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西洋绞杀战(50)
    哈特曼是典型的幸运儿,昨天下午他依靠逆天般的勇气和技术在4架f6f追击下虎口脱险,最终成功抵达纽芬兰岛。地勤经过检查,发现他的座驾不但有多处机枪孔眼,整体结构已摇摇欲坠,而且因他多次执行大范围机动,燃油消耗很大,那架涂满击落标志的bf-219c油箱里剩余燃油只剩最后一些——顶多还能支持飞机再飞15分钟。经过提醒,哈特曼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燃油表似乎坏了,战事激烈的时候可他们一点都没注意到油料消耗情况。

    经仔细检查后,地勤认为这架飞机已不能再执行任务,当场宣布报废,本来哈特曼还以为自己能轻易得到新飞机补充,没想到地勤两手一摊,告诉他因前期消耗很大,所有运载过来的舰载机已全部使用,至于转场过来的那些飞机,都有飞行员,要想把它们弄给哈特曼可不行。然后他又在天黑后看到了大批飞机来岛上降落,他本以为这还是亚速尔支援的飞机,结果一看全是舰载机,后来又听说天鹰号和易北河号都出了事,他惊讶得连嘴都合不上,他当时忙着和一架又一架敌机交手,打到最后直接就逃亡纽芬兰岛,根本没想到战况最后会变成这样。

    他本以为自己会因为擅自脱离战场而挨训,结果发现没人追究这件事,他不由得表示庆幸,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交战的全过程,他认为自己打得太疯狂、太投入了,运气稍微差一点都可能万劫不复。实际上,由于他的失踪,他的老上级克鲁平斯基少校、科赫少将乃至马沙尔等人都在牵挂这位一日击落13架飞机的英雄,听说他安然无恙,所有人都为之庆幸,擅自去纽芬兰降落也不是什么大事——击落13架飞机的王牌肯定不是胆小鬼。克鲁平斯基原希望让他好好休息,不要再参加明日的打战,但面对100架击落大关的咫尺之遥,哈特曼哪肯坐下来,软磨硬泡一定要加入,还希望老长官给他弄一架新飞机。为了达成目的,他特意强调了一点:“我飞过fbsp;   拗不过他的克鲁平斯基只好去想办法,结果居然真让他弄到了飞机——一架崭新的do-412,原来的飞行员突然发起高烧不能执行任务,虽然有一堆候补飞行员争着想要用这架飞机出战——现在纽芬兰岛上飞行员比飞机还多,但哈特曼的名头太响,又有克鲁平斯基出面坐镇,最后大家都心甘情愿给他让路。哈特曼本来认为会是一架fbsp;   按照小泽的规划,留在纽芬兰岛上的陆基飞机力量在第二天的战斗中任务极重:由于航母编队要向东转移,再加上只剩下2艘可用航母,无法再提供强有力的空中保护伞,因此陆基机群不但要掩护陆战队安全撤退,还要保护运输船队和护航船队撤退时的安全。根据规划安排,12月2-3号两天撤退其他所有陆战队和运输补给编队,4号撤退飞机和最后1个陆战营,作为最后一批撤退部队,他们要负责坚守到底并于深夜撤退,考虑到用运输船队撤退太慢,马沙尔给部队安排了4艘快速驱逐舰作为最后的机动力量,并千叮万嘱地通过电报交代最后负责全权指挥的克鲁平斯基:“必要时,所有装备都可摧毁后抛弃——包括最新型战斗机,但一定要把人尤其是全体飞行员安全带回!”

    为完成该任务,克鲁平斯基只能放弃出击的而统筹全局,好在现在纽芬兰岛上战斗机比重格外高,除48架fw-190a8外,还有10架do-412(2架昨天已损失),8架ta-152和32架bf-219,攻击机相对而言少得多,只有8架联合攻击机、17架he-218和14架ju-98。克鲁平斯基安排攻击机傍晚时分完成掩护任务撤走,到4号凌晨全体撤退时留下的就只有战斗机。他一面敲打哈特曼不要过于单打独斗,一面又安排后者统领一个中队,后者欣然领受了该任务,对冲击100架大关的渴望压倒了一切。

    夜幕下的时间缓缓流逝,德军着手安排撤退事宜,工兵和后勤部队白天已将码头上的物资和装备搜罗一空,立即有条不紊地登船走人,损失最大的一个陆战营也悄然脱离与加拿大人的接触并登船撤退,他们还将负责押运一批俘虏的英美飞行员,至于俘虏的加拿大人,除军官被德国人押走外,其余普通士兵全部被关押在几个废弃的仓库里——德军可不想跑路时还带上这些累赘!

    本来一切都井然有序,但到凌晨4点半,气氛就被雷达预警给破坏了。由于时间紧迫,工兵们没来及在纽芬兰岛上建立雷达站,登陆后有关前期预警都仰仗停泊在港口附近的塞得利茨号重巡洋舰提供,由于连续作战形成的思维惯性,一直认为天亮后才可能出现敌机,没想到凌晨4点半就发现有大批机群扑来,而且发现时还因为害怕雷达误判而延误了,经反复核实并确认雷达状态无异常后才敢确认,这时候美军机群已接近到离纽芬兰岛只有不到80公里的位置,值班参谋忙乱着通知机场方面。

    在敌情处理上德军也出现了误判,接到告警的克鲁平斯基以为美军是冲着机场而来的,一方面命令战斗机尽数起飞,另一方面又要求他们尽可能保住机场——这对今后2天的持续作战非常重要,没了机场就等于登陆船队失去了可靠的空中保护伞,所以战斗机根据指示担负的都是防空截击任务,没有主动出击攻击美军编队,直到雷达提示有大量细小型雪花状光点,甚至地面部队提示看到有疑似空降兵之后才提醒机场。这时候克鲁平斯基才恍然大悟:美国人不是来轰炸的,美国人得了失心疯——居然是来空降的!

    双方不约而同地犯了大错误:由于上午时分侦查时,通过亚速尔转场而来的德军飞机尚未抵达,因此美方认为纽芬兰岛上飞机全是德军舰载机,凌晨空降不会有空中力量拦截而忽略进一步细致侦查。至于先行轰炸攻击掌握绝对制空权也因时间紧迫和深怕打草惊蛇被取消了,道理很简单,为了执行夜间飞行和空降任务,阿诺德抽调了一批最有经验、一直担负训练和指挥任务的种子教官执行飞行任务,能在夜里带着大队机群把飞机准确开到纽芬兰岛上已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余力派出精锐攻击机飞行员执行对地攻击任务?

    而德方因一直惦记自己的撤退行动,满脑子都是敌军空袭本方阵地、本方机场、运输船队和航母编队的思维定式,根本没料到美军居然会挑选拂晓时分在纽芬兰岛上大喇喇空降。等德方发现情况不对,命令战斗机扑过去交火时,美军大规模伞降都已进行了大半个小时,东方已开始要露出鱼肚白了。如果再早10-15分钟出击并摆好架势,严阵以待的德国战斗机群就会直接撞上美国运输机群,那样101空降师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该死……”

    听到远处有轰鸣声传来,已成功跳伞的李奇微在空中咒骂出声——陆航向他说拂晓时分德军没有飞机,拍胸口保证绝对安全,现在这些飞机哪来的?

    “该死!”

    克鲁平斯基同样也在痛骂出声,因为误报和耽搁以及判断出错,现在最好的截击时间已过了,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要让战斗机出击——打不下空降兵不要紧,至少要把这些胆大妄为的运输机都干下来!

    看到德军战斗机成群结队、凶猛地扑过来,执行护航任务的p51b战斗机飞行员们也十分紧张,他们基没受过专业的夜战训练,现在光照条件这么差,打起来根本看不清楚,而他们身后还有几百架运输机,不但机舱里全是人,而且防御脆弱得一塌糊涂,更要命的是,现在高度都不算高,活脱脱的活靶子。

    “冲啊……别管战斗机,打运输机去!”作为拥有98个击落记录的王牌飞行员,哈特曼一眼就看穿了美军的虚弱之处,当即冲了过去,2架p51立即拦住去路,12.7mm的机枪子弹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火光。若是按哈特曼以往驾驶bf-219的习惯,肯定是盘旋做假动作,然后突过去近距离给对方侧面开孔,但现在他手里拿的是do-412,昨天夜里他就知道这架新飞机不但火力等级高出原有的bf-219一个等级,爬升速度更是极快,比他以前摸过的fbsp;   对面两人立即跟随爬升,不过效率显然不如do-412.

    “傻鸟……”哈特曼轻轻松松压在了一架p51上面,然后4门20mm机炮一齐开火,用垂直俯冲攻击干脆利落地击落了敌机——第99个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