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七章 转向(1)
    ps:近日准备搬迁,跑出去看房子了,很晚才回来,耽误了更新,抱歉,夜里较晚时候还有一更。谢谢支持!

    阿根廷方向的惊天变故震惊了所有人,半个月里兔起鹘落让人应接不暇,颇有当初俄国十月革命“震惊世界的十天”那相同的功效。

    雪片一般的告急电报涌入了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迫切要求对南美局势加以重新审视与评估。如果单纯只是军事方面的变故,罗斯福说不定还会咬咬牙坚持下去,但现在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各口子的压力一起涌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视而不见。特别是阿根廷的国有化政策,结结实实打在美国各大财团的根子上,一夜间就让这些财团至少凭空蒸了2o-25亿美元的财产(算上英国可能会过亿)。

    别人的哭诉罗斯福可以不理,但各大财团头面人物以及依附于这些财团的国会议员施加的压力他不能视而不见。更何况,当初帮助他坚定下决心的赫尔国务卿现在也改变了口风,转而说起南美对合众国的重要意义,甚至指出在“门罗主义”布后,还没这么严重的欧洲势力入侵生过这论调让罗斯福差点有吐一口老血的冲动。

    在这种情况下,金上将下令快撤回以衣阿华号和西弗吉尼亚为主力的分舰队的“小动作”反而让人视而不见,甚至很多人都赞扬海军反应迅,避免了白白损耗力量,要知道,这次前来南美的轴心舰队主力可真不少,差不多算是精华尽出。

    马沙尔带领下的轴心舰队包括炮击编队、航母编队和运输编队三块,其中航母舰队是整支部队的核心。该编队一共拥有正规航母3艘,分别是齐柏林号、天鹰号、鹞鹰号,在部分引入带有折叠机翼的b-9舰载机后,整体常备作战飞机过2oo架,而上面配备的飞行员则过了32o人,达到1.6:1的高比例。

    辅助航母是用波茨坦号邮轮改建的易北河号,针对欧罗巴号使用经验进行了优化,完工后整体排水量过2.5万吨,架势看上去比天鹰、鹞鹰号还大,甲板能搭载近架舰载机和18架ar-372。但除水侦有完整起降能力外,其余飞机因其排水量不如欧罗巴号,主甲板长度不够,各类舰载机中只有战斗机能顺利起飞,重型攻击机除非到甲板后部位置,否则无法载重起飞,而且放飞度偏慢。

    但辅助航母的重要意义是可搭载步兵和轻装机械化部队展开进攻,是业余的两栖攻击舰,在德国海军中其名称已变更为综合航母。与贝亚恩号相似,德国海军也有一艘得自法国海军的半成品航母霞飞号,最初这是艘正规航母,但法国人的设计实在有些异想天开,哪怕如期完工也是个废品,改建为辅助航母却很适宜,特别是不用布置复杂的机库和升降系统后,其完工效率有了质的飞远,按进度将于12月份完工。

    炮击编队又分侦察和火力两个梯队,侦察梯队的核心是斯特拉斯堡号、格奈森瑙两艘战巡,火力梯队核心是4艘意大利维内托级战列舰,由德军控制、最新建成的帝国号也在其列,另外就是提尔匹茨号。加勒比海战役中损伤较大的黎塞留号战列舰、沙恩霍斯特号战巡都留在意大利修理,其中沙恩霍斯特号除大修外还要进行与格奈森瑙号一样的主炮更换,舰炮口径将从283mm变为38m。

    说是侦察与火力区分,实际上火力梯队战列舰航并不慢,无论提尔匹茨号还是维内托级都可以跑出节。整个炮击编队中度最慢的居然是只能跑出26节的德意志号袖珍战列舰。

    任何接触过海军的人一眼就能看明白,这活脱脱就是一支打劫舰队全是快船,德意把破交战术中来去如风的特点挥到了极致。

    当然,维内托级的缺点也很明显,续航力不足,与日美战列舰续航力动辄8、9千海里相比,向来以地中海为活动范围的意大利战列舰续航力只有4ooo多海里,以至于在载燃油的情况下,从马达加斯加岛往马岛的路程还在中途额外进行了一次加油作业。所以英国人留在马岛上的2万多吨燃油(几乎全是船用重油)让马沙尔大喜过望,这些可爱的英国人只来得及炸毁几个汽油罐里面存储的是航空燃料,航空油料舰队并不缺乏。

    当然,还有一些情况是马沙尔没料到的,在他夺下马岛后,还收到了国内转来的有关日美塔拉瓦战役情报,得知美军太平洋舰队航母被日军尽数屠灭后,他十分高兴,这意味他受到的压力将大大减少,至少短期内没有两面夹击之虞。

    而日方得知德军占领马岛的消息更是兴高采烈:南美洲航线一截断意味着太平洋舰队得不到主力舰补充,美军要想在太平洋动进攻,至少要等他们打掉德意舰队再说,日本完全有从容的时间进行布置,更有足够的时间推动印度攻略第二阶段就在阿根廷翻天覆地的同时,第二批印度派遣军部队已抵达印度加入山下奉文麾下。

    一边是持续增兵的日军,一边外来补给断绝的英印军,蒙巴顿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

    在椭圆形办公室里,罗斯福召开了秘密会议,让一个政治家在部下面前公开承认错误是很不容易的,不过罗斯福在这些心腹面前没有保留,诚恳地谈到了自己顾虑不周:“我没想到阿根廷生如此重大的变故,上次决策是我失算了,今天开会,想听听大家有什么修正或晚上的意见。”

    听总统这么说,众人神情各异,最明显的就数赫尔和多诺万的老脸涨得通红,前者当时信誓旦旦地认为统一的欧洲威胁最大,没想到过两天就被迫改口;后者亲自跑去巴西布置,结果非但无功而返,他埋伏在阿根廷的眼线和物色的人物也被庇隆当局连根拔起,更糟糕的是,有关美国与当地势力之间的交往和电报全部被查获,美国试图干涉阿根廷内政的面目彻底败露,引起当地舆论大哗……(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