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四十章 抉择(6)
    8月25日夜间,庞大的联合舰队主力缓缓掠过库克群岛西侧200海里处,并将航向调整为西北,对准塔拉瓦而去。

    “长官,角田舰队已经抵达拉包尔,预计明天完成卸货后可继续出发。”

    堀悌吉点点头,问道:“其余运输舰情况如何?”

    “基本比较顺利,只被美军击沉了2艘,不过大多数是德军旧军火,损失不大,大鹰号航母击沉了1艘美军潜艇,漂浮上来的物品显示是美军旗鱼号;另有几艘军火船被陆军直接送去印度支那发卖,然后准备去接应菲律宾方向的第二批印度派遣军。”

    “这样就好,那些技术资料、工业设备尤其是机床才是重中之重,万万不容有失。”听到运输线基本安全,堀悌吉的眉头舒展开来,“等他们回到本土势必能发挥出成倍的效能。”

    实际上本土盼望这批物资也是望断秋水,以零战改为例,德军在改进并完成图纸后,日方同样得到了一套,可根据德方的技术参数调整机体、强化结构很容易,但达到德国相同水平的发动机死活就是造不出来,类似结果也发生在天山改、彗星改上。最后没办法只好做出决断:一方面国内公司继续完善誉系列发动机,另一方面决定所有新飞机全部从德国引进。由于各发动机制造厂一直扭扭捏捏不肯承认技不如人,拖着不报,等发现问题的山本五十六亲自督办并作出调整要求时,联合舰队其实已离开欧洲,幸亏堀悌吉颇有远见地每个型号发动机都采购了几百台原装货。

    联合舰队提出还同步进口了一批原装发动机和精密机床,要求国内至少完成一部分机体以便提供零件保障这让三菱、中岛、爱知等飞机制造公司喜出望外,至少他们制造的机体不会浪费。

    最后他们转变了思路,不再试图研究最新的发动机,而以仿制德国旧机型为主,特别是斯图卡和-190两款深受陆军重视。运输舰队货仓里除发动机之外,还有大量德国特种钢,很多都是国内造舰业急需的构件和物资,同样也在向本土进发。

    历史走向发生重大变化后,日本本土的局势也发生了变化:

    在联合舰队赴欧洲作战同时调整航母建造计划后,除大和号以外,由于基本不用维修什么旧舰艇,日本海军全力以赴投入了建造新军舰的热潮,再加上举国一致体制下,陆海军在很多地方实现了一致,减少内耗,光从中国撤军就省下不少钱,再加上联合舰队打赢了南太平洋海战又回避了毫无意义的瓜岛争夺战,日本整体局势比历史上要好过得多。

    得益于南洋物资供应得力,海军船厂工人也纷纷复员,又压缩了不必要的改造进度,造舰进度大为提高,以海军省寄予厚望的大凤号航母为例,由于信浓号改建航母工程取消,所有物资、工人全部集中到这艘军舰上,不但没像历史上一样采取简化工程,而且完工期限还有所提前,预计从1944年6月提前到1943年12月完工。

    除大凤外,海军省在1942年下半年开工4艘云龙级的基础上,到43年8月份又下水了3艘云龙级,并雄心勃勃地表示预备本年度要开工6艘。原本还准备开工第2艘大凤级,但山本五十六以建造周期长且改大凤图纸还不完善为由,一拖再拖,不肯放手。

    由于两艘大和级在海战中的创新性运用和决定性成果,再加上巴拿马战役中陆奥、比睿的损失严重刺激了舰队派总后台伏见宫博恭王,他提出了新的意见:在第三艘信浓号建造速度持续推进的前提下,准备开工改大和级。

    山本五十六连改大凤级都不愿意建生怕耽误云龙级成军,自然不会同意建造改大和级,双方争执不下,最后达成一致,鉴于距离信浓号完工日期(44年6月)还远,是否建造4号舰等联合舰队回来以后再定夺,这个决定得到了多数人的附和,老谋深算的山本认定堀悌吉不会同意,唯独伏见宫博恭王恼火不已认为是山本和堀悌吉故意联合起来反对舰队派。

    在武藏号上坐镇的堀悌吉对此毫不知情,他还在盘算着是不是能以德国改造大型邮轮为范本,改造出日本自己的辅助航母来从实践来看,辅助航母是很好用的东西。但用千岁号、千代田号这样的军舰充当太过于浪费,他知道陆军手里还有几艘两栖航母,他打算把他们全部改成辅助航母。

    正在沉思间,冷不防草鹿任一递过来电报:“马绍尔群岛发来电报,前两天他们派出飞机去侦查,发现塔拉瓦上有美军驻守,兵力似乎在2000人左右,除在浅滩上搁浅的北卡罗来纳号外,暂未发现敌军舰队。”

    “还有我军活动的迹象么?”

    “电报没写。”草鹿任一劝阻道,““既然已被敌军完全占领,我们还去打么?”

    “塔拉瓦有多少敌机?”

    “情况不明,预计20-30架总有吧。”

    “那就不能让其留着。”堀悌吉露出一丝微笑,“拍电报给角田君,与我们汇合后一起去进攻塔拉瓦,我还要派陆战队夺岛。”

    “这是为什么?”

    “我想引诱美军太平洋舰队打一仗。”

    “他们会来?”草鹿任一深表怀疑,“要来的话我们进攻澳新就来了。”

    “这可不一定。”堀悌吉笑道,“本来这一仗可打可不打,但本舰队如此袭扰澳新都不见他出面,可见这个对手有多难缠,我有点儿不太放心,得好好招呼他,否则以后联合舰队再次西行会有大麻烦。”

    “那,好吧。”对长官如此执着地要去攻打塔拉瓦和寻找与美军交手,草鹿任一和近藤信竹都表示诧异,不过长官的意见没错,想来塔拉瓦的守军和那几十架飞机奈何不了联合舰队什么,如果真能引诱出美军舰队,也不枉此行。

    尼米茨要是知道堀悌吉存了这个心思,一定非气得吐血不可。

    就在堀悌吉下定决心准备反攻塔拉瓦、诱敌出动时,马沙尔大将正率领庞大的德意舰队从马达加斯加出发,准备前往马岛执行“和平珍珠”行动。在他看来,夺取马岛很容易,那里的英军很少且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后续英美反扑才是需要密切关注的重点。他问道:“局势有什么变化?英美还在向南非输送兵力和资源么?”

    “仍然在持续,但频率和数量大幅度减少。”

    小泽治三郎关切地问道“是敌人已部署完成还是他们察觉了我们的行动?”

    对面的参谋军官犹豫了一下,最后回答道:“可能兼而有之。”

    “夺取马岛后我们确信能得到阿根廷人的拥护和帮助?千万别是个圈套。”

    “不会的,如果原来我们还有这个疑虑,现在就更没有了。”马沙尔笑着对他解释了原委:

    阿根廷军人政变之后,美国出于对阿根廷局势的担忧,一方面在外交上采取了进一步观察、警告等措施,另一方面则假借兰利号准备调往太平洋舰队的势头,利用海军对阿根廷当局进行了武装恫吓。兰利号编队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时候,全体作战飞机挂弹起飞,步兵全副武装登陆,一副虎视眈眈的做派,美国大使美其名曰实弹演习、安全防范,实际上恫吓姿态溢于言表。

    这是美国对付南美国家的传统套路,一般而言,新上台的军政府如果就地服软,美国的橄榄枝马上就会伸过来,该给的待遇和好处一样不会少。与胡安-庇隆一起发动政变的小伙伴们也是这样想的,被权力冲昏头脑的他们试图援引美国为奥援并互相残杀,除了庇隆没有人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聪明的庇隆对抱美国大腿的想法嗤之以鼻,虽然政变当日他出了大力,但现在他主动放弃了争夺最高权力的机会,只出任了劳工和社会保障部部长这个毫不起眼的位置,同时还以工人阶级代表自诩,声明了不赞同美国立场的态度。所有政变军官都以为他在自杀,实际上他在韬光养晦,稳步巩固自己的势力,

    劳工和社会保障部部长这个职务虽然不是要职,但却可以接触全阿根廷工人。他放弃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放纵和争权夺利的机会,以出色的演说才能在全国视察,美其名曰关注国民经济的发展,实际是以“社会正义”的名义向公众宣传他的思想,他只字不提国家社会主义的名头,也不提自己将来会如何如何,但不断许诺要给予人民应有的福利和权力。

    “……我心目中的理想的阿根廷政府和国家政策应该是这样的:无衫汉(泛指当时普通的阿根廷民众)们应该得到体面的工作机会并实现加薪,那些被外国政府尤其是犹太财团控制的产业应该通过合理的方式回到阿根廷人民手中,他们创造的财富应该为全体阿根廷人民所共同享有。

    我坚持认为,马尔维纳斯群岛是阿根廷神圣且不可分割的领土,每个阿根廷人会为他奋斗终生,甚至献出生命也在所不辞……”

    第三帝国派驻在阿根廷的外交官冷静地观察着这一切,给柏林的电报非常简单“马尔维纳斯群岛就是阿根廷人的阿尔萨斯和洛林,胡安-庇隆处处仿效元首,在走元首曾经走过的路,我认为他会成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