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抉择(11)
    人事调整的风暴还在继续:

    12月18日,冢原二四三晋升大将,旋即转入预备役,“政治献金案”因查无实据,不了了之。让冢原退役的决定是伊藤整一坚决反对的,他在医院苦劝伏见宫博恭王,认为既然已拿掉堀悌吉的位置,为保证舰队平稳过渡,冢原就不要动,但后者深恨冢原不肯合作,哪里肯依?总算伊藤整一出面劝说后,先晋升冢原大将后再退役。

    然后接手联合舰队司令官位置的及川古志郎提出要求,认为草鹿任一不适宜再待在目前的位置上,建议再次与“黄金假面”宇垣缠职务对调,后者从航空战队任上回任联合舰队担任参谋长,与此同时,堀悌吉头号心腹松田千秋少将被勒令退役,神重德大佐接任联合舰队先任参谋一职。整个联合舰队司令部一片人心惶惶,充满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

    冢原退役后,机动舰队司令官的职务第一候选人落在小泽治三郎头上,伊藤整一本以为小泽会坦然接受,没想到变数很快出现了,19日,小泽从德国发回消息:以能力、资历不足明确拒绝接任机动舰队司令官职务,并表示大西洋战役后身体不适,目前需要休养。伊藤整一深感遗憾,伏见宫博恭王转而提名刚晋升大将的高须四郎出任,在堀悌吉提出的4个大将晋升名单上,近藤信竹和高须四郎是第一批就通过的,冢原则是通过后退役,草鹿任一的提名则干脆连声音也没有就悄无声息了。

    但让所有人掉落一地眼镜的事出现了:担任过航空战队司令官、同时一直以为是舰队派人物的高须四郎对该提名一口回绝,并当众明确表示,除非堀悌吉回任联合舰队司令官,否则他拒绝出任机动舰队司令官,20日下午被气急败坏的伏见宫博恭王宣布转入预备役……

    “这么说,机动舰队司令官难产了?”山本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问身后的井上成美。

    “是的,高须四郎后,军令部又接触了细萱戊子郎,也被他拒绝了。”井上成美叹息道,“今天中午伊藤整一甚至托人来问我愿不愿意接任,我赶紧回绝了,真是好笑。”

    “找不到人?”

    “当然找不到,既要懂航空战,还不能是堀悌吉的人,哪有这么好找我敢说,够资格的中将里,没一个愿意亲近殿下的。”井上成美用嘲讽的语气道,“连高须四郎都不愿在及川古志郎手下工作,可见人事调整已进了死胡同,现在除非伊藤整一自己上,可这样一来及川古志郎的位置便坐不稳了。”

    井上成美这句话说中了及川古志郎和伏见宫博恭王之间的交易:前者接任联合舰队并顺利过渡,后者尽可能清除堀悌吉的势力,等时机成熟后,由及川古志郎出任军令部总长。

    山本五十六叹息道:“山口君若是还活着,眼下也轮到他出头了。”

    井上成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山口多闻只是海兵40期,他前面还有一大批人呢,光39期的角田觉治这一关他都闯不过,现在机动舰队司令官的选拔范围大致上还是35、36、37、38各期的,再往前的34期基本就不考虑了,往后的39期就是伊藤整一和角田觉治够资格。

    “听说及川古志郎一上任就要求角田和西村报告方位,结果两人理都不理,连电报也不回,直接去了朝鲜卸货。”

    在井上成美看来整件事当真好笑至极:舰队和俘虏的船队就在日本海,用飞机侦查不用2小时就能找到,角田和西村两个愣头青就敢借着“无线电静默”的理由不鸟新上任的联合舰队司令官,真让人无话可说,他估计及川古志郎早已气炸肺了。

    “及川古志郎还打算拿掉角田和西村,但伊藤整一不同意,他认为拿掉的人已太多了,再这么弄下去会把舰队逼反的,现在必须维持住局面,司令官要曲意优容手下才行,听说一大堆舰队参谋辞了职,辞职报告堆积如山,连机动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也打了辞职报告……”

    “伊藤还是有远见的,可惜啊,他挽回不了整个局面……”山本五十六忧心忡忡,“幸亏美军太平洋舰队被堀悌吉打服了,龟缩在珍珠港不敢动,否则就现在这局面,谁带兵出去谁死!”

    “可不是嘛,堂堂机动舰队连个司令官也选不出,现在是二航战的角田当家(一航战当初由冢原兼任),可角田根本不和他们是一路人,西村就不用说,其他中将,例如三川军一、高木武雄、志摩清英、栗田健男、远藤喜一(负责潜艇部队),都不用去打听,都是清一色的堀悌吉班底。”

    “他搞经营、笼络部下有一套啊。”山本自我解嘲道,“怎么跟着我的时候没有这么死心塌地?还有高须四郎这件事,我打破脑袋都想不通。”

    “那是因为堀悌吉给他弄了大将!”井上成美评价道,“这次远征,论资历第一,近藤信竹;论战功第一,冢原二四三;论辛苦第一,草鹿任一;高须四郎哪方面都不算最拔尖,但堀悌吉就是把他放在大将晋升名单中,而且还是第二顺位,我要是高须四郎,我也这么想,大将啊……大将……35期才出了几个大将!”

    “听你这口气像是在埋怨我没给你弄大将一般。”

    “我可没这么想,还轮不到我当大将呢,要当也是小泽虽然我排名比他靠前,但现在人家不愿意回来!”

    山本五十六叹了口气,小泽的推脱他一眼就看穿了,但谁也不能责怪他。小泽在德国混得风生水起的,又是德国海军大将(霍夫曼授予的),又是双剑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房子、车子、位子、票子全是第一流的享受,后面的飞机、军舰哗哗地造,要不是小泽自己还把持得处,大把的意大利、法国、德国美女等着投怀送抱,虽然名义上还有个马沙尔管着,但知根知底的人都说其实小泽才是真正的司令官,脑子有病才想着回来蹚这趟浑水。别说小泽,跟着小泽在欧洲的日方顾问组没一个愿意回来的。

    “都说忠君爱国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井上成美“噗嗤”一下笑了:“长官,你怎么还是老观念,忠君爱国是没错,可待遇也得跟上吧,不然为什么海军待遇一直比陆军好?这帮人去了欧洲,看到德国、意大利的情景,回头当然也要相提并论论战功他们可都不差,也实打实给帝国弄了好处。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就不能考虑一下自己呢?”

    “可将官们待遇已不错了哇,你看看,当大将一年6600元,当中将5800元……”

    “和老百姓比当然不少,和德国同军衔比较起来也不错,可是和军备比呢?”井上成美不以为然地摇头道,“20个大将一年的薪水也买不了一架零战,中将一年的薪水还不够大和齐射一轮的,他们弄来的东西值多少?20亿?30亿?50亿日元?”

    “可是……”

    “我可是听说堀悌吉从德国弄来的奖励费高达5000万日元,其中一小半给了军官,大半给了士兵和阵亡将士,最普通的二等兵拿到的奖励费是服役4年收入总和,这次回国后犒赏发得很一般,甚至连旅欧期间的薪水都没补发,您听说有人闹事么?”

    “我还以为堀悌吉统带有方,部下公忠体国。”

    “长官呀,您脱离一线日子有些长了,很多事不知道也属正常。”井上成美无奈地翻着白眼,“虽然没有明确证据,但我接触到的消息是:中将,30万日元一人,少将20万,其余以此类推,像近藤、冢原、草鹿这样有特殊贡献的都够百万级别的,角田估计也有50万。除了现金还有汽车、东西,所有人跟着堀悌吉都发财了,要么弄到别墅,要么弄到车子……无非他们没像冢原那么出挑、那么显著罢了只有这家伙按堀悌吉的吩咐真去东京郊外买了豪华别墅。我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么多人都弄了好处,为什么单独拿冢原出来说事?”

    “因为冢原是堀悌吉的左膀右臂啊,还排在晋升大将的名单上,砍了他就知道疼政治斗争啊!”山本五十六叹气道,“很多原来不懂的东西,当了海军大臣之后就明白了,在日本,政治就是这么回事,你也要多看着点,过几年轮到你了。”

    “冢原也是条汉子,一声不吭。”井上成美感叹道,“我以为他起码会为自己申辩。”

    “天真,申辩有用么?”山本五十六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就像堀悌吉,他退让有用么?干脆还是直接翻脸算了。”

    井上成美感慨道:“这么多钱,难怪要不惜一切去打苏联人的秋风,哪有收钱不办事的?”

    “这么想就浅薄了,堀悌吉会为了这一点点利益去打苏联?他是看准了俄国人有心无力,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威望,同时卖好德国方面,另一方面还让人有理由免去他的职务同时又不牵连我,这叫一举数得,政治啊,哪管办事不办事,利益才是最要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