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七章 南亚之虎(15)
    7月23日,日军占领马德拉斯,两日后肃清印度军余部。吉法德中将率领第11集团军司令部和部分残部向北遁逃,日军一口气追出去200公里,将英印军部队打得七零八落,最后跟随吉法德逃出包围圈的官兵不到1000人。

    英军一共损失了3个正规旅(含一个坦克旅),更重要的是被截断了南北通路,日军部队大量上岸,以雷霆一般的速度向南碾压。

    随着日军推进速度的加快,鲍斯组建的自由印度临时政府也从锡兰岛迁移至马德拉斯,并堂而皇之地颁布了《宣言》,除了冠冕堂皇的政治口号外,其他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少做。

    马德拉斯临时政府成立后颁布的第一条指令就是没收一切英属和“印奸”财产,关押英国侨民,并承诺向日德联军提供感谢费——当初鲍斯可是答应给德国提供相应黄金的,至于铃木宗作口中的钱,当然在城里也跑不了。

    对于占领军的角色,山下奉文在马来亚已体验过一次了,当然非常有“经验”,日本陆军的军纪几乎也一如既往,不过这次山下奉文严格将范围锁定在英国侨民和“印奸”上,根据鲍斯政府的规定,凡不愿意服从新政府并宣誓效忠的,统统都是印奸,财产被没收是小事,人身安全也是没有保障的。

    对城里层出不穷的“治安”事件,舍尔表示看不下去,科尔特使又跟着联合舰队去日本,只有他出面去和山下奉文交涉。鉴于目前两军还是盟友和合作关系,他不能把话说得太难听,但至少要把明确的反对意见告诉对方。

    “我没有道德洁癖,在俄国也碰到过类似的事,指望部队彬彬有礼对待他们是不可能的,但起码的底线还是要守住。”舍尔叹了口气,“否则这样持续下去对部队士气危害太大,我的手下会认为,贵军这么干,我们也可以这么干。”

    “我理解您的想法,事实上我已尽力在约束了。”山下奉文告诉他,“我也不想在印度遇到层出不穷的抵抗军,但有一点我想您可能还不清楚,英国人在印度高高在上统治了100多年,养成了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态度,不打压这种心态,不干一点出格的事,印度民众是不会服从我们的。”

    “恫吓?”

    “不……打翻英国人神圣不可战胜的权威,让他们知道东方民族的厉害。”铃木宗作告诉他,鲍斯政府还要做得直接,他让那些曾经在印度侨民家中当过佣人,让那些等级低下的低种姓者翻身当了主人。

    “比如通过几个人轮流一个白人妇女这样的低级手段?”

    “您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么?”

    “都是些卑劣、肮脏的下流胚。”

    “没错。”山下奉文点点头,“这些人在印度种姓中被称为不可接触者,是社会的最底层,被印度人视为渣滓,鲍斯就要用这些人打破英国人的心理神话。”

    “他将来要依靠这个阶层统治印度?”

    “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和全印度人对着干,他只是利用这些不可接触者来显示他的权威,而且矛头只指向英国人和与英国合作的本土人。”山下奉文眉头紧皱地说道,“我不能干涉太多,如果没这个政府出面,就要我们自己去干抢劫黄金归还贵国政府的款项了,这您或许更不愿意看到吧?有人出面帮我们干活,需要给他们一点精神刺激和物质鼓励。”

    “好吧,尽可能克制一点……”舍尔想了半天,挤出一句,“少死人。”

    鲍斯这时候还不知道日军和德军高层在议论他的行动,充斥他脑海的只有1个字:“爽!”

    印度国民政府、国民军如雨后春笋一般成长起来,凡敢与新政权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他依靠日德给予的剩余军火拉起了队伍,他昔日的部下和拥护者从印度各地纷纷前来投奔,甚至连国大党的一部分高层也和他暗通款曲——这还仅仅是拿下了一个锡兰。现在占领马德拉斯之后,国民军迅速从2000人扩充到一个旅7000多人,马上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被俘虏的英印军官兵中的印度人经过感化之后很容易就变成国民军。

    他还有一支纯粹由不可接触者组成的别动队,去干所有人都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和“特殊”任务,当他们骑在白人身上肆无忌惮地发泄时,他们的忠心和士气就得到了维系,至于道德——他不认为统治印度这么多年的英国人配得上这个字眼。

    “对!我就是要报复!”

    堀悌吉收到印度军登陆成功的情报正值进攻墨尔本前夕,看到马德拉斯一日即下、2万余印度军被消灭的情报后,感慨地说道:“山下奉文不愧是南亚之虎,有他坐镇,印度战略应该会很容易成功。”

    “就盼着陆军早点成功了,黄金还指望在他们身上呢。”

    “不要着急,黄金会有的,地盘也会有的,只要鲍斯那个印度国民政府能稳定下来,帝国今后就能取代英国人舒舒服服发展了。”

    “长官,栗田中将发回电报,运输舰队已安全抵达新加坡,不过航行途中夕张号轻巡洋舰在通过马六甲海峡时遭遇一枚水雷,舰体大破后被迫弃船,其余船只安全。”

    “夕张号轻巡沉没了?马六甲里的水雷还没扫干净?”近藤信竹颇有些吃惊,“不是新加坡方面一直在清扫么?”

    “我怀疑是美军新布下的雷。”堀悌吉对夕张号沉没也有些担心,损失一条老旧轻巡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航路被封锁今后的问题就太大了,沉吟片刻后他说道,“按计划卸载和下发物资装备,休整几日后,等角田率领三航战到位后再行协同返回本土。”

    草鹿任一眉头一扬:“长官,您担心美军截击?”

    “有这可能,我们在费尽心机截断美军的补给线,他们同样会思考对付我们的运输船队,新加坡方面一定还有英美残留的间谍,这么大的船队进港是瞒不过美国人的。”

    “长官,舰队距墨尔本还有250海里,明天拂晓可发起突击……”

    堀悌吉看了看挂钟,自言自语道:“距天黑还有4个小时,就看澳大利亚人会不会发现我们了。”

    就在他感慨会不会被敌军发现时,最新情况通报忽然传了进来:“长官,我们发现一架b-24,很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

    “在太阳落山前估计还要打一仗,让冢原君做好准备吧……”

    自尼米茨通报日军舰队有可能进犯墨尔本方向后,澳大利亚人像疯了一样,每天派出飞机,拼命寻找日军所在,差点就要将这片海域翻个底朝天。但最近这两天一直没有日军的消息,这种被刀架在头上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一些。

    墨尔本城里谣言四起、居民纷纷在夺路而逃,行政当局既不能公开说日军来,这会加剧恐慌,又不能断然否认日军前来的消息,一旦真的打到头上,这局面可不是闹着玩的。求援的电报也发了,该准备的也准备了,但再折腾也没什么用,墨尔本方向没有海军,陆军数量也不多,唯独可以依仗的是美国陆航和澳军的一些飞机,但数量看上去实在有些少。

    这架b-24是墨尔本方向派出来侦查的数十架飞机之一,由于没有足够的远程巡逻和侦查机,美国陆航将重型轰炸机全部派去出执行侦查任务了。

    “尼克斯,你看下面……”

    “有么?”尼克斯撇撇嘴说道,“汤米,这一路上你谎报军情好多次了,我都怀疑你眼花。”

    “不不不,这次是真的,下降一些高度吧。”

    “好吧,我再信你一次……”

    “上帝啊!我发现了什么?”尼克斯下降了1500米之后忽然目睹了他从未见识过的壮观景象,近200艘军舰在海面上排成长长的4列纵队,形成了横跨几十公里的钢铁巨龙,被保护在其中的就有目标特征十分明显的航空母舰和战列舰,他惊叫起来,“这是联合舰队全部主力?真他妈阔气……”

    “报告,墨尔本西南450公里处发现日军舰艇,大型军舰17艘,包括6艘航母,中型军舰20余,小型军舰不计其数……”汤米发完急电后恳求道,“再下去一点呗,让我看得更清楚些。”

    “不,我要爬升,日军战斗机来了,大家坐稳!”

    汤米恋恋不舍地收起向下的目光,扭头一看窗外,心脏病都差点吓出来了,远处气势汹汹地杀过来十多架战斗机,正以凶猛的姿态倾泻火力。

    对今天下午这场战斗,屡有神来之笔的冢原二四三居然提出不去白天不主动空袭墨尔本,只建议拂晓时分采用舰炮轰击,最多是夜间突击,更让航空参谋源田实纳闷的是,堀悌吉居然爽快地接受了。

    “长官,为什么不先发制人呢?”他纳闷地问道,“如果我们干脆放飞攻击机群,墨尔本就没法打我们了。”

    “现在进攻墨尔本没有突然性,但打防御战就不是问题。”机动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笑着揭开了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