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七十八章 野望(2)
    “板载!”、“板载!”

    9月29日上午,东京街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气氛之热烈,声音之洪亮,远远盖过了军舰靠岸、车队行进的声音。联合舰队主力于28日深夜驶入东京湾,一直到清晨时分各主力舰和一部分大吨位商船才全部靠岸完毕,至于舰队中的其他军舰,此时只能滞留在海面上等待入港。为迎接庞大的联合舰队队伍,东京湾已提前清空,所有轮船都要给舰队让路,当他们排队离开港口时,全部恭恭敬敬地拉响汽笛致敬。

    事实上,栗田健男中将对东京欢迎仪式的规模估计还是太低,得知联合舰队得胜归来的消息后,整座城市彻底陷入狂欢,不但市民们被全部动起来清扫街区、道路,到处架设旗帜、横幅、标语,设置凯旋门并张灯结彩,就差没有铺设红地毯,包括各级学校在校学生在内的东京市民全体放假,由政府划定街区并组织上街欢迎,套用相宇垣一成的话说,“要使全体国民目睹皇军威容”。

    从清晨7时开始,组织起来的人群都已恭恭敬敬地站立在街道,手中全部是国旗或祝捷的旗帜,日本民众驯服的特性全部显露无疑,虽然心情十分迫切,但全体井然有序,绝不敢越雷池一步。

    八点整,伴随着威武雄壮的《军舰进行曲》,高音喇叭开始播送这几日才拟定的《联合联队远征欧美胜利归来战报》,男女播音员用亢奋的语气进行宣读,虽然各战役情况早已为民众所熟知,但前后串起来一并讲述还是头一次,

    “……联合舰队足迹遍布五大洲,威震七大洋,前后转战十万里,击沉敌舰数以百万计,我军损失微不足道,十不及一……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

    虽然日本的修辞手法一贯惊人,不过这次用的数字都还算实诚,一点都没夸大,就算是百万二字也当得起累计被联合舰队击沉的军舰船舶吨位早已过百万吨,唯独自身损失上略微有点缩水,不是十不及一,而是将近15%,差不多是七不及一,因为光主力舰就损失了包括6奥、比睿、榛名、飞鹰、隼鹰等一大批军舰,再加上巡洋舰、驱逐舰、运输舰、商船等损失,综合加起来的损失也不算小。

    不过,这点损失因为与战果相比都微不足道,都被选择性地无视了,甚至在战果中公布的战损还大于实际战损军令部为弥补前次中途岛“大捷”中的谎言和破绽,还把老早就沉没的那几艘航母都安排在堀悌吉的头上。伏见宫博恭王的算盘打得很好,虽然谎报军情的是岛田,但打了败仗、实实在在损失军舰的是山本五十六,后者好得和堀悌吉穿一条裤子,让他“分担”一些损失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样对国民也可以交代。

    伏见宫博恭王这手阴得非常厉害,即便堀悌吉有心抗议,将来破坏得也是联合舰队上下与山本五十六的关系,军令部不会有什么风险。但他万万没想到,堀悌吉的赫赫战功实在太过于惊人,如果不加上中途岛那些损失,看上去似乎不太“可信”。现在把另外3艘损失往堀悌吉身上一“栽赃”(中途岛战役中损失的4艘航母当初只公布了1艘),反而让远征欧美的战绩看上去更加信服。

    现在日本国民心目中,堀悌吉已成功越山本五将成为日本屈一指的名将,甚至连东乡平八郎的名头都盖过了。东乡元帅打败的只是俄国海军,俄国海军虽然比当初日本海军强一点,但还不是世界顶尖的,而堀悌吉对付的英美海军无论规模还是实力,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数一数二,更何况联合舰队还有摧毁巴拿马运河、袭击纽约、袭扰澳新、攻克锡兰的壮举,远远过偷袭珍珠港战役的价值。

    在海军内部,堀悌吉的人气比民间就更高,因为山本虽然有珍珠港和南洋战役的胜利,但中途岛时却是惨败,而堀悌吉从南太平洋战役以来,历经大小数十战,几乎未尝败绩,甚至连损失都不算太大,塔拉瓦战役的交换比已算是最高了。更要紧的是,经连续作战,联合舰队给日本挣来了大把的票子和无尽的面子,光德国答应支援的物资和装备就过了9艘大和,而联合舰队在作战过程中缴获的战利品及利用德方授信政策获得的物资更满满当当充实着已空空如也的国库和海军军费。

    除此以外,任何接受正规军事教育的人都能看出日本的战略态势有了极大改善,整体溢出效应还在持续,占领印度南部后,日德间的贸易往来更加密切,东南亚的农产品、橡胶和矿产资源源源不断地通过海路输入欧洲,而欧洲的工业产品、武器装备和中东原油也开始输入印度。虽然德国自己的燃油供应也比较紧张,但比起一年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因此霍夫曼爽快地答应给印度方向提供燃油,现在至少山下奉文占了4个德军海军6战旅的光,基本不用担心燃油问题。

    九点缺十分,裕仁在大队随从的簇拥下,穿着整齐的军装,骑着白马出现在街道上,引起民众阵阵欢呼,后面跟随着大批军政要员,相宇垣一成以下的内阁成员悉数出席,等在皇宫南面,在日比谷公园门口搭建的凯旋门下驻足。

    “来了!来了!”

    周围全都喊叫起来,所有人都伸长脖子探头探脑观看,然后就听见隆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都在谈笑风生,不过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的脸色不太好看,一方面他给堀悌吉“栽赃”的目的没达成,后者不仅爽快地将不属于自己的损失都安插在身上,还甚至表示可以将南洋部分岛屿失守的责任也大包大揽地归在他身上;另另一方面,有关于欢迎仪式上的安排,双方在昨天夜间已隔空交手一次手因为今天在队伍最前列的并不是堀悌吉和舰队高层,而是清一色的阵亡者牌位和灵幡,远远看去像是一片雪白。

    而且堀悌吉还特意区分了层次,第一层是南太平洋战役死者,后面是印度洋战役死者;大西洋战役死者等等,特别重要的人物还专门由竖起的灵幡表明,比如加勒比海战役死者就有海军大佐山澄贞次郎(6奥舰长)的名字,至于最后出场的塔拉瓦战役死者,那几乎就是一排排,一片片,看上去着实令人触目惊心。

    凯旋的日子出现这个场面,着实让人扫兴,但在“政治正确”的原则下,谁也不敢说什么。所有军民,包括裕仁、伏见宫博恭王等人在内,对灵位全部鞠躬恭送。

    这批队伍完事之后,才轮到堀悌吉带领舰队军官出现在队伍后面。

    由于日本是统帅权独立的国家,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理论上不受政府管辖,是受天皇任命并率领各舰队的长官,军令部总长只是代行统帅权,在裕仁本人在场时,堀悌吉直接要向裕仁汇报:“微臣堀悌吉领受军令,率舰队出征,此次出征,幸不辱命,平安归来,今日特来觐见陛下,陛下万岁!”

    “众卿凯旋归来,劳苦功高!堀悌吉大将更是功,朕心甚慰……”

    旁边的内大臣木户幸一补充说道:“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功勋卓著,海内仰望,陛下有令,特晋元帅海军大将,授大勋位、功一级、正三位。”

    “臣诚惶诚恐,此番胜利,上托陛下洪福,下仰各级官兵英勇,个人少许微功,何足挂齿……”

    这是例行公事般的谦虚,堀悌吉功劳实在显著,即便伏见宫博恭王再不情愿,在国内议功的时这些也少不了,但让众人感到奇怪的是陪同堀悌吉觐见的队伍:按照以往惯例,舰队长官觐见时照例要把全部高级军官都带上,如果是进宫谢恩,一般而言到中将这级别就够了,规模特别盛大的仪式上才会轮到少将,但这次堀悌吉选择陪同人员很有意思,中将全部带上,少将只带了角田、柴崎等少数几人,但其他军官却带了好几个。

    陪同觐见的人员中,近藤信竹、高须四郎、冢原二四三等人裕仁或多或少还有印象,但其他人他就不认识了。

    “容臣为陛下介绍,海军少将柴崎惠次,率5ooo孤军扼守塔拉瓦,在敌大军压境、重重围困之下顽强坚持58天,摧毁敌战列舰一艘,消灭敌军近万,最后与22人幸存……”

    “真英雄也!”

    “海军少将角田觉治,勇猛过人、锐不可当,率部击沉敌主力舰近2o艘……”

    “海军大佐渊田美津雄,我航空战队飞行总队长,自珍珠港战役一来一直奋战在第一线,统辖全部舰载机,与国多有功绩。”

    “原来你就是源田。”

    “海军中佐村田重治,我舰载机编队鱼雷攻击机群指挥官,功勋卓著,摧毁纽约布鲁克林大桥即为其杰作。”

    “海军少佐江草隆繁,我舰载机编队舰爆攻击机群指挥官,第一次印度洋战役投弹16枚16中,率部累计击沉敌舰逾4o万吨。”

    “海军军曹赤松贞明,我舰载机编队战斗机群优秀指挥官,个人战果64架,曾一日起飞5次,击落敌机9架,是海军第一王牌飞行员……”(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