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九章 南亚之虎(17)
    众人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联合舰队现在这架势是把太平洋舰队架在?14??上烤,而且火力越来越猛,差点就要烤焦了。所有人脑子动一动就知道,今天是墨尔本,过两天就死堪培拉、悉尼、布里斯班,说不定还有惠灵顿,凡是澳新的大城市机会都逃不掉这次突击。

    在下一步行动的选择上,太平洋舰队现在进退两难:

    前去迎击,很明显不是个好的军事选择。联合舰队士气正旺、锐气逼人,而太平洋舰队刚刚在塔拉瓦打了一场血战,损失一条北卡罗来纳号不说,还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和燃料,官兵们疲惫不堪,以如此姿态去迎战绝对不是好时机。

    选择避战,很明显不是个好的政治选择。澳大利亚、新西兰重要城市几乎都分布在沿海地带,如果任由日军这么一路轰击、袭扰下去,对民众和部队的士气打击太大,会动摇美国在澳大利亚、新西兰人民心目中的威信,在政治上几乎等于自杀。

    但在场的高级官员中,即便一贯最好斗的哈尔西现在也决口不提南下迎战的事,这种取胜概率不到15%的战役他是不会去打的:他是有点鲁莽,但并不傻,傻子是做不到海军中将的。

    现在情况说得这么明显:日军有6艘航母,7-8艘战列舰包括超级战列舰,还有近10艘重巡洋舰,无论哪个层面都是太平洋舰队2-3倍的力量。以弱胜强这种事,想想可以,每次都寄托在这上面就是做梦了。

    片刻后,尼米茨艰难地开了口:“现在我们手中就这么点实力,塔拉瓦战役结束后急需补充和调整,暂时没能力与日军主力舰队硬碰硬,印第安纳号又受了伤,我的的意见是先拉回去补充休整。”

    “回澳洲?”

    “那正撞在日军枪口上,我们回珍珠港!”尼米茨耐心地解释道,“还有一艘独立级航母和几艘护航航母正在通过合恩角转场而来,与他们合兵一处后,会显著增强舰队力量。”

    “但参联会和澳大利亚方面都让我们立即回去救援,这怎么办?”

    尼米茨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说道:“华盛顿并不一定知道我们的实际情况,我会回绝他们的,有什么压力我抗,即便免职我也认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舰队去送死。”

    “长官!”众人一片惊呼,违抗命令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的,尼米茨将军是看来压上了自己的前途。

    “别为我担心,华盛顿的人并不像我们认为的这么蠢。”尼米茨极力宽慰着大家,“如果我们打输了,他们会更知道后果整个远东将落于轴心之手,他们比我们还害怕失败。”

    “那塔拉瓦?”霍兰德紧张起来了:舰队一走,塔拉瓦的地位就变得异常尴尬,如果留驻兵力,一旦日军前来进攻很快会失陷,等于白白牺牲;如果不留驻军队,则白白辛苦打了一仗,到最后还占领不了塔拉瓦,对各方面都难以交代。

    “如果我留下一个团的兵力,你们有信心像日军一样顽强坚守在上面等待舰队归来么?”

    部队伤亡惨重的戴文明显信心不足,不敢接这个活,只把求援的目光投向了霍兰德,陆战4师师长约翰逊的目光却若有所思。

    哈尔西看了看海图,说道:“日军舰队现在墨尔本附近,他们赶到塔拉瓦至少还有4000-5000海里,我们距离珍珠港大约是2500海里,舰队来回一趟再加上紧急修理与补充,估计需要3周时间,如果日军舰队前来进犯,我预计陆战队可能需要独立支持3-5天。”

    约翰逊咬牙切齿地说道:“好!这任务我接了,我亲自带一个团留守岛上,但我有2个条件。”

    “你说。”

    “岛上机场已恢复运作,我需要得到一些空中支援,陆航也好,海航也罢,需要派出足够的力量;第二,日军工事被摧毁了大半,我们短时间内无法全部修复,但搁浅的北卡罗来纳号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支撑点,我希望海军能留守一部分人员帮助我们防守。”约翰逊解释道,“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将塔拉瓦打成第二个中途岛。”

    尼米茨把征询的目光投向哈尔西,后者点点头:“这两个要求我认为非常合理,我能答应,我会把其他军舰上能用的炮弹全集中到北卡罗来纳号上。”

    尼米茨紧紧握住约翰逊的手:“一切有劳了!”

    “日本鬼子能守几天,我们陆战队就也能守几天,现在该是他们血流成河的时候了。”约翰逊面目狰狞地说,“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先把那些土拔鼠们清理干净。”

    当天夜里,塔拉瓦地下深层的阴暗角落里,几个须发老长、衣衫褴褛、形销骨立,看上去勉强还能辨识出是人的生物正在窃窃私语。

    “长官,长官,美军在撤军?”

    “撤军?”刚才还奄奄一息的柴崎眼神中忽然迸发出异样的光彩,急切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岛上人少了很多,军舰似乎也少了一些……”

    “长官来救我们了,美军在仓皇撤军,让大家保存有生力量,务必要坚持到联合舰队到来。”柴崎问道,“我们还有多少人?”

    “可能还有200多个,所有人都分散开来,不知所踪,今天有几个士兵饿得发慌去偷美军的补给,后来没能回来……”

    柴崎一脸黯然:“告诉大家,坚持下去,黎明就在眼前了!”

    “本舰队目前正返回珍珠港,将于休整、补充完毕后返回澳洲执行有关命令,预计来回需要一个月……”接到这个回复电报后,马歇尔和罗斯福深表吃惊,参联会还没就尼米茨的答复做出回应,当天有关下一财政年度军费讨论会上,有人忽然就尼米茨的这一显而易见引起分歧的举动发表评论。

    “他这是抗命!”有人不满地嘀咕一声。

    金上将大怒,吼道:“谁他妈在私下乱议论,有种到台上来说!”

    李海的眉头跳了一跳,向金上将投去意味深长的眼光,但并未说什么。

    国会议员戴维斯没说“抗命”这样敏感的字眼,但认为尼米茨“胆怯”,他滔滔不绝地发表了一通演说,最后只有一个意思太平洋舰队应该勇敢地扑上去,像斗士一样战斗!

    但金上将再次为尼米茨辩护:“我认为把仅剩的赌注都压上去是不对的,这样很容易场面失控,赌赢了都好说,赌输了怎么办?我们还能派出第二支去澳新的舰队么?还是说,你们打算澳新连印度都不要了?”

    其他人无言以对。

    金上将不好惹,有人把矛头指向了陆航总司令阿诺德,指责陆军航空兵作战不利:第8航空队在欧洲铩羽而归,第7航空队在远东表现不力,其他航空队则在加勒比海和巴拿马战役中表现得像一团狗-屎!

    没想到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阿诺德今天像一头暴跳如雷的雄狮,愤怒地拍着桌子咆哮道:“当初你们说要先欧后亚,认为日军不足为虑,把最好的飞机,最优秀的飞行员都抽调去欧洲,然后现在抱怨我们不行?

    敌人的飞行员数十年如一日地在军队中摸爬滚打,把军人视为终身职业,以从军为无上光荣,在国内受人普遍尊敬和敬仰,是姑娘们最热衷交往的对象;而我们的飞行员以前要么是飞农药机,要么是飞表演机的,要么是飞国内民航的,当兵被人说是浪费资源,是傻大兵,国防经费砍了又砍,别说找个好姑娘,上次大战退休老兵的补偿金你们都要克扣、赖账!

    飞行员已是我们这里表现最好的兵种了,其他兵种你们去看看?别说打仗,很多人听见枪声就会发抖,现在是战争了,你们和平时期不在意、不重视、不提供资源,现在反过来却要求他们和敌人千锤百炼的精锐是一个水平,这是什么样的混蛋逻辑?”

    他火气之大,连马歇尔都制不住他,史-汀生向罗斯福报以苦笑:阿诺德听着是在抱怨国会议员,但似乎把矛头对准了总统本人的先欧后亚政策。

    但政治家就是政治家,罗斯福没直接对阿诺德的抱怨表示什么,反而因势利导地指出:要在本年度实际军费800多亿的基础上,1944财年至少再增加一半,达到1300亿(1941年美国全部国民收入只有1245亿),正常收入如果不足就要求额外发行500亿国债。

    这数字如果让霍夫曼听到一定会大惊失色,实际历史上美国军费开支最高的1944年只有874亿美元,1300亿的数字等于美帝也开始穷兵黩武打仗了。

    议员们同样呆住了,这么大手笔下去,先别说能不能承受,通货膨胀水平是彻底不能看了。而且从目前来看,这场战事短期内没有结束的可能,1300亿的水平在今后只会增加不会缩减。

    与会众人议论纷纷,冷不防第二颗重磅炸弹扔进会场:派驻在埃及的特工发现大批军舰和运输舰渡过苏伊士,运输船上除了物资还有军队。

    “这是要去进攻印度还是去进攻南非?”会议气氛骤然紧张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