咬牙站着,因为两个士兵夹住了他,不让他逃脱或转身。

    “送伊藤君下去吧,让他好好休息,这段时间他管理军令部辛苦了。”堀悌吉的话还是如往常一样令人如沐春风,但现在听在伊藤整一耳朵里,字字宛若霹雳,“别伤害他,留他还有大用。”

    众官兵兴高采烈地大吼:“遵命。”

    伊藤整一面如土灰,既不想痛骂,也不想求饶,只咬紧牙关道:“长官,给我一个尽忠的机会吧。”

    “你这又是何必?”堀悌吉叹了口气,“伏见宫是伏见宫,你是你,我不会混为一谈的。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你就当做个噩梦好了,国家还需要你,海军还需要你。”

    伊藤整一向前走了两步,突然半跪在堀悌吉面前,抱住他的大腿哭道:“长官,你拿我怎么办都行,给殿下留点体面吧,不要难为他,他年纪大了……”

    堀悌吉叹了口气,把他扶了起来:“好吧,我答应你,不是组建了欧洲考察团么?让殿下出国考察怎么样?”

    “太感谢您了。”伊藤整一深深鞠了一躬。

    “松田,你去医院告诉柴崎,不要对殿下无礼,请他出国考察就是了。”

    “是。”松田千秋转身就走。

    “原来是柴崎惠次,怪不得,怪不得……”伊藤整一喃喃自语,他终于知道自己输在哪了,连柴崎惠次都是堀悌吉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装备最精良、战斗力最精锐、指挥官最凶悍的陆战旅团啊,海军唯一一个陆战旅团就这样成了讨逆军。

    “走吧。”士兵们把他也推走了。

    堀悌吉自己在军令部干过多年,深知军令部的重要性作为中枢机关负责整个海军调度,不但管理联合舰队,还负责统筹各大镇守府,拿下军令部就如同占据了整个大脑,而且他还可以有条不紊地顺着这套体系继续发送指令,他又不是没在军令部干过。

    当初堀悌吉在军令部也是有心腹和骨干的,时隔多年后虽然散去大半,但剩下的人基本也混到了中佐、少佐,控制军令部后这批人全活跃起来了现在老长官一跃成为擎天大树,要想出头,还能有比今天更好的机会?富贵险中求嘛,大不了一起跑路去德国,1亿聘请费的事今天已传遍了军令部,在咂舌的同时大家都有点自豪这才是帝国海军统帅应有的身价!

    很快他们就站了出来,帮着讨逆军控制了场面,然后在他们的感染和号召下,军令部越来越多人选择了合作,被关在屋子里的伊藤整一一声长叹,现在他才知道堀悌吉的可怕之处以势压人、以情感人、以利诱人!殿下除那个皇族身份,其他的只剩下权谋,可惜这套东西对中下级官兵不起作用他们不喜欢阴谋诡计,他们只喜欢能带他们打胜仗的统帅和英雄。

    各种好消息纷纷传来:

    “警视厅控制……”

    “电报局控制……”

    “广播台控制……”

    “电话局控制……”

    “海军省控制……”

    “新闻社控制……”

    控制过程最顺利的就是海军省,由于山本五十六和井上成美都被堀悌吉扣押在家,整个海军省群龙无首,理论上最高长官是任军务局长的冈敬纯海军中将,他也是角田和西村的同期同学。他和西村关系还马马虎虎的,如果是后者带队,他的小命是可以保住的。

    问题是带队进攻海军省的却是角田觉治,两人在海兵学校时关系就很一般,这次角田率队杀过来后依然各种叽叽歪歪,被怒从心头起的角田直接让人用汤姆逊突突突了。冈敬纯就是那种典型的、从未上过前线、一直都在海军省中枢厮混的官僚,平时自诩为参谋精英,各种看不起一线大将,别说同期的角田不在他眼里,比他期数更高、级别更高的井上成美他也敢顶着干,他下面的神重德大佐也有样学样和井上成美顶着干。

    这就是昭和参谋的典型特征,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平时各级将领、各路诸侯乃至各部门长官都只能捏着鼻子忍气吞声,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一旦发生翻天覆地的剧变,立即就首当其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