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六章 麻烦(7)
    “什么?温莎公爵和夫人从巴哈马跑了?”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丘吉尔大惊失色,手一抖,雪茄灰不由得落在自己的裤子上,但他浑然未觉,“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有一段时间了,可能有2-3周。”

    “他是怎么跑的?2-3周?笑话!”丘吉尔大怒,“负责看管他的人呢?把孟席斯局长请来,我要好好问一问。”

    为了避免亲德的温莎公爵的干扰,英国政府将其安排在西印度群岛最北部的巴哈马岛国担任总督,同时还安排了暗地里监视的人员。

    “我们的人,死了!”孟席斯也接到了情报,但他通报的消息让丘吉尔更为担心,“不是2-3周,至少有一个月了,我刚刚接到情报,有人看见他在里斯本出没。”

    “里斯本?”丘吉尔现在顾不上来追究整件事,事情明摆着,巴哈马能制约温莎公爵的人并不多,如果有人存心想要挽救这个重要人物,很容易就得手。当年通讯条件这么不发达,航海条件也差,拿破仑皇帝不也从厄尔巴岛回到了巴黎?

    “他在里斯本干什么?准备投降德国人么?”丘吉尔立即敏感地想到一个可能性,“是通过巴西-葡萄牙这条线?”

    虽然孟席斯没有任何证据,但直觉告诉他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至于是葡萄牙自己还是有人假借葡萄牙的名义动手,那就不得而知了。如果不是因为法国要对英国宣战,丘吉尔决定先下手为强进一步夺取法国在西印度群岛仅剩的殖民地和南美洲的法属圭亚那,这消息说不定还会被封锁得更久。

    “他们想干什么?要搞掉我和国王么?”丘吉尔暴怒得简直要发狂,“这是背叛,这是叛国,是谁在背后搞事?我要一个个把他们吊死。”

    “恐怕……这很难。”孟席斯艰难地开了口。

    “嗯?”丘吉尔抬起头来,眼睛里放出寒光,沉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这件事,我除了奉您的命令追查高层中可能存在的叛国者外,其他并未介入对大人物的事务。”

    “那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人看到鲍德温前首相拜会了国王,他们具体说什么不得而知,但陛下的表情很沉重……”

    听到鲍德温三个字,丘吉尔就知道问题大了,鲍德温是保守党内大佬级人物,曾经三度出任首相,论资历比张伯伦、哈利法克斯伯爵都要深厚的多,他可不相信已是垂垂暮年的鲍德温会有事没事去拜见国王,这里面一定有惊天的阴谋。

    “你能想办法把其中的情况弄清楚么?这对于大不列颠很重要。”丘吉尔不敢轻举妄动,决定还是通过情报体系先行打开缺口。

    “其实,我建议您直接去拜会一下陛下,这样或许会更好。”

    “我知道了,我今天晚上就去觐见。”丘吉尔点点头,马上又想到,“不行,晚上我要接受议员们质询,而且我还必须出席……”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秘书接了电话说道:“陛下让人打来电话,他有些事情需要和首相沟通,如果您方便的话,是不是现在能过去一趟?不会占用您很长时间。”

    “现在?”丘吉尔看了看指向5点钟的挂钟,犹豫一下后道:“那立即给我备车,我马上去,6点钟之前我得赶回来,7点钟还有议会质询。”

    “听说法国人要向我们宣战了?”见了面之后,乔治六世国王顾不得寒暄,忧心忡忡地问道。

    “是的,不过陛下,这没什么好担心的,戴高乐将军和自由法国会和我们在一起,历史将证明贝当政权只是一小撮卖国贼和野心家的混合体,他们终将会被吊死在耻辱柱上。”丘吉尔竭力宽慰着对方,“我已下达了命令,尽快夺取法国在西半球仅剩的殖民地并让他们向自由法国效忠,我会给巴黎一点颜色看看,美国方面表示会出动海军配合我们的攻势。”

    “听说法国要去进攻我们在非洲的殖民地,那样的话,南非守得住么?”

    “完全没有问题,南非有50万兵力,人数超过敌人几倍,而且还有美国持续不断的支援,完全没有问题。”

    “印度呢?”

    “印度的情况糟糕一些,但我们的兵力也很雄厚,我已命令斯利姆将军率领部队南下去阻挡敌人,我们只是在措手不及上吃了亏,只要调整策略,坚定信心,更换有能力也有勇气的将领,我们是可以打胜仗的。”

    “温斯顿,你总是这么充满信心,听到这样的话,我感觉好多了。”乔治六世忽然露出深深的疲惫感,话中有话地说道,“如果他们也像你一样有信心就好办多了。”

    “他们?”丘吉尔立即追问道,“陛下,他们是谁?”

    乔治六世没开口直接说,只问道:“您知道我的哥哥、温莎公爵的消息么?”

    “我刚刚听说,好像他离开巴哈马去了葡萄牙?身为巴哈马总督,他不能无故擅离职守。”

    “这不是擅离职守的问题,温斯顿……”乔治六世的口吻很伤感,“有一位我很尊敬的老政治家带来了一些意见,是关于温莎公爵的,情况非常不妙。”

    “他想干什么?”丘吉尔紧张地问道,“他要投敌?”

    “没有那么糟糕。”乔治六世摇摇头,“我了解他的为人,没人能迫使他低头,他也不是不择手段的人物,否则现在他还是国王。”

    温莎公爵“爱江山不爱美人”的事广为流传,丘吉尔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这位政治家希望我和政府迁移到加拿大去。”

    “什么?他们疯了!政府离开英伦三岛还能称之为大不列颠么?”丘吉尔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我不反对皇室离开伦敦去加拿大,那里更加安全。”

    “这不是简单地迁徙。”乔治六世的表情非常悲伤,但还是掩饰不住地说了出来,“他们认为,为了大不列颠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了减轻这场战争对大英帝国的威胁,他们希望皇室和政府去加拿大,至于本土,至于本土……”

    “本土怎么样?”

    “至于本土,或许需要一位勇于牺牲个人名声和利益的新国王。”乔治六世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我告诉他们,我情愿退位也不愿意分裂大不列颠,但他们告诉我,这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给您施加压力?用各种手段逼迫您?”

    “没有,他们在哀求我,希望我能为英国的长远利益着想。温斯顿,我实在不知道局势已恶化到现在这个情况了,更不清楚民众如此困苦的生活……”乔治六世掩面而泣,“我不愿意逃跑,更不愿意投降,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人民受苦。他们告诉我,今年夏天以来,因为营养不良,婴儿的夭折率上升了14倍,人是我们的根本,大英帝国不能没有未来。”

    “那么,他们的逻辑是什么?撤退本土国民去加拿大?”

    “愿意去加拿大的,由政府安排飞机和运输条件予以疏散,不愿意去的,继续留在本土。他们希望由你率领政府去加拿大,而他们会在本土组成新政府,拥戴新国王。”

    “然后他们就可以向希特勒效忠了?”

    “后续怎么安排我并不清楚。”

    “是一小撮野心家在搞事?”丘吉尔异常恼火,“我会让他们知道后果。”

    “不是一小撮,是很多人,他给我看过一份联合签名的文书,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国会议员的名字,我数了数,至少包括了70%的议员,横跨保守党、工党、自由党和独立人士,虽然都表明是个人意见,但我认为并不简单。”乔治六世恢复了一些情绪,冷静地说,“今天国会对您关于法国问题有质询,如果您拒绝接受,下一周或者下个月,会有针对政府的弹劾案。另外,关于船厂工人转移的事,很多议员表示强烈不满。”

    丘吉尔深深为70%的比例感到震惊,他意识到这只背后的手已成功组合起来了,鲍德温一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现在他心乱如麻。一想到“复辟”这个可怕的前景,他多少有点坐立不安。更糟糕的是,从孟席斯今天话中有话的表现来看,情报机构应该是知情的,目前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第一,孟席斯本人已投靠了对方;第二,对方来头太大,连孟席斯也要退避三舍。

    “您能给我充分而全面的授权么?”丘吉尔做了一个手势,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不能!想都别想!”乔治六世断然拒绝,“他是我哥哥,不管他想做什么,总归是为了这个国家好,更何况,他如此坦荡地告诉我真相,我不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陛下……”丘吉尔急得直跺脚。

    “迁移的事你可以再考虑考虑,但我不允许你打温莎公爵的主意,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明天就宣布退位!”乔治六世态度异常坚决,“这个位置本来就是他让位给我的,重新还给他没什么大不了,至少我们不能手足相残。”

    丘吉尔走后,伊丽莎白王后从内殿走出来,关切而担忧地问道:“会有一场内战么?”

    “不会!我永远不会让这种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