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城堡(22)
    “让他从卡拉奇退下来吧。”朱可夫沉吟半天后说道。

    “你觉得这样能守住鲍里索格列布斯克?”

    “守不住。”朱可夫叹了口气,“去守巴拉绍夫吧,撤得早或许还能依托霍皮奥尔河建立一道防线,去得晚了,恐怕我得去给他收尸了……”

    “好吧,可图拉怎么办?”华西列夫斯基有点焦虑,“现在最要紧的是莫斯科一线,如果我们守不住,莫斯科就完了。”

    “让科涅夫带着草原军区的部队和图拉守军一起固守并发动反击,暂时抽调不出兵力给他。”朱可夫疑惑地说道,“这支德国部队到底怎么冒出来的?我感觉奇怪,从汇报上来的情况来分析兵力似乎并不多,否则昨天夜里科涅夫不可能退得那么快。”

    “德国人疯了,他们西打一拳、东踢一脚,思路凌乱得很,哈尔德被希特勒罢免后,德军总参谋部净弄些看不懂的作战计划,感觉没有明确目标,打到哪里算哪里,难道是那个下士自己在瞎折腾?”

    朱可夫不由得叹了口气。

    “您看出什么来了?”华西列夫斯基苦恼地抓着头发,不解地问朱可夫。

    “他们不是没计划,而是这计划恶毒地没法说,他们不是简单地要占领这里或那里,他们的目标只想杀人——消灭我们的有生力量!”

    “这是什么军事逻辑?”华西列夫斯基顿感愕然,“我知道希特勒强调过这个目的,但那是战役附属效果还差不多。”

    “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战争开始以来我们永久性损失有多少?1400万还是1500万?”朱可夫满脸愁容,“再这样下去,俄罗斯的男人都要死光了。”

    华西列夫斯基一开始不以为然,认为苏联这么一个大国,人口是德国两倍多,岂是靠屠杀就能杀完的?但静下心来想想朱可夫的话,再顺着朱可夫的推断算数字,算到最后自己被吓出一身冷汗:

    全苏总人口多当然不假,但剔除西部、南部已被德军占领土地上的人口,总数已不到1.2亿,男性大约为其中一半(实际人口更少些)。如减去老弱病残只计算能够服役的人口,恐怕只有4000万出头(16-60年龄段),再减去损失的1500万人口和战火中丧生的平民,可服役的男性只剩下2500万。

    “如果接下去2年再维持同样的损失比例,您算算看,会剩下些什么?”

    如果在2500万的基础上再减去1500万,能扛枪保卫国家、能进厂承担工作的精壮男子就只有1000万,而每年新增的适龄男子不会超过100万,那意味着2年后俄国可服役男子只有1200万。面对该数字,华西列夫斯基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这意味着俄罗斯男人彻底灭亡!”

    朱可夫沉痛地点点头:“您再结合目前的粮食产量、原油产量想想,今年说不定会死一大批人。”

    “我……”华西列夫斯基终于明白自己不如朱可夫在什么地方了——当他还仅从军事角度出发分析德军行为时,朱可夫已站在政治和战略的高度来看待问题。

    “斯大林同志那里我去解释,巴格拉米扬估计一个撤职处分逃不了,撤退命令及早下,至于以后……”朱可夫满脸愁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没等朱可夫动身,斯大林的电话已打过来了,劈头盖脑地问道:“康斯坦丁同志,德国人在进攻图拉了,您知道不?”

    “我知道,我已命令科涅夫同志就地发起反击,击退敌人。”

    “他能办到?”

    “把图拉和梁赞守军一起调给他,我相信他能办到。”

    “中央战场怎么回事?巴格拉米扬这个饭桶,我要枪毙了他!”就算是隔着三步远,华西列夫斯基依然能听出电话里怒气冲冲的声音。

    “他确实打得不太好,不过敌人实力太强大了一些,布良斯克方面军顶不住两个德国装甲集团军,中央方面军同样也顶不住,他靠着侧翼和预备队能支撑到现在已不错了。”

    “让瓦图京去支援他?让他务必拿下卡拉奇。”

    “没有用的,总书记同志。”朱可夫斟酌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如果德军攻占鲍里索格列布斯克,这意味着他们就在中央战场打开了缺口,即便占领卡拉奇也无力改变这个态势。瓦图京的部队不能轻动,否则斯大林格勒方向就有危险,斯大林格勒一旦丢失,整个南翼都会崩溃。”

    “让巴格拉米扬去固守鲍里索格列布斯克呢?”

    “很可能变成第二个坦波夫包围圈。”

    “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让巴格拉米扬把部队撤下来固守巴拉绍夫,在中央战场建立一道新的防线。另外,坦波夫包围圈恐怕不能再去解救了,那只会白白折损力量,影响对莫斯科的防御。”

    听筒那边沉默了半天,华西列夫斯基听得十分真切,那儿只有抽风似的倒吸冷气地声音。

    “这做能打退敌军进攻?”

    “很难,但能初步建立一道比较可靠的防线,我们现在解决不了问题,只能遏制问题扩大。”

    “那您说说看,应该怎么解决问题?”

    “我能说实话么?”

    “您可以用一个共产党员的忠诚说实话。”

    “我觉得,可以考虑和德军接洽停战谈判的事了。”朱可夫也豁出去了,“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能为部队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这不是您该考虑的问题,这是我的问题!让巴格拉米扬立即后退组建可靠防线……”也不等朱可夫再说什么,电话“咔嚓”一声挂断了。

    “停战谈判?”华西列夫斯基擦去额头的冷汗,不知所措地看着朱可夫:他可真敢说。

    6月5日清晨,已攻进卡拉奇主要防区的红军如潮水一般退去,在三个集团军不计代价的攻打之下,卡拉奇一线变成一片血火地域,意大利人的防区最后压缩到只有原先的30%,3万多意大利部队被紧紧包围在纵横不到20公里宽的范围内,包围圈里到最后只剩下不到1.3万活人,其中还有将近5000轻重伤员,两翼两个德国师也打到损伤过半。

    但他们的战果也极为辉煌,巴格拉米扬气势汹汹地纠集了25万大军前来进攻,到最后仓皇撤离时剩下的部队只有15万出头。虽然从交换比来看似乎只有1:4左右,但考虑到防御方兵力不及对方的四分之一,而这批伤亡的红军很多都是从远东抽调出来、富有经验的老兵,这战果就更加弥足珍贵。

    霍夫曼对此极为动容,特意让尚在意大利的凯塞林去面见墨索里尼并表示感谢。

    “亲爱的领袖,公羊师打得非常好,非常了不起,在北非他们就狠狠教训过英国人,今天他们在东线又重新树立了功勋,元首和全德国军队都为其感到骄傲……”

    “哈哈哈,是嘛,我们意大利人也是能打硬仗的!”墨索里尼前两天跳着脚在骂德国人见死不救,今天凯塞林上门来表示感谢,马上换了另一种表情。

    “考虑到部队损失比较大,元首建议先将部队撤下来补充,他会派其他部队前去扼守。他希望给指挥官颁发一枚带橡叶饰的骑士十字勋章。”凯塞林当然知道其中曲折,不过也不说破,“为表示我们的敬意,元首希望公羊师增补过程中能按照德国1943型装甲师的编制进行调整。”

    “这个……”墨索里尼眼珠子一转,“原则说来没什么问题,不过,您知道的……”

    “我知道,我知道。”凯塞林连连点头,“元首说了,除了三号突击炮,其他所有装备都由我们提供。”因为现在三号突击炮都是在意大利生产的。

    “好好好,阿尔伯特,您这样说真是太好了!”墨索里尼激动得两眼放光,“这个……编制里的虎式坦克也有吧?”

    “有,一个整营,连同虎式在内,330辆坦克。”

    “那就先替我感谢阿道夫,授勋当天我会去柏林一同参加。”

    凯塞林走后,墨索里尼顿感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当天夜里雄风大振,连干了情妇克拉娜-贝塔西三次。

    第三天,意大利媒体刊发报道《新罗马帝国的中流砥柱、我们这个时代的无敌军团——意大利皇家陆军公羊座装甲师征战纪实》,将公羊师描绘为“平英镇俄”的王牌师,吹嘘其一个师可以对抗“三个俄国集团军”,不但将同在卡拉奇防线上的意大利步兵师功绩全部归于公羊师,连对两翼提供掩护的德国步兵师也视而不见了。

    沃罗涅日指挥部里一干人等都是愤愤不平,唯独元首却在微笑:“吹牛好啊,我就喜欢意大利领袖吹牛。等这个师整编完之后,还是要到东线来继续作战的,意大利海军也得继续跟着我们打仗。”

    蔡茨勒先是一愣,随即同样会心地笑了起来。

    现在局势一片大好,卡拉奇防线围而不破,坦波夫包围圈攻克指日可待,鲍里索格列布斯克又一鼓而下,霍夫曼现在只盯着勒热夫-维亚济马一线的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