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五十章 城堡(27)
    “起义与改编的想法未必有全部人赞成,我希望那些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走的高级军官和内务部军官能给他们安排一个比较体面的结局——比如坐飞机去莫斯科。”列伊捷尔说道,“人不会太多,一、二十人吧。”

    “这飞机是斯大林派给您的吧?”

    “没错,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我不想走,我放不下这些可怜的士兵。”列伊捷尔指了指苏赛科夫,“他也不想走,他看透了!”

    “说句实话,我真想就此解甲归田,但那样德国人估计不会放过我。”苏赛科夫无奈说道,“我不想回去跳火坑,回去一定会被斯大林当做打败仗的替罪羊而弄死,连家属也保不住。”

    “您这么想就太明智了。”弗拉索夫说道,“您大概什么时候开会宣布?需不需要我派可靠的人过来协助你们?”

    列伊捷尔摇摇头:“如果我连这件事都办不好,德国人怎么看我们?下午五点钟,准时开会,旅级以上军官都参加。”

    5点钟,布良斯克方面军的残余军官们鱼贯而入,很多人胡子拉碴、衣冠不整,还有人衣服上沾有血污,胳膊或大腿隐隐约约可见伤口。所有人都是愁眉苦脸、一蹶不振的模样,即便是素来骄横的近卫坦克旅部队的军官,望过去也是满脸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众人的目光很快就被吸引到了会议桌中央,那里摆着整整两大篮子烤好的白面包和猪肉香肠,甚至还有几瓶伏特加,黄澄澄散发出诱人香气。所有人都忍不住行注目礼,久久不愿将目光离开,哪怕低头寻找自己的座位时,眼睛都还用余光死死盯着这些东西。会场很快响起了一阵又一阵咽口水的声音,很多人的肚子不争气地发出“咕咕”的声音。如果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份再加上方面军司令员、政治委员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坐在会场里,很多人说不定都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

    “今天召集大家举行军事会议,是商讨下一步行动,目前我们给养即将耗尽……援兵迟迟不来,德军的包围圈越来越紧,我判断,敌人的总攻……”说道这里,列伊捷尔忽然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大家都还没用餐呢,赶紧先把东西吃了吧。”

    “呼啦”一下子,不等旁边卫兵动手,几十个军官已自动将东西分得一干二净,不过军衔、官职低的人很守规矩,只拿了白面包和香肠,没去碰酒瓶子——从数量上可以判断,那是给集团军司令员一级的首长享用的。

    “司……令员同志。”一位坦克军军长一边费劲地大嚼,一边用含混不清的声音问道,“今天有……有补给飞机进来?”

    “没有……是一位老朋友来看我送过来的,所以我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列伊捷尔微微一笑,咽下半截香肠后说道,“前两天我不是和你们一样在啃黑面包,你们哪个看见我多吃多占了?”

    列伊捷尔打仗水平一般,但治军很有一套,处处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在这种榜样力量的影响和制约下,下面军官也不敢乱来——否则,师旅一级的高级军官还怕弄不到东西?这也是科诺诺夫观察到坦波夫城内至今秩序安定、没有骚动的最关键原因。

    “朋友?”大家都愣住了,谁会这时候来坦波夫?反应敏锐的已在胡思乱想,反应迟钝的犹然在大吃大嚼。

    “请他上来和大家见见面吧,说不定很多人还认识。”列伊捷尔拍了拍手,弗拉索夫和科诺诺夫就从后面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

    “弗拉索夫!”有几个人立即惊叫起来。

    更多人莫名其妙,还在交头接耳四处打听。

    “谁?那是谁?”

    “笨蛋,还有谁,俄罗斯解放军头目弗拉索夫。”

    “啊,伪军头头……”

    几个人手忙脚乱站起来想要掏枪,猛然醒悟过来开会前已经都交给司令部警卫了,还有人记得大叫:“卫兵,卫兵。”

    外面倒是呼啦啦冲进来一大群手执沙的警卫,但看枪口的样子,分明却是指向会场中的众人。

    “吧嗒”一声,两个集团军司令员端着伏特加的酒杯都拿不住掉了下来,手抖得厉害。

    “看来还是有人认识我,那就好,不必费力介绍。我就是弗拉索夫,现任俄罗斯解放军总司令兼俄罗斯民族阵线主席,今天想和大家谈一谈你们今后的出路问题。”

    弗拉索夫洋洋洒洒说了大半个小时,很多人目瞪口呆,神游天外,完全不知所措,会议现场陷入了僵局,在黑洞洞的枪口面前,所有人都坐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弗拉索夫主席的意见我深表赞同,我给斯大林卖命卖到今天已经足够了,完全对得起党!对得起俄罗斯人民!”列伊捷尔威严地扫视了众人一眼,“为挽救我们方面军剩下十多万官兵的生命和前途,为谋求俄罗斯人民更长远的利益,我和苏赛科夫同志决定走阵前起义的道路,不知道你们是否同意?”

    没人明着说“我不同意”——那保管会被黑洞洞的枪口打成筛子。

    几个人立即哭了起来:“司令员!司令员!我们老婆孩子还在莫斯科呢……”

    “蠢蛋!”苏赛科夫骂道,“你以为做俘虏就能躲过去?不知道270号命令么?”

    一说起“270号命令”,大家都沉默不语,根据这条命令,凡被俘人员的家属基本都投入西伯利亚劳动改造——红军只要烈士,不要俘虏!

    “我不想为难你们,今天在场的人凡是不想走这条路的,会后找苏赛科夫同志汇报,我安排飞机送你们回莫斯科——那是斯大林给我让我逃命的。”列伊捷尔看了众人一样,“凡是选择留下的,就请好好努力,我们今后为新俄罗斯的命运而奋战!”

    “司令员同志,主席同志,我们跟你干,老子早就看斯大林不顺眼了!这不是在打仗,这是在白白送死送死!”他话音刚落,立即有好几个人跳出来争先恐后地表示效忠,弗拉索夫微微一笑,这才是列伊捷尔的基本盘!

    实际上,整个方面军中明确赞同的人不多,明确表示反对的人也很少,大多数人还是持有观望和中立态度,推他们一把,营造合适的氛围才是最紧要的。

    三天之后,布良斯克方面军16万军队放下武器阵前起义,除了10多名军官乘坐飞机离开外,其余官兵都留了下来,甚至包括几乎全部内务部和党务军官,他们深深知道:布良斯克方面军投诚的事一旦传开,那些统兵将领说不定还有死中求活的机会,他们作为负责内部监控和管理的人员必死无疑。

    “元首,好消息,好消息。”蔡茨勒大笑着走了进来,“布良斯克方面军剩余的16万军队已放下武器投诚了,我军兵不血刃解决坦波夫包围圈。”

    “很好!弗拉索夫没让我失望。”

    “您很看重这个弗拉索夫?”

    “您看不起他?”霍夫曼摇摇头,“别小看他,他打仗的水平不差,如果他带的部队和我们一样精良,装备一样多,他的表现不比我们任何一个集团军指挥官水平差。而且,他成功地说服了一个方面军司令员归顺,这种政治影响力和冲击力完全是无与伦比的,斯大林听了这消息估计会气得发疯,而其他统兵将领有了榜样,今后就更容易做工作了。”

    “可今后怎么安排呢?”凯特尔插话道,“新投诚的列伊捷尔军衔更高、资历更老,安排在弗拉索夫之下么?”

    今天霍夫曼心情极好,决心给两位总参谋长上上政治课:“这件事的含义你们不要孤立地看,在我看来,至少在三个方面具有深远影响:

    第一是对整个布尔什维克体系的思想冲击;

    第二是对俄罗斯解放军的深刻考验,现在这批人马都是弗拉索夫拉起来的,随着将来势力范围的扩大,我们要加以控制,而列伊捷尔显然是一股很好的制衡力量

    第三,这也是对弗拉索夫本人的重大考验,现在看来,他表现得很不错。”

    “考验?”蔡茨勒莫名其妙,“您怕列伊捷尔一开始有诈?”

    “那只是一方面。如果弗拉索夫仅仅是一个贪生怕死、争权夺利的人物,他不但不会去说服列伊捷尔,反而要千方百计地破坏这种安排,因为后者比他更有威望、更有地位,您要知道,列伊捷尔在沙皇时代就是上校,他在红军的资历就相当于龙德施泰特元帅在我们这里的地位……他一旦加入会冲击弗拉索夫的地位。”霍夫曼兴致勃勃地讲道,“但弗拉索夫没有这么干,反而千方百计地促成这次投诚接洽,这说明他是有远大理想和目标的人物——这才符合一个领袖的要求。”

    蔡茨勒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一副政治果然复杂的表情——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唯独凯特尔表现得若有所思:元首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拿龙德施泰德元帅做比较?这只是一个偶然的比方还是一种暗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