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抉择(4)
    ps:12点后还有一更,感谢支持!

    “滴滴”两声清脆的喇叭声在土埔海军航空学校(原横须贺航空队)门口响起,结束了一周的训练后,赤松贞明驾驶在哪辆招牌式的奔驰轿车停在了门口,一边热情地帮助坂井三郎提行李,一边安顿他上车。

    联合舰队返回国内后,根据堀悌吉和冢原的指示,包括赤松贞明等优秀舰载机飞行员全部进入各个航空队进行培训,而赤松贞明和坂井三郎两人就分到以训练战斗机飞行员为主的土埔海军航空学校担任教官,虽然学校训练也抓得十分紧,但与执行“月月水火木金金”训练法的一线部队相比,航空学校总归还在每周留了一天的休息时间。

    赤松贞明刚要准备返回驾驶室,忽然又看见两个学员走来,便热情地招呼道:“大田、高木,你们两个不是请假去城里么?一起上车走吧。”

    “是是……”挂着训练生军衔的大田和高木手足无措地上了车,然后又惴惴不安地说,“这个,怎么能让长官为我们开车呢?”

    “想太多了,虽然你们飞机开得不错,可车你们不会开啊……”赤松贞明大笑着,“我开车技术可是很不赖的哈,真要是有心的话,把战斗技术好好练好,等将来上了舰,有了战功,到欧洲也可以让元首送你一辆,说不定等我老了开不动车还能沾你们两个光……”

    两人很激动:“是!我们一定刻苦训练,掌握长官教授的战术和技巧,将来也为帝国立下功劳!”

    全基地学员和教官都知道,赤松贞明有一辆奔驰轿车,是从欧洲带回来的,听说是德国国家元首因为表彰他战功优异而特意赠送的,“海航第一王牌”的头衔,再加上御赐军官的背景,更让这位教官在学员中具有顶礼膜拜的地位。赤松贞明先把坂井三郎送到地方,然后说道:“星期天晚上我来接你,还是老时间?”

    “好的,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

    “长官,我看你对坂井长官格外客气啊,经常接送他。”

    “有点不太寻常?“

    “这个,确实,论资历、论地位、论军衔,您……”大田是赤松贞明直属的学员,相比之下更加亲热一点,说话没有那么多顾忌。

    “这么看问题就浅薄了。”

    “是因为你们关系特别好么?”

    “其实我和他以前都不认识,他是霞浦航空队出身,然后去了高雄航空队担任陆基飞行员,后来才转职成了舰载机飞行员……”赤松贞明笑眯眯地说道,“你们很想知道?”

    “是的,学校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不敢问罢了,我这人比较心直口快,藏不住话,长官不会嫌我吧?”大田问道。

    “是因为他担任教官的缘故。”

    “这……这是什么理由?您不也是教官么?”

    “我不一样,我过几个月又会回到部队去,而他,却会永远留在航空队训练预备科。”赤松贞明郑重其事地说,“你们知道坂井长官旅欧期间的事迹么?”

    “没有,长官很低调,没有说太多话,只说他也参加了几次战斗,立功不多,和您比差远了。”

    “那是他的谦虚和低调。你可知道,坂井长官技术并不差于我,虽然他一只眼睛失明,但在空战中他凭借一只失明的眼睛,照样驾驶战斗机打下11架飞机,好几次还掩护过我,有一次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吸引敌军火力助我脱困,否则哪有什么海航第一王牌,我早就泡在海水里了……”赤松贞明充满感慨地回忆道,“坂井君当初病休在家,是堀悌吉长官委托草鹿参谋长亲自写信请他转职从陆基飞行员转入舰载机队伍的,仅仅2周,他就掌握了全部上舰技巧,这是何等的天才?那个清扫三重奏的特种动作就是他率先创造出来的。”

    “哇!”两人惊呼起来。

    “这样优秀的军人选择到后方任教,你们难道认为他是在逃避责任、害怕牺牲么?但他为了整个帝国和舰队的利益,放弃了个人出风头的机会,甚至不愿意在你们面前宣传自己的功劳,默默来展开训练任务。高明的教官才能带出优秀的学员,将来我带部队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优秀战士可用,所以我要格外感谢他接送他来回算什么?更何况这种日子也不多了。”

    “受教了。”

    “估计等长官再次上阵的时候,就是米国彻底失败、投降的日子了……真的好期待啊,可惜我们学艺不精,只怕赶不上了。”大田露出无限憧憬和崇拜的目光。

    “还差得远呢。”

    “什么?”

    “打个简单的比方,大田、高木,你们基本都不会开车吧?”

    “不会。”两人摇摇头。

    “我问过被俘的美国飞行员,他们全都会开车,很多人十几岁时就摸过车了,小汽车、大卡车都开过,胆子大的连坦克也去摸过,甚至很多人以前的日常工作就是驾驶农药飞机为田地撒农药,整个美国会开汽车的至少有2-3千万吧?可是日本别说开车,坐过汽车的人都不知道有没有2、3千万。你们说,是从会开车的人中选拔飞行员容易还是从不会开车的人中选拔容易?”

    “但是……”高木疑惑地问道,“大家都承认米国实力很强,工业发达、物资丰富,可即便这样,帝国海军还是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啊。”

    “那是因为米国人碰到了堀悌吉长官和冢原长官,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不然,中途岛战役为什么打得惨败?后来南太平洋、东非、加勒比海就打赢了,还是这些军舰,还是这些人,换个指挥官就打赢了,你们明白其中的区别么……”赤松贞明叹了口气,“只是,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这句话大田和高木都不敢吱声,飞行员们都不是瞎子,很多事他们都看得到、听得到,也对其中的利害关系懂得清清楚楚。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事,不是才发生,而是已在持续进行中了。

    赤松贞明加入土埔海军航空学校后不久,就频繁开着这辆奔驰车出入学校,把校长松下大佐看得眼热不已、公开索要,当然名义很好听“借用几天”,按照以前,像赤松贞明这种低级军官只能忍气吞声地上交,但赤松贞明就是不交,甚至还争执起来,公开表示,“这是元首送我的车,我凭本事赚来的车,凭什么借你?就连航空本部大西长官都没这种想法!”

    松下大佐明的不行便来暗的,拼命抓赤松贞明的小辫子要定他的罪,什么“目无尊长”、“居功自傲”、“顶撞上司”,并试图邀功卖好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他可是知道当日在欢迎仪式上,堀悌吉借赤松贞明使用德国军衔好好讽刺过伏见宫博恭王。

    消息很快让堀悌吉和山本五十六知道了,山本大发雷霆,堀悌吉找来大西泷治郎,态度很和蔼,但说出来的话让后者听了脸色都变了:“大西君,你一方面唆使年轻军人以身报国、决死特攻,一方面又放任部下抢夺前线军人的赏赐……这样下去,你将来下半辈子过的安心么?”

    据目击者说,大西泷治郎中将是痛哭流涕走出长官办公室的,一小时之后,气急败坏的大西便飞到了学校,不但直接撸掉了松下的职务并勒令其转入预备役,并且还当众噼噼啪啪打了几十个耳光,把对方脸揍得和猪头一样。

    但实际上松下是有后台的,他的后台是从前担任过航空本部长、现在担任横须贺镇守府长官的及川古志郎海军大将,他当天晚上就去找及川古志郎哭诉,意思“大狗也要看主人”,及川古志郎本就因为堀悌吉彻底改革的事双方在较劲,现在认为是堀悌吉借题发挥,故意要扫自己的面子,便出面要求大西收回成命。大西不肯,两人争执了起来,然后争吵又上升到堀悌吉、山本这个层面,最后不了了之。

    吵架没赢的及川一怒之下,干脆把免职的松下弄到横须贺镇守府重新安排了职务,整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该事件本来是要持续发酵、酝酿的,但突然被很空杀出的冢原政治献金事件(海军乙事件)所取代,热点一下子就转移了。

    冢原二四三归国后,按照堀悌吉的安排,从德国额外拿了一大笔钱并在东京郊外买了一幢豪华别墅居住,冢原本人是无所谓的,但既然是堀悌吉的安排,他当然是遵命照办了。

    有人劝堀悌吉不要这么干,后者反驳道:“凭什么某些军队高级将领贪污受贿可大肆挥霍,我的部下连正规渠道收到的赏格都不能用?像冢原这样,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军日子都过得这么清苦,我凭什么让其他部下勇往直前地卖命?难道就为了当上大、中将过苦日子?”

    伏见宫博恭王抓住这点攻击冢原收受“政治献金”,冢原坚不承认,也不愿意把责任让堀悌吉挑去,而是自行选择了停职调查军令部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惜去找科尔,希望能从德国方面打开缺口,科尔有霍夫曼的吩咐,当然不会承认,于是调查就进行不下去了。但伏见宫博恭王不肯宣布调查结束,让冢原事实上的停职一直在持续中,这也让堀悌吉预感自己担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日子不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