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抉择(9)
    “你胆敢勾连关东军?”

    “勾连?你去问问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大将,看他承认不承认?再说,勾连了又怎样,我是军事参议官,对帝国军情拥有过问、参议之责!”堀悌吉理直气壮,“殿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种种对美作战方针,费心为敌人开脱,你是收了美国的政治献金吧?”

    伏见宫博恭王气得身子发抖,差点没把一口老血喷出来,只见他捏紧了拳头,上前一步,眼里像要喷火一般。

    “想打架?殿下,你不要忘了,你今年68,过了新年就是69,我比你小6岁呢……再说,我身体好得很,还没住过院呢!”

    山本五十六实在看不下去了,呵斥道:“够了!堀君,你越说越不像话了。”

    堀悌吉戴上帽子扬长而去,临走时甩下一句:“我不会辞职的,我等着军令部代行统帅权将我免职!”仿佛存心为了刺激,他在“代行”两字上加重了口气。

    井上成美在外面虽然听不到具体在说什么,但知道里面争论得厉害,也不禁有些忐忑不安,看到堀悌吉摔门而去,他的眼睛瞪得滚圆关于什么叫跋扈一直没有亲身体会不得要领,今儿终于见到了。更绝的是,松田千秋以下一群参谋本来一直在外面吵吵嚷嚷、意见纷呈,看到堀悌吉出来,立即鸦雀无声地立正敬礼,齐刷刷喊道:“长官!”。

    堀悌吉只轻微摆了摆手,笑道:“没事,苏方色厉内荏,打不起来的,顶多就是在边境地段找关东军的麻烦,小意思而已。”

    “那长官?”

    “今天我回军舰去,只要我还是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一天,我就会带着舰队!”

    “是!”众人众星拱月地将堀悌吉送上车然后陆续离开。

    然后没过多久井上成美就看到伏见宫博恭王的心腹伊藤整一带着一群人从远处狂奔而来,连忙问:“出什么事了?”

    “殿下被堀悌吉气得旧病复发,又晕过去了,要赶紧送医院。”

    井上成美最终还是和山本一起将伏见宫博恭王送进了医院,路上他想方设法打听堀悌吉究竟在里面说了些什么,惹得伏见宫博恭王如此状态。

    “不要多问了,总而言之双方是彻底翻脸了,多事之秋啊……”见证全过程的山本叹了口气,不想多说。

    “联合舰队司令官人选确定了么?”井上成美说了他的担忧,“我看这批军官和参谋对堀悌吉死心塌地的,换人不会闹出是非来吧?”

    “我们帮着控制一下,大家彼此再给点面子,事情就容易过去了,少壮派么,就是这么回事。”

    “机动舰队人选怎么办呢?冢原停职,就算是恢复,以他的个性也不会再待在舰队里。”

    “你想去?”

    “我?”井上成美苦笑,“我去蹚这趟浑水干什么?看看角田、西村这番模样,我哪管得住他们。”

    “估计能轮到小泽吧,他在德国带着舰队打得很不错,纽芬兰、佛得角战役打得非常大胆,把英美大西洋舰队打得只剩半口气了。”山本感慨道,“德国陆军是真强啊,2个美国师拥有全面火力优势拿不下区区5000德国兵,最后反而被迫投诚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美国海军还行,陆军就是帮废物,离开飞机、大炮、坦克就不会打仗。”井上成美不屑地评论道,“白瞎了那么大的国土和资源,500万吨物资啊,说没有就没有了,要是放我们这里,中将以上得死十几个吧?”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钱。”

    “您说,堀悌吉提出的50%过境税有没有可能实现?”井上成美灵机一动,“真要是美国人答应了,我们接不接呢?”

    “接,为什么不接?”山本五十六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答应?不要说一半,有个三分之一我都能答应。我这个同学就是诡,抢了东西还振振有词,真是服了他了,虽然他毕业排名比我高,但当年在军校也没见他这副模样啊。”

    “那是因为他当了8年商人,无商不奸嘛……”

    山本深以为然:“要不今后选高级将领之前都要先放去公司历练一番?生意做得好才能带部队打仗。”

    “就像您这样钱赌得好才能打仗一样。”

    “哎,你说起赌钱我就想起来,当初和堀悌吉打赌输了一座房子,那段时间每个月发了薪水就是还债,日子穷得叮当响,差点熬不下去……”

    “哈哈哈哈,您也有赌输的时候……”

    这边日本海军内部在忙着打嘴仗,在莫斯科,听完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转告的对日交涉消息,斯大林同样勃然大怒。

    “要给这些日本小矬子一点颜色看看……”

    分管海军的副总参谋长库茨涅佐夫不敢吱声,太平洋舰队实力很弱,一共只有加里宁号、卡冈诺维奇号两艘9000吨级的轻巡洋舰,而且战斗力低下,根本打不过任何一艘日本重巡洋舰,其他还有12艘驱逐舰白天这一炸损失了6艘驱逐舰,等于半支太平洋舰队没了!?

    “日军还威胁要进攻海参崴和苏维埃港,我们的同志看到了日本拟定的作战计划和战役地图,但不知消息是否确实。”

    库茨涅佐夫看后大惊失色:“没错,日军对我们的情报掌握得很透彻。”

    “让远东部队进攻关东军有多少把握?”斯大林把征询的目光投向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

    后者叹了口气,问道:“您打算进攻到什么程度?”

    “比如消灭对方3-4个师团。”

    “那要出动40万军队,而且,现在天气转冷,满洲一线已开始进入冰天雪地,防守方大大有利,要达成该目的,我军可能需要损失10-15万兵力。”

    “那你说怎么办呢?华西列夫斯基同志……”斯大林陡然提高了声音,不悦地说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日本将60多万吨美援物资据为己有么?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我很清楚您的想法和决心,我的意见是,停掉中亚方向的进攻,把兵力转用于远东方向,集中100万军队打过去……”华西列夫斯基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一句。

    “要100万军队?您在开玩笑吧?”斯大林皱眉道,“我记得诺门罕战役时朱可夫同志打起来没这么费力啊。”

    “时间不同了,兵力当然需要重新计算。诺门罕战役中我军兵力优势是敌人的2.5倍,火炮、坦克、飞机是敌人的3倍以上,即便这样,最后双方伤亡基本接近(实际上红军伤亡比日军多一半),现在我军累次从远东抽调兵力和技术装备,关东军连续增强实力情报战线的同志说他们得到了数百辆坦克和突击火炮,还有德军常用的b-109和f-190战斗机,实力对比要恢复到诺门罕战役时期需要进行大力强化。”

    “坦克?他们的坦克不是很一般么?当初t-26就打得他们屁滚尿流。”斯大林很不满意华西列夫斯基的分析,批评道,“您不要被敌人吓破胆。”

    “可这次他们得到的坦克有很多4号和t-34,甚至还有虎式,都是德国人给的。”华西列夫斯基一摊手,“至于日本自己的坦克,早就变着法子在卖给中国人了,他们也知道哪些脆皮玩意不行。”

    “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光靠口头抗议是软弱无力的,帝国主义很快就会得寸进尺,必须用武力加以狠狠回击!”

    “我倒觉得日本人的提议不错,50%的比例太高了,让他们收10-15%吧,然后通知美国方面加大力度即可。说到底,日本只是眼红物资,没真要和我们开战的意图,眼下局势艰难,我建议忍耐。”

    “你!”斯大林气急,“这不是您该考虑的事,您只管负责在军事上打击敌人就可以了。”

    “要么不打,要打就把中亚的兵力抽调回来,等明年3月份执行一次性突击,争取吃掉整个北满洲。”

    斯大林心烦意乱地挥挥手,示意对方退下。道理明摆着,中亚战事现在正进行到激烈关口,朱可夫指挥部队已围住了德军中亚集团军10万之众,正在费力解决,战事胶着、僵持不下,怎么可能现在从中亚撤军,那岂非前功尽弃。可从其他方面抽调兵也不行。冬季泥泞期结束后,德军在中央战场持续进攻,战线已推进到彼尔姆-乌法一线,守军正依托城市进行节节抵抗,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德军迟迟不向南北方向拐头,也不向中亚战场增兵,但至少其他战场的兵力是动不了的,否则会有全局崩溃的后果。

    从天气情况来分析,德军至少会打到12月底那意味着红军至少还要坚持半个月,现在各处战事都很紧张,由于兵力不足,红军防线已一缩再缩,北方重要的港口城市摩尔曼斯克也已落到芬兰人和德国北方集团军群手中,现在红军在依托白海沿岸的阿尔汉格尔斯克在抵抗,一旦这里也失守,明年开春之后德军就可长驱直入。

    “要不给朱可夫同志打份电报?他去过远东,有丰富的对日作战经验。”库茨涅佐夫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