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抉择(10)
    朱可夫的回电很快就来了,他一方面表示中亚战事正进展到关键时刻,决不能犹豫不决或抽调兵力,另一方面又认为现在不是对日本大举用兵的时候,出动1-2万兵力意思一下就行,无论胜败都不追究,但远东部队要进入最高戒备状态虽然他判断这不是日军进攻的。

    最令斯大林哭笑不得的是,朱可夫居然也认为10-15%的过境费是合情合理的,不过他的理由听起来就比华西列夫斯基有内涵也更圆滑:“情报战线的同志透露说德国已把潜艇部署到了日本,如果我们不愿意缴纳这笔过境费,德国一定会以物资为手段收买日本提供破交基地,届时损失将进一步加大,还不如满足日本的贪欲,由其为我军护航,两害相较权取其轻……”

    归根到底一句话,在目前没有能力与日本开战前,只能暂时忍耐并绥靖日本,朱可夫特别指出海参崴和苏维埃港不能被破坏,否则到时候哪怕有物资也没法卸载。

    经过征求政治局的意见,大部分人都赞同“慎重”这个说法,一方面要求日方惩办责任人,另一方面表示暂时克制,斯大林只能捏着鼻子下令战而不宣,远东苏军奉命抽调1个军向关东军进行进攻,结果战役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日军手里多了不少75mm反坦克炮,然后还有不少三号突击炮,苏军装甲部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击而不能动弹,而起飞的空军部队也遭遇日军战斗机的拦截。b-109虽然腿短,但是进行要地防守却很称职,再加上关东军兴建了好几个对苏雷达站,对当面情况一清二楚。赶回新京坐镇的梅津美治郎一边向东京报告前线敌情,一边要求追加援助。

    直到次日上午,东久迩宫稔彦王和石原莞尔才知道海军和苏方之间的事,气得大骂海军马鹿,但刚骂了几句,石原莞尔就不骂了,因为有参谋给他递了纸条,说是外务省送来的,有关日德物资支援条约中规定送给陆军的物资清单,不日将开始交付。

    “手笔不小。”看着清单上的装备和数量,东久迩宫稔彦王叹了口气,“德国人这血本下的,现在连我都相信冢原收了政治献金……”

    “不对,那些缴获的物资呢?”石原莞尔轻轻敲击着桌子,分析道,“这是德方的优惠条件,截获物资本身就是笔横财,海军不能光把陆军当枪使,好处却自己独吞,得让他们吐出来一些。”

    “我打个电话给军令部……”东久迩宫稔彦王立即反应过来,连声点头道,“至少要分我们3成!”

    刚要拎起话筒拨号,忽然有参谋大惊失色地冲进来:“不好了,海军人事大震荡!”

    “什么?”

    “陛下刚刚下发了诏书,免去堀悌吉大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职务……”

    “啊?”东久迩宫稔彦王和石原莞尔傻了,“怎么回事?”

    “听说堀大将派舰队劫持了苏联船……”

    参谋刚说了一句就被石原莞尔打断了:“别胡说,那是美国船。”

    “对对,是美国船!”参谋一边擦汗,一边道,“听说他没有通过军令部就调动了舰队,还和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殿下吵了一架,后者被气得住院了,堀大将自己又不肯辞职,为给苏方一个交代,陛下不得已下了这份诏书,让他专任军事参议官,堀大将估计会奉诏……”

    “请殿下给山本海相打个电话吧,这到底怎么回事,海军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呢?”

    东久迩宫稔彦王拿起电话对山本就是一顿抱怨:“你们这是闹哪样啊……现在是打仗哇!大家要精诚团结啊……陆军现在都不和海军吵了,怎么海军自己和自己吵起来了?堀悌吉大将大胜归来,你们怎么把他职务撸掉了?别用军事参议官这种名头搪塞我,那是养老用的……”

    山本五十六苦笑:“殿下,我也不想啊,要不您劝劝军令部总长殿下辞职或劝陛下收回成命?”

    “我……算了。”东久迩宫稔彦王一想起当初裕仁交代的皇族军令,本能地反对,“我怎么敢把手伸到海军来,我活得不耐烦了啊……不过,那些物资得分我们一部分,不能好处你们拿,包袱我们背,苏军正在进攻关东军,前线需要援助。”

    “殿下,堀悌吉早就和梅津大将说好了,您直接问关东军吧。”

    “胡闹!”东久迩宫稔彦王放下电话就是一顿评价,然后又道,“梅津这小子够诡,不声不响和舰队勾连上了,不行,我得问问清楚。”

    半小时后电报就传来了,梅津很坦率地说了内幕,滑头地表示关东军是“被动卷入”,并表示海军大概会给一半物资25-28万吨左右,海军表示正押运着船只前来,陆航侦查了一下,发现所言不虚。

    石原莞尔盯着地图想了想:“不要去关东州上岸了,直接去朝鲜登陆然后用铁路输送到满洲。告诉梅津,给他20万吨,给朝鲜军留5-8万吨,另外他要的增援和物资也不给他了,让他立足自身力量打退苏军骚扰,决不许北进,这种事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东久迩宫稔彦王笑了起来,“你倒是好说话。”

    “木已成舟,再说我们拿了这么多便宜,当然只能轻拿轻放,难道也学军令部把关东军弄乱,满洲还要不要了?”石原莞尔诚恳地说道,“殿下,咱们对一线要稍微宽容一点,只要不违背战略和整体方向,能深切执行大本营指示,有利益要尽可能帮他们争取。堀悌吉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给手下人发钱、发汽车、发东西,图什么?这个咱们学不了,其他方面可以松一松。”

    “是的,是的。”东久迩宫稔彦王照例又是口头禅,“很好,很好,你说的我都同意,就按你的意见办。不过,凭关东军的力量够么?别又像诺门罕那样吃了亏还不敢往东京报。”

    “不会,这次苏军占不了便宜,除非他们东线不要了。”石原莞尔宽慰他,“欧洲战事激烈,苏军节节败退,堀悌吉大将也是看准了时机打俄国人的秋风;何况满洲国防线经营多年,虎头要塞更是重中之重,怎么可能挡不住?不过有一点无论如何要保证,不能北进、事态绝不允许扩大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一点您和梅津司令官要交代清楚……”

    东久迩宫稔彦王点头:“当然,当然,我会给他去电报的,让他不要昏头。”

    收到参谋本部的电报,特别是看到“下不为例”和“分给朝鲜军5-8万吨”的字眼后,梅津美治郎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石原次长果然是明白人,甚好,甚好!关东军坚决服从殿下的英明决策。”

    等收到东久迩宫稔彦王的告诫电报后,梅津美治郎笑意更甚:大本营和他考虑得差不多,大家都是谨慎为主,打打俄国人秋风就是了,现在这头北极熊还有点力气,至少也要等德国人把他们血放光才能动手,根本不必急于一时。

    大家都是明白人,石原莞尔用5-8万吨物资为代价,免去了梅津美治郎“私下勾连”、“先斩后奏”的后顾之忧,对关东军当然是有利的,而朝鲜军平白无故拿了5-8万吨物资后,同样会对东京感激涕零。石原莞尔在中枢久了,开始纵横捭阖,不再像以前那样一根筋乱来,学着圆滑地处理各方面关系。很快朝鲜总督小矶国昭也发来电报,表示“坚决拥护、贯彻执行大本营方针”。

    同样是一件事,在陆军这里却波澜不惊,海军这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人事调整的命令很快就发到了舰队,所有人特别是中佐以下的少壮派一片哗然,他们根本不把劫持美援船只当回事,反而认为堀悌吉此举有大功于国家:完好无损地获取60多万吨物资、40多艘船可不是小数目,都快赶上前次联合舰队去欧洲作战辛苦大半年的成效,够建几条航空母舰了!认为这完全是伏见宫博恭王公报私仇、挟私报复,都嚷嚷着要去上书,集体挽留长官。

    堀悌吉云淡风轻地笑笑:“诸君心意我都明白,不过陛下既然有令,当臣子的自然要遵从,这才是忠君爱国之道……新长官上任后,诸位要继续恪尽职守,奋勇报国!”

    “诸君,拜托了!”他朝所有人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舰桥,司令塔里哭声一片。

    1943年12月16日,堀悌吉从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职位上离任,次日由横须贺镇守府长官及川古志郎接任。

    及川上任后,一连串人事调整的命令如流水一般下发:军令部次长古贺峰一大将卸任,接替及川古志郎的横须贺镇守府职位;伏见宫博恭王心腹、现任军务局长、曾担任过联合舰队参谋长的伊藤整一中将出任军令部次长,由于伏见宫博恭王住院,实际上伊藤整一暂时执掌了军令部,他和伏见宫博恭王之间的关系和石原莞尔与东久迩宫稔彦王之间极为类似,只可惜伊藤整一能力比不上石原莞尔,伏见宫博恭王对他也没有像东久迩宫稔彦王那样无保留地信任,很多事情还是自己拿主意;福留繁接替了伊藤整一的军务局长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