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三章 两万公里的远征(下)
    “福克兰?”个别陆军将领还在纳闷这究竟又是哪个偏僻角落,金上将已站起来怒骂:“混蛋!混蛋!”,由于情绪过于激动,65岁高龄的他一个趔趄,要不是特纳眼疾手快扶住他,这位海军一把手差点栽倒在地上。

    等参谋们把地图在墙上展开,仔细看过后,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他们终于明白金上将为什么如此失态:大西洋与太平洋的海运通道一共有三条,最便利的一条是经过巴拿马运河,现在运河被毁,此路不通;第二条是传统航运路线,绕过南美洲南端的合恩角去太平洋,一旦福克兰群岛被占领,这条航线将处于德军全面威慑之下,甚至比亚速尔对大西洋的威慑还大;第三条大概是从加拿大北部过北冰洋通道的航线,但经海军将领解释,极地航线通常都有浮冰,根本就是一条绝路。

    “这么说来,如德军占领福克兰群岛,我们往太平洋的补给线路就会被掐断?”

    “完全掐断是不可能的,我们可通过横跨国土的两洋铁路将物资运输到西海岸,然后再进行调度和运输。在巴拿马运河被破坏后,为加快运输速度,我们已采取了上述做法,两洋铁路上个月运输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倍,而且还在持续增长,不过其他方面影响很大……”李海解释道,“军舰、舰船就没法过去,包括自由轮在内的一般运输船西海岸还有生产能力,护航航母也能生产,但其他军舰特别是大型军舰目前只能由东海岸提供。”

    众人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不过陆军系统的将领们显然还没意识到什么,在他们的脑子里,接下去的任务要去打亚速尔,也没功夫给太平洋方面输送军舰,福克兰群岛这件事可以先放一放,甚至有人还窃喜至少这种情况说明德意是不准备去打南非或印度了。只有海军将领们脸色很不好看。

    等李海把塔拉瓦战役的情况和战况一讲,会场终于炸锅了,陆军将领们的情绪比金上将还激动。他们本就因为澳新袭扰之事对太平洋舰队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尼米茨又在这样的节骨眼打了两败俱伤的战役这是李海的评价与结论,等于太平洋舰队毫无后续作战能力。刚才还在讨论今后一段时期的战略重心转移,转眼间就来这么个坏消息,让人如何不怒。

    虽然其他人用词比较克制,没有上升到人身攻击的程度,但言语之激烈,对尼米茨和太平洋舰队的“不理智”行为。鉴于金上将没出言说明他曾经劝阻过尼米茨,甚至在众人询问时还力挺尼米茨,众人都误以为这次战役是出自他的授意,连带把金上将也是一顿埋怨,海军将领倒是大多知道金上将的想法和真实意见,同时也不觉得尼米茨做错了什么,同样是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眼看海陆两军吵闹得将参联会现场变成了闹市,罗斯福终于发火了,拍着桌子吼道:“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合众国的胜利是靠争吵就能获得的么?”

    众人语塞。

    “你先说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罗斯福把目光投向金上将,“虽然英国人报告的消息语焉不详,但我们先按德国已占领该岛并拥有轴心舰队主力为假设前提。”

    “没有其他选择,只能推迟计划,转而发动夺回福克兰群岛的战役。”在刚才吵闹时,金上将说话不多,倒不是他理屈或觉得无话可说,而是在认真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他接下去讲得比较充满条理,“首先,福克兰群岛位置非常重要,关系到两洋海军沟通,就算是暂时不影响物资调度,从长远来看也是关键战略节点,不打不行;其次,从敌情来看,德军刚刚占领福克兰群岛,短期内无法将其营建成坚固堡垒,如果我们现在发动反击,可较为方便地将其夺回来德国舰队能逃,福克兰群岛就在那里逃不了;再次,我们为计划准备了足够兵力,可方便地砖用于福克兰方向,相比亚速尔,攻打福克兰群岛更有胜算。”

    “那英国局势怎么办?亚速尔就不管么?”

    金上将摇着头:“军事角度而言无法兼顾。从军队集结到正式攻击福克兰群岛,没一个半月想都别想,能在圣诞节前完成马岛攻略算是谢天谢地,然后等舰队回国就该是1月份,正好是北大西洋最寒冷的季节,根本不适宜进攻亚速尔。我的逻辑是,先进攻福克兰,明年春天再进攻亚速尔。”

    “亚速尔可以暂时先放一放,我认为不会造成致命后果。”特纳补充道,“目前英加航线基本畅通,除德军潜艇和少量飞机外构不成对我们的威胁,拥有相对充足的护航力量时,船队运输损失率大约是20%,假设下一阶段提高到25%,也在我们咬牙坚持的范围内,大不了我们多送一些物资过去。”

    特纳的土豪做派大家都是领教过的,当初打亚速尔都准备牺牲那么多,现在这么说丝毫没人觉得奇怪对合众国而言,损失点物资不算什么。

    “如果打福克兰,我们需要多少兵力?”史-汀生问道。

    “假设阿根廷保持中立,我需要整支大西洋舰队、15-20艘护航航母和2-3个师。”

    “如果阿根廷倒向德国人呢?”

    “这情况就复杂了,那就不是简单的福克兰群岛作战问题,会在南美各国中形成连锁反应。智利、阿根廷都是南美传统强国且对我们怀疑敌意,陆军必须考虑向南美进军并形成压倒性优势。”金上将的口气很复杂,“我不懂陆战,但我想10-15个师总归需要吧,至少还要配上一整支陆航部队和足够的后勤支援。”

    看过地图的人无不懂得智利和阿根廷两国目前的重要性这两国在南美洲南端都拥有领土,都可有效封锁这条至关重要的航线。

    “这两国存在问题么?”罗斯福询问多诺万他对南美事务拥有丰富的经验,某种意义上甚至比赫尔国务卿更清楚当地的政治生态。

    “智利应该问题不大,虽然不见得倾向于我们,但保持中立还是有把握的;但阿根廷的情况就复杂了……”多诺万虽然最近一直忙于布置英国方面的特别行动队,但前期埋伏在南美的触角还是源源不断把阿根廷国内政局的情况报上来,“阿根廷发生了军人政变,有发展成为极端主义的趋势,目前这批军官尚未形成稳定、明确的核心领导力量,这意味着很可能会有下一轮动荡,这其中有一个必须关注的人物胡安-庇隆,他比目前所有的保守军官都激进,对我们持强烈的反对情绪,而阿根廷民众对福克兰群岛的主权索取一直念念不忘,这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多诺万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庇隆的主张和最近的活动,提醒众人不可忽视,罗斯福显然听进去了,但一大批陆海军将领对此不以为意,认为阿根廷只不过是一只强壮一点的蚂蚱罢了再强壮也就是只蚂蚱。

    “海军已阐述了自己的观点,陆军怎么想?”

    马歇尔指了指艾森豪威尔,示意后者发言。虽然有非洲战区的败绩和国内民众的攻讦,但马歇尔对艾森豪威尔的信任并未动摇,一如既往地委以重任,其他高层也明白非洲方向的失败并不是指挥军官的问题麦克阿瑟都可以重新启用,自然也不会去为难艾森豪威尔,因此后者依然保持了自己的地位,只是经过这么一次挫折,原本就有些沉默寡言的艾克更加谨言慎行。

    “我的建议是,亚速尔战役继续推进,争取11月初完成,然后适度休整后再推动福克兰群岛战役。”他开口解释了这么做的缘由:

    第一,从气候上看,亚速尔如果11月份结束,则1944年年初可以发动福克兰群岛战役正值南半球春末夏初,可以连续作战;

    第二,从节奏上看,两洋航线断航会影响军舰调度,但目前东海岸并未有军舰能支援给太平洋舰队,因此封锁只是心理上和观感上的,不会起实质性影响,到1944年年初新军舰大量服役时再打通完全来得及;

    第三,从盟国关系上看,一旦苏联退出同盟,英国必然受到冲击,在局势如此复杂的时候难保英国方面不产生其他想法,如果再取消前次刚刚商议好的亚速尔战役计划,等于是告诉英国人合众国只能对自己负责;

    第四,从军事行动上看,目前德军舰队主力在南大西洋,可有效排除其对亚速尔方向的支援,是千载难逢的进攻机会,更何况轴心舰队还能常驻福克兰不成?

    第五,至于南美局面,当务之急是稳定智利和阿根廷两国的情绪,可以向阿根廷抛出橄榄枝,如果愿意加入盟国体系并对德宣战,可考虑战后将福克兰群岛还给阿根廷……

    艾森豪威尔洋洋洒洒地说了*条,而且都能言之成理,无疑让人眼前一亮,会议重新进入了争论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