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城堡(28)
    由于消息封锁得很严密,朱可夫本人并不知道布良斯克方面军投诚的消息,他的全部注意力在于西北战线的进攻和中央战线的维持,根本无暇分心他顾。

    基希纳对图拉、梁赞一线的进攻还有力地牵制了红军对维亚济马一线的进攻,迫使这个代号为“小火星”的反攻计划推进得很不顺利,小火星战役的参战部队虽然包括西北、西两个方面军,但因为南翼兵力牵制和组建莫斯科方面军抽调了大量兵力,实际投入作战的总兵力不到80万,火炮超过10000门,坦克1300多辆。

    梅列茨科夫高度重视第9集团军的战斗力,无论兵力还是技术兵器都调集了超过舍尔纳所部的一倍以上的力量,但在具体战役执行过程中,一线部队指挥官仍然低估了德军防守的坚韧和反击能力第9集团军据守维亚济马一线已超过一年,不但对这块战场了如指掌,而且拥有非常完善的防御体系。

    山地步兵出身的舍尔纳依托地形构筑纵深防御,将城镇、乡村修建成要塞据点支撑防线,精确部署了交叉火力网杀伤突破敌军。同时他还针对维亚济马一线有大批沼泽、进攻通道狭窄的特点,放弃主动出击,专心将各种反坦克火力埋伏起来打反击,有一辆突击者坦克歼击车在一天之内摧毁了辆t-34并最终全身而退,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结果。

    在战役开始后,舍尔纳不但额外得到2个航空联队的支援,总参谋部还源源不断将后续兵力调遣给他。除一开始的第2装甲师外,又将第3装甲集团军中的第10装甲师及几个预备队步兵师交给了舍尔纳,让第9集团军的兵力始终保持在30万上下。更重要的是,德军牢牢掌握了战场上空的制空权。等到坦波夫包围圈问题得到基本解决时,劳斯的第3装甲集团军全部主力都开始向维亚济马方向转移。

    红军西北集团军的第39集团军在西北部发动牵制性进攻,突入德军防线10公里以后便停滞不前。维亚济马东侧,隶属西方面军的第20、31集团军总共20万官兵,在500辆坦克的支持下发动正面强攻,经过3天激战,第31集团军无法撼动德军第102步兵师扼守的防线,裹足不前。第20集团军的第一攻击波突破了德军前沿防线,由第6坦克军和第2近卫骑兵军组成的第二攻击波立刻向纵深挺进,准备切断德军的生命线勒热夫-维亚济马铁路。

    但这些费尽千辛万苦突破的红军一路遇到星罗棋布的德军据点,遭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火力阻截,暴露在交叉火力下的部队伤亡惨重。德军第2装甲师和第78步兵师沿铁路南北对进,发动凌厉反击,切断了突破敌军的后路。6月10日晚,突破红军不得不放弃原计划向东突围,经苦战返回本方防线激战7天后,该集团军伤亡3万余人,损失200辆坦克,无力再战。

    西北方面军部署在东北方的第41集团军打得略好一些,第1机械化军冲开一个宽达20公里的缺口,突入德军防线40公里,连同第22集团军第3机械化军冲开一个宽8公里、深15公里的缺口。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被冲破缺口的德军防线弹性十足,舍尔纳不断指挥部队向后弯曲,却保持防线不断裂。德军第246步兵师虽然身陷重围,却依托坚固工事沉着应战,吸引了苏军大量预备兵力。突破进来的苏军第1、3机械化军遭到德军第10装甲师猛击,举步维艰。

    到6月14日,也就是布良斯克方面军投诚的前一天,苏军在维亚济马东、北、南三面都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均因德军顽强的纵深防守而显露疲态,不得不转攻为守。眼看苏军攻势成了强弩之末,舍尔纳立刻抓住机会翻盘。15日,已秘密调遣到位的第3装甲集团军主力在劳斯的率领下反击突破最深的红军第41集团军,以2个装甲师、1个装甲掷弹兵师、4个步兵师共计12万余人的强大兵力向苏军据守的突出部两侧发动钳形攻势。次日就打穿红军突入部结合位置,实现两路会师,6万苏军被包围。

    朱可夫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面对各条战线传来的坏消息,神情极为坚韧,孤注一掷命令梅列茨科夫将西方面军最后能动用的2个集团军投入进攻,企图反包围突入的劳斯所部,救援被围红军。红军第5、6坦克军2万官兵和350辆坦克,在宽仅4公里的正面猛攻德军的坚固防线。

    劳斯用虎式重装甲营和坦克歼击营顶在一线,让装甲营从侧面发动攻击,关键高地几度易手,战场上到处都是燃烧的坦克和被毁的火炮,苏军坦克部队甚至七八辆坦克一起涌出,冒死接近德军坦克,最近时离虎式防线只有100多米,前仆后继的波次冲锋如同海浪冲击礁石,但在德军坚固防线和88mm火炮的精准炮火前撞得粉碎。到当天傍晚,红军已损失坦克140多辆,官兵伤亡数万,攻击集群失去战斗力,4个近卫坦克旅旅长2个阵亡、1个重伤、1个轻伤。

    虽然朱可夫和梅列茨科夫还死撑着不肯松手,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战斗已不用再持续下去了德军在中央战场至少还有2个装甲集团军可用,如果他们再抽调过来,维亚济马一线剩余的50多万红军将全军覆灭。

    当天夜里,身处前线指挥部的朱可夫被紧急召回莫斯科觐见斯大林,他没进办公室就感觉气氛不对,周围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内务部队,但还是毫无畏惧地走了进去。

    “维亚济马一线打得怎么样?”

    “德军有了援军,同志们打得很辛苦,我们牢牢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损失有点大,不过这样能减轻中央战场的压力,等坦波夫附近的德国装甲集群离开后,我决定让托尔布欣同志去接应布良斯克方面军突围……”

    “用不着了……”斯大林的语气中满是疲惫。

    “这……虽然坦波夫包围圈里剩余的同志不多,但如果被德国人完整消灭一个方面军,造成的影响和震动就太恶劣。”朱可夫斟酌着言语,小心翼翼地避免说任何可能激化矛盾的话。

    “你真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

    “看看电报吧。”斯大林轻飘飘地甩过来一张纸。

    看完有关布良斯克方面军投诚的电报,朱可夫如同五雷轰顶,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当场说不出话来。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怒骂道:“混蛋,混蛋,这个该死的混蛋!我还想着去救他,这个软骨头……”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维亚济马一线停战,沃尔霍夫方面军南下守住莫斯科南翼,莫斯科方面军去堵坦波夫方向之敌,再从远东、中亚抽调50万兵力组成一个新的方面军堵住中央战线南部缺口。”朱可夫沉吟了一番,“进攻现在是不行了,必须转入全线防御。”

    到现在这时候,他很明智地没有再提“停战谈判”这件事。

    “迅速部署到位吧。”斯大林挥了挥手,“3天后政治-局召开会议,你准备就军事形势作专题报告吧。”

    朱可夫走后,贝利亚慢慢从里面的房间走了出来,恭敬地问道:“需要继续盯着他么?”

    “先放一放。”斯大林眉头紧皱,问道,“情况都调查清楚了没有?你一五一十和我说,不要有所隐瞒或保留。”

    “基层中确实存在停战谈判的呼声,但不是主流……朱可夫的有关意见是他本人想法,大概只和华西列夫斯基、库茨涅佐夫等人交流过,没有证据表明有方面军司令员一级将领与他串联,同样暂时也没有证据说明该主张与政治-局成员有牵连……当然,也可能是他隐藏比较深,我们还需要深挖。”贝利亚小心翼翼地汇报道,如果是大清洗的年代,这一定是内务部兴风作浪的好机会,可现在军事压力如此巨大,战场上不断惨败,即便是内务部也有大难临头的感觉,所以丝毫不敢添油加醋。

    听到没有政治-局成员牵涉其中,斯大林明显就松了口气,他最怕就是有人阴谋串联夺权,“停战谈判”是假,要把他弄下去才是真有些时候,党内斗争比面对面的德国人还要厉害。

    他的脑子转得飞快,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吩咐贝利亚:“继续盯着他,不要露出破绽,也不要干涉正常军事调动,多观察。”

    一路走,朱可夫只感觉后背上凉飕飕的全是冷汗,刚才在斯大林办公室那一幕实在太吓人了:他敢保证,如果自己刚才应对不当,立即就会有无数事先埋伏好的内务部官兵涌出来,今天晚上就要在内务部监狱里过夜他在里面待过,完全知道其中滋味了。

    不过现在他没空去想列伊捷尔的选择了,他得赶紧部署兵力调整,东方集团军群这近40万部队一旦解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