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七十七章 野望(1)
    就在德意舰队在南美洲一带兴风作浪时,袭扰战术的始作俑者,完成澳新袭扰战、塔拉瓦之战的联合舰队在马绍尔群岛经过短暂休整后,经长途跋涉,终于即将回到日本本土。

    经三周时间的调养和医治,塔拉瓦上幸存的名官兵终于全部存活下来,他们当中除少数人只是营养不良、身体虚弱外,其余或多或少都带有各种炎症,换以往至少要丧命一半。但这次有了德国进口的特效药,在早晚各一支青霉素的作用下,这批人的性命终于全部保住,甚至连需要截肢的都没有,连随船军医都感慨是奇迹、是神药!这也多亏了这批人运气不错,此时青霉素刚作用于人体,有关过敏的事根本不懂,如果摊上一个青霉素过敏的,就是天照大神下凡也救不了他们。

    塔拉瓦幸存者十分叹服于特效药的神奇,但等听说一支就相当于一个上等兵一年的薪水(150日元左右),而他们每人一天要用掉2支时,脸色全都变得惨白。即便一年薪水高达5000日元的柴崎惠次本人,也觉得这东西用起来过于辣手了。

    “这没什么,你们都是有功之人,长官交代一定要照顾好。”不过在私下与柴崎惠次相处时,草鹿任一千叮万嘱地说道,“150日元是德方给我们特别优待的价格,放到黑市上去卖,价格至少500日元一支,眼红之人不知凡几,所以你要交代手下,回国后务必谨言慎行,切切不可透露,否则不但给自己,也会给长官带来无穷麻烦。”

    柴崎惠次是聪明人,这事一点就透:“长官大恩,无以为报,卑职永世不忘。”

    “回国要申报功绩,长官也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估计中将军衔指日可待,恭喜了。”

    “今后还要请参谋长大人多多关照!”关于晋升消息柴崎惠次这两天也略微有所耳闻,听说堀悌吉在报告中列举了一大串名单,特别是希望将近藤信竹、高须四郎、冢原二四三和草鹿任一都晋升为大将。

    在他看来,近藤信竹晋升没有问题,资历、功绩摆在这里,高须四郎因是35期的元老,堀悌吉也不好意思落下他,至于成绩最突出的机动舰队指挥官,冢原二四三晋升估计也没问题,他认为唯一有些玄的就是草鹿任一,因为后者只是海兵第37期,排在他前面还有一大堆35、36甚至34期的前辈。再是堀悌吉提力挺,终究不能太破格,所以柴崎惠次很谨慎地没祝对方晋升大将,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不过看草鹿任一春风得意的样子,似乎并未受到影响。

    其实草鹿任一本人也对晋升提名这事深感纳闷:虽然在联合舰队内部,他算是十分重要的岗位,但在整个海军系统内,按他的资历现在提拔完全不够格。按岗位,参谋长在联合舰队中似乎也没有各提督来得重要,长官为什么一定要提名自己呢?他曾就该问题问过堀悌吉,后者却只是笑笑:“这是政治,你不懂的,先按我意见去办吧。”

    不管最后能不能晋升,至少有一点非常明确自己在长官心目中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个前提,草鹿任一便觉得一切都值了,大将不大将反倒是其次。而且跟着堀悌吉打仗办事十分痛快,有一个足智多谋又不是事必躬亲的长官,他这个参谋长当得有滋有味,说句真心话,真给他在国内弄个闲职当大将,还不如继续留下当联合舰队的中将参谋长。

    借着草鹿任一高兴的机会,柴崎惠次悄悄把塔拉瓦岛上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讲了出来,如果顽强防守只是一笔带过,但极力激励部下坚持,特别是吃人肉一节讲得非常清楚。他很清楚,这些情况是瞒不住的,吃敌军尸体的人肉还在其次,连本方尸体的人肉也吃,这就是一个极大的心理负担,随着时间推移,保不准就会变成一颗定时炸弹对普通官兵无所谓,对他这种将军层级的人来说,说不定关键时刻就会坏事。

    草鹿任一沉默了半天:“你的顾虑也是对的,我会和长官汇报一次,其他场合你不要多讲,不能断然承认也不可断然否认,含糊其辞最好。”

    堀悌吉听完有关内幕后,长叹一口气:“其实我已猜到一点,只是不想把这层窗户纸捅破,既然柴崎本人说了出来,那就过去吧,相信不会影响他今后的前途。”

    当柴崎惠次和手下幸存官兵听到草鹿任一转达的堀悌吉的意见“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下不为例”后,无不激动得热泪盈眶。

    联合舰队主力不紧不慢地向本土驶去,9月27日,在距离东京湾还有将近500公里航程时,遇到了在附近等候的护航舰队和运输船,他们已在原地等了3天。曾有个别参谋问带队的栗田健男,为什么不按长官的命令先去登陆卸货,反而停留等待?这问题遭到了栗田健男的无情呵斥:“联合舰队从欧美凯旋归来,带来物资无数、战果累累,东京万人空巷、百万祝捷、陛下亲迎,何等荣耀之至?我等有何面目和功劳抢在长官之前去接受欢呼?”

    众人都点头称是,对栗田健男的全面考虑深感钦佩。

    见面后堀悌吉也好奇地发问:“栗田君怎么不先去国内缴令?”

    栗田健男恭恭敬敬地回答:“长官未至,卑职不敢先行。”

    “南洋诸岛派送任务是否均已完成?”

    “全部完成,守岛各部十分感念长官关照;至于最宝贵的工业机器,已取道台湾海峡走内海先行回国,途中无一损失。”

    虽然平日里高级将领当中对栗田健男颇有胆小、过于谨慎、魄力不够等风评,完全不如角田觉治,草鹿任一本人也持有类似观点,但现在看来,栗田健男搞运输和护航就很不错,要打硬仗、苦战,角田的表现也很不错,但如果两人互换位置,恐怕谁都干不好长官知人善任的水平可见一斑。

    “诸君辛苦,那我们现在就回国,回东京完事后我请大家喝酒。”堀悌吉笑道,“这次我们只喝欧洲带来的洋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