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西洋绞杀战(19)
    ps:今日单位加班,更新比较晚,抱歉,第二更晚些时候奉上,谢谢理解……

    到目前为止,美军取得的战果并不多:包括护航航母编队空袭、炮击编队炮击再加6军登6在内,给佛得角守军造成的伤亡大概还不到四分之一,林克手下一共14oo多人出现了伤亡,这还是包括飞行员的损失在内。??其中有4oo多轻伤员在经过简易包扎和救治后又重新投入了战斗,因此坚持萨尔岛的德军人数依然将近5ooo人,其中大约45oo左右是海军6战旅成员。

    除去岛上的伤亡,德军其他方面的损失也不算太大,参与夜袭的潜艇全部成功脱离战场,第一次攻击航母编队损失了2条s艇,第二次攻击滩头阵地的a编队中4条s艇中最后损失了2条,攻击炮击舰队并引走一大批护卫军舰的b编队又损失了3艘,整个s艇部队前后一共16条参与了战斗,损失了7条,再加上其余艇上的伤亡,一共损失了将近2oo人。

    换而言之,德军伤亡大概是16oo余人,而美军前后累计伤亡已过5ooo,整整是德军3倍以上。

    即便如此,美军还要感谢德军只把炮击编队作为主要目标。如果当时夜袭中的第三击、第四击以更远处的登6船队为目标,美军就不是简单损失几条军舰,而是要成片损失人了,不过还是有几条射程实在显得过长的鱼雷跑到运输舰队中爆炸,用“缘分”带走了几艘货轮(登6艇因吃水浅而不够鱼雷炸)。不过谁也不是神仙,再给德军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们依然会拿主力舰队开刀,多干掉一些美军士兵他们认为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当然,美军自己的统计不可能如此客观,他们认为自己至少报销了岛上一半德军,击沉了大约2o艘s艇和2艘潜艇这是各驱逐舰舰长和水手报给特纳的,他们不是要谎报军情,而是在黑夜中和混乱状态下情不自禁地误判。

    这个误判看上去也合情合理:德国佬要是没这么多s艇,怎么可能取得如此重大的杀伤?他们只知道氧气鱼雷的远射程和隐蔽性,根本不明白其威力,如果换成是美国pt艇要依靠鱼雷取得这么大成果,再加十倍都没用,因为他们的鱼雷很不可靠。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佛得角周围海域也恢复了平静,仿佛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一般。不过,特难和英格索尔两人现在没心思去冷静地思考成败得失,他们的心情是非常沮丧的,枯坐在会议桌前的英格索尔上将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2o岁,头深深地垂了下去,半天后用沙哑的口吻问道:“损失都统计好了么?”

    “统计好了,战列舰方面我们损失了2条伊丽莎白级和西弗吉尼亚号,另外还损失了几艘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外加一些货轮……”一个参谋用沉重的语气说道。

    “这么说来,加上加利福尼亚号,我们损失了整整4艘一半战列舰?”

    “还不止如此……”特纳苦笑道,“衣阿华和约克公爵号都中了雷,前者伤势尚可,后者受损严重,不去船厂躺个半年恐怕没法复原。”

    “这损失太大了……”英格索尔喃喃自语,声音充满了悲凉,“我该怎么向总统和金上将交代?”

    特纳和周围的参谋都说不出话来,当初太平洋舰队在远东进行夺岛战役时,曾遭到过日军自杀武器袭击而沉没了好几艘战列舰(其中就包括西弗吉尼亚号的同级舰科罗拉多号和马里兰号),当初也是沸反盈天,大家对尼米茨的指挥颇有微词,总认为他过于大意。这次特纳在布置中也特意强调了对可能出现的德军自杀武器的防范,结果德军没有自杀武器却用上了近乎自杀性打法,更大的损失出现在了佛得角战役,而且损失更大,颇让人难以接受。

    现在护航航母损失了一半,飞机损失了一半,战列舰也损失了一半,登上滩头的柯林斯团损失还是一半可战役才持续了不到1周,如果按照这个度损耗下去,下周舰队就该全报销在这里了。

    “您现在怎么想?”

    “没有别的办法,把情况报告给参联会……回去我辞职承担责任。”

    “长官,您?”

    英格索尔摆摆手:“打佛得角就这么大损失,回去一定要有人承担责任,说句实话,能承担责任的也只有我。”

    “问题是,战术和计划都是我制定的,我才应该为之负责。”特纳想了半天,最后咬牙道,“我们应坚持到增援部队到来,一定要拿下佛得角。”

    “我不觉得你的策略有多少错误,甚至你比我更提前预料到了战事的残酷,坚决要求再增加1个师和8艘护航航母过来增援,撇开这些不谈,这么大的损失对我们而言就是失败。到目前为止,我们引诱德军舰队前来交战的目的还没有达成,如果他们现在杀过来,我们还有战而胜之的勇气和实力么?”

    听英格索尔说起这个,特纳一阵无语,半晌后劝道:“长官,虽然损失了一半的兵力很让人心痛,但我们必须把佛得角战役打完,至少我们还是占据上风的。”

    英格索尔不置可否,正在这时,一个参谋飞也似地扑进来:“长官,跨大西洋6航报告,亚尔防空圈内不见德军舰队,另坎宁安上将也来电报,他们侦查视野里没有德军舰队的影踪。”

    “朝我们这里来了?”特纳楞了一下,片刻后心急火燎地说道,“必须让护航舰队立即起飞侦察机判明动向……”

    “侦察机起飞,同时把损失报告参联会吧。”英格索尔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查明敌军向佛得角扑来,我军目前的状态可能需要暂时脱离接触躲避风头。”

    佛得角时间比华盛顿早4个小时,收到前线紧急电报的金上将这时候才刚刚起床,这几天一直在参联会值守的他显得非常疲惫,昨天夜里接到特纳来的登6成功并控制滩头阵地的消息后他才略微放松了一些,难得好好睡了一觉,没想到一大清早就收到紧急电报,而且看副官的脸色并不好,他隐隐约约就知道情况不妙。

    不过,金上将是很有长官威仪的人物,他不愿意在部下露怯,依然强撑镇定的神色问道:“看你紧张的模样,昨天夜里生了很大的变故?”

    副官不敢接话,只管把电报递给金上将,递上去的时候手微微颤抖,仿佛有千钧重量压在上面一般。

    金上将压抑住不安地心情,认真看了起来,不看还好,仔细一看只觉得浑身热血全部往头上涌,在连续几天的疲惫、早晨被突然惊醒以及没有进餐导致的低血糖夹击之下,这个六旬老军人忽然眼前一黑,一头向旁边歪去,副官眼疾手快扶住了他,一边安顿他坐下来,一边呼叫其他卫兵送长官去医院。

    众人手忙脚乱地把他抬上车,一路疾驰着向医院扑去,但是没过多久金上将就悠悠然苏醒过来了,他平时身体还不错,也没有什么隐疾,刚才只是急火攻心之下一时晕倒了,经过这番折腾已完全苏醒了过来。

    他在后座拍着座椅狂骂:“你们这是干什么,干什么?我还没死呢!”

    “长官,您刚才样子太吓人了,必须去医院。”

    “混蛋,混蛋,紧急军情不能耽误。”

    “您刚才昏迷的时候我已让其他人通报马歇尔长官了。”

    “好吧,现在我没事了,你们送我回参联会,我要去开会,开会!不能耽误!”

    “长官,别去了……”副官带着哭腔,“马偕尔将军说去医院开现场会,总统也在那。”

    马歇尔看来也是急坏了,情急之下把罗斯福住院的消息都告诉了金上将的副官,平时这种消息是严格保密的,别说金上将的副官,不是参联会和内阁重要人物都没资格知道。

    “好吧。”

    金上将的座驾呼啸着驶入医院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医生和护士立即一拥而上,给他做了紧急检查,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金上将没事,吃块巧克力就好。

    “但是,将军,您必须注意休息了,这样连续操劳是不能持久的。”

    “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

    在罗斯福的病床前,众人举行了一次特殊的参联会。罗斯福本来一大清早的心情是很好的:昨天夜里金上将和马歇尔给他电话,说佛得角群岛已控制了9o%以上,德军盘踞的萨尔岛也登6成功,只要今明几天再打一下,基本就能拿下来。虽然德军舰队不见踪影,但一想到能拿下佛得角这个战略要地,他就由衷感觉高兴。然后医生又告诉他,由于连日修养,他的身体已大有好转,如果愿意的话明天清晨做个检查后就能出院。

    两件事一起过来,让罗斯福感觉浑身十分舒坦,清晨起来的胃口都好了很多,最初看见军方高层过来他还以为是来报告好消息比如岛上德军见大势已去宣布投降等等……

    万万没想到却等来了这样一个噩耗!

    他皱着眉头扫视了一下众人,深深吸了口气,用不容侵犯的威严口吻缓缓说道:“马歇尔、金上将、李海、阿诺德4人留下,其他人……出去!”(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