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五章 麻烦(6)
    ps:尚在修改,敬请稍后再看……

    艾登和艾德礼万万没想到,德国目前展开的和谈并不是一场,而是两场。除了在葡萄牙里斯本与秘密抵达的温莎公爵展开谈判之外,在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更为重要也更为机密的苏德谈判也在展开,担任中间人的是保加利亚沙皇鲍里斯三世,但他把主要当事人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普和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叫在一起碰头之后,他就很明智地不再参与。

    他是个聪明人,在政治上,保加利亚是德国的盟友,在族裔上,保加利亚是俄国的同种,无论采取什么策略都有可能两面得罪,最好的办法就是担当居间人。另外,苏德两个大国的体量绝不是保加利亚可以得罪得起的,别看现在苏联被德国人打得抬不起头,但轴心阵营除了德国,苏联对上哪个都是吊打,谁知道将来事态如何发展呢?更何况,从德国的意见看,并不是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苏联,今后会有俄罗斯解放军执掌的政权,对保加利亚而言,需要小心应付的地方还有很多。

    里宾特洛普和莫洛托夫可谓是老相识了,当初两家签署《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就是两人的主要工作,没想到现在又要再一次坐下来谈谈有关苏德间的根本问题,就连当事人也唏嘘不已。

    不过熟人相见就是好,既免了很多客套,也避免了不必要的互相攻讦和指责,对知根知底的双方来说,这些完全是没有必要的。莫洛托夫没有一上来就痛斥里宾特洛普撕毁《互不侵犯合约》,后者也犯不着就苏联的政治体制进行长篇大论的抨击。双方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地达成和平条件。

    里宾特洛普虽然对元首力排众议,愿意给斯大林一个和平机会感到困惑,按他看来,苏联现在的局面近乎苟延残喘,根本无力再战,完全可以推倒重来。但霍夫曼一句话就问得他说不出来:“把斯大林打倒之后,谁来接手广袤的俄国土地?弗拉索夫么?”

    后者下意识地点点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弗拉索夫现在对我们俯首帖耳,但时间长了就未必,长久征服一个国家并不可能,俄国没有成为殖民地国家的历史,我也不能长期在东方派驻大量兵力,即便派驻也没有意义,他们很快就会恢复过来。”霍夫曼盯着他道,“但如果俄国分裂成2个甚至多个截然不同的政治实体,而且彼此力量比较均衡,截然对立而又相互牵制,他们首先要解决内部的麻烦而顾不上来对付我们。这会为我们赢得时间!”

    至于莫洛托夫,他受到的指令是非常明确的:尽可能与德国人达成一项和平协议,长期也好,短期也好,只求德国把压力从苏维埃身上移开去打英美,为布尔什维克政权赢得喘息的机会。

    双方从一开始地试探性接触到深入洽谈,在很多领域已达成了实质性地一致意见,但有几个问题一直绕不过去。

    第一是难民问题:双方同意按1:100的比例对等接受,即德国接回自己被俘官兵的同时接受100个苏联难民,但双方对难民的构成产生了分歧,莫洛托夫只想交出老弱病残,无法创造生产价值的人,而里宾特洛普只想要俄罗斯解放军官兵的近亲属,同时前期苏联当局故意“释放”的将近200万人口需要对等折算;

    第二是俄罗斯解放军问题:双方同意给予俄罗斯解放军政治实体地位,但莫洛托夫提出,要求弗拉索夫及其组织改名孟什维克,或者干脆叫俄国国家社会主义民主党也行,他们建立的国家与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国家一起组织起来形成邦联,统称苏联,由布尔什维克担任最高领袖,但内部实现全体自治,互不干涉,平等对待。里宾特洛普对这个提议感到吃惊,他不明白居然还有这样的事,考虑一下之后觉得这不是他能答应的要求,便推脱需要先行报告柏林;

    第三是国境线分割问题:莫洛托夫原则上准备把列宁格勒让出来,但列宁格勒里面的人口必须先行

    者下意识地点点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弗拉索夫现在对我们俯首帖耳,但时间长了就未必,长久征服一个国家并不可能,俄国没有成为殖民地国家的历史,我也不能长期在东方派驻大量兵力,即便派驻也没有意义,他们很快就会恢复过来。”霍夫曼盯着他道,“但如果俄国分裂成2个甚至多个截然不同的政治实体,而且彼此力量比较均衡,截然对立而又相互牵制,他们首先要解决内部的麻烦而顾不上来对付我们。这会为我们赢得时间!”

    至于莫洛托夫,他受到的指令是非常明确的:尽可能与德国人达成一项和平协议,长期也好,短期也好,只求德国把压力从苏维埃身上移开去打英美,为布尔什维克政权赢得喘息的机会。

    双方从一开始地试探性接触到深入洽谈,在很多领域已达成了实质性地一致意见,但有几个问题一直绕不过去。

    第一是难民问题:双方同意按1:100的比例对等接受,即德国接回自己被俘官兵的同时接受100个苏联难民,但双方对难民的构成产生了分歧,莫洛托夫只想交出老弱病残,无法创造生产价值的人,而里宾特洛普只想要俄罗斯解放军官兵的近亲属,同时前期苏联当局故意“释放”的将近200万人口需要对等折算;者下意识地点点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弗拉索夫现在对我们俯首帖耳,但时间长了就未必,长久征服一个国家并不可能,俄国没有成为殖民地国家的历史,我也不能长期在东方派驻大量兵力,即便派驻也没有意义,他们很快就会恢复过来。”霍夫曼盯着他道,“但如果俄国分裂成2个甚至多个截然不同的政治实体,而且彼此力量比较均衡,截然对立而又相互牵制,他们首先要解决内部的麻烦而顾不上来对付我们。这会为我们赢得时间!”

    至于莫洛托夫,他受到的指令是非常明确的:尽可能与德国人达成一项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