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抉择(8)
    在日本不是谁都有资格称海军的,至少也得军令部总长、海军大臣才有资格这么称呼,松田千秋最多是能称“舰队”,但现在一口一个海军,显然是用舰队替代了海军。如需要强词夺理,以堀悌吉军事参议官和元帅海军大将的身份,称海军也并无不可,伏见宫博恭王就是觉得腻歪,这口气怎么也理不顺。

    “贵国到底想怎么样?”

    “贵国要通行美方船只,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松田慢悠悠道,“我们认为,一是事先要通报,避免误会;二是要遵守规则,由我方进行登临检查后按指定路线行驶和前进;三是要缴纳过境安保费用,比例就按50%计算,这次货物就冲抵以前各次的过境费,然后大家扯平,互不追究。”

    苏联大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厚颜无耻的话居然说得出来,他大叫道:“日苏是中立国,你们凭什么这么干?眼里还有国际条约么?”

    “凭什么?”松田千秋忽然变得声色俱厉起来,“凭联合舰队纵横全球、战无不胜的骄人战绩;凭堀悌吉长官指挥若定、用兵如神的赫赫威名;什么时候贵国太平洋舰队能达到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规模和实力,比例倒还可以商量,不过要提醒你的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现在被我们打得航母尽丧,只敢龟缩在珍珠港,贵国如果不服,尽可以试试看!”

    “你!”从来都是毛熊威胁对手的,什么时候轮到被日本威胁,苏联大使脸涨得通红,却一句话也憋不出来。

    伏见宫博恭王脸色愈发难看,松田千秋一口一个联合舰队、一口一个长官,完全无视军令部的权威,这是将他架在火上烤。

    苏联大使在松田千秋面前占不到便宜,便悻悻然将目光转向谷正之:“大臣阁下,这是贵国正式的外交答复么?”

    谷正之不敢吭声,今天明着是外务省介入调解,实际上外务省哪有什么资格发话,只能干坐着赔笑脸,现在海军划出道道来了,这条件连他都觉得过分,怎么可能承认?但他也不敢否认松田千秋的条件,否则这帮官兵发起疯来那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他把求援的目光投向山本五十六,后者会意,打圆场道:“这个嘛,我看条件还是不错的,贵国如果有修正意见,也不妨拿出来谈谈,总而言之,我们对贵国并无战争意图,驱逐舰的交火完全是误会,所有误扣留的苏方人员我们马上交还贵方,殿下,您看怎么样?”

    伏见宫博恭王从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口气,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这样吧,为对贵国、贵大使有个交代,陛下会免去我担任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职务以示惩戒,下不为例,这下贵国能满意了吧……”堀悌吉笑盈盈地“提议”道,“至于物资,既然我方同意今后过境收50%的安保费用,自然会竭尽全力予以保护,贵国可多向美国开口嘛,毕竟现在航路安全,不用再向以前那样偷偷摸摸、遮遮掩掩,每个月送它100-200万吨岂不是都解决问题了?大家两全其美,也是一段佳话呢……”

    “混蛋!”苏联大使气急败坏,但又没法说什么,只好恨恨地走了。

    井上成美朝山本五十六竖起大拇指,意思他看得准:堀悌吉果然以退为进,联合舰队的位置他打算不要了。更牛逼的是,堀悌吉居然看得这么准,一拳打在俄国人软肋上,现在俄国人想翻脸却不敢,想继续又不甘心,这滋味真是难受至极。

    山本五十六唯有苦笑,实际上半个多月前堀悌吉军事参议官的任命发布后,大家就明白无论是宫中还是伏见宫博恭王已动了免去堀悌吉职务的念头,但实在找不到人接手。军令部次长古贺峰一资历是够了,但威望不足、性格偏软,伏见宫博恭王认为他压不住舰队这些人,古贺峰一本人也避之唯恐不及;老资格的近藤信竹原本是伏见宫博恭王属意的人选,但其坚持不就,认为无力接手该职务。

    这样一来舰队司令官的人选便难产了。近藤信竹本人是海兵35期,而且排名比较靠前,要挑选联合舰队长官只能从35期以前去选,否则联合舰队司令官资历还不如近藤信竹,这指挥体系玩不转。

    按这个标准来,够资格的人不多:34期的长谷清川符合条件,但他的政治取向却是和堀悌吉一样的条约派兼航空派,伏见宫博恭王直接将其排除了;33期的丰田贞次郎本来也对胃口,但山本五十六坚决反对,山本素有“两丰田(丰田副武、丰田贞次郎)绝不可用”的观点,所以也不行;还有就是32期的吉田善吾,可伏见宫博恭王也不敢用,因为这家伙和山本、堀悌吉恰好是同一期同学,会弄出什么事来他不敢保证;另外就是永野修身、米内光政这些老油条,这都是当过总长、海军大臣的人物,如何肯屈尊就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而且他们在政治上能量太大,伏见宫没有把握能制得住他们。

    选来选去,最后只剩下两个人物,一是担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官的及川古志郎海军大将;另一个是担任吴镇守府司令官的加藤隆义海军大将,两人都是31期的,资历够,履历也齐备,虽然最终选择谁还没定下来,但山本五十六认为及川古志郎可能性更大。一来因为其和伏见宫博恭王的政见基本一致,而加藤隆义却是个航空派;二来因为海军乙事件,及川古志郎和堀悌吉关系紧张这尤其为伏见宫博恭王所看重。

    还有一个选择是同时再免掉近藤信竹的位置,这样联合舰队司令官挑选的余地就大得多期数越往后,资历越浅,也就越容易被军令部控制。但在机动舰队一把手冢原二四三已停职的情况下,再免去战列舰部队一把手的近藤信竹,那联合舰队就彻底乱套了,而且近藤信竹本人是舰队派中坚,就连堀悌吉对他也是格外优容,伏见宫想动也要考虑后果。

    山本本来还想维持堀悌吉的位置,但拦截苏联船队的事一出,特别是和关东军达成君子协定的事情一办,他知道堀悌吉去职已是板上钉钉了。

    现在各方缺的就是一个顺理成章免去堀悌吉职位的借口,没想到不用费心去找,堀悌吉自己就送上门来了。想到这里,他也不禁有些埋怨自己的老同学兼老朋友,这么大的事居然事前不和自己商量,他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自己已越发吃不准对方的想法了。

    谷正之送走苏联人后,外交系统人员全部退场,只剩下了海军人员,山本五十六使了个眼色,井上成美边和松田千秋将所有其他人员都带出了会场,现在会议室里只剩下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海军大臣山本五十六和堀悌吉三大巨头。恼羞成怒的伏见宫一拍桌子,大喝道:“堀悌吉,你太过分了,你眼里还有军令部和陛下么?”

    “殿下这话怎讲?”

    “你你你……”伏见宫指着他的鼻子臭骂,“你擅自挑起苏日冲突,破坏帝国战略……”

    “停!”堀悌吉正色道,“殿下这番话说得好生无理,现场截获的情报显示乃至苏联人自己都承认上面是美国人、美国船、美国货,作为对美宣战的日本,陛下亲自交代,要不惜一切、使用任何手段打击美国的策略,都是被许可乃至鼓励的,作为联合舰队司令官,我忠实地履行了这一命令和职责,怎么到您口中就变成破坏帝国战略了?难道殿下的战略是放过美国人?亦或者说,美军只有殿下打得,我打不得?”

    “大胆,谁给你权力让你调动舰队的?这是叛乱!”

    “嘭”地一声,堀悌吉也是拍案而起,怒斥道:“胡闹,军令部总长只是代行统帅权,大政方针一切决于上,陛下对美宣战诏书写得明明白白,舰队自然遵照执行,战争并未结束的情况下,当然是敌在何处,舰队就在何处打击敌人,难道帝国本土不是对敌前线?难道舰队遇到美国船队不用打?难道奉行陛下诏书就是叛乱?汝敢假传圣旨?!”

    这番尖牙利齿的辩驳让山本五十六大开眼界:从军数十年,还没见过舰队司令官敢和军令部总长拍案叫板,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格外多,想当初自己为了推动珍珠港计划,只能以辞职相威胁,老同学根本不鸟军令部,直接就干了,魄力更是让人汗颜。

    “你你……”没想到刚才还一口一个殿下,这会儿连“假传圣旨”都上场了,实际上代行统帅权就是个箩筐,天皇懂什么海军?自然是军令部总长在直接下令,这是大家约定俗成的,但到了堀悌吉手里,死死抠住“代行”两个字不放,认为舰队是直属天皇的,军令部能指挥只是奉诏而为有本事你拿一道不许打美船的诏书来!

    要脱困也简单,只要军令部承认这不是美船是苏船即可,但这个判断就滑到苏联人的立场上去了,等于军令部会站在整支舰队和关东军的对立面上,伏见宫博恭王纵有三头六臂也招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