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八章 D日(11,900票加更)
    长长的议员队伍纷纷被押解着出去,然后登上早已准备完毕的卡车,布鲁克元帅等人这才看见他准备的那一个连部队,他们已被提前潜入的101特遣队其他队员制住了,连武器都被收缴了干净。

    “废物!”庞德怒骂一声,也不知道在骂这批行动队员还是在骂布置行动的布鲁克元帅。

    波特尔上将走过丘吉尔身边时,趁其他人不注意,小声喝问道:“温斯顿,你在玩火!你这么搞把所有事情都给弄砸了!”

    本以为对方会有羞愧之色,孰料丘吉尔把脸一沉,呵斥道:“幼稚!你懂什么?大英帝国的事就坏在你们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上!”

    埃夫勒少校率领部队押解众人上车后,低声对代号“蜘蛛”、一直未露头的乔纳森-丘吉尔道:“第一步已经成功了,接下去怎么办?直接去机场么?”

    乔纳森点点头:“先把首相家人和部分重要人员送上飞机,其他再按照计划执行。”

    “那我们怎么出去?现在英国部队应该已行动起来了。”

    “不要紧,我有办法,按我的指示走。”乔纳森带着车队三转两转,大幅度偏离了布鲁克元帅等人当初划定的“逃跑”路线,直到遇到一个岗亭。

    “这是我的证件。”乔纳森从口袋里掏出了军情五处的证件这可都是真家伙,而且还包括了最高等级的通行证,“现在我正在执行特殊任务。”

    对方反复核实证件无误,最后问道:“今天还有特殊口令,您知道么?”

    “知道。”

    “大不列颠!”

    “加拿大自治领!”

    “正确无误,祝您一路顺风。”

    车队立即以风驰电掣地速度离开了岗亭,执勤的中尉虽然觉得哪里有点儿奇怪,但所有这一切仿佛无懈可击,他摸摸脑袋,认为自己多想了。2分钟后他就笑不出来了,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问询电话终于打到他这里,得知“政变”车队刚刚离开后,负责平叛的英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司令官米尔斯-邓普西中将放下电话对艾德礼道:“阁下,他们没按预定路线走,而是从其他口子离开了,而且我们负责跟踪的一个连被他们收缴了武器关押在国会里。”

    根据原定脚本安排,艾德礼和艾登等人都不出席内阁信任案质询现场,而在外围平叛,刚才他们接到了会议现场传出的信号,本来着手按“剧本”进行“平叛”,但迟迟不见后续信号发出,邓普西派人查看情况后才知道最后居然演变成这模样,立即心急火燎地电话各卡口负责拦截,没想到动作还是慢了,让车队混了出去。现在夜茫茫一片,那里去找车队?

    “该死!温斯顿耍了我们!”

    “现在怎么办?”

    “他们一定去找陛下了。”

    邓普西马上表示:“那我立即带兵去包围……”

    “不!”艾德礼摆摆手,沉思了片刻,“如果他真在那里的话,不要惊动他们,让陛下走!”

    邓普西一愣,忽然想起现在丘吉尔手上是有部队的,万一交火误伤了皇室就不太好,马上改口道:“好。”

    “发电报给黑猫,邀请他尽快回国主持大局。”艾德礼从最初慌乱中逐渐平静下来,预定要由他接任下任首相,他必须具备独立掌控大局并妥善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我不知道温斯顿在搞什么鬼,但就凭他手上的力量是无法与我们作对的,大英帝国有300万陆军,美军不过10万。通知各地驻军包围美军营地,让他们交出武器!但不要开火,我不能让这场变故演变为内战。”

    “需要关押起来么?”

    “暂时不用。”

    艾登考虑了半天:“要不要给柏林方面通个消息?”

    “暂时不要。”艾德礼拒绝得很坚决。

    艾登马上就明白了:现在让德国介入,固然能引入德方力量,但也可能让事态复杂化那些和德国前不久还在殊死较量的官兵会怎么想?一旦向柏林求援,就意味着本方控制不住局面,将来难免为德国人所看轻,这万万要不得。

    艾德礼估计得不错,在101特勤队这边得手之后,美国陆军2师率领部队直接去了白金汉宫,然后撞上了瑟瑟发抖的乔治六世一家,他虽然自己也怕得要命,但还是故作镇定地安慰着两个女儿。

    伊丽莎白长公主此时已18岁,长大成人、身为皇位继承人的她能冷静地看待事物,4年千她就代表首次发表了广播讲话,针对所有避难中的孩子进行演说,希望他们能注意安全。她知道父亲突然前段时间把自己和妹妹玛格丽特从避难地苏格兰巴尔莫勒尔接回伦敦来肯定有变故,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场景她还在谋划着参与战地救护护士班培训的事宜。

    白金汉宫的守卫力量不强,区区几个皇家警卫如何能抵挡全套重装备的美队?他们拼命骂美国兵,但这不能起什么作用,美国人自己也觉得挺尴尬,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解除警卫武装后悻悻然守在外面,终于在晚上9点多钟等到了丘吉尔带人抵达白金汉宫。

    丘吉尔上前一步,一语双关地说:“陛下,起风了,我们走吧。”

    “温斯顿,事情真到了这一步了?”

    “是的……无可挽回了。”丘吉尔苦笑,“加拿大自治领不能没有您。”

    “那本土这几千万人民怎么办?”

    “他们?”丘吉尔耸耸肩,“他们很快会有一个新的陛下,新的首相,会迎来新的生活……所有人都认为会比以前强,尽管我不这么认为。”

    “好吧。”乔治六世叹了口气,“我跟你走。”

    “父皇,我不想走,这胖子是个坏蛋!”玛格丽特公主忽然挣脱了姐姐的搂抱,指着丘吉尔的鼻子骂道,“他来皇宫后每次都没好事!这次他又想把您诱拐到加拿大去,您不能上当啊。”

    被一位比自己孙女还小的公主指着鼻子骂,丘吉尔也挺无奈,偏偏又不能争辩什么:“公主,我……”

    “好了,好了,你不要任性了,大人的事你不要管。”乔治六世平时更宠这个小女儿,“你和姐姐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吧。”

    “姐姐,你说句话啊……告诉父皇他们在骗他。”玛格丽特脸上挂满泪痕,向伊丽莎白求援道。

    “首相先生,这么做对大英帝国有好处么?”伊丽莎白用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声音问道。

    “殿下,我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也为了皇室的荣光。”

    “包括灰溜溜跑到加拿大?”

    “这是一种必要的策略。”

    “一个国王抛下国家和人民,他还有未来?”

    “会有回来这一天的,如果我回不来,陛下回不来,您能够回来!”

    “这种话您自己相信么?”

    “我一直坚信不疑。”

    看到堂堂首相还在和自己两个女儿斗嘴,乔治六世急得直跺脚:“温斯顿,我知道的,我跟你走还不行么。”

    “东西都带上了么?”

    “整理了一点私人物品,其余都留给哥哥吧,就像他当初留给我一样……”乔治六世显得意兴阑珊,“说句实话,如果不是为了大英帝国,我情愿留在伦敦当个平民百姓,我相信哥哥不会为难我。”

    丘吉尔流着眼泪道:“陛下,我也想这样,但我们身上肩负着的崇高使命推着我们必须这么走,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走吧……”

    深夜11点,艾德礼收到情报:皇室已在美军“劫持”下往机场方向而去。有人询问是否要予以拦截,艾德礼否决了,让皇室去加拿大是本来就安排好的戏码,现在大体还是按剧本走。现在所有人又看不懂了,为什么丘吉尔要破坏之前的默契?

    “不许拦截,更不许开火,陛下可以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

    “现在全体议员都在丘吉尔手上,如果他把他们也带走呢?”

    艾德礼脸上一阵抽搐:带走全部议员可是件麻烦事,意味着本土的宪法传统就断了,这对视宪政如生命的英国社会来说无疑等于天塌了。

    他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那也不要轻举妄动,没有议员大不了重新大选,再选一批。”

    “再选一批?”

    所有人涌起一个念头,这世界疯了:到时候大不列颠会有两个国王、两个首相,难道还要有两个国会?

    “首相,其他部队已保护着贵族们往机场方向去了。”乔纳森问道,“您去机场么?第一批飞机凌晨2点起飞,一共24架;第二批飞机拂晓5时起飞,一共36架;第三批清晨8点起飞,一共12架,这个比较危险,说不定会遭遇德军拦截。”

    “先等等,我们去利物浦。”

    乔纳森大惊失色:“这太危险了,我去就行了。”

    “光你去不行,你压不住他们。”丘吉尔摇摇头,“把议员全部押在机场充当人质,防止艾德礼带兵冲击机场,必要时可随机击毙几个示威,不要心慈手软,心慈手软办不了大事!”

    夜幕下的车队分成两股,一股向机场扑去,一股调头向利物浦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