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章 啊!海军(10,1600票加更)
    ps:流泪加更,感觉身体被掏空……

    “山本,井上,你们要一起来么?”堀悌吉问道。

    井上成美下意识地摇摇头。

    “那就不勉强你们。诸位,你们在这里继续慢慢喝,我去去就来!”

    山本五十六重重跌坐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眼睛死死瞪着堀悌吉的帽子,他突然想起了七年前的二二六,同样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等等。”堀悌吉的夫人喊住了他,细心给他披上斗篷,“外面天寒,注意保暖。君若不幸,妾身绝不苟活!”

    “相信我!”堀悌吉拍拍她的手,“我到现在还未尝一败呢!搞权斗,我不行;论打仗,他们不行,哈哈哈哈!”

    说罢就带着松田千秋大踏步走了,只隐隐约约抛下一段话:“好好照顾山本君、井上君,不要让他们受到伤害……”

    到现在为止,山本五十六还能不知道自己上当了?——堀悌吉以叙旧为由,将他和井上成美控制了起来,整个海军省群龙无首,军令部伏见宫博恭王还在医院,只剩一个伊藤整一独木难支,谁拦得住他?谁又能在仓促间应对得法。他不由得懊悔不已,连拍大腿。

    井上成美瘫坐在椅子上,直接拎起一瓶红酒就往嘴里灌,边喝边发出比哭还难听的笑声:“不愧是32期首席,不愧是元帅海军大将!够狠!够狠!佩服!佩服!”

    山本五十六还有点不甘心,目光在一圈荷枪实弹的官兵脸上扫来扫去,最后定格在领头的军官身上,问道:“中尉,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卑职中曾弘。”

    “你认识我么?”

    “认识,您是山本五将,海军大臣,我很早就认识您了。”

    “很好,认识我就好,现在送我回海军省吧,送到后你就是少佐了。”

    “恕难从命,长官。”中曾弘露出似笑非笑的眼神。

    “混蛋,一个小小的中尉也敢拒绝海军大将的命令?”

    “您不想知道我怎么很早就认识您么?”

    山本有些恼羞成怒,但还是沉住气从鼻腔里哼出一声:“你说。”

    “在特鲁克锚地时我就认识您了,您每天享用的鲷鱼刺身就是我负责押运的,不是一次两次,是经常如此。”

    鲷鱼在东京都是高档菜肴,特鲁克根本不产鲷鱼,山本五十六享用的鲷鱼刺身、盐焗鲷鱼都是千里迢迢用飞机空运而来,联合舰队奢侈可见一斑。

    中曾弘仿佛没看见山本五十六有些阴沉的脸色,自顾自说下去:“您待在大和号上,舒舒服服地吹着冷气、享用后方特制的美食躲在特鲁克看陆海军在前线浴血厮杀,堀悌吉长官却和我们吃差不多的伙食,亲自率大和号在所罗门海向美国舰队决死冲锋并最终打垮对手。两相对比下,如果您处在我的位置上,您打算服从谁的命令?愿意听谁指挥?”

    “轰”地一声,仿佛一颗炸弹在山本五十六脑海中爆炸,他踉踉跄跄走了两步,失态地拿起一瓶红酒往嘴里猛灌,他知道自己败在哪了。连一个小小的中尉现在都敢指着他的鼻子骂,做人失败到何等程度还用说么?

    三桥礼子拼命夺下他的酒瓶,哭道:“别喝了,别再喝了,堀君是厚道人,不会难为你的。”

    “你不懂……你不懂……”他边哭边喝。

    中曾弘带着士兵悄悄退了下去,把守住堀悌吉府邸各处,他知道在长官心目中山本五十六和井上成美算自己人,迟早还要一起搭档的,何必刺激他们?但他有些话就是不吐不快,心中这口憋了很久的气吐出来之后,忽然觉得畅快了很多,还是跟着堀悌吉长官踏实啊。

    一个士兵朝他悄然竖起大拇指:“长官厉害,敢骂海军大将还不带脏字!”

    “我难道不知道你们也在背后骂我?有本事你当面骂!”中曾弘佯怒。

    对方一吐舌头,立即缩回去毕恭毕正地站好。

    此时此刻,柔和的台灯灯光下,伊藤整一还在军令部处理各种各样的公文。

    因堀悌吉一事圆满解决,伏见宫博恭王心情大好,身体一下子好转不少,明天就能正式出院。不过,医生已多次劝诫:虽然殿下精神尚可,但毕竟上了年纪,进入风烛残年,请务必减轻工作负担。伏见宫博恭王顺从地听取了这个意见,决心加以改变。

    这一年多来他三番五次住院,固然是被堀悌吉气的,但也与自身身体羸弱分不开。所以这次他打算把大权移交给自己信得过的伊藤整一和福留繁等人,不过伊藤整一是谨慎之人,虽给了他足够权利,依然认认真真写好批示,等待伏见宫博恭王签字后再下发,然后每天还跑去医院将特别重要的情况梳理后进行汇报。

    实际上伏见宫博恭王只关注有关堀悌吉的事务,对其他海军工作早已心不在焉,但伊藤整一这样的表现和恭顺他还是十分高兴。相比之下,老资格的近藤信竹就让他很失望——他原指望近藤能挑起舰队派的大旗,掌握联合舰队大权,没想到后者非但不肯接掌,还对搞掉堀悌吉一节尤其反感,要不是近藤地位重要,他都想换人了。更让伏见宫博恭王绝望的是高须四郎,好好的舰队派骨干,居然因为堀悌吉和自己决裂,逼得自己将他转入预备役,真是岂有此理!

    这也让他后怕不已:谓幸亏解决及时,不然等堀悌吉再带两三年舰队,所有人还不全被他拉过去?那真是翻了天了。

    这次事件解决,伏见宫博恭王认为伊藤整一是有大功的,全面体现了能力:第一,他提出联手海军省稳定形势的建议,做好了山本五十六的工作,让对方保持中立甚至略微倾向于军令部的态度;第二,他赞同南云忠一保下角田和西村、维持机动舰队稳定的策略。

    一开始伏见宫博恭王对角田和西村的态度同样恼怒异常,非除之而后快,但伊藤整一认为要集中精力对付主要矛盾,角田目前是机动舰队为数不多有实战经验的指挥官,而且能有效约束住南云忠一,万一拿下角田再让南云忠一丢掉4艘航母怎么办?这个可怕的前景让伏见宫博恭王也不得不认真思考,最终认为伊藤整一的考虑更全面、更有利。

    这双管齐下的手段收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舰队人事纷扰很快平息下来,南云忠一还报告说角田和西村已经服软,更让伏见宫博恭王高兴,只要角田和西村听话,他也不介意揭过这段不提——大人要有大量嘛。

    虽然伊藤整一依然为堀悌吉感到惋惜,但也认为目前这样处理是比较圆满的结果,另外堀悌吉临走还给海军弄了7000万马克,他深受感动,准备劝说伏见宫博恭王好好操办封爵和欢送仪式——大家好聚好散,将来还有再碰面的机会。

    “啪”的枪声打破了雪夜的寂静,然后整个军令部都跟着喧哗起来。

    “怎么回事?”伊藤整一今年53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听力丝毫不差,立即听出不对,连忙跑出去问。

    还没等周围人反应过来,只听见更多的“突突突”声音和一片又一片的惨叫声,喧哗声也逐渐听清楚了:

    “叛军!叛军!”

    “天诛国贼!杀!”

    然后是猛烈的机枪扫射声,伊藤整一并未出现幻觉,他听到的声音正是陆战旅团用吉普车架起美帝传家宝——12.7mm重机枪在压制扫射时的声音,那可真是弹如雨下。

    “陆军马鹿又造反了?”伊藤整一大急,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陆军要造反,但本能地认为情况不好,拎起电话就要通知医院方面,结果电话已被掐断,什么反应也没有。他一急之下通知门外的卫兵:“你们两个冲出去报信,一路找殿下,让他赶紧躲起来;一路去大本营找陆军,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军令部虽是要害地位且派有陆战队驻军,但那只是对付浪人闹事用的,一般人谁敢想到会有军队冲击军令部?而这批防御军令部的陆战队从未上过阵,顶天就是几条三八大盖和轻机枪,连掷弹筒都没有一具,而他们面对的第一陆战旅团除了重机枪,连虎式坦克都开来了,车载机枪持续开火,要不是克制着且本方占据明显上风,88mm高爆弹都要出膛了。

    在勃朗宁、加兰德、汤姆逊汇集而成的密集火力扫射下,军令部那点微不足道的防卫力量很快被攻破。更重要的是,在认出攻击部队是自己人、同样是海军,而且还是第一陆战旅团后,很多卫兵和参谋自动放弃了抵抗——自己人有什么好打的?他们只是要天诛国贼而已!反正自己够不上国贼,随他们去。伊藤整一派出的两个卫兵刚到门口,还没摸清情况,直接就被冲过来的讨逆军官兵用汤姆逊冲锋枪打翻在地,大批人马一拥而入,分头控制各个要点。

    军令部的人员们呆呆地看着讨逆军冲击而来,到现在他们还感觉莫名其妙:第一旅团不是好端端在马毛岛训练么?他们怎么到东京来了?他们究竟是怎么过来的?难道会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