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八章 南亚之虎(16)
    “长官认为,在我们破交澳新航线后,舰队存在很难不被敌军所发现,一是我们需要用这种堂堂之阵给敌人施加压力,二来确实如此庞大的舰队在近岸攻击时无所遁形。”

    源田实点点头,这推断非常明显。

    “这次敌情非常特殊,第一是我们还随舰队带着航母补充舰和飞机运输舰,有数量足够的飞机,根本不怕损失;第二,敌方的舰队主力都在塔拉瓦,整个澳新海域除了一些潜艇,没有能向我们挑战的对手。”草鹿龙之介解释道,“这就决定了进攻我们的只能是敌陆军攻击机,我方被击落的飞行员只要活着,舰队明天就可恢复实力,美军飞机特别是飞行员却打一架少一架,反过来如果我们去强攻,我们的飞行员就打一架少一架,敌人却能很快得到补充。”

    “明白了,所以长官希望把敌人吸引过来消耗。”源田实长长地出了口气,“现在就看敌军怎么应招了。”

    这策略澳大利亚人不知道是否理解,但无论理解与否,在b-24报告发现敌舰队后,陆航第7航空队就立即着手准备空袭,该航空队是美军部署于南太平洋的主要空中力量,本质上是承担支援对地攻击的,并非为对海攻击而存在,因此轰炸机大部分全是b-24b-25b-17这种重型机,sbd俯冲轰炸机很少,而tbf鱼雷攻击机则一架也没有。

    这种结构并不利于反舰,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派出轰炸机前去空袭。

    16:45分,大量4发轰炸机飞抵舰队目标上空,情报无疑是非常准确的,领队的威廉姆斯上校赫然发现,敌舰队已摆好标准的轮形防空阵,一共分成了范围宽广的6支舰队,大致可以概括为2支运输部队,2支战列舰部队和2支航母部队,就等着自己到来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出发前的商定,先去对付航母集群。

    b-17b-24b-25因为有飞行高度的优势,并不惧怕b-219们的拦截,但威廉姆斯还是让一部分战斗机下去和日军纠缠,因为等会轰炸机群要想取得有效命中,必须降低飞行高度,他可不希望那时候陷入敌军战斗机的围殴。

    由于最新锐的p-51、p-47战斗机大都供应欧洲战场,比较有优势的f4u又不属于陆航,第7航空队的战斗机主力还是p-40p-38,p-40逊于零战威廉姆斯是清楚的,但p-38通常能在与零战的对抗中占有一些上风,于是他放心大胆地派遣了32架p-38下去,又让另外16架p-40掩护80余架轰炸机继续前行。

    在下面待命的60余架b-219立即一拥而上,对准p-38围殴起来。

    就在战斗机分出的一瞬间后,由武藏号领衔,各战列舰发射的对空三式弹便呼啸着炸裂开来,有架倒霉的b-17正好被弹片笼罩在范围里,当场被打成数段坠海。

    在猛烈的炮火考验下,威廉姆斯看了好几分钟,最后选择的目标是翔鹤号,一来这条航母看上去最大,二来似乎还挂着旗舰标志,就在他招呼各机群将高度下降到3000米左右时,电台里忽然传来战斗机指挥官的惊呼:“长官,我们的p-38全完了……”

    “什么?”他大吃一惊,这才5分钟时间,那里足有32架p-38呢。

    扭过头仔细一看,他吓得背脊上的寒毛全部竖立起来,远处肆意飞舞的只有日军飞机,哪里还有p-38的影子?

    p-38战斗机飞行员们大意了,他们仅仅凭借外表,以为与他们交手的还是零战,便放心大胆地利用对付零战的招数使出来,没想到零战改居然不受零战问题的限制,一惊一乍之下便乱了方寸,再加上日军飞机本来就多,飞行员的素质更是完全碾压,赤松贞明用5分钟打了个闪电战,用5:32的战果教育了p-38做人。

    “我们有麻烦了……”威廉姆斯喃喃自语,打开通话器道,“各机群注意,敌军战斗机很厉害,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采用下降高度投弹的办法,愿上帝和我们同在!”

    可即便将高度下降到了2800米,这么一大批又慢又重的重型水平轰炸机的命中进度低得可怜,总共80余架轰炸机成功投弹,投下了500余枚500磅、1000磅的炸弹,但最终命中率不到2.4%,一共12枚炸弹投中了高速运动的舰队,如果剔除3枚由sbd命中的炸弹外,可怜的水平轰炸机命中率不到1.8%。

    长门号、武藏号各吃了2枚1000磅的炸弹,毫发无损;榛名号、雾岛号吃了500磅、1000磅重的炸弹各一枚,上层建筑燃起大火,再加上巴拿马战役的旧伤,样子很难看,但还没到致命之时;那智号、吃了1颗500磅重的炸弹,损失了一座主炮;真正的损失来自轻型舰艇,天龙号轻巡和另一艘驱逐舰各吃了一颗1000磅重的炸弹,当场沉没。除了军舰损失外,重型轰炸机的机枪火力还配合打下了7架战斗机。

    为这样的战果,美军付出的代价可不小,除前面已损失的32架p-38外,还额外损失了16架sbd中的14架,16架p-40中的11架,另外还加上近30架重型轰炸机。来的时候威廉姆斯踌躇满志地率领着150架的庞大编队,回去的时候只有50出头的飞机,望着零零落落的战友,他有一种悲从中来,放声大哭的想法。

    日军战斗机一共损失了15架,但除2名飞行员当场坠海丧生外,其余全都跳伞成功被抢救了上来,至于那15架飞机,很快就能从补给航母上获得补充,冢原拟定的航空防御战获得了显著成功。

    现在天色已晚,高悬在墨尔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闪耀着寒光,即将要落下来了……

    “墨尔本进入最高紧急状态……”

    “墨尔本城市疏散命令:……”

    听到舰队广播里接收到的、如暴雨一般的广播,武藏号司令塔内从上到下全部笑了起来,这种大难临头,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长官用堂堂之阵给澳大利亚人、美国人施加压力很快就会传导到堪培拉和华盛顿。

    “长官,这样会迫使敌军从塔拉瓦撤军么?”

    “恐怕很难,如果是你,你会带舰队回来么?”

    “我……”草鹿任一语塞,他本想下意识地说自己会回来,但一想到硬碰硬的可怕前景,他又觉得实在有些自不量力。

    “不知道塔拉瓦打得怎么样了,已2天过去了,电台没收到任何信息。”近藤信竹惋惜地说道,“估计已全体玉碎了。”

    “我有一种预感,柴崎应该还带着小部队在活动。”堀悌吉想了一想到,“补充燃油,运输部队向深海前行,准备绕行,炮击编队准备突击墨尔本,近藤君,后续拜托你了。”

    “哈依!”

    当联合舰队在澳大利亚外海大摇大摆地耀武扬威时,尼米兹正带着一大票高级军官在贝蒂欧上考察。虽然霍兰德一再警告岛上的日军残部还没有肃清,有关残骸、爆炸物和尸体都未清理干净,但尼米兹毫不在意,坚持要上岛看看。

    舰队和陆战队高层集中研究了日军的半地下式碉堡,听取了戴文汇报的有关装备使用及战术情况,听到敌我双方的损失对比,特别是连一个日军都没抓到的消息后,尼米兹惊叹:“我这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狰狞的战场。”

    霍兰德脸色凝重地点点头:“这是个了不起的日军指挥官,我决心把贝蒂欧当课堂,建议太平洋舰队的两栖军官都来亲自参观学习。我还在琢磨是不是能够在夏威夷附近找一个荒岛,全部模仿贝蒂欧的工事进行修建,让我们的舰炮和陆战队能够实地演习、适应……”

    他的话音未落,远处就是“突突突”一阵猛烈的枪声,然后还间隔着几声猛烈的爆炸声和惨叫声。

    “还有敌人?这些地耗子怎么杀不干净?”哈尔西恼火地说道,“从开战到现在都18天了……”

    戴文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正在竭力肃清,不过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日军在地下挖了很多连绵工事,重型装备都进不去,只能用最传统的步兵进行战斗,而且还是黑暗中战斗,我们的人不熟悉这种战斗办法,所以……”

    尼米茨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不要着急,我们还有时间。”

    “长官,堪培拉和华盛顿急电!”

    看过电文之后,尼米茨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怎么了?”

    “今天凌晨,日军舰队突袭墨尔本,舰炮群将城市轰成一片火海,华盛顿让我们务必救援。另外,昨天陆航第7航空队出动150余架飞机前去进攻,损失率高达65%,见效甚微,目前澳大利亚全国陷入恐慌,他们猜测日军下一个目标是堪培拉。”尼米茨脸色凝重地将最后一句话读了出来,“值此澳大利亚危机深重之时,我们的舰队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