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七章 南亚之虎(5)
    日军持续不断地射击,仿佛扣住扳机要打光所有子弹似的,美军只能以加兰德步枪和有限的机枪火力对射。幸而柴崎为最大限度地追求隐蔽性和防御力,将贝蒂欧的地堡修建得很低,不但射孔低、射界也窄,中途若有比较高达的突起障碍物,日军子弹就无法关照到美军了。

    6战3师也不是第一次上阵的初哥,在布干维尔、蒙达、莱城多个岛屿争夺战都与日军血战过,因此士气还能维持,上滩后的幸存士兵并未完全崩溃,而是巧妙地贴紧沙滩,寻找石头、木头和其他可用于就地掩蔽的东西,并挖掘简易工事以躲避炮火。然后再用缓缓前进的办法从侧面迂回到正面火力点附近进攻,用甜瓜手雷或炸药包将地堡炸毁只是效率实在低了些。

    此时美军建制已乱,除登上滩头、在沙滩上匍匐前进的部队外,其余各单位散兵大多被阻击在一道低矮的沙堤下,欲进不得、欲退不能。正是盛夏季节,骄阳把沙滩烤得火辣辣的,脸贴在沙子上仿佛要被烫熟,痛得大兵们呲牙裂嘴,但没人敢抬起头轻松一下凡敢于这么做的同伴,都被头上几寸高地方疯狂射来的机枪子弹干掉了。

    大嗓门柯特上尉所在的b连处境不错,他们克服了珊瑚障碍物和日军的轻武器封锁,巧妙地用无后座力炮从侧面端掉了日军两个工事,不但整体推进了1oo多米,还赢得了一大片可躲避的洼地和弹坑这都是4o6mm舰炮的杰作。但随后他们就遭到了猛烈的侧射,不得不暂时缩在里面一动不动,所有人紧紧挨着蹲在坑里,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这时候要有一颗手雷或炮弹砸下来,一窝子人都得报销。总算够走运,没受到这样的热情“关照”。

    在红一滩头登6的其他友军部队可就大大不妙,起先这里是驱逐舰火力覆盖的重点,多处日军工事遭摧毁,登6非常顺利,推进度也快,但就在一个多连步兵向纵深推进后,日军突然从他们身后的凹陷处翻出了几个隐蔽的火力点,另外在登6部队侧面也开始射击,所有两栖车第一时间就被铁拳击毁,步兵们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身后、侧翼呼啸而来的子弹一一撂倒。最终,这片滩头上登6的2oo余人全部战死,一个不剩。

    铁拳现在是日军最得心应手的进攻武器,与手雷相比,铁拳威力要大得多,无论是密集人群还是装甲车辆,没有一铁拳对付不了的东西。这种级便携、射简单、隐蔽性好的单兵武器很受日军喜欢,特别是安装反步兵散弹的铁拳,效果比迫击炮还好,一炸就是一打片。不少老兵因为有长期的掷弹筒使用经历,打起来非常准,经常在6o米外直接命中目标或人群,打得美军苦不堪言,效果比德军自己使用强得多。

    美军虽然有较多的无后坐力炮和巴祖卡火箭筒,威力、精度都要过铁拳1号,问题是太过于笨重,在短兵相接的时候没等打上几次,日军的铁拳就飞过来了。

    从13点到16点,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批登6的三个6战营伤亡过半,从距离最近、观测位置最好的北卡罗来纳号上看下去,滩头上、礁盘上、海水里布满了美军6战队员的尸体,看上去触目惊心。偏偏威力巨大的主炮还不能用,只能用127mm的高平两用火炮泄一下火力,但即便这样,依然压制不住地堡里日军的火力。

    “必须派更多的坦克和部队上去!”在后方观战的戴文急红了眼,声嘶力竭地吼道,“还要派喷火兵上去,日军就是一群土拨鼠,我要把他们全部烧焦、烤焦!”

    用喷火兵对付工事是前面几次岛屿争夺战里总结出来的经验:不但威力巨大,还不必受敌军地堡低矮、射击孔狭小、有多处拐弯的影响,只要火力能从开口中喷进去,里面守军必死无疑,几乎没有能漏网的。

    “你冷静点。”霍兰德皱起眉头,“这么猛烈的炮火,负重大的喷火兵怎么上去?”

    “要不试试喷火坦克?”有参谋建议道,“我们带了好几辆。”

    霍兰德眼前一亮,点头道:“好,这个我同意试试看。”

    “不能光上坦克,必须要有步兵。”戴文焦急地说道,“让7团去增援3团吧?敌人似乎不像预计得那么少,这么猛烈的火力,估计至少有2个大队。”霍兰德对此也同意了,他也认为当初估计日军只有1ooo最多2ooo的想法过于乐观了。

    16:34,作为支援的2个营美军分成第四波和第五波继续登6,由于两栖车在前面交战中折损了大半,现在数量不足而导致大多数人被迫改乘登6艇。

    登6艇离岸距离完全视潮水而定,偏偏吉尔伯特的潮水还是一种不规则的小潮,每天涨落几次,称之为“捉摸不定潮”。涨潮时水位上升1.3米,停潮3小时;以后3小时落o.3米,再停止两个半小时。到18:15时水位又下降o.6米;2小时后又再次上升1.1米……这是一种“高的捉摸不定潮”,如果幸运地碰上它,登6艇便能爬过礁盘。还有一种“低的捉摸不定湖”,涨时水位上升不到一米。停潮和复涨时间不定,登6艇无法爬上礁盘。两种潮的可能性各占一半。

    美军选择7月登6本来是位,不巧4点多时正好第一波落下,礁盘水比起中午浅了不少,登6艇虽然勉强过得去,但距离靠滩头还有很长一些距离,士兵被迫涉水而过。脚下是锋利如刀锋的珊瑚礁,前面是日军不时射过来的炮弹。运气欠佳的美军士兵在登6过程中被大批屠杀,鲜血染红了海水。而近在眼前的北卡罗来纳号因为怕伤着自己人,只有眼睁睁看着这种惨状一再生、一筹莫展。

    第五攻击波中除常规谢尔曼坦克之外还有5辆喷火坦克一起登6,但他们搭载的登6艇却被提前击中,有几艘勉强开上礁盘,打开前舱门放出坦克冲滩,有几艘直接就搁浅在礁盘处,工程兵们费尽心机也弄不出来坦克,只能指望驱逐舰能过来把他们拖走,可现在驱逐舰都忙着压制岛上火力,根本腾不出手来。

    最终成功冲上海岸的只有7辆普通谢尔曼和3辆喷火坦克,滩头上到处是倒卧的美军士兵和伤兵,坦克一边得关注前面的敌军反坦克火力,一边还得留意不要碾到自己人,推进十分缓慢。结果一辆陷入礁盘中弹坑不能动弹,一辆被地雷炸毁,一辆被日军炮弹击毁。不过喷火坦克的运气不错,居然全都成功向前推进了。

    有坦克壮胆之后,匍匐在地面躲避机枪火力的6战队员们立即有了主心骨,不紧不慢地跟在坦克后面,一边给坦克指引前面的敌军火力点,一边想办法用步枪和机枪火力掩护旁边窜出来、试图用铁拳击毁坦克的日军步兵。

    一辆喷火坦克向地堡隆隆前进,对那些打中前装甲的机枪子弹无动于衷,接近到将近8o米时,“嗖”地一声,一条几十米长的火龙喷射而出,直接向地堡席卷过去,随后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片刻之后,刚才一直在喷射火力的地堡顿时安静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肉香味。

    有一辆喷火坦克在摧毁一个地堡后撞上了侧面射击过来的反坦克炮弹,“轰隆”一声巨响后,被引爆的燃料罐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坦克兵包括附近的步兵尸骨全部荡然无存。

    17:5o分,依靠坦克悍不畏死的进攻和吸引,被阻拦在沙堤下的6战队员们终于得到了解放,压制他们的日军地堡要么被摧毁,要么里面的人员被喷火坦克所消灭,已不可能再继续构成威胁。但为了这不到2oo米的距离,美军付出了6辆坦克和全部3辆喷火坦克被摧毁的代价,另外还搭进去14o多人伤亡。

    突击近千米长的潘斯栈桥是贝蒂欧登6成败的关键,也是美军在这天进攻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这座栈桥控制着红二和红三两个滩头,即可以为登6部队卸下装备,又能充当攻击部队的掩蔽物。美军对它格外重视,派了特种突击排去攻占它。一方面动用美舰载机死命扫射、压制滩头,另一方面用4条驱逐舰火力进行火力拦截,构筑起严密的弹幕,趁着这种火力掩护,突击排搭乘为数不多的两栖登6车抵达栈桥附近,穿过堆积如山的破汽油桶,步步逼近,用喷火器焚毁了桥头堡。

    突击排一直桥头打到桥尾,占领整条栈桥并攻进岛内,然后招呼了大约1个连的美军前来坚守。只是当他们彻底控制栈桥时天色已晚,而且潮水水位也落了下来,当天无法再输送物资。

    霍兰德和戴文对此大喜过望,当作一天内了不起的成绩,并决心明天清晨趁涨潮时输送更多的人员和装备上去。

    这一天美军付出的代价真不算少,6战队和海军伤亡总人数过了2ooo人,其中阵亡人数高达14oo多,坦克、登6车、登6艇被摧毁了将近2oo辆(艘)这数字原本是第五两栖军为整个塔拉瓦战役准备的伤亡。

    现在,他们在第一天就提前实现了目标!(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