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啊!海军(8,1200票加更)
    ps:投月票的兄弟,你们牛逼,服,我服——大写的服!

    山本五十六听后一阵无语,沉默好几分钟后才说:“我知道了。”

    听他这么不肯定的回答,三桥礼子急了,哀求道:“我在街上听人说堀君刚刚被罢官,还有风闻说他处境艰难,你是他多年老朋友,你帮帮他好不好?就算不帮他,去看看他好不好?算我求求你……”

    山本与礼子的婚姻是堀悌吉做的媒,再加与堀悌吉多年的密切关系,两家人非常熟悉和密切,山本结婚时新房位于赤坂区青山高树町,和堀悌吉家同住一条街,走动更是频繁。所以礼子一听堀悌吉有难处,本能地就想让山本帮忙,就像以前山本有难处时总找堀悌吉帮忙一般。山本怎么说也是内阁大臣,她认为这点办法还是有的。

    “我知道了!我正也要去找他,晚上你和我一起去,我派车先来接你。”山本五十六被他弄得心烦意乱,不过总算是明确表了态,说完这句想了想又道,“男人的事女人不要多管。记住,以后不要再往我这里打电话了,这是军国要地,不是儿女情长的地方!”

    说完也不管礼子有什么回话,“咔嚓”一声把电话挂掉了。

    井上成美没听到全部对话,只隐约猜到一些内情,便表示:“晚上还需要我陪你去么?”

    “你也去吧,带上家眷,气氛热闹、亲切一些。”山本五十六叹了口气,“晚上你注意点,喝得少些,万一我们打起来,得有个劝架的……”

    旁边的副官听了暗暗咂舌,长官这是去喝酒还是去吵架?还要动手?连劝架的人都先准备好?

    井上成美更逗,笑问道:“要先把救护车准备好么?”

    “用不着了,都是老胳膊老腿,打不动了,意思意思就行了。”山本五十六苦笑,“能不打还是不打,都当大将的人了,打来打去也不像话。”

    傍晚时分,伊藤整一接到东条英机打来的秘密电话:“山本五十六和井上成美先后携带家眷去堀悌吉家中赴宴,其余无殊……”

    “我明白了,我会和殿下报告。”堀悌吉夫人送给三桥礼子的信他其实已中途检查过,知道是两家人约在一起喝酒,考虑他们多年的交情实属理所当然,便交代道,“烦请东条君手下帮忙看紧一点,如有异常请立即通报,殿下对此很关心,非常时期他不想出什么意外。”

    东条英机放下电话,意味深长地笑了。

    东条英机辞任首相后当了宪兵司令,地位远不如实际执掌军令部的伊藤整一重要,而且海陆有别,双方本走不到一起。但东条一直对被石原莞尔从首相宝座上赶下来耿耿于怀,无时不刻不在期望能重返权力中心,这次海军事件让他敏锐地抓住了机会。在绝大多数陆军高层都袖手旁观甚至不屑一顾时,他果断靠了过去,不但帮助伏见宫博恭王打探各种消息,甚至还瞒着大本营直接动用人员监视堀悌吉的起居。

    堀悌吉很快就察觉到了,但他不动声色,既不声张、也不反抗,连派人给三桥礼子送信的信封口都没封——他知道一定会有人检查的。

    虽经石原莞尔不遗余力的打击,东条派力量受到了很大的削弱,但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班底不可能一下子消失殆尽,从伏见宫博恭王的立场出发,他认为石原莞尔与山本五十六、堀悌吉等人走得太近,这种关系很不正常,决心在陆军内部引入“竞争”机制,这样才能保证“军令”畅通。

    不过伊藤整一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从种种迹象来看,山本对整件事持有中立态度,不希望海军乱起来,同时也认为堀悌吉太激进,需要缓口气,所以同意及川古志郎+南云忠一执掌联合舰队的组合。当然伊藤整一能猜到山本五十六的心思,他认为这组合肯定不行,迟早还得再把堀悌吉请回来。

    这一点伏见宫博恭王的判断和山本五十六惊人相似,但他的想法是千方百计要打胜仗,哪怕小胜仗也行,先破除舰队“非堀悌吉统御不能取胜”的迷信再说,然后再把伊藤整一派过去徐徐图之,到时候舰队就完整掌握在手里了——南云忠一毕竟是永野修身的人,大家只是合作关系,哪有伊藤整一和福留繁等自己人来得可靠和贴心?

    况且,山本不也看好伊藤整一么?说明伊藤不差,缺的只是机会和时机。

    12月26日下午时分,东京街头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天地间很快变得一片雪白。

    嘹亮的汽笛响起后,角田和西村带领二航战缓缓驶入了东京湾。

    苍茫的大雪下,南云忠一带着有马正文等人在码头上静静地等候,目睹着军舰和货轮一艘艘开入港口,露出满意的笑容。不管怎么说,二航战都是满载而归,再加角田和西村的服软和示好,让他非常高兴,不顾天降大雪坚持前来迎接。

    “长官!”军舰一靠稳,角田和西村便匆匆忙忙带着参谋而下,走到南云忠一面前就是“啪”地立正敬礼,“让长官冒雪等候,卑职不安。”

    “哪里,角田君、西村君,你们辛苦好几天了,我才不过等了十几分钟而已。”南云忠一显得很亲热,“一路都还顺利吧?”

    “一切顺利,全部平安抵达。”角田觉治一语双关道。

    南云忠一自然听不出来,连道:“好!不管外面怎么说,我都认为这些物资非常重要,堀悌吉长官行事虽然过于操切,但眼光极其精准,不愧帝国第一军事家。”

    有马正文开口道:“我又回机动舰队工作了,还请两位学长多多关照。”有马正文只是海兵43期,军衔也不过少将,比角田和西村的资历差好多。

    “哪里哪里,还请参谋长多多关照。”

    角田觉治看到了在他们身后的松下浩二大佐,故意问:“想必这位就是松下君了吧?”

    “见过两位长官。”松下浩二虽是及川古志郎故意安排进来和角田捣乱的,但初次见面时依然毕恭毕敬,“我就是松下浩二,今后在长官领导下为舰队服务。”

    “走吧,一起吃饭去,长官准备为你们接风洗尘。”有马正文提议。

    西村祥治佯装先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道:“长官,要不要上舰去看一下我们缴获的战利品?”

    “这个,算了吧。”

    “上面不仅有全套美国装备和军械,还有不少小玩意,这个……”西村祥治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和角田君准备了一些小礼物,请长官和诸位看看,挑喜欢的带走。”

    “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南云忠一连连摆手。

    松下大佐听到礼物就眼露精光,劝道:“长官,角田长官和西村长官也是好意,要不您就移步一观?顺便也和舰上官兵打个招呼,让他们知道您重新回归执掌机动舰队了。”

    “那,好吧。”南云忠一对礼物没什么兴趣,他也不贪钱,不过他知道自己回归机动舰队后根基不稳,上舰看望将士嘘寒问暖一番还是很有必要——现在要打亲情牌,把人先笼络下来才能办事。

    众人进入了最靠近的一艘货轮观察起来,角田指着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谢尔曼坦克介绍道:“这是缴获的全新美国坦克。”

    “不错,不错。”南云忠一不懂战车,看样子比印象中的日本坦克威武雄壮,便由衷赞叹几句。

    有马正文指着另一辆坦克道:“这是什么型号?和刚才外形显著不同,咦,还涂了我军标识,你们动作这么快?”

    “我来解释一下,这是虎式坦克。”一个突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柴崎惠次和十余名官兵拿着汤姆逊冲锋枪走了过来。

    “虎式?”有马正文楞了一下,“这不是德国坦克么?美国货轮怎么会有虎式?”

    南云忠一也皱起眉头,他心思没在坦克上,反而看着柴崎惠次发愣,因为对方也挂着中将军衔——二航战哪来第三个中将?

    “你是?”

    “柴崎惠次,不认识了?”

    “柴崎……哦,陆战队的,你们不是在马毛岛上训练么,怎么会……”有马正文刚问了一半,柴崎惠次已打了手势,手下士兵如猛虎扑食一般冲了过来。

    “不好!”南云忠一刚来得及喊出这一句,黑洞洞的枪口已抵在他胸膛上,“举起手来,南云饭桶!”

    “角田!”到这时候南云忠一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声疾呼道,“你可不能一错再错啊!”

    “错就错在第一天回国时没把你们拿下,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发生这么多事。”西村祥治骂道,“总以为我们忍让低调是软弱可欺,今天让你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旁边拉去看“礼物”的松下浩二乘人不备立即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还大喊:“出事了,出事了,他们劫持……”

    “突突突!”陆战旅团的士兵毫不犹豫,数挺汤姆逊同时开火,把他打得血溅当场,后背如蜂巢一般,连挣扎都没挣扎就死不瞑目地倒了下去。

    “你们忘了226事件?就凭你们这些人,不会成功的!”南云忠一看到松下的惨景腿肚子直哆嗦,口中却兀自强硬,大声道,“角田、西村、柴崎,放开我,你们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我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