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印度攻略(13)
    张群知道,这几个目标是相互矛盾的:如果要和共产党动手,那就不能对外派兵;如果要固守美援通道,那印度方向就不能全境崩坏;如果要派出远征军,那就必须与日军硬碰硬值不值让人很犹豫。再说,放着现成的20个县城和宜昌、南昌等战略重地不收回反而去保卫八杆子打不着的印度,被下面部队知道了要戳着脊梁骨骂的。

    “委座以为这份电报可信性有多少?”

    常凯申犹豫一下,点头承认道:“可信性比较高,石原莞尔上台后日军确实一直在收缩战线,至于是不是从这里撤军去打印度还在两说之间百里先生就认为日军兵力足够,打印度难度在于维持补给线而不在于兵力多少。另外,日方为取信于我们,主动表示可先交收县城,只要我们同意,两周内完成。”

    陈布雷犹豫起来了:不战而得20个县城,对中国政府抗战来说也是不小的功绩,但日军态度又透着古怪他们现在居然不提共同了,还说要向共产党移交县城并出售军火,这是真心要与共产党合作还是借共产党之手来施压政府?

    张群脑子转得飞快,先接收县城再反悔派出远征军这种事估计委员长办不出来:

    一来这除了徒劳地激怒日军没什么意义日军能放弃很快也能重新夺走,这半年多来他没少听到类似的故事:凡老老实实交钱赎城的,日方基本信守了承诺,凡是敢于耍手段使出心眼的,最后都被日军教训了,现在再敢这么做的人真没有了;

    二来真要派兵进入印度也不是件容易事,第一次入缅的教训历历在目,现在又加上德军,部队畏难情绪会更大当初德械师的战斗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横扫欧洲的祖师爷部队来了,再说中德一直关系不错,当初还帮忙打过日军,哪怕后来互相宣战也只是象征性的行为,部队没动力更没仇恨去和德国人开火;

    三来,委员长的心思他已看得很明朗,现在对付日军是三分军事、七分政治,对付他准备用三分政治、七分军事了不然报纸上长篇累牍地抨击苏联入侵的文字给谁看?这是指桑骂槐!

    “委座,美国人就没什么有利条件么……”陈布雷迟疑地问道,潜台词是美国人不应该只谈责任义务不给好处啊。

    常凯申咳嗽了一声,露出了不太自然的笑容:“美国人首先对苏联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会坚决支持我们一切行动;其次,美国人明确表示赞同政府进一步统一军令、政令的举措;再次,愿意和英国交涉将来战后把香港还给我们,废除以前签署的不平等条约;最后,如果印度、缅甸通道打通,愿意送我们30个美械师的装备。”

    陈布雷眉头一跳,作为首席文胆,他太清楚“统一军令、政令”后面是什么东西了这是默许委员长对共产党动手。

    张群点点头:美国人这几个条件还是很有诚意的,正好挠到了老蒋的痒处,按理说这是大有回旋余地的事情,为什么两人会吵闹得这么厉害呢?

    常凯申自己也解释道:“本来完全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可史迪威欺人太甚,上来就是一堆要求,也不管我们实际困难,末了又挤牙膏似地挤出这些东西,逼我当场开口说答应还是不答应?这哪是盟友间平等协商的姿态,这分明是抓我签《二十一条》的派头啊!”

    “这么看来,印度局面很糟糕啊……”

    “当然很糟糕。”常凯申冷笑道,“锡兰岛面积差不多比台湾大一倍,这么大个岛,3天就沦陷了,4万英军当了俘虏就是4万头猪放在那里,3天也抓不完!娘希匹,英国人尽是废物!这样的将军如果放在我们这里,我是要杀他头的!”

    “印度轻松让日军占领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一来国家被日军四面包围,外援断绝,将来形势大大不利;二来,这样就达不到消耗日军实力的目的,万一日军打完印度继续回过头来打我们就麻烦了;三来,如果印度彻底丢光了,英国很可能就打不下去,或许要退出战争,英国一退出,美国也会打退堂鼓,我们孤军奋战,外有强大敌军、内有共产党不听指挥,内忧外患很不利……”

    常凯申点点头:“岳军先生说的有理,请继续说……”

    “那我就先谈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张群梳理了一下思路,慢条斯理地讲了起来,“首先,印度局面现在看来很困难,关键在于没有持久抗战的意志,我是非常赞同委员长这句话的以空间换时间,积小胜为大胜,英国人必须坚忍不拔地打下去,而不是动不动玩投降。”

    常凯申脸色微微发红,这句话其实是小诸葛白崇禧说的,但他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其次,兵当然是要派的,但不能多派,更不能把指挥权让给英国人否则将来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可以三家组成联合司令部,指挥部必须也有我们的人;再次,日军既然有从大陆撤军的迹象,是不是大家再谈一次,只要尊重我们领土主权和国家统一,可以让日方在经济上占些便宜;最后,关于统一军令、政令,我举双手赞同,不过是不是找些确切的证据并大白天下?俄国人口口声声说友好,抢粮的事一暴露,民众就醒悟了,对共产党的认识,民众同样也要有这样一个过程。”

    “岳军先生的意见我基本赞同。”陈布雷过了一会说道,“我稍微补充几句:

    第一,印度情况和我们不同,印度是殖民地,对普通印度人来说,没有国仇家恨,日军来了大不了换个主子,所以我赞同当初委员长的主张建议英国人明确给予印度独立地位,激发他们的抗战决心;

    第二,美国人要和延安接触这一条估计拦不住,也不必拦,既然美国也赞同我们军令、政令统一,那美援物资自然要在政府主持下统一发放;

    第三,要我们派兵是有前提条件的,至少英美盟军要先在缅甸一线发起反攻,打通道路才行,否则30万大军怎么过去?英国人该不是打着如意算盘让我们自己打通道路再去援助印度吧?如果日军这样好打,我们为什么不去趁机收复武汉呢?”

    常凯申微微颌首,刚才两人的话让他心头的郁闷劲少了大半。

    “委座,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不过……”张群忽然又开口道。

    “说嘛,说嘛,不要紧,不要紧。”

    “共产党口口声声说抗日,美国人也认为他们抗日而且战斗力不俗,这样也好,政府干脆就通过美国人下一道通知,让第十八集团军、新编新四路军各部抽调部队去印度打日军……”

    “这不妥,不妥,这岂不是白白让共产党拿了美国军火、物资?”常凯申还在思考间,陈布雷先表示反对。

    “其实想明白了无所谓不妥,如果共产党部队要保持独立性,自搞一套,美国人很快就会认清楚他们的真面目;如果共产党爽快地接受了美国人的指挥与安排,那共产党部队还姓共么?”张群阴阴地笑了起来,“派去印度打仗好处很多。去,不管输赢都是有利的;如果不肯去,那就要借助布雷先生的笔好好说一说了:斯大林派军队来新疆抢粮食、残害我国军民,老百姓已认清了真相,如果把抗日这张皮也扯掉,我们维护军令、政令统一就更加师出有名了。”

    常凯申暗暗点了点头:这招数和张群当初对付学生上街游行提的建议一模一样,每当日军在东北、华北搞摩擦,总有一大堆学生说要抗日,然后来政府抗议示威,他被弄得不胜其扰,安抚不听,怀柔没用,镇压又不敢。最后张群出了主意:凡游行宣讲抗日的一律都要求他们去紫金山军营当兵入伍,与普通士兵一道训练,身体力行抗日救国。

    学生兵当然是兴冲冲去,没几天很多人就受不了偷偷摸摸溜了常凯申下过命令,学生兵逃跑不抓、不打、不杀,看见也要装作没看见,没几天大部分人都走了不是溜走的就是被家长骂回去的或者被校长接回去的,只有少之又少的人能坚持住留下来,这批人后来就被送去黄埔军校成为正经八百的军官。其实想通了毫不奇怪,能在南京读大学的大多数都是中产甚至上流阶层子弟,有多少人能舍得放下一切去、吃得起苦去当大头兵?又有多少家长会赞同子女去当兵?

    至于这些逃跑的学生兵,张群给他们下了个定义,叫“嘴上抗日分子”。当然,学生总是一茬一茬地毕业又一茬一茬地来新人,嘴上抗日分子也一批批地换人。这种局面直到七七事变以后才彻底改观远征军里就有很多学生兵。

    “这个嘛……”常凯申又犹豫起来了,“还要再讨论一下,从长计议。”

    张群内心有点鄙视,嘴上却说:“当然,当然,这只是我个人不太成熟的想法,让委座见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