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夏日惊雷(1)
    s:请读者看书时思考一个问题,书里面人物说的话是不是一定是对的?真的?

    1943年7月3日的夜晚,柏林总理府将星云集、政要荟萃,第三帝国高级将领晋升与授勋仪式正在举行。

    “赫尔曼-霍特大将,因为您一贯以来的忠诚、勇气及不可磨灭的贡献,我现在代表全德意志武装力量与德意志人民,晋升您为德国国防军陆军元帅!”

    “元首万岁!”霍特恭恭敬敬行了举手礼,然后从霍夫曼手中接过了象征军人顶级地位的元帅权杖并高高举起,全场掌声雷动……

    “埃瓦尔德-冯-克莱斯特大将,因为您一贯以来的忠诚、勇气及不可磨灭的贡献,我现在代表全德意志武装力量与德意志人民,晋升您为德国国防军陆军元帅!”

    克莱斯特大将同样也成了元帅。

    两人永远也不会明白,在真实历史上,他们非但没当上元帅,反而没过几年就因为与元首意见不合而被勒令靠边站。

    眼看着陆军有人晋升元帅,空军、海军都很眼热,也想挑人出来晋升,但海军前不久刚刚晋升过一轮,空军最接近晋升资格的格赖姆大将是年初才晋升大将完毕的,再升元帅实在太快了些,只能继续等待。不过格赖姆在历史上的忠心耿耿和最近几次战役中的优异表现霍夫曼不会忘记,于是就让他和莫德尔等人一起接受了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

    晋升与授勋的仪式整整持续了2个多小时,不过没有人觉得不耐烦,因为他们知道今晚的重头戏元首的订婚仪式还没开始呢。

    一般人的订婚仪式通常是在女方家庭中举行,顶多邀请若干亲朋好友,但元首订婚的消息传出,那就不是简单的个人事务,而是全德国、全轴心阵营密切关注的大事,不但高级将领、核心官员,包括各国元首都亲自到场祝贺,就连在梵蒂冈深居简出的教皇庇护十二世也来到了柏林。

    霍夫曼穿越后,德国与教廷之间的关系无形中和谐了很多,一则德国改变了对犹太人的政策,3年苦役的处理连教廷上下都认为完全合理、应当,是对犹太出基督这种原罪的惩罚;二则德国弱化了意识形态输出,不再针对基督教或天主教施加咄咄逼人的压力;三则摆脱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各东方国家开始了正常宗教传播,虽然东正教是主流,但基督教依然有一定市场。

    不过,在订婚仪式举行前,元首出人意料地表示先要进行一段现场演说。

    “需要将内容告诉广播听众么?”戈培尔问道,这次仪式宣传部和各大区党组织使出了浑身解数,对全程进行了广播,现在全德国至少有2000万人在聚精会神地收听广播中的实况报道。

    “应该。”

    “德意志人民们,全德意志爱国者们,元首现在发表公开演说……”

    “……在战争开始前,我曾向德意志人民承诺,在这次战争取得最终胜利前,我不会考虑个人婚姻问题,我的一切都将献给这个曾经灾难深重的国家。今天我食言了,虽然德意志在战场上不断取得胜利,打倒了一个又一个敌人,但离最终胜利还有一段距离。在这个时机我举行订婚典礼,并非是我心血来潮,也不是随意践踏我曾经许下的诺言。”

    霍夫曼顿了一顿,说道:“而是因为我的爱人爱娃-布劳恩小姐的肚子中已孕育着一个全新的生命,作为这个生命的父亲,我不能漠视他的成长,不能漠视爱我的人的无私付出,我必须给他们一个承诺、一个名分,履行身为男人、身为父亲的责任。”

    所有人听了都是一愣,上千万收听广播的人群也愣住了。

    “如果,你们还愿意继续团结在党的旗帜下共同奋斗,愿意信任我继续率领帝国前进,愿意宽宏大量地宽恕我的食言,请你们尽情发出你们的欢呼……”

    沉默的时间只有1-2秒钟,下一瞬间,所有宾客都听到了外面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元首万岁!”那几乎是全柏林人民在呼喊!

    “谢谢你们,我听到了你们的心声……相信我,一定会带给你们一个屹立千年、辉煌璀璨的德意志帝国,让我们一起为德意志的最终胜利而呐喊德意志万岁!”

    窗外同样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声音“德意志万岁!”

    所有宾客都松了一口气,对元首玩这种惊险动作,他们有些不太习惯。倒是戈培尔暗暗叫好,未婚先孕这件事虽然不大,但放在政治人物尤其是元首身上就不是小事,将来是瞒不住的,与其私下乱嚼舌头传播,还不如亲自大大方方承认,一方面显得光明磊落,一方面又显得有情有义元首是工人阶级政治家,是底层人民代表,是全德国老百姓用选票选出来的领袖,不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贵族精英,民意支持至关重要。这种坦诚非但不会丢分,还会加分。

    一旁的爱娃已差点要哭出来了,她不知道这个订婚仪式后还隐藏着这么多东西,这些天她为首饰、为婚纱、为服装、为仪式倾注了全部注意力,力图让自己在订婚仪式上端庄大方、雍容华贵,配得上第三帝国的体面,霍夫曼对她的要求予以了尽力满足,但这个头脑单纯的女人根本没想到更多的东西。

    现在所有人看霍夫曼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元首不但订了婚,同时还明确宣布有了后代,考虑到元首现在的年龄还不到55岁,作为政治家的黄金年龄至少还有20年,只要大局势不动荡,地位稳如泰山。如果生下来是个男孩,再过20年又是炙手可热的人物,接班上位或许年轻了些,但毫无疑问是德国顶尖的政治遗产继承者。他们都是学过历史的,夏尔-路易-拿破仑仅仅凭借拿破仑这个姓氏的威名,就从一个破落贵族干到了法兰西皇帝,如果德意志一跃成为欧洲盟主,从今往后谁还敢小看“希特勒”这个姓氏?

    人群中的墨索里尼忍不住对齐亚诺伯爵说道:“想不到阿道夫居然还是颗纯情种子……”

    齐亚诺附和着笑笑,心里却忍不住腹谤:你还好意思调侃人家,你老人家在男女关系那点事上差不多是全意大利人民的笑料。

    罗马尼亚统治者安东内斯库元帅对身边人说道:“元首气度越发沉稳了,不像以前那样亟不可待或者狂热,隐隐约约有欧洲盟主的气象,对今后的政治格局是件好事,哎,现在就盼着早点打完仗了!”

    这样的好日子当然要喝酒,不过霍夫曼显然很节制,只微微喝了一点葡萄酒,深夜1点时,酒已醒得差不多了,他轻轻拍醒身边熟睡的爱娃:“我要开会去了,你好好休息。”

    “啊,这么晚还要开会?”爱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不能明天开么?”

    “早就约好的,再不去我要迟到了。”

    “那你自己小心,早点回来。”

    大本营会议室里,几个将领正在踱步,眼看时间已快到了,霍特元帅不放心地问道:“元首不会喝醉了醒不过来?”

    “有可能,今天可是订婚的好日子。”克莱斯特元帅点头称是,“我订婚的年纪比元首年轻得多,那时候喝得更凶,当时直接就醉得不省人事……额……”他一边说,一边先忍不住打了个酒嗝,惹得一堆人笑他。

    不过今天都是两位元帅的大喜日子,不喝酒才不正常没看见克莱斯特元帅现在满脸红光地站在这里,60多岁的人精神焕发的模样就像个20出头的小伙子。

    蔡茨勒笑道:“元首不来也没事,大体方略已确定好,作战计划再明确一下就能成型,明天早上我去找元首汇报。”

    他的话音刚落,一声“元首到!”已传了进来。

    1:30分,霍夫曼准时走进了会议室,所有人都整整齐齐行了礼,霍夫曼微笑着向今天晋升和接受勋章的众将表示了祝贺,然后众人又恭贺他订婚快乐。

    寒暄几分钟后,会议正式进入了正题。之所以挑这时间开会,霍夫曼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则是众将大部分集中在柏林;二则订婚仪式的消息各国都是知道的,掩护作战计划制定和发起可实现出人意料的目的。他相信英美能得到自己订婚消息,为此柏林在安保上下了极大力气,地面布下了重重兵力,空中还有几百架飞机在保驾护航,英美还算识相,没来骚扰。

    “前线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非常顺利,各集团军建制初步调整到位,城堡战役中各部损失补充了90%以上,投诚的俄罗斯解放军第2集团军和其余俄国俘虏已全面从前线地带向乌克兰和明斯克方向转移。”蔡茨勒翻看了进度表,“后勤保障在紧锣密鼓地进行,预计到7月4日傍晚全部完成,不会耽误进攻发起。现在整体计划还缺一个响亮的代号。”

    “这会是出人意料的突然进攻,如同夏日的雷霆震惊所有人。”霍夫曼想了想,“就叫夏日惊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