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八十三章 野望(7)
    除三个主要条件外,另外林林总总还写了一些关于战后合作、共同反对布尔什维克的事宜。

    堀悌吉淡淡地说道:“实质条件其实就一句话,日、德、美三国在瓜分英帝国殖民地和自治领基础上形成妥协,其余地区各国不再进行军事占领,而代之以经济优先权,让美国有体面的国际地位同时又有实质性收获……作为让步,帝国必要时可以将菲律宾还回去。”

    “这是你的意见还是德国方面的意见?”

    “严格说起来是双方共同的想法,离开欧洲前,我与德国元首进行了一次深入会谈,谈到了下一步战略设想与未来政治解决的出路……”堀悌吉看着山本五十六,“你是当过驻美武官的,你不会真相信我们能干翻美国吧?”

    “这是不可能的。”山本苦笑着摇摇头,“开战前我就这么认为,珍珠港打赢之后我还是这么认为,当初乐观估计优势期只有6-12个月,现在被你这么一折腾,可能会支撑的时间更多。”

    “我不这么看,别看巴拿马运河瘫了,合恩角又过不去,但我们的优势期也就是12个月,如果德国人能再有力一点,或许还能多6-12个月,要抓紧利用这段时间迅速把印度吃下来。”堀悌吉的笑意很盛,“德国方面也是这个意思,他们处境比我们好不少,但苏联、英国尚未最后投降让元首还是感到有些担忧,他对目前东线、欧洲、非洲和中东的局面比较满意,很想早点结束战争。”

    “可他又去打了马岛,还把手伸进了南美!”山本疑惑地问道,“这分明是要大干一场,怎么可能迅速收手?”

    “那只是逼迫美国人的策略,就像我去打纽约,只起个恐吓作用,你不会认为我真要和美国不死不休吧?”堀悌吉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大笑起来,“等帝国占了印度和东南亚,又占有中国方向一半的经济优先权,殖民发展100-200年,有个3-5亿人口,那可就是世界一等一的强国了,世界霸主不敢想,与美国、德国分庭抗礼还是办得到的。”

    “可这话他们听不进去,光我赞同有什么用。”山本五十六用担忧的口气说道,“自你去了欧洲,山下奉文去了印度,国内已狂热到没边了,一开口就是皇军天下第一、海陆无不胜!还有脑袋发昏的认为等印度、海战打完,再把中国打下来,最好再借着苏联的颓势,把苏俄远东和西伯利亚再吃掉。”

    “这样非撑死不可!”堀悌吉无语,“这算什么?活在永远不醒的梦里?”

    “国内就这德性,这么多年了,一点也没变,很多时候能和比能打还难。”

    “这么说来,是要我打几个败仗让他们清醒清醒?”

    “胡说什么呢?”山本五十六翻着白眼,“不过为什么你还主张把菲律宾再还回去?如果我们拿下印度,菲律宾正好扼守在本土与印度之间的主航道上,多危险?”

    “一方面菲律宾是美国在远东为数不多的殖民地,这样才能让美国放心,也能给我们提个醒,在敌人在边上虎视眈眈,我们可以保持奋发向上的激情和斗志,也不容易内耗……”堀悌吉解释道,“另一方面,本土什么的到时候就无所谓了,到时候大不了国民集体迁移到印度建设新日本,本土留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人足够了这么个地域狭窄、土地贫瘠,到处地震、火山、台风和海啸聚集的地方,谁喜欢就让他留下好了。”

    “你可真有魄力。”

    “可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前两天松田千秋来拜访过我,他认为与中国相比,印度才是帝国的百年基业,而且那里更容易与德意形成联合。”

    “是松田君啊,说真的我还欠他一个道歉。”

    松田千秋曾任驻美大使馆海军武官,是著名的美国通,因支持国家改造观点被列为海军内部的危险分子,二二六后因同情叛乱被编入预备役。后来东京成立了总力战(总体战)研究所,主要职能是设立模拟内阁以探讨今后日本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各方面,尤其是美日关系方面可能出现的问题并将研究结果提交近卫文麿内阁。松田因熟悉美国情况而被重新启用,他提出了以图上演习的方法来进行科学探讨,演习的结果几乎如同史实,后又提出名为《日美开战绝不可》的研究报告,但同样被高层拒绝而束之高阁,只好转去舰队任职。

    中途岛战役前曾在大和上举行过兵棋推演,松田由于是“美国通”而担任“红方”的总指挥官,他依靠航程优于日军的陆基飞机进行搜索,掌握战场形势,在图上演习中对“蓝方”给予了沉重打击,击沉了三艘航母,虽然黄金假面宇垣缠担心影响士气而修改了演习结果,但最终中途岛战役中日本几乎按这个推演流程损失了4艘航母。宇垣修改兵棋推演结果是得到山本默许的,所以才会有道歉这个说法,只是山本比较要面子,哪怕最后打输了也没怎么表示,更不会像堀悌吉那样第一天上任就放逐了修改演习结果的黄金假面。现在借着这个由头说起道歉,那基本就是让堀悌吉转达了。

    外界评价这两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都认为他们有个怪癖智囊:山本的首席智囊是臭烘烘、不爱洗澡的龟仙人这位已被堀悌吉打发走了;堀悌吉的首席智囊则是满口“不可”论调的松田“非国民”。不过联合舰队上下倒没人这么想,龟仙人与黄金假面格格不入,宇垣缠在联合舰队基本是个摆设,而草鹿任一(参谋长)、松田千秋(心腹智囊)与山本亲雄(先任参谋)之间的铁三角配合得很好,通常是堀悌吉提战略构想和战役方向,松田千秋形成具体的战役策略与目标,山本亲雄分解为具体的军事步骤,然后草鹿任一综合协调、确保部署到位。

    大多数时候草鹿任一这个参谋长用不着去思考细节,他只要把人员、梯队、物资协调好,安安稳稳当个大管家,顺便再做做思想工作就完事了,这种局面不仅让他感觉舒服而且从容,整套体系也被联合舰队上下所接受,比起臭烘烘、满身怪癖的龟仙人,大家更愿意和松田非国民打交道,就连一贯眼高于顶的航空参谋源田实碰见松田千秋也是毕恭毕敬、心悦诚服。

    沉吟片刻后,山本五十六说道:“这份报告决不能这么提出来,否则朝野一定乱套,比你的改革方案所引起的轰动还要大。”

    “这我清楚,所以先给你看看。科尔特使这次也来了,他会通过外交渠道先提起日德深化合作的事,顺便再沟通有关和谈与战后安排,有关和谈设想会由他先起头,另外德意盟国还提议在明年初春之际召开三国首脑协调会议,地点初步放在埃及开罗,希望能达成轴心阵营进一步协调立场,统一目标并发表《开罗宣言》。”

    山本五十六苦恼地抓着头上不多的头发,叹息道:“你说的我都赞同,可光赞同有什么用?局面现在比我当初预想的还好,可通不过一切全白搭,万一有个闪失,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要尽可能争取陆军支持,石原次长是明白人,参谋总长殿下比我们这边这位要明智得多。”

    “那就要多让渡利益给陆军,可军费是有限的,陆军多拿一点,海军就更加吃力。”

    “这我想好了,元首希望今冬明春发起第二次联合舰队西征,陆军重装备就别自己费劲生产,管德国买即可,到时候挂账在联合舰队头上,这次我们带来的战车不就比日本有史以来生产的还多?至于飞机,要弄一批先进飞机也不难,德国人不但把新使用的飞机图纸都交给了我们,甚至表示最新的喷气机也可对我们进行,至于技术也可商量,可我们关键部件造不了还不是眼睁睁白瞎?”堀悌吉豪迈地挥挥手,“有功夫还是多造几条航母,多培养一批飞行员和航空军官,这才是能赚大钱的路子。赶紧议和赢得发展机会,把科技、工业、技术再提一提,日本这个小公司就真正登堂入室了。”

    节奏一下子被堀悌吉带入了商业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山本五十六立即凌乱了,只好顺着该意思道:“哎,明天改五计划第二次修正案讨论会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所谓改五计划,是日本海军在1941年时提出应对美国海军军备扩张后的丸五计划基础上形成的,在42年中途岛战役后,因为航母急剧损失又被迫实施了以航母建设为中心的改五计划,由于一系列海军战役的发生与推进,拟定即将召开改五计划第二次修正案。

    “还能怎么办,吵呗,在帝国办事没有不吵的……”堀悌吉冷笑道,“只有两种情况不吵,一种是一派将另一派全部干掉;另一种是大难临头,生死存亡之际没工夫再吵。”

    果然,在第二天会议上,一开始几条意见迅速通过后就开始激烈争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