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啊!海军(9,1400票加更)
    “悬崖勒马?如果你们能早点悬崖勒马不动堀悌吉长官,不与联合舰队绝大多数官兵作对,根本就没今天这种事!”

    “你们不会成功的,226殷鉴不远啊……”

    “那是陆军马鹿的问题,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这次我们搞就不一样,你可以好好看着。”西村懒得多费口舌,大手一挥,“押下去让水兵们好生看管,不要难为两位长官,但也不能让他跑了!”

    有马正文什么话也没有,叹了口气:刚回机动舰队任职就遇上这种事,他觉得命运和他开了一个无情的玩笑。如果自己还在机动舰队里,会不会积极参与呢?他想了想,发现答案居然是肯定的。

    “学别人耍小聪明搞怀柔,作茧自缚!”望着南云忠一等人被押下去的背影,角田冷笑一声,“没想到比计划还顺利,真是天助我也。你们下船后立即与松田千秋取得联系,他已在码头等你们了,所有重要的目标、场所、人物参谋们都拟定详细计划并安排了可靠向导,我们风头负责推进即可。至于长官那里,让松田千秋亲自带人去救援,务必保证长官安然无恙。”

    柴崎惠次点头称是,然后挥手大喝:“讨逆军,登陆!”

    以庞大的虎式坦克为先导,第一陆战率团队官兵搭乘的坦克、吉普车、装甲车顿时鱼贯而下,黑压压地朝东京城扑去。最开始路上倒是有警察和宪兵盘查了一下,但由于几个中将亲自带队,语气不善,而且理由充分:“海军缴获了大量美国战利品,要去办移交呢,没看到美国战车么?”

    “看过,看过……上次联合舰队回来就有这么威风。”

    “这次还是这么威风!”

    “当然,当然,联合舰队有无敌战神坐镇。”警察和宪兵们连忙点头哈腰,现在海军是越来越跋扈了,可人家有这个本钱。

    “那就是了,后天还有大检阅,还要劳烦你们费心。”

    “哪里!哪里!长官辛苦!长官辛苦!”

    又是舰队、又是中将、又是美国战利品,又是战车、装甲车、卡车、吉普车梯队,谁还敢怀疑?再加天下大雪,本来行人就少,眼睁睁看着队伍扬长而去离开码头,只在那咂舌这么多装备。

    “老天,这缴获了多少东西?”

    “谁知道?反正上次夸功时头已进仓库,尾巴还在船上,无边无际、浩浩荡荡。”

    几乎就在二航战刚刚进港的同时,堀悌吉带着夫人提前在家门口迎客,很快就接到了前来赴宴的山本和井上,他笑容可掬地和两人热烈握手、拥抱、问候,半点也看不出沮丧之情,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里面请……”

    宴会开始后气氛很好,堀悌吉闭口不提政治、军事,也不提自己近期的难处,而着重讲述了旅欧期间的见闻和趣事,不但拿出多瓶美酒招待,还让夫人拿出几件工艺品赠送给山本五十六夫妇,作为他们结婚25周年纪念礼物,甚至细心地为女眷们准备了意大利睡衣、长筒丝袜、法国香水等玩意,大家兴致勃勃地鉴赏一番,所有人都非常高兴,女眷们感觉尤其好。

    当柴崎惠次解决南云、率部队鱼贯而出时,堀悌吉家中正是酒酣耳热的当口,借着一点微微的醉意,山本五十六率先站起来,边敬酒边调侃:“来,为日本有史以来最值钱的元帅海军大将干杯。”

    “来来来,干一杯,一亿马克哇!”井上成美也高兴地站起来举杯,一开始宴会他还有点拘谨,因为他和堀悌吉并不太熟,随着几杯葡萄酒下肚,大家兴头提上来后,从融洽的气氛判断两人打不成架的井上成美终于放心痛饮起来——他那颗压抑很久的灵魂同样需要释放。

    堀悌吉大笑着站立起来:“一亿?哈哈哈哈!山本君,你太小看我了。这只是二期款项,一期预付款我早就拿了。”

    “拿了?”山本五十六一愣,“拿了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是说我拿德国政治献金么?实话告诉你,我拿了,真拿了……”

    山本五十六摇头:“我不信,就算别人拿也不可能是你拿。”

    “不信?哈哈哈哈!我真拿了,要不咱们打个赌?”

    “好哇,赌什么?赌你这套房子怎么样?”山本五十六眯着眼睛打量了四周一番,忽然嚷嚷起来,“反正你要出国了,房子留给我吧。”

    “夫君,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旁边的三桥礼子连忙出来打圆场,“堀君,不好意思,他喝多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没喝多,我当年还输给你一幢房子呢,我得赢回来!”

    “行啊!”堀悌吉大笑,“不管输赢,房子我都留给你,如果你输了我只问你要一句肯定的话——我一切都坐得直、行得正、做得对!”

    山本五十六苦笑:“万一输了我还是再赔你一套房子吧。”

    “你!”堀悌吉气极反笑,“到今天你还不愿意承认我是对的?”

    “我……”山本五十六无言以对,只好转移话题道,“我说你没收,你说你收了,拿出证据来,冢原最起码还有套豪华别墅是明证,你有什么?这套房子凭你的俸禄就能买,不值钱,不能当依据!”

    “一共收了5000万帝国马克,其中我自己500万。”堀悌吉缓缓道来,“至于第二期,你们已经知道了,一共1亿。”

    此言一出,包括山本五十六、井上成美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别说马克,就是500万日元都足够吓死人——大将一年俸禄才6600元,而这已是顶级薪水,全日本能拿出500万现金的人,把裕仁算上都不超过10个。

    “我不信,你吹牛!”山本五十六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30多年前西门子行贿案,山本权兵卫内阁才拿了40多万日元就完蛋了,你能拿5000万?拉倒吧。”

    “这话听起来仿佛你不知道旅欧官兵拿到一笔丰厚报酬似的。”

    井上成美点点头,他想起舰队上下拿到数年报酬的事,便插话道:“这倒是真的,官兵们普遍拿到了4-7年的薪水补贴,不过您就算拿10倍,也到不了500万。您的500万呢?别告诉我藏起来或存在银行里,更不可能是秘密置业,如果这样的话,军令部老早翻了底朝天了。”

    堀悌吉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你们到今天还不懂我……真的,一点都不懂……让别人来告诉你们吧。”

    “别人,谁?”

    “我!”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哗啦啦”涌进来一批荷枪实弹的士兵。

    “松田?”看到来人,山本五十六呆住了,“你怎么来了?这些士兵哪来的?”

    “我怎么不能来?山本长官、井上长官,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松田千秋微微一笑,对堀悌吉道,“长官,行动顺利,一切皆在控制之中,外面杂鱼全清理干净了。”

    堀悌吉微笑:“诸位辛苦了。”

    山本五十六和井上成美隐隐约约涌起不好的感觉,不过松田千秋很快就转过身和他们说话:“我来告诉你们答案……塔拉瓦战役前后战死5000之众,因为你们的官僚主义,这批人的抚恤金发放报告直到今天还在海军省和军令部走流程,没拨付下去。可从没有一个遗属来和你们闹,你们是不是认为这些家属特别驯服?特别听话?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井上成美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长官用500万替你们垫付了这笔抚恤金,标准是死者10年薪水,不够部分找其他人凑了!”

    “哐啷”一声,井上成美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酒杯摔在地上碎了……

    5000之众的抚恤金,这是什么概念?更重要的是,这行动后面意味着什么?山本五十六显然也有点慌张,但还是沉住气呵斥松田:“我们在喝酒,让这些官兵退出去,不要打扰我们!”

    松田理也不理他,径直走到堀悌吉面前,“啪”地立正敬礼:“报告长官,讨逆军全员就位,正向预定目标依次开进,全军将士恭请长官正位总司令官!”

    “哐啷”一声,这次是山本五十六的酒杯捏不住,碎了,他吼道:“你胆敢造反!”

    “没这么严重。”堀悌吉放下酒杯,微微一笑,“就是讨伐国贼、清君侧而已!”

    “讨伐国贼、清君侧!”这淡淡几个字听在众人耳朵里,不啻于平地惊雷!山本五十六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栽倒在地,是三桥礼子扶住了他。

    “恭请长官就位!率我们讨伐国贼、清君侧!”院里院外的官兵喊声响成一片,间或还有装甲车和吉普车的轰鸣声。

    “好!”堀悌吉放下酒杯,接过松田千秋递过来的“尊皇讨贼”白布条,先穿戴整齐,然后将布条缠绕在帽子上,拍怕松田千秋的肩膀,“现在就看你们的啦!”

    “板载!板载!板载!”士兵们看到堀悌吉的举动,全都狂热地欢呼起来,然后声音汇集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