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舆论攻势(上)
    5月17日上午,霍夫曼亲自赶到意大利送联合舰队东归。

    本来整支舰队2天前就要动身,但因堀悌吉此前提了额外要求大多数居然都是奢侈品或耐用消费品,所以又耽误了两天。对于通过科尔转报上来的请求,施佩尔十分好奇,不明白为什么这位日本将军不急着去打印度,反而有闲情逸致搜罗欧洲产品特别是奢侈品,但霍夫曼却毫不在意,大笔一挥签署同意之后就将单子发给罗马意大利领袖干这个更在行。

    于是,德国的汽车、意大利的高级服装、法国的香水与葡萄酒、瑞士的钟表如流水般进了日本人的口袋。到后来大家终于弄清楚了,这里面除小部分要拿回去给皇室和达官贵人作纪念外,其余大部分都是堀悌吉给部下的犒赏只有钱是德国出!

    堀悌吉真敢要,元首真敢给,所有人脑子都转不过弯来,倒不是舍不得战争进行到现在,奢侈品已大大降价,艺术品也持续贬值,很多东西都囤积着卖不出去,还不如拉动一下消费,大家只是看不懂其中套路。凯特尔也糊涂了,奖励表彰不应该是国家职能么?这位将军这么干不怕回国后受追查?反正没有德国将军敢这么干!就连知日派科尔也为堀悌吉的行为捏一把汗,但后者似乎毫不在意,轻轻松松用“传统”两字就搪塞过去了。

    看着日本官兵兴高采烈的模样,德意高层懒得去泼冷水,因为巴拿马和加勒比战役打得极好,即便里面除了转让给德国海军的天鹰号外没有半艘意大利军舰,意大利领袖依然在媒体上大吹大擂伟大胜利。而德国海军则抓住难得的休整机会,举行了盛大的授勋、晋升仪式,上下一片灿烂。

    根据日德约定,东经70度以东战事归日本处理,以西由德意处理,因此一路上还有几个小目标需要对付纳入德国管辖的塞舌尔群岛,归日本的马尔代夫和英属印度洋领地,不过这些目标对浩浩荡荡东归的日本舰队来说都是举手之劳,来时联合舰队绞尽脑汁避开了这些区域,回去当然要大张旗鼓堀悌吉已承诺会顺路扫清。

    在日本主力舰队出发前两天,马达加斯加登陆部队已在达累斯萨拉姆成功登陆,可怜的英国殖民地军队一触即溃,不到半天功夫就顺利占领这座港口城市,大批官兵源源不断地上岸登陆并向北扫荡;在他们之前,栗田健男率领的运输舰队更早出发,已在索科特拉岛附近待命上面搭载了日本这次收获的绝大部分物资和装备,总运输吨位超过150万吨,场面蔚为壮观。

    “期待攻略印度的好消息,希望今年秋冬还能再和将军一起去美洲大陆翻天覆地……”在盛大的出征仪式上,霍夫曼与堀悌吉握手告别。反正这么庞大的舰队调动也瞒不住人,三国商量后干脆办一个大规模出征仪式鼓励士气。

    堀悌吉微微一笑:“会有这个机会的,期待再次与德意盟友并肩作战……”

    德军在达累斯萨拉姆登陆的消息彻底震住了艾森豪威尔,哪怕再迟钝的人现在也明白非洲盟军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再不撤退真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虽然参联会有关撤退的明确指令在十天前已下达,但非洲战区组织撤退的速度并不快,一方面因为数量有限的机群要掩护部队作战,占用了飞行时间,一方面要优先撤退受伤人员,其他部队的撤退而言实在分身乏术。

    5月15日,走投无路的艾克终于狠下心,决定放弃一切对德轰炸,将全部飞机运力用于人员撤退。失去空中掩护的地面部队根本不是德军对手,再加上德军已在侧翼登陆、战区要全面撤退的消息纷纷扩散,士气一落千丈,前两天还打得胶着的阵线一下子就丢失了。

    5月17日,在德国装甲部队犀利强攻下,非洲战区连着丢掉了内罗毕外围两道防线,最后一道防线也岌岌可危。更要命的是,观察员发现德国得到了大批先进战斗机支援,不但轰炸机或运输机损失大增,就连护航战斗机的损失也在快速加大,美军p-47战斗机与-190相比并未占据明显优势,但德意飞行员的经验却不是美国人能望其项背的,于是这条空中撤退通道也变得不太保险。

    指挥部里彻底闹翻了天,美国人、英国人、澳大利亚人、新西兰人甚至还有加拿大人吵得一塌糊涂。

    艾森豪威尔端坐在中间,胡子拉碴、满脸憔悴,他艰难开口道:“诸位,我们不能再吵了,现在局势危如累卵,再吵下去大家全都要死在这里,必须让一部分部队先撤退。”

    “其他人呢?”

    “这……”艾森豪威尔艰难地开口,“德军已断了我们南下撤退的道路,西行更加困难,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只能……光荣投降!”

    “我们还是那句话,要走大家一起走,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投降我们一起投降我们在埃及就被人卖了一次,这次休想再让我们留下来断后!”澳新两个师长猝然发难。

    “我的部队留下来断后,掩护你们这群胆小鬼逃跑。”乔治-巴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火冲天地说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们赶紧给我滚!”

    “乔治,你不能留下,你是总统点名要撤退的人,这次作战经验很重要,合众国的装甲部队不能没有你。”艾森豪威尔苦笑道,“还是我留下吧,反正总要有人承担责任。”

    “不行,战区总司令不能当俘虏!”几个美国师长发飙了,对英国人一顿乱喷,“他妈-的,你们这群狗-娘养的,老子不远万里从美国赶来救援,你们就这么报答我们?”

    “要不我留下吧。”海军少将休伊特惨然一笑,“反正军舰早就打光了。”

    “不行,你是海军,不能代表陆军投降。”一圈人异口同声地表示反对。

    “听我说一句……”一直没开口的拉姆斯登说话了,“我可以留下率领部队投降,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说看。”

    “让澳新部队第一批撤退,英国部队最后一批撤退。”

    “为什么?”所有人全愣了。

    “澳、新两师是蒙哥马利将军用生命换来的,我答应过他,要关照好这两支部队,至于大英帝国……”拉姆斯登苦笑道,“无论肯尼亚还是坦噶尼喀都是大不列颠殖民地,守土重任我们责无旁贷……”

    这么一说,众人全都沉默了。

    澳新部队说不出话来,英国人自己垂头丧气,美国人同样无话可说。几个美国将军虽然不满第二批撤退,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谁也不好意思说不同意见。

    “暂且这么定吧。”艾森豪威尔扫视了周围一圈,“今天部署全面撤退,澳新部队第一批,只运人!动作一定要快!阻击部队要咬牙顶住。”

    众人应诺一声后,纷纷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会议室。艾森豪威尔并不知道,撤退还不是最艰难的选择,国内舆论风向才是最难堪的全是由“欧洲之声”引起的热切关注:

    “各位美国听众,深夜好!我们继续报道非洲战事。

    日前,英勇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在达累斯萨拉姆登陆,成功抄袭非洲英美部队侧翼,大约尚有6余万英美盟军被困于肯尼亚内罗毕附近,外无援军、内无补给,只有一条航程长达4000公里、很不可靠的空中补给线,不但要面临恶劣的天气袭扰,而且全程面临我航空兵攻击。

    经连日激战,我军摧毁内罗毕外围两道防线,现敌军军心动摇、仓皇失措,大批官兵投降。我军缴获大量物资和武器装备,包括坦克……机枪……火炮……我们在俘虏中再次发现大量德国、意大利后裔美军官兵,很多人都是受了欺骗、胁迫而走上战场的。

    有一个小伙子伤心地告诉我们,他父亲被美国政府毫无理由地拘留在监狱里,仅仅因为他是德国移民,为解救父亲并证明自己的忠诚,他被迫前来当兵卖命,不幸现在又被俘虏。

    我们再次大声疾呼,欧洲大陆后裔、非洲后裔、印第安后裔的美国民众不要再给无耻政客和犹太金融寡头卖命了!这场战争与你们无关!坚决拒缴税收!坚决拒服兵役!如您已在军队中或即将给他们卖命,为保住生命,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1、在战场上碰到我军立即投降,我们保证给予良好待遇;

    2、学习常用的德语或意大利语,万一被我军俘虏,掌握德语、意大利语可获优待;

    3、如果暂时学不会,就请您在身上留好纸条或保留我们散发的传单“我父亲母亲祖父祖母是德国人意大利人,请看在他们的份上宽恕我的罪行”,我们将予以宽大处理……

    所有拥有德国、意大利血统的被俘官兵,有优先权回归本国国籍,只要签署申请文书、宣誓效忠便立即脱离俘虏身份,能在两国自由定居;如不愿意申请回归,只要签署不愿意继续与两国为敌的文书,战后首批遣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