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抉择(12)
    “政治这玩意我实在不懂,将来也别当官了,还是教书比较适合我。不过我关心的是机动舰队怎么办?大凤号眼看就要服役了,别到时候连个像样的指挥官也没有,那可真是笑话。”井上成美担忧地说道,“小泽不回,高须拒绝,所有安排全乱套了。”

    “也不一定,真要找,人选总是有的,但这个人选……危险呐!”山本忽然冒出一句。

    “谁?”

    “南云忠一。”

    “他?”井上成美大吃一惊,“他不是预备役了么?永野修身不还在蛰伏么?他出来干什么?”

    “就怕他不甘寂寞啊。”

    “啊!”井上成美傻眼了,“这这这……南云出来你不阻止么?这家伙迟早把航母全败光。”

    “他是舰队派的人,现在会不会打仗不是首先考虑的,军令部首先要考虑的是忠心。”

    “好吧。”

    “但我不会让这提议通过的。”山本五十六紧接着补了一句。

    电话铃忽然响了,井上成美眼疾手快接了起来,结果是军令部次长伊藤整一中将打来的,客客气气地要找山本五十六。

    “我是山本五十六,伊藤君,你说吧。”伊藤整一也是山本五十六看好的后辈,一直不遗余力地培养,但现在双方路线不同、立场迥异,有些话只能藏在心里,面上倒还是客客气气的。

    “是这样的,关于机动舰队指挥官的问题,先后接触了多位提督,都表示不适合或婉拒,出于作战指挥需要,殿下提名了南云忠一将军,特意让我给您打个电话征求意见。”

    “伊藤君,你这么说,我很难回答啊。”

    “我知道您很难点头,但及川司令官对角田和西村两人的小动作很恼火,我和南云君接触过了,他对两人没有成见,表示会尽力安抚好他们,同时冢原君提拔的人员、留下的制度他也一概不动。”

    山本五十六听出味道来了,南云忠一大概已和伊藤整一说好了,以保住角田和西村为前提出任机动舰队司令官,同时尽可能保留冢原的一切以安抚舰队上下毕竟南云忠一当初执掌舰队时对飞行员们都还是比较优容的。

    “这你得让我想想,傍晚给你答复可以么?”

    “当然,给您添麻烦了,请您看在海军大局的份上多支持一下。”伊藤整一的语气很谦恭,“殿下住院、及川司令官刚刚上任,我也是新手不懂规矩,一切都拜托阁下了,特别是几个提督这里,麻烦您出面打下招呼,这只是正常的人事调动,殿下没有恶意,让他们不要多想。”

    “我知道了。”山本五十六放下电话对井上成美道,“果然是南云忠一,不过伊藤比古贺峰一会说话,态度很好,不但征求我意见,还让我帮着维护一下大局。”

    “长官,您可不能轻易上当啊。”井上成美急了,“南云忠一这混蛋迟早把航母部队都断送掉,就算没这回事,军令部这边您也不应该过多参与,想想殿下以前是怎么对您的?伊藤整一说几句好话就搪塞过去了?太便宜他们了!”

    “所以我在犹豫,说了傍晚给意见。”

    征求山本五十六同意是伊藤整一苦劝伏见宫博恭王之后才成行的,按后者的意见直接发了任命就好,但伊藤认为不妥。现在舰队激烈情绪高涨,众提督一片骂声,提名南云忠一无疑更是火上浇油,军令部已与舰队将领离心,这时候万不能再恶化与海军省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曾担任联合舰队司令官的山本五十六,虽然离开联合舰队已经一年多,但多少还有影响力,由后者出面安抚一下部队效果会更好,因此必须想方设法征得山本同意,而急于再次证明自己的南云忠一本人也认为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刻获得海军省的支持至关重要。如果连山本也不同意,这位置迟早坐不安稳。

    “要给堀悌吉打电话么?”井上成美问道,“军令部让南云忠一出任看来是板上钉钉了,不知他会怎么想。”

    “长官,草鹿龙之介中将求见。”

    “他来干什么?”井上成美有些奇怪,“他不是辞职了么?”

    “估计是来向我辞行的……请他进来……不,我去接他。”山本五*步流星地向门口走去。

    “长官……”见了山本五十六的面,草鹿龙之介只哽咽地叫了一句,便哭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大和男儿是这样的么?”山本五十六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草鹿君,你要坚强一点,你这番样子,让基层看到了影响多坏?”

    “我不是为自己哭,我是为帝国哭啊……联合舰队,联合舰队要完了……”

    “胡说,联合舰队久经沙场、锐不可当,新式军舰一艘艘都在建造、下水,怎么会完?”

    “您知道及川司令官上了军舰在做什么吗?他在一个个找人谈话,还把宇垣缠请了回来,让这些中层军官评论对堀悌吉长官、冢原长官的看法,不合他心意的要么调离岗位,要么转入预备役,大搞任人唯亲……前段时间闹出索取赤松贞明汽车丑闻的松下大佐居然要被他弄到二航战去当参谋长,飞行员们都炸锅了!我……我实在干不下去了!”

    “什么?”山本五*吃一惊,“及川昨天和我见面时还表态会垂拱而治,不干涉舰队正常运作,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

    “因为角田和西村带着舰队在朝鲜不理他,还把俘虏美国船队的物资给了陆军一半。”

    “这是早就说好的嘛,关东军还在和苏军打仗呢。”

    “可他认为给太多了,而且,就算要给,至少也要他点头同意,他想治角田和西村的罪,是被伊藤次长劝阻下来的,所以他把松下派去二航战,准备让他恶心角田,逼迫角田主动辞职。”

    “胡闹!”山本五*怒,可怒归怒,又没有什么办法,及川古志郎资格比他还老,让他怎么说?

    及川古志郎在工作中不太靠谱是颇有名气的:当年他担任近卫文磨内阁的海军大臣,力主推动“三国同盟”,同时号称是海军第一的“汉学家”,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推动三国同盟后就作出一套对工作毫无兴趣的样子,成天读《论语》和《孟子》,再不然就是埋头挥毫、苦练书法,把活一股脑全部扔给次长丰田贞次郎,直到对美开战前近卫文磨内阁受不了压力而宣布辞职,及川转任军事参者官,后又出任海军大学校长,然后又去横须贺镇守府位高但实际是去养老。

    井上成美也觉得奇怪,按理说及川古志郎身为海军多年元老,在舰队时间很长,不至于如此行事吧?

    “现在舰队主要工作是近藤和宇垣缠在抓,但司令官这样子,大家心不平啊,光我知道的舰队司令部少佐以上军衔的参谋就有近20人提出辞职或调岗,偏偏神重德还恬不知耻地认为无关紧要,当年海军国防政策委员会不就是把事情都办成了?没有堀悌吉,他照样能和德国方面取得协调,而且效果更好!”

    海军国防政策委员当初是一批坚持强硬态度、主张对美开战的亲德派干将,包括军务局第一课课长高田利种,军令部第一课课长富冈定俊,军务局第二课课长石川信吾和军令部作战部高级部员大野竹二等人,神重德当初还是井上成美的手下,在面对顶头上司时气焰嚣张,仗着有冈敬纯撑腰根本不把井上成美当回事,后者对他印象十分差,比对山本五十六信任的龟仙人参谋的印象差数倍还不止龟仙人只是个人有点怪癖,神重德在井上成美眼中几乎是疯子!

    “那一航战的参谋长谁来当?”山本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源田实!”

    “他?”现在轮到井上成美大吃一惊,“他不是才中佐军衔么?怎么能当参谋长,这岗位至少也要大佐。”

    “所以他的名义是首席航空参谋代行一航战参谋长职权。”草鹿龙之介讽刺道,“源田一贯滑头滑脑的,眼看几个长官都被免职,马上又攀附上了伊藤整一,行情更见涨呢。”

    井上成美叹息道:“人啊……人啊……”

    山本五十六追问道:“你辞职后谁来接替?”

    “可能让有马正文来。”

    有马正文曾担任过翔鹤号舰长,南太平洋海战结束后又回国担任了航空本部教育部长而没去欧洲,在及川古志郎和伏见宫博恭王看来,这是个既懂航空作战,又与山本或堀悌吉关联不大的将领可用!

    山本点点头,松了口气:总算还没瞎弄,有马正文至少也是懂航空作战的,源田实嘛,品行先不评价,脑子还是好使的,如果南云忠一汲取教训后幡然醒悟,机动舰队问题不会太大,他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正说话间,南云忠一也打来电话,希望山本五十六能同意自己的任命,谦虚地希望能再给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表示他会“知耻而后勇”,努力做到最好,至于冢原留下的人马和指挥体系,他会想办法保存下来,绝不会乱来。

    “好吧……”山本叹了口气,“希望你能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开创新局面,另外替我转告伊藤次长,他垂询的事我已认可,就不单独再给他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