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打脸(上)
    ps:最近工作非常忙,有关更新只能不定时了,抱歉……

    虽然还只是4月下旬的天气,但日本帝国海军军令部部长、海军大将伏见宫博恭王只觉得心里烦躁异常,浑身上火,有一股子说不出的难受。

    最近这几天他生病了不是一般的毛病,是心病!走到哪都觉得仿佛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嘲笑他是傻瓜!而无论是军中的议论还是部分高层有意无意的嘲讽,都让他觉得格外刺耳与难以忍受,发展到后来,甚至于有人一在他眼前提这这个字眼他的脸马上就沉下来。

    上次军部联席会议因堀悌吉绕过军令部、直接独断去进攻美国东海岸的事,他与山本五十六公开斗起了嘴,还跑到裕仁面前去告状,似乎想借此彰显自己的地位,结果反而不痛不痒地在御前碰了软钉子,还让陆军高层看见了海军军令部系统与海军省系统之间不和的笑话。

    不但如此,没两天他就听到外界有传言说他“鼠目寸光”、“有眼无珠”,消息传遍了整个参谋本部和军令部,在“举国一致”时期,这几乎等于传遍了权力中枢。他很想愤怒地将幕后黑手揪出来,结果被告知源头是从山本五十六、井上成美口中那里来的,说他根本不懂攻略美国东海岸的深刻内涵,更气人的是,山本和井上这么说也就罢了,就连石原莞尔居然也附和这种观点。

    就在他气得准备直接找上门去找山本说清楚时,却接到了惊天霹雳一般的消息堀悌吉率海军主力虚晃一,根本没去打东海岸而是转道去打巴拿马。

    从陆军到海军,从大将到少尉,只要接受过正规军事教育、学过基本参谋课程的军官马上就能反应过来这是堀悌吉采用的避实击虚法,虽然当初大家都对联合舰队非要进攻东海岸的意图看不清楚,能看懂其间道理的人几乎少之又少,但不妨碍他们现在反过来嘲笑军令部部长也看不明白人性如此,没什么好说的。

    伏见宫博恭王只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似乎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哪还有去找山本和井上晦气的想法?

    他不敢宣扬攻打巴拿马没用这样的观点那是自欺欺人,所有人都清楚美国80%以上的工业实力都集中在东海岸,一旦破坏了巴拿马运河,不但意味着美国向南洋的运输时间会增加30-45天,还意味着他们必须投入更多的军舰、商船和人员才能维持以前一样的水平。从长期来看对日本是大有好处的,意味着日本短期内面临的美国压力将大大下降。

    他不敢说攻略巴拿马不对,只是酸溜溜说恐怕不好打,这举动太冒险、太激进,应该积极稳妥,至少也要军部深入讨论后才能执行,而不是区区一个联合舰队司令长官自己就决定了。

    其实,如果他能忍住不说什么,这件事其实也就悄悄过去了,结果他非要对此冷嘲热讽、打泼冷水,然后就是不断被吊起来打的后果:不到5天,前线战况就完全清楚了,因为日本在巴西是有大量移民的,也有发达的情报网络,实际战况很快就传了回来联合舰队和德国陆战旅不但顺利击退巴拿马守军,还彻底炸毁了巴拿马运河船闸,瘫痪了运河体系。

    这战果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反应过来之后大家又是一通哄堂大笑,现在谁都明白巴拿马战役不是军令部指挥和协调的,而是堀悌吉率联合舰队独立完成的行动,甚至是顶着风险的“独断”行为,于是传言传着传者便走了样。

    “听说了么?军令部那傻瓜说攻打巴拿马是不可能的,结果现在联合舰队不但成功完成任务,而且还大涨皇军威风。”

    “亏得堀悌吉将军没有将整个计划报给傻瓜过目,否则非吓破他的鼠胆,不过呢,鼠目寸光的人也只有鼠胆了,难道还能指望熊胆?”

    “哈哈哈!听说就是这傻瓜当初派人向陛下隐瞒前线失利情况的,他还当其他人都是傻瓜呢。”

    令伏见宫博恭王始料未及的是,不但这次的事件让他站到了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就连当初岛田粉饰失败、掩盖中途岛战役真相的情况也再一次被人翻了旧账,隐隐约约还提到是他授意而为,这让他不禁气急败坏、大发雷霆。

    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堀悌吉不但调集了德国海军一起前往,甚至还能动用德国海军陆战队的兵力,他满脑子都是错愕谁都知道伏见宫博恭王才是主张日德联手、对美开战的,而山本、堀悌吉、米内光政都是反对对美开战的,现在倒好,反对联德的人居然和德国打得火热。这让他如何不感觉痛彻心扉?

    总算是联合舰队发回的战报让他抓住了痛脚陆奥、比睿两艘战列舰被堀悌吉果断拿去沉堵船只,他在军令部里大发雷霆,认为此举完全是胡闹,“丢了这些军舰,今后还怎么与美国人相抗衡?”他已打定主意,回来要对这件事大做文章。

    谁知道这句话刚刚说完没两天,巴拿马海战又打响了,轴心海军以弱敌强,以一艘中型航母沉没为代价,击沉了对方五艘航母,整个把中途岛战役的情况颠倒过来重新演了一遍。

    消息被证实之后,日本举国欢庆,连夜进行了祝捷大游行,声势超过以往数倍。收到确切战报的伏见宫博恭王当场就额头冷汗直冒,不敢相信,他有心想指出这份战报是“伪造”、是“谎报”,但后来连美国自己都亲口承认了,他还有什么理由硬顶着不肯承认呢?现在不但陆海军高层看他的眼光怪怪的,就连心腹手下都委婉地暗示他最近不要就这个话题再发表意见了,免得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于是,又气又急之下,将近70高龄的伏见宫博恭王终于病倒了,现在一听到联合舰队和堀悌吉的名字他就头疼不已,整件事成了心病。裕仁倒是很快就派出了御医嘘寒问暖,可心病实在令人棘手。

    于是,随着巴拿马方向捷报频传,伏见宫博恭王的病情反而加重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