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城堡(21)
    满脸硝烟的普里马科夫站在巴格拉米扬面前:“报告司令员,我完成了任务,部队已冲过去了,不过……不过损失有点大。”

    “有多大?”

    “您给我的2个火箭炮营不幸被敌军炮火摧毁了大半,另外……总共可能还损失了5000多同志……黑夜中炮兵精度不好,有些同志是被我军火力误伤的。”普里马科夫垂着头,不敢直说“无差别攻击”的事。

    其实早有人向巴格拉米扬通报了这件事,政治委员捷列金少将私下表示了不满,要求巴格拉米扬惩处这个胆大妄为的军长,但被后者拦了下来:“打赢才是最要紧的,其他的以后再说。”现在看普里马科夫找了这么“聪明”的借口,再联想到他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先了解敌情并进行准备了整体方案,巴格拉米扬不由得暗暗点头:这么严峻的形势下,只有聪明的指挥官才能活下来,迂腐的、蠢笨的伊万诺夫已提前报到去见列宁同志了。

    “第9机械化军还有多少人?”

    “可能……大概还有7000多。”

    “好!很好!你干得非常好!”巴格拉米扬拍拍普里马科夫的肩膀,“损失大怕什么,完成任务最要紧!第9机械化军剩下的部队全补给你了,师长以下军官你可以自行选择任命,报给集团军政治部即可。现在立即下去增补,卡拉奇攻坚战你们军还要出大力,如果打得好,战役结束后我会向大本营报告你的功劳,将来你会有机会出任集团军司令员的!”

    听到这里,本来惴惴不安的普里马科夫猛然睁大了眼睛,重重点了点头,连离去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就在普里马科夫猛攻7号公路的同时,基希纳装甲集群的部队正快速向东北方向突进,准备去进攻图拉守军的侧翼,试探红军莫斯科以南防线的深浅,而打头的正是首批完成整编的第6装甲师。

    说起来基希纳的任命是相当委屈的,当初裁军扩师时他已是装甲军军长,而艾哈德-劳斯只是第6装甲师的师长,但在大量人事调整过程中,劳斯抓住机会一跃成为集团军司令官,而他反而掉下来成了师长——国防军里少之又少,挂上将军衔的装甲师师长。

    很多人都为他抱不平,但他自己却安之若素,踏踏实实干好手头工作,既不表示对总参谋部或元首的不满,也没有流露出对劳斯的嫉妒,甚至在劳斯明确成为其顶头上司时,依然保持了谦逊而恭敬的态度,对劳斯很尊敬。这不但获得了霍夫曼的肯定,也博得了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的好感——说起来基希纳的资历比他都老。

    在确定首批升级为整编装甲师的过程中,第6装甲师本不在名单里,只因第7装甲师尚在非洲作战无暇分身参与才被遴选为候补。为争夺这个候补资格,各方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最后蔡茨勒报上去的推荐名单上第6装甲师赫然写在第一位。不但如此,蔡茨勒还亲自跑到柏林,以第6装甲师在迪耶普反登陆战役中有突出贡献为由(他亲自指挥了该战役),恳请霍夫曼一定要批准,劳斯也多次到凯特尔元帅处陈情。最终第6装甲师搭上末班车,成为首批整编的部队。

    临出发前,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官莫德尔大将又找基希纳谈话,希望他抓住机会好好表现,因为元首已考虑为东方集团军群组建一个新的装甲集团军,司令官候选人有不少,他推荐了基希纳并表示蔡茨勒也同意推荐,这让基希纳深感意外,同时更激发了斗志。

    他不但对行军路线、作战计划和可能额遭遇的情况进行了细致规划,还亲自检查了各部队的装备与补给情况,由于是临时组建的装甲集群,他甚至挨个会见了各师团级军官,熟悉他们的特点和指挥风格,以便最大程度地发挥作战效能。而在这些军官当中,他最信赖也是最信赖的就是第6装甲师第11装甲团团长、大名鼎鼎的装甲牙医——贝克上校。

    弗兰兹-贝克上校曾是一位牙医,参加过一战,退役后攻读医学和牙科并在1923年成为牙科博士,大战开始后一直在第6装甲师效力,参加过波兰战役、法国战役,军衔一路晋升,整编完成后正式以上校军衔出任第11装甲团团长。

    现在,装甲牙医正在摇晃的4号坦克指挥车里思考下一步的作战策略,前段时间他们师在法国完成了整编,力量正处于巅峰状态,对他来说,被隆隆大西洋海浪冲刷的布里塔尼亚海岸、映射着秋日阳光的凡尔登草原、金光灿灿的教堂和尖顶高耸的城堡已成为了过去,现在该是思考铁与血、生命与杀戮的时候了。

    “长官,我们即将进入苏军防线。”正在沉思间,耳机里忽然传来侦查部队的报告。

    “有什么异常?”

    “没有异常,苏军阵地一片沉寂,但我认为他们已觉察到了我们的到来。”

    “继续前进,不要擅自开火,等候命令。”装甲牙医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忽然下达了一个令人愕然的大胆命令。

    侦查连连长明显有些迟疑,但还是答应照办。

    又过了十多分钟,贝克借着升起的月亮的光芒下看到了梦中的景象:在苏军防守严密的阵地上有许多连队的士兵站起身来,拿起他们的武器,静静地盯着眼中可疑的坦克纵队向他们开去,但没有一个人开火或摆出要开火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贝克自己也愣住了,这一瞬间他的手心紧张全是汗水,他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置,这是在一座公路桥上,一旦交火很容易被敌人堵住,并不是适合坦克作战的地方。

    虽然非常冒险,但他还是压低声音说道:“全体注意,先不要开火!”

    第一辆坦克到达了对岸,紧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第四辆……这时候苏军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不但因为坦克数量有点多,而且有一些坦克体型特别巨大,不太像俄国坦克——那是夹杂在4号坦克中间的虎式。装甲牙医不知道他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上级通知这里驻守的红军部队今天夜里会有部队经过并换防,懵懵懂懂的守军居然将德军当成了自己人。等他们醒悟过来,已来不及了。

    “口令……”

    “打!”

    “哒哒哒!”

    “突突突!”

    漆黑一片的桥头猛然迸发出激烈的火光,大部分是德军坦克的机枪与火炮声,小部分是苏军的还击和反坦克炮绝望地挣扎,听到前面交上了火,后面的装甲掷弹兵迅速挺近冲击,协助坦克部队夺桥。经过30分钟激战,整座桥被完整地夺了下来,通往图拉的道路打通了。

    6月4日清晨,坐镇中枢的华西列夫斯基一连收到三个噩耗:

    第一个噩耗是图拉方向,德军进攻部队摸到距图拉只有35公里的地方,不但接连凿穿两道外围防线,还痛击了同一天经过的草原军区部队,迫使科涅夫率部绕行梁赞一线,损失超过4万人——很多人不是被消灭的,是在黑夜中被打散的;

    第二个噩耗是中央战场方向,两个德军装甲集团军忽然出现,猛攻中央方面军右翼,仅有15万人、装备差、训练水平低的红军根本拦不住30多万装备精良的德军精锐,大部分阵地被突破,残余红军纷纷向鲍里索格列布斯克撤退,一片哀鸿遍野;

    第三个噩耗是卡拉奇方向,虽然中央方面军不惜一切代价向卡拉奇发动了猛烈进攻,巴格拉米扬动用麾下全部3个集团军主力展开进攻,其中两个集团军分别攻击左右两翼,将两翼德国步兵师死死缠住,中间的集团军则进攻卡拉奇的意大利部队。虽然扼守卡拉奇的只有公羊装甲师和一个步兵师,但陷入重重包围的意大利人居然死战不退,牢牢顶住了红军冲击。

    “混蛋!”华西列夫斯基怒得拍案而起,“巴格拉米扬在干什么?侧翼挡不住德国人,正面吃不掉意大利人,他怎么指挥的?”

    朱可夫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虽然巴格拉米扬与他关系不错,但目前的情况却恶劣得不能再恶劣了,一旦鲍里索格列布斯克被德军占领,中央方面军的后路就彻底被断了,哪怕届时能拿下卡拉奇也于事无补。

    “对侧翼他有什么调整?”

    “巴格拉米扬司令员将预备队集团军派上去了,希望能在鲍里索格列布斯克一线顶住德国人,但他同时表示情况很不乐观,希望瓦图京司令员派出有力部队掩护他的后路。”旁边的机要参谋把电报递给朱可夫,“他还请求大本营再给他加派一个空军集团军。”

    “让瓦图京去掩护他?亏他说得出来!”华西列夫斯基更加愤怒,“西南方面军一动,不正好给曼施坦因可乘之机?斯大林格勒的侧翼掩护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