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五章 南亚之虎(13)
    武田攻大佐是大阪商人的后代,与一般陆军官兵出身异常贫穷不同,他是标准的富二代,而且还是最得宠的小儿子,像他这种家庭出身的人选择当兵是很少见的。

    大阪兵在日军中一直以来名声不好,打仗喜欢玩虚头巴脑的东西,平时训练中吃苦耐劳精神最差,打顺风仗时一拥而上,打苦战、死战时又跑得老远。但这是针对普遍陆军师团而言,对自诩为高人一等的战车师团来说,大阪兵灵活的脑筋和手腕还是非常管用,而且城市里出来的大阪兵多半教育程度还高一点,对需要更多文化知识的战车部队而言非常急需。

    武田攻出身条件很不错,父亲有钱又宠着他,基本没吃过苦,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哥哥们玩过哈雷摩托和福特t型车,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在逐渐成长起来后,精明的父亲便琢磨给这个商人之子谋划一条不同寻常的出路:鉴于武田攻上面有几个得力的兄长可继承家业,而且小儿子似乎对做生意也没什么兴趣,便希望他能够从军或者从政,为家族将来提供可靠的靠山。

    武田攻对从政当议员没什么兴趣,但对当军人的热情很高。原本是要送去当海军,但他对车辆的热衷远远超过了对巨舰大批的向往,而且一战时期还是中学生的他就通过报纸了解到战车的威武,虽然没有当过一天兵,但直觉地认定战车是陆军未来的发展方向,如果要当兵一定要去战车部队,而不是当时高人一等的骑兵部队。

    父亲震惊于小儿子的成熟和坚持,最后家族会议决定,动用一切资源安排武田攻读军校而且必须学战车。作为代价,除今后结婚会给武田攻一大笔钱之外,其他家族财产就不分了,后者对此满口答应,半点犹豫都没有。

    为达到这个目的,武田家族不惜曲意逢迎,与小畑美稲男爵拉上关系,动用大笔钱财为武田攻的从军之路铺路,并让其拜师在小畑美稲男爵三子、小畑敏四郎门下。小畑敏四郎比武田攻大17岁,幼年从军,从大阪陆军幼年学校一路读上去,1914年不过29岁时就以陆大期军刀组毕业,后来又担任驻俄武官,是日军首批战车部队将领,前途不可限量拜在他门下是非常有远见的投资行为。

    当时想要巴结小畑敏四郎的人很多,武田攻只是其中之一,而且算出身比较差的那一个(商人之子地位不算太高),除了有点小钱和士官生的身份外,其他根本不值得一提,小畑敏只是碍于父亲的面子才收下了这个学生。但武田攻圆滑、机灵、善于交际的特点很快就发挥出来了,特别能博得老师欢心,再加上其对机械的感悟与装甲认识非常深刻,到后来深得其师喜欢,俨然视为得意弟子。

    1921年,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和冈村宁次三人在德国巴登巴登的温泉秘密会盟,发誓拿长州藩开刀以“改良政治”,被称为昭和军阀陆军“三羽乌”,而在门口给他们放哨的是后来当到首相的东条英机因为在士官学校中比“三羽乌”低一年级,他除了替永田铁山点烟和站在蒸气浴室门口放哨外无别的事可做,既不能列入“三羽乌”之内,更不能参加他们的讨论。

    即便这样,东条英机哪怕在当上首相后也不讳谈此事,反而以能在门口把风为荣。除巴登巴登这四人外,“三羽乌”还从不属于长州藩的青年军官中选出7人共同组成了11人的“巴登巴登集团”,其中就包括驻柏林武官梅津美治郎、驻伯尔尼武官山下奉文、驻科隆武官下村定等人,全是后来陆军中最有名的人物。

    随着时间推移,小畑敏四郎在军队中地位逐渐上升,日益炙手可热,1932年他第二次担任参谋本部作战科长军衔虽然不高,却是参谋本部总长、次长之下最为要害的部门,视为参谋本部核心。一般说来,凡作战科一致通过的意见,上头不能轻易驳回。也正因为如此,如果有新总长上台,一定要把作战科长换成自己人(现在参谋本部是石原莞尔一手遮天,所以科里全是石原派或亲石原派的人马)。

    小畑敏四郎与荒木贞夫共同成为皇道派核心,他当然也要培植自己的班底,在朝中有人好做官的情况下,武田攻一路晋升,35岁不到就当上中佐,还迎娶了国会议员的女儿为妻。

    表面上看,35岁的中佐似乎在部队里一抓一把,但就武田攻这种没上过任何陆军幼年学校,完全是中学毕业报考士官学校且毕业排名也不算最靠前的商人子弟来说,几乎是天大的造化。同样是中佐,任职地点和部门还决定了前途如何,武田攻不是在一般的陆军部队里任职,是在陆军最核心的近卫师团和战车师团任职,出去逛街时鼻孔都是朝天的。

    按当初规划的路径,只要武田攻和他的老师不出事,50岁前当上陆军中将完全有把握,至于能不能当上陆军大将,要看机遇和运气。

    本来事态一直在顺理成章地发展,但偏偏就出了事,二二六兵变前巴登巴登集团已分裂,形成了皇道派和统治派的对峙,三羽乌成员间虽然彼此个人关系还不错,但政治立场上完全对立,然后是一连串重大事件发生:统制派在军队中占据要害,其核心永田铁山在军务局长任上被人砍死,皇道派发动二二六兵变,石原莞尔坚主增压,兵变失败后的小畑敏四郎和荒木贞夫受到清洗,被迫靠边站。

    武田攻当然也受到牵连,兵变他完全没有参与,但处理结果不看立场与行动只看派系。当时他正在陆大进修,准备毕业之后再去参谋本部过渡两年,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去战车师团担任联队长。结果老师一倒,他立即从飞黄腾达的年轻中佐一下子变成了无人问津的角色,本来陆大毕业后都要重用或晋升的,他什么都没捞到,反而被发配去了辎重部队当中佐美其名曰发挥机械化运输特长。

    明眼人都清楚,日军辎重部队地位极其低下,别说与战车师团无法相提并论,就连普通步兵师团都看不起辎重部队,在他蹉跎6-7年之后上头才聊胜于无地给了他一个大佐军衔。武田攻从少尉当到中佐一共耗时13年,但从中佐晋升为大佐又用了8年,把前面积攒下来的火箭速度全还了回去。

    但他一点也不介意,更不抱怨自己的老师,即便在清算皇道派人人自危的环境中,他依然与小畑敏四郎保持密切关系和来往,并且利用自己在辎重部队任职,相对空闲的有利时机,继续努力学习掌握苏联的装甲战术和大纵深作战理论,而且与其师一样精通俄语。

    事实就是这么奇怪,东条英机虽然与小畑敏四郎同为巴登巴登同伴,但对小畑敏四郎并不亲近,一直对其不冷不热,而主张武力肃清二二六兵变军官的石原莞尔却偏偏认为小畑敏四郎是有真才实学、完全是可以重用的人物,便热情邀请他出山。此时的小畑敏四郎因为身体不好,只能在国内留守,在拒绝了冈村宁次的出山邀请后,又拒绝了石原莞尔的邀请,但极力把武田攻这个得意且忠心的弟子推出去。于是冷板凳几乎快要坐穿的武田攻忽然时来运转,成为新组建的战车第四师团中4个联队长之一。

    4个联队各自选了一国坦克作为装备,武田攻所在的22联队因为联队长的缘故顺理成章地选择了苏系装备,被内部戏称为苏系联队,名仓刊自己起家的第7战车联队选了德系,第18和19联队分别选了英法系和美系。

    按山下奉文和名仓刊最初想法,10天培训后选择一个大队胜出肯定是德系联队,他们不但可以得到大量德军使用经验的教育,而且德国装备的性能和稳定性应该是最好的。结果第10天的比武让人大跌眼镜,居然是武田攻的苏系联队取得最终胜利。无论是常规使用演练还是大队vs大队级别的对抗,主要由t-60和t-34组成的苏系联队稳稳压倒了用3号和4号组成的德系联队。

    比赛结果就连舍尔也呆住了,他可很清楚地知道这批t-34中除少数几辆外,其余都没装备电台。问武田攻是如何做到这一点时,他只说了一句:“德国坦克确实更先进些,但对人的配合要求也更高,我们以前惯用4人车组,换成5人车组后秩序打乱,我不认为短时间内适应性更好。另外恕我直言,苏联坦克不太娇贵,方便操作,在现阶段更适合水平不够的我们,要不然为什么贵国专家不建议仿造3号或4号,只建议我们仿t-34呢?”

    这番高论,听得众人心服口服,于是武田攻便顺理成章地成为当天日军登陆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面对现在战场上暂时的不利局面,他放出了大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