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九章 南亚之虎(7)
    日军同样伤口,虽然看上去被打得很惨,但守军至少保留了70%的火力和75%的兵力,工兵营和朝鲜劳工在夜里发疯一样地抢修工事,曾有军官提出夜袭,但被深思熟虑后的柴崎否决了,因为虽然日军的夜战水平不差,但他知道美军自动火力很凶猛,而且白天已就地构筑起不少公司,强行攻打的话损失不小。实践已经证明日军的三八大盖在守岛时没什么效果,之所以能现在和美军打成这样,靠的是机枪、炮弹的威力和精准的铁拳,夜间铁拳的使用会下降好几个档次,他暂时不想冒险。

    不过,为了不挫伤众人的士气,他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各部可以挑选机灵的士兵出去放冷枪,顺便还可以捡一些美军的步枪、补给回来,要坚持长期抗战,要坚持到联合舰队赶来。我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要死死拖住美军,为联合舰队消灭敌军创造机会。”

    其他军官纷纷点头,今天被报销了一个军火库,再加上两天的弹药消耗惊人,确实需要为以后的日子考虑,美军的m1步枪不错,大家都认为除了白刃格斗不行再加耗子弹外,其他都比自己强。

    “大家要有信心,长官让我们坚持一个月,才2天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着和美军打,我们要用行动来告诉他们,就算是他们占领了滩头,占领了纵深,占领了表面阵地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第三天在红三滩登陆的是9团2营,到中午时分已伤亡过半。通讯兵好不容易叫通了驱逐舰和母舰飞机,让它们进行火力支援,压制滩头东侧威胁最大的日军炮火。但日军依靠有利地形发动了反冲锋,营长史蒂文少校率领士兵与日军展开残酷的白刃格斗,最终打退了日军的反扑,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也足够惨重那些负伤的日军士兵往往临死前拉响藏在身边的手雷与美军同归于尽,阵地上到处都是一团又一团的血肉。

    当天最大的亮点在于夺取机场,虽然机场跑道已被美军摧毁得不成模样,但周围的防御工事并未遭到破坏,依靠工兵的爆破作业和喷火坦克,美军一英寸一英寸地逼近跑道边缘。有一个排美军企图迂回攻击正面的坚固地堡群,但被从另一个侧面冒出来的日军全部打死。

    更让他们意志崩溃的是,激战时突然冒出一辆日军95坦克,冲在前面的陆战队一时惊慌失措,20多人死在坦克机枪扫射之下。幸而后续跟上的部队用无后坐力炮干掉了这辆坦克,最后双方围绕坦克残骸又展开了激烈的对攻,美军最终依靠密集的自动火力将敌军击退,并有效地封锁了滩头东侧日军的反击路线,完整控制了机场。

    太阳落山之后,康纳利上校下令收缩阵地、准备过夜。根据多次夺岛经验,他认为日军将会在夜间发动凶猛反击,稍有疏忽美军就可能被赶下海中。前两天美军还未与日军形成犬牙交错的局面,夜间没遭到反击也属正常,第三天双方完全厮杀在一起,对夜袭就不可不防了。为了对付层出不穷的夜袭,美军也总结了很多办法对付这些“讨厌的查理”,最管用的办法是“火力时刻”指夜间所有人操起武器同时漫无目的地开火,让日军以为自己暴露了而进行冲锋,进而再消灭对手

    暮色中,贝蒂欧呈现出一派惨烈景象。昔日繁茂的椰林全被炮火推平了,七零八落的树干上弹痕累累。地面上遍布着各式各样的沙丘、石头、残骸和尸体,日军火力点就隐蔽在这些沙丘中、废墟下。尸体横陈,无人掩埋,炎热的天气导致臭气冲天,熏得人们呕吐不止。美军官兵不敢有丝毫怠慢,为了抵御无所不在的臭气,在如此酷热的天气下被迫带上防毒面罩,不顾伤痛、干渴、饥饿和疲惫,一股劲地挖掘工事,构筑防线,直到深入地下没人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塔拉瓦之夜让人心惊胆战,美舰发射了大量照明弹,将整个贝蒂欧照得通明,映亮了浸血的珊瑚岛礁。其中有不少照明弹质量较次,黄惨惨的光把沙地映成了暗黄色。为确保安全,美军一半人在临时挖出的掩体中打盹,另一半人持枪保持高度警戒,神经紧张到了极限,一有风吹沙动就射击。在另外一边,登陆艇越过礁盘,向本方控制之下的栈桥卸下弹药、食品、淡水、血浆和通讯器材。椰木钉成的长栈桥和连接栈桥的沙提上,到处都是抓紧时间抢运物资的官兵。

    在这样的夜色中,日军的“夜袭”果然如康纳利预料得那样发动了,神经过敏的美军官兵听到了脚步声,看到了黑夜中奔跑的身影,甚至还有士兵赌咒发誓似地表示自己看到了日军那阴森狰狞的面孔。阵地上机枪声、步枪声响成一片,到处都是胡乱射击的士兵,而他们的作用近乎等于零。他们打得越起劲,肩负骚扰职责的日军就活动得越猖獗他们不是来夜袭的,存心是来捡物资和引诱美军浪费弹药的。

    此时其他日军刚从白天的苦斗中喘息过来,正抓紧时间休息,地面上火力和声音似乎与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只有闲得无聊的士兵才会透过射击孔打上几梭子,然后多半又会迎来几十甚至上百倍的还击。

    美驱逐舰整夜都向岛东端炮击,阻止日军反扑,居然没发现敌军只是虚张声势。热带夜短,当朝阳再次跃出太平洋水面时,陆战队员简直不敢相信:预料中的可怕夜袭竟然没有发生!饥渴交加的美军站稳了脚跟,获得了自信在他们最虚弱时日本人尚无实力把他们赶下海去,那他们确信自己迟早总要占领全部贝蒂欧,但他们高兴得似乎早了一些。

    第3天、第4天、第5天,陆战3师在塔拉瓦滩头艰难前进,每天炮弹没少打、炸弹没少扔,人也没少死,但行动的距离始终只能以码来计算。到第5天的时候,美军总体伤亡已突破5000人了,阵亡的超过2800。拥有4个满编团编制的陆战3师已将头2个团打得差不多了,被迫撤下去休整,第3个团也损失了将近四分之一,现在是第4个团在接着和日军打。

    军官的伤亡率也让人触目惊心,一线连排级军官伤亡率超过了60%,首批登陆的5个营长非死即伤,后面出动的7个营长接着又阵亡了2个。第4天,拟定全部作战计划、靠前指挥的康纳利上校因为身边总是跟着通讯兵,终于被日军看出不对劲来,一个躲避起来、一直在寻找机会干一票的日军军曹用2发铁拳干掉了他……就连按捺不住下船指挥的戴文也吃到了日军的炮火,要不是勤务兵眼疾手快地将他扑到在地,这个准将师长差不多要与贝蒂欧的沙子终身为伴了。

    获得增援的美军调整了指挥系统,由麦科特上校接替了他的指挥,他依靠坦克和新登陆成功的野战炮兵重新开始进攻。日军抵抗丝毫没有减弱,每寸珊瑚沙、每个地堡都要付出血的代价。美军很难看到活着的日军,只能凭士兵的本能摸爬滚打,利用椰木残桩、弹坑、沙丘、废工事一步一步地接近火力点,最后把炸药包或手雷塞过去,运气特别好的时候能让喷火兵来上一发。

    坦克固然发挥了威力,但日军的铁拳也找到了大规模的用武之地,不断有坦克被摧毁,到第5天的时候,累计损失的坦克已超过了100辆……

    尼米茨、哈尔西急得嘴上都冒泡了,却丝毫没办法这还是在他们看来防御薄弱的北岸,若当初打了南岸,现在该怎么办?

    想了好久,霍兰德提议道:“是否我们在南岸让另外部队发起进攻,牵制日军注意力?”

    尼米茨考虑了一下:“不行,现在舰炮炮弹特别是大口径炮弹已经很缺乏了,炮火强度削弱了不少,如果再在南岸登陆,本来就不多的火力分配就更少,没有足够的火力掩护,我怕你们在南岸损失会更大,除非你认为可以依靠驱逐舰火力就能压制敌人,那样的炮弹补给船上还有不少!”

    霍兰德一阵沉默,依靠驱逐舰上那些127mm的细管子肯定不行,他们只能对付日军的一般步兵火力,对永久性工事的摧毁力度很差,戴文上去后实地检查过日军地堡,发现非常结实,155mm口径以下的火炮直接命中都很难将其摧毁,很多美军士兵夜间就直接躲在日军修筑的地堡中休息这丝毫没有让人感到任何庆幸。

    根据霍兰德本来的计划表,第5天他是要全部拿下的,但依现在这情况,第7天能不能拿下他还不敢保证。

    他们根本不清楚,联合舰队主力已抵达离澳大利亚西海岸重镇珀斯只有900公里的地方了……(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