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纽约,别为我哭泣!(完,盟主“月北寒江”加更)
    s:本章为盟主“月北寒江”加更,尚欠两次加更,容我慢慢补上,感谢支持。

    看着终于被投掷下来,所有飞行员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但下一幕却让他们深感意外:投掷完的飞机居然没借助投弹完成那一瞬间飘升后的升势选择爬高,反而重新又压低高度这是极端困难的动作,压得过重飞机很容易就一头栽进水里,压得过轻,则飞机不能有效降低高度,只会一头撞在桥体下沿。

    对这次的战术选择,村田重治早就考虑得很清楚:飞机现在距桥面很近,爬升很可能来不及,摆脱桥面上那些斜拉钢索,必须从桥面下穿过去,但桥体下沿离水面只有40多米,他必须非常小心刚才之所以选择20米左右的高度投弹也基于这个考虑,如果是30多米投掷,放下那一瞬间的飘升很可能让飞机直接撞在桥体下端,压到20米左右再飘升上来的距离他还有把握控制在。

    看着他的飞机往桥面下飞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好几个飞行员干脆扭过头去不敢看,但几秒钟后他们就忍不住重新转过头来看:只见村田重治的飞机顺利地从桥洞下穿出,飞机上的三名成员,包括村田重治在内都是满身大汗:刚才从桥洞下穿越的那一瞬间实在太过于惊险,虽然实际上还有2-3米的距离,但给人的感觉几乎是只要敢站起来伸手就能摸到桥体!

    就在飞机顺利飞出后不到10秒钟,就狠狠撞在桥墩另一侧面,引发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后面的机手立即欢呼起来:“成了!成了!塌了!塌了!”

    村田重治扭过头去一看,只见桥墩在累计5条的爆炸力和水流压力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塌陷下去,然后整座桥连桥面开始掉落下来并断成数截,最后全部重重地摔落在东河里,激起的浪花比刚才爆炸时还要猛烈。

    5:18分,渊田美津雄收到电报:“幸不辱命,桥已摧毁,全员返航!”

    他喃喃自语,深陷于兴奋而不可自抑:“果然是雷击之王!”

    下面,是陷入熊熊烈火燃烧之中的洛克菲勒中心。

    虽然高射炮徒劳地发射着炮弹,探照灯也试图锁定漫天飞舞的轰炸机,但在渊田美津雄看来,纽约的抵抗力度甚至还不如当初珍珠港来得猛烈,这并不是他的错觉:珍珠港是太平洋舰队总部所在,防空火力比纽约强得多,人员也是服役多时的士兵,素质根本不是临时征召的国民警卫队可相比的。而且当初轰炸珍珠港是白天,视线良好,守军很容易发现目标并进行就地还击,而进攻纽约确实晚上,飞机要攻击的几个建筑物特征十分鲜明,甚至还不用考虑目标躲闪,此消彼长下,当然不是同一水平。

    夜间空袭对全世界都是难题,除德国建立了完整的夜间防空体系,有夜间战斗机、远程雷达站、探照灯光带和高射炮等多位一体防御手段外,其余国家全部只能靠瞎蒙,而美国这样承平许久的国家更是几乎不设防。

    对轴心机群更加有利的一点是,当初为支援巴拿马作战,阿诺德将军将东海岸有战斗力的部队抽调得一干二净,现在根本组织不起有力的战斗机部队来。

    面对徒劳无功的防空火力,已濒临崩溃的理查德在绝望中将电话打到陆航基地,希望他们能够出动战斗机,结果却被告知,所有人员都没有接受过夜间战斗训练,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整个基地唯一具备战斗能力的只有3名教官。

    “那就让他们上去!”

    “他们刚刚升空!”

    望着外面隆隆作响的爆炸声,理查德绝望地抱紧脑袋,流下苦涩的眼泪外面飞机有上百架,仅仅3架战斗机顶什么用?

    “我怎么对得起纽约人民啊!我怎么对得起马歇尔将军啊!”参谋们只听到他在喃喃自语,心中无不悲凉万分。

    5:21分,所有j-98扔掉返航,他们的速度在各机型中最慢,根据空袭计划要最早返航,以便为降落腾出时间。两种后,草鹿龙之介兴奋地到冢原二四三面前报告:“长官,前方发来战报,轰炸取得极大成功。”

    “很好!”冢原睁开微闭的双眼,关切地问道,“舰队现在哪里?”

    “离纽约535公里,再过大约半小时天就会放亮。”

    “很好,起飞直掩机准备接应,腾出甲板供第一批飞机降落,天亮后才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美军地面火力已越来越趋于猛烈,其余进攻目标此时已基本完成,渊田美津雄让完成投弹的飞机先行返回母舰,自己则率领其余飞机向最后一个目标曼哈顿大桥挺进。

    曼哈顿大桥虽然不如布鲁克林大桥出名,但其复杂程度并不亚于布鲁克林大桥,大桥设计有两层道路,上层有双向4车道,下层包括双向可转换3车道,此外还包括地铁线和人行道。他和源田实事先进行过认真分析,鉴于曼哈顿大桥的特点,认为要将其摧毁只能依靠俯冲轰炸。因此虽然曼哈顿大桥距离布鲁克林大桥不远,他并没有让村田重治率领更多飞机前去进攻。而是自己率领最后9架he-218展开攻击。

    5:34分,针对大桥的最后轰炸展开,看到隐隐在望的桥面后,渊田美津雄露出一丝狞笑,对准通话器吼道:“让敌人见识一下我们在索科特拉岛上练就的死亡之舞!全体都有,3号指标!”

    “板载!”

    经过一分钟的队形调整,9架飞机排成了彼此间距50余米且飞行高度都是1200米的一列横队,看上去整整齐齐,仿佛刀砍斧削过一般。

    “预备!”

    “进攻!”

    随着他一声令下,九架飞机同时对准桥面快速俯冲下去,几秒钟后不约而同地释放了:只见9颗500公斤高爆弹从500米左右的高度滚落下去,片刻后就重重地砸在桥面上炸响就连炸响时间都几乎相同。在累计数吨的协同作用下,整座大桥桥面上层断裂成50余米长的一段段,然后又一段段下去,连同爆炸冲击波的威力将下层桥面一并砸断。现在,整座大桥除桥墩和靠近两岸的桥面还算完整外,中间那一段仿佛被上帝之手直接用史诗巨刀砍成数截后抛落在水里。

    “死亡之舞”最初训练出来用于对付假象中的巨敌拥有270米以上甲板且有厚重防御的超级装甲航母(只有图纸上的中途岛级够得着这个水平),一般采用2号指标6机同步攻击,间距45米,高度1500米,用3号指标来对付大桥也算是绝无仅有的经历,事实证明非常成功。

    望着滔滔奔流的江水与空荡荡的大桥,渊田美津雄满意地点点头,下达最后一条命令:“全军返航!”

    5:38分,东方露出鱼肚白,完成进攻的机群在快速撤退。

    大约5点半时,尚在睡梦之中的罗斯福被电话吵醒了,最近这段时间他睡得很不安稳,一方面焦虑于前线的战局,另一方面又为未来的战争而感到忧心忡忡,今天更是很晚才入睡,此时正是迷迷糊糊睡得最香的时候。

    “抱歉,总统阁下,天还没亮就来打扰您。”话筒里传出了马歇尔的声音,“我们遇到了十分糟糕且棘手的情况……”

    听到是马歇尔的声音,罗斯福一下子警觉起来,“有什么坏消息?”

    “非常糟糕的消息。”马歇尔的言语中满是疲惫与无奈,“我刚刚接到消息,十几分钟之前纽约遭到了空袭。”

    “什么?”他惊呼起来,“有多大规模?”

    “据雷达站报告,可能有200架飞机。”

    “该死,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航空母舰?”

    “是的,您猜得没错,他们是从海上发起的进攻。”

    “让我们的飞机和高射炮去消灭他们。”罗斯福激动地挥舞着拳头。

    “可能没有用,我们没有夜战飞机,高射炮也不够充足,更要命的是,我们的人员缺乏训练。”马歇尔虽然自身情绪也很低落,但他依然宽慰着罗斯福,“天亮后我会赶去纽约坐镇救援,我相信我们能挺住……”

    “天亮后立即派出飞机进攻,一定要把该死的航空母舰全部击沉!”

    “明白,我刚刚下达了命令。”

    6:19分,天色已大放晴亮,第一批返回的飞机已稳稳降落在航空母舰上。

    与此同时,长岛雷达站也进行了紧急汇报:“从5点20分开始,陆续有飞机向正东方向飞去,本站监控距离有限,150公里后目标自然消失!”

    展开轰炸时用的是低空接近,返回时直接是高空返回,而所有飞机都要经过长岛雷达站的监测范围,因此被美军观察得一清二楚。

    “报告累计数目。”

    “150架次以上。”

    陆航总司令阿诺德在华盛顿咬牙切齿地发布了命令:“立即展开搜索,不放过一架敌机,一艘敌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