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五章 D日(8,昨日补更)
    美利坚还没有从罗斯福去世的巨大悲痛中恢复过来,冷不防又遭到当头一棒,幸亏胡佛管控得力,《我控诉》上的有关内容并没在美国舆论界报道出来,但“欧洲之声”抓住这点大肆抨击,一面是国内媒体大肆辟谣,一面是德国广播起劲渲染,弄得美国民众发生思想混乱。

    大部分将这个归咎于敌国宣传,但只有上层少数人士才知道,消息是真的,虽然有其他原因,但美国在圣保罗、里约等地区形象一落千丈已是不争的事实。好在巴西北部有巴顿的部队、巴西人口最多的累西腓(东北部)地区又有美国陆航和陆军存在,局面才没有恶化。

    说起来也是巧合,美国巴西驻军最高司令官克拉克中将正好带着大批参谋人员到累西腓去视察防务,所以并未卷入,但也因为克拉克不在,协防里约的美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政变这种事,等反应过来再介入已晚了。

    已正式宣誓就职的杜鲁门总统在参联会全体会议上脸色阴沉,落座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诸位对巴西问题打算如何应对?”

    关于巴西政治局面,刚才内阁紧急会议已召开过了,由于瓦加斯被囚禁而生死不明,再加蒙特罗是通过政变夺权的,因此美国当局直接宣布不予承认。现在蒙特罗把原来的陆军部长、同样是亲德派的杜特拉上将推出来充当国家元首,自己则兼任陆军部长并试图在幕后进行操纵;因此美国也必须尽快扶持属于自己的巴西政治领袖,在赫尔的建议下,陪同克拉克前去累西腓考察同时向来又是亲美派的巴西外长奥斯瓦尔多-阿拉尼亚被挑中。

    但美国人的动作显然要隐蔽得多,阿拉尼亚只是鉴于“情况紧急代行总统职权”。

    在这种局面下,巴西军队也开始分裂,原本巴西各部是陆军亲德、海军亲美,在海军被德国打得差不多之际,陆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声势,但在有美军控制的地区,这部分巴西陆军即便想拥戴杜特拉和蒙特罗也要考虑其他因素,因此迟迟不敢公开亮相,部分反而宣布与美军合作。

    这绝不是杜鲁门想要的局面,他对巴西军队的战斗力有着清醒的认识,认为他们充其量只能干些后勤,正面交战绝不可用。他现在对美国陆军的期望也降低到很低的程度,认为至少要有2:1以上的规模优势,1:1之下是完全打不过的,听说德军又在增兵,对巴西局势忧心忡忡。

    “目前正在进行第二批6个师部队的整补,全部到位后我们会有大约14个师的兵力……额……至少有13个师。”

    原本美军在南美有4个师,后来又陆续整补了4个师,整体布局是哥伦比亚1个师,委内瑞拉2个师,圭亚那1个师,巴西累西腓地区2个师,东部巴伊亚州首府萨尔瓦多1个师,里约附近1个师,整体兵力正好是沿着南美海岸线摆开了一字长蛇阵。本来按参联会的规划,南美至少要达到50万兵力以上,所有拉普拉塔集团国国境线都应该有美军存在以便威慑。但实际上由于海军屡屡抽调再加德军不断打岔,这一任务远远没有完成。

    目前的兵力分布阵型当然是非常不理想的,但南美地形决定了只能这样分派兵力——因为南美腹地的交通状况根本无法支持大部队和重装备通行,再加美军对后勤的需求尤其繁重,脱离港口和船队根本无法生存。

    至于艾森豪威尔忽然改口说13个师,则是因为现在里约附近的步兵师建制已溃散,人员实际损失可能不多,但已不成为一支可承担作战使命的部队。

    “我们希望将兵力增加到20个师,并且配有2-3个装甲师。”艾森豪威尔对着地图解释道,“由于巴西的特殊地形,我军无法通过腹地行军,只能利用两栖登陆作战的方式展开进攻,我们的进攻方向有2个,一是直接去里约;第二是绕开里约去叛乱州,但无论哪种策略,都必须先由海军肃清在巴西沿岸的德国舰队。”

    杜鲁门不禁皱起了眉头,海军已表示在7月初之前无法行动,陆军又说要等海军,这岂不是时间一条条拖下去?

    正在沉默间,忽然克拉克有新的战报传来:“我第442团经过浴血奋战,挡住了敌军追击,并先后击退敌军3次进攻……掩护了第7师撤退,现在初步预计有8000多官兵已收拢,我已率参谋部和其他有力部队向南行动……”

    马歇尔对这情况很恼火,区区1万不到德军居然打得一个完整师仓皇撤退,居然还是被442一个团解救下来,两相对比之下,反差有点儿惊人。

    杜鲁门却很高兴:“这个团不错,好样的!从长官到士兵都应该嘉奖,这是哪里的部队?”

    “这……”众人一阵尴尬地沉默。

    “怎么了?”杜鲁门看众人神色不对,疑惑地问道。

    442团最初是由夏威夷步兵100营为主形成的,这部分官兵原先服务于夏威夷第298和299国民警卫步兵营,几乎全部是日裔美国人,珍珠港事变以后,处境非常尴尬,美军解散也不是,留用也不是,最后打发他们组成了100营,原本做些后勤保障工作,但他们都强烈表示要去上前线,再加上其余部队对日裔官兵的排挤,最后陆军系统没办法,把所有日裔官兵都集中起来,组成了一个单独的团,番号陆军第442团。里面85%的士兵和中低级军官都是日裔,只有上尉以上级别和部分技术兵种才有较多其他族裔。

    这个团编成后,没哪个师愿意接收,因此一直存在,陆军既不敢把他们送去太平洋战场与日本交手,又不能放去欧洲怕添乱。正好外交值顶格的克拉克愿意要他们,于是他们便成了第五军的直属部队。与一般美国高级军官不同,克拉克很喜欢他们,认为他们吃苦耐劳、作风顽强,是不可多得的优秀部队,甚至还提议让他们担任司令部警卫。虽然这事在其他人劝阻之下最后没成,但显而易见克拉克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和鼓舞。

    杜鲁门听完全部原委后将桌子一拍:“什么日本裔、德国裔,加入美利坚合众国国籍,宣誓效忠国家和宪法,现在愿意在战场上为国家和人民奉献的,都是我们的同胞,战争当头,我希望军队不要存在种族主义偏见,不要自己捆住自己的手脚。这支部队战功核实后要予以总统部队嘉奖。”

    “是!”

    杜鲁门解释了为什么授予总统嘉奖的原因:“现在德国人气焰很嚣张,组成了党卫军美国师还敢用来打斯大林,美其名曰‘捍卫社会正义和自由’,虽然我们没有太多轴心俘虏,但让德裔部队去打日本,用日裔部队去打德国,难道不是一个巨大的政治胜利么?”

    “我建议你们采取的策略更积极一点,在海军暂时没法占据海域制海权情况下,陆军步步推进,稳扎稳打,即便不能收复圣保罗和里约,至少也要把破坏力遏制在这两个区域而不能继续扩散。”杜鲁门道,“我知道还有德国援兵赶来,但我军援兵也源源不断地在路上,每天、每小时都是异常珍贵的,那种一个师被远少于他们的敌军轻而易举被击溃的战报我不希望再看到了。442团能做到的事其他人怎么就做不到?如果你们打不到442团的水平,我们凭什么说一旦德美停战我们能轻而易举地扫平日本——日本在太平洋西岸有上千个442团等着我们!”

    就在杜鲁门面对巴西的局面而心烦意乱时,齐亚诺伯爵也在自己的房间里心烦意乱的来回踱步。在历史上,北非战役彻底失败后,齐亚诺便尝试与盟军接洽,反德情绪滋长最后被墨索里尼解除外交部长职务而改任有名无实的教廷大使。但现在,随着轴心节节胜利,意大利的情况很好,齐亚诺稳稳地待在位置上。整个内阁都是他的支持者或手下。

    诚如霍夫曼所说,墨索里尼一天只抽出1-2个小时处理国家问题,其余无论大事小事都推给了齐亚诺,这就让齐亚诺产生了特别的感情。

    一方面,墨索里尼提拔他、重用他,不但明确了他的继承人地位,还把女儿艾达嫁给齐亚诺。两人几年前分居,但一年前刚刚和好——原因当然是齐亚诺在外面偷腥,但齐亚诺只是逢场作戏罢了,比起老丈人长期包养的情况而言简直是个圣人。再说意大利这么浪漫的地方,大家都对上层人士的风流韵事一笑了之,谁也不当回事。

    另一方面,墨索里尼的问题齐亚诺看得是很透彻的:虚荣、夸张、自高自大且不符合实际、个人生活糜烂。如果是平时,对老丈人这种事情大家笑笑就过去了,反正齐亚诺最后经常会站出来擦屁股。但今天这摊子烂事和屁股可不好擦。

    “伯爵,从您的话中我认为元首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再这样发展下去,意大利会有灭顶之灾。”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齐亚诺叹着气,“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向元首保证过了,可人家听不进啊……”

    “那是因为您的位置导致保证无效,您得用其他位置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