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抉择(7)
    “关东军?扯到关东军了?”井上成美一愣,忽然反应过来,大惊失色地叫了起来,“堀悌吉和关东军有君子协定?”

    “我的老同学不是鲁莽之辈,那是走一步、看三步、想五步的人,要和苏联翻脸,没有关东军撑腰和力挺他不会这么干的。当然,也不排除有其他想法……”山本五十六苦笑道,“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更何况还有法不责众的惯例。虽然梅津美治郎昨天找我的时候语焉不详,但我有种直觉,堀悌吉会和他分赃,关东军这样的穷鬼见了20万吨物资还能走得动路?”

    “可大将结交其他大将,统帅勾连其他统帅是大忌啊,更不必说还是舰队和关东军之间跨越陆海这层关系,恐怕陛下都要睡不着觉了。”

    “所以他才说时不我待啊。”

    “但殿下、陛下的怒火……”

    “你怕么?”

    “我……我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我下的命令。”

    “那他有什么好怕呢?”

    井上成美猛然醒过来:以堀悌吉的战功、地位、威望和对舰队的掌控,这件事最多就是拿掉他的联合舰队司令官,只要他自己不造反,其他人连半根寒毛都不敢动他,否则就等着“天诛国贼”吧。

    “你有没有想过,他战功如此显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谁接了他的班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现在保持全胜记录急流勇退,万一将来舰队打个不大不小的败仗,基层对比后会怎么想?还不是要翻天?到时候他又顺理成章地回归。”山本五十六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珍珠港、珊瑚海之后,这种地位我也拥有过,可惜被中途岛打没了,如果当时急流勇退,现在我也说一不二吧?”

    井上成美怵然而惊:“他想得这么远?联合舰队离开他就玩不转?”

    “不用真的离开他玩不转,只要让人觉得离开他玩不转就行了,现在是在打仗哇,打仗时统帅地位何等紧要,能用和平时期政治斗争那种勾心斗角来应付么?所以我才说,殿下不够聪明,如果他现在退一步从总长位置上隐退,这种反过来的压力就在堀悌吉身上了,可殿下被私人恩怨蒙蔽了双眼,看不见、听不进了。”

    “好吧,我承认现在没人动得了他,那这件事怎么处理?苏联人还等着呢。”

    “估计大家各骂一顿,不了了之……”

    “不会吧。”井上成美露出迷惑的眼神,“俄国人这么软?”

    “要不还能怎样?对我们宣战,打过来?别开玩笑了,红军在西线被德国人打得丧师失地、苦苦挣扎,哪里还有余力开辟远东战场。真打也不怕,陆军已从中国大陆连续撤兵,兵力是有富余的,关东军实力又首屈一指,打不过防守现在战线没问题吧?”山本五十六解释道,“这次不是陆军要北进,而是陆军想打秋风拿好处,如果我没猜错,现在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估计押着船只去和关东军交割了,到了梅津美治郎手里的东西还指望他吐出来?至于剩下的一半,估计是海军自己拿了,再加德国人的赏格,我这位老同学的生意经啊,你我就甘拜下风吧……”

    井上成美默然无语,没再问海军剩余的一半物资如何处理的傻话:到了海军这里还想交回去?谁敢下交还这道命令,明天谁就等着被狂热的官兵“天诛国贼”吧。

    “够狠!”想了半天,他无计可施,只能从嘴里恨恨地吐出这两个字。

    “这套路不服不行!”山本五十六笑了起来,“晚上我们不用说话,只看舰队怎么和军令部吵架吧,从来只有舰队和海军省吵架的,从没有舰队和军令部对着干的,他也是全日本独一份的狠辣。”

    “殿下、各位长官,贵方大使,这是我军摄影师拍摄的船只事件全过程的记录,由航母舰载机以最快速度运来,请看投影……”

    屏幕上很快出现了胶片记录的图像:先是日军舰队逼停苏联舰队,然后是双方喊话,随即是日本飞机赶到现场唯一略去的是日本重巡洋舰开火的图像。

    “请注意,这是下午1:17分,双方舰队保持对峙,这时候,贵方驱逐舰先行开火……”

    然后画面里传来开炮的图像。

    “然后还企图释放鱼雷威胁我军旗舰……”画面里传来红军驱逐舰调整位置的图像。

    “为了自卫,我军指挥官被迫下达自卫命令。”然后画面里是西村祥治下达命令的镜头,然后下一分钟就是苏联驱逐舰被轰炸机用鱼雷击沉的模样了这里略去了战斗机扫射海面的镜头。

    “然后我军强行登临,拍下了这些……”

    画面上出现了日本士兵强迫船员跪下并朗诵俄文版《列宁全集》的镜头,然后是美国船员的苦笑,甚至还有美国水手对着镜头哀嚎:“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美国平民,我只是水手,不是军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美国人!”

    海军的官僚都懂英语,这几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经过统计,一共截获人员4197人,其中4103人是美国公民,其余94人是苏联公民身份。大使阁下,一群美国人、开着美国船、转载着大量军火武器抵达日本海,目的还不够昭然若揭么?我方采取行动难道不是理所当然?”

    “但他们都是苏联船,是苏联雇佣的美国船。”苏联大使看到电影之后,就知道日方有备而来,他不在现场,现在船队又联系不上无法核实,只能徒劳地阐述自己的观点。

    “这情况通报过么?”

    显而易见是没有,苏联大使按捺不住火气,怒道:“悬挂苏联旗帜为什么要通报?”

    “咦,这话不对吧?”一直冷眼旁观的松田千秋补了一刀,“悬挂苏联旗就不用检查了?万一明天美国军舰也挂苏联旗摸过来怎么办?”

    “这不可能。”大使青筋暴跳,立即反驳。

    “为什么不可能,德国海军最近据说要借帝国海军的船只进行操练……他们如果去海参崴的话,你们检查不检查啊?”

    松田千秋这番胡搅蛮缠的功夫听得谷正之直摇头,不过有一点他现在确信了:军部没有和苏联开战的想法,顶多是看物资眼红要捞一把,这样他心里终于有底了,也觉得事态没有自己预料得那么严重。

    苏联大使额头冷汗直冒,实际上苏联驱逐舰已不止一次撞见过德国潜水艇了虽然挂着日本旗帜,只不过彼此都保持克制没有动手,他是知道日德海军合作事宜的,所以这句话不能简单地当成是日本人恐吓这帮小鬼子说不定真干得出来。想是这么想,嘴上功夫却不能输:“斯大林同志交代,这件事如果不给我方一个交代,两国关系即日起进入战争状态。”

    一听“战争”两个字,所有人眉头都是一跳,只有堀悌吉若无其事地笑了笑:“给大使看地图。”

    “是!”

    “哗啦”一下,松田千秋从皮包中掏出一张远东地图,指着海参崴道,“这是远东第一大港,红军在此驻扎了5万余兵力,200架飞机,红海军太平洋舰队驻地;苏维埃港,远东第二大港,兵力3万余,飞机100多架,具体分布如下……”

    “命令……”井上成美斜眼看去,除了松田千秋,所有参加会议的舰队参谋条件反射般站得笔直,“第一舰队、第二舰队、一航战全军出动,炸掉两个港口和相关附属设施,掩护关东军登陆!由战列舰、重巡洋舰编队提供对岸射击掩护!”

    “哈依!”

    这番应答完全无视军令部的指示,把参会的伏见宫博恭王气得直哆嗦,可他又不好发作。

    “等等……”苏联大使惊骇莫名,说两句就动手了,日本人真是变态,他可是记得斯大林同志的指示,“要达成目的,同时要避免让德国挑起苏日冲突的阴谋得逞。”

    “贵大使不是要宣战么,正好外相也在场,直接读了就好,命令从下达到执行还有2小时,足够你读完了。放心,虽然兵贵神速,但我不会不宣而战的……你动作快一点就可避免这种情况……”堀悌吉淡淡地说,“我军突袭港口是有传统的,珍珠港、纽约港、巴拿马港、太子港都打过,对于如何袭击港口、摧毁设施、消灭敌军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

    听到堀悌吉把山本五十六不宣而战珍珠港的事也讽刺在里面,井上成美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山本本人却仿佛没听见似的。

    “你你!你会付出代价的……”苏联大使愤愤地甩出一句,既不敢拂袖而去、也不敢悍然宣战最起码不把这些情况汇报给莫斯科,他是不敢表态的,真要酿成两国纠纷,无论将来形势如何,他肯定讨不了好。

    “算了,堀君,火气不要这么大。”山本五十六出来打圆场,“大家都是军人,现实一点,直来直去解决问题吧。”

    松田马上接茬:“山本长官说得对,我方并不相对苏联开战,但是不允许美国船就这么大摇大摆开入帝国海域,否则帝国颜面何存?海军颜面何存?”

    伏见宫博恭王听到松田一口一个“海军”,气得脸色有青转红,再由红转紫,最后彻底变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