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瘫痪(完)
    残阳如血,当布鲁克鼓起余勇,再次率机群出现在运河区上空时,他已遥遥发现陆奥号以蹒跚的速度向船闸挺近,一边前进一边还向纵深的美军阵地猛烈开火,似乎离船闸已不远了。这多天来坚守在船闸附近的美国部队在德国陆战队和陆奥号抵近射击的双重压制下,最终无可奈何地撤离了这个地方。

    所有美国飞行员都急红了眼,不顾日德战斗机的拦截,本能地扑下去进攻,但1000或500磅重的炸弹已没有任何意义,再多炸弹也改变不了陆奥前进的方向,几架飞机倒是想从舰尾或舰艏方向投掷鱼雷,因为陆奥整个身躯都在船渠中,理论上来说不存在规避可能,只要投下去就是必中,可问题是船渠水深不够,几架tb失望的发现他们投下去的鱼雷一头扎在底部浮不起来!几个急疯了的飞行员忍不住在电台里痛骂起来,但这完全于事无补……

    17:03分,陆奥号随着舵机角度的转移,越来越偏离船渠中心线,与周围冲撞是势在必然,2分钟后,山澄贞次郎大喊道:“防冲击准备!”

    在所有人惊恐莫名的注视中,“轰隆”一声,排水量4.3万吨的陆奥带着近7000吨海水重重地撞在船闸上,巨大的冲击力让船闸当场崩溃,而镶嵌着漂亮菊纹章的舰艏也炸弹、鱼雷、撞击等多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也终于支撑不住溃烂变形了。

    眼看事不可为,布鲁克也不矫情,将进攻目标对准了其他目标,虽然一天下来sbd和tb已经死伤累累,但所有美军飞行员都咬牙坚持、发动了决死进攻。

    “轰”地一声巨响,继中午左舷中雷之后,比睿号右舷又吃到了一条鱼雷,紧接着黎塞留号也吃到一条鱼雷,榛名号、斯特拉斯堡号、提尔匹茨号各吃到一颗炸弹,长门号和提尔匹茨号这次只吃到近失弹,但飞舞的弹片削去了不少高射炮炮位官兵的生命。

    当然,美军机群的日子也很难过,伤亡比中午甚至还有所上升,特别是tb再次接近打光

    在规避美军炸弹与鱼雷的时刻,堀悌吉突然对草鹿任一说道:“其实,船渠一共一进一出有两道,我甚至都觉得光一艘陆奥是不够的,还得再来一条才能将两道船渠都堵上。”

    “长官,您不是开玩笑吧?损失一条陆奥已够心疼了!还敢再来一条”草鹿任一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后就对着空中挥舞拳头,“打得好,打得好!把鬼畜的飞机全打下来!”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比睿号舰长报告该舰又中了一条鱼雷,整体伤势情况虽然比陆奥稍微好一点,但速度也从30节掉到了只有16节,而且草鹿任一很清楚,像金刚级这种30多年的老舰,又是在战列巡洋舰基础上修修补补的战舰,其防御实力其实远远比不过陆奥的,2条鱼雷的创伤估计与陆奥也基本类似了。

    “让比睿号也突进吧……”堀悌吉面无表情地发布指令,“从另一条船渠走,然后让陆战旅的工兵加快炸药埋设步伐。”

    剩余30几架美军飞机退场后,所有人惊恐地发现,比睿号又朝船渠突进,现在不仅联合舰队上下,就连德国舰队上下都惊呆了堀悌吉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不手软啊。

    冢原二四三只能报以长叹,现在除了深恨自己的乌鸦嘴以外,还能说什么呢?不过他没多少时间长吁短叹,因为舰队直掩机紧张地向他报告发现一架b-25并将其击落了,而电讯室向他报告,在击落之前,他们接收到了一串不明电文……

    “该死,我们也被发现了……”

    夜幕降临的时刻,布鲁克垂头丧气地返回了基地,从飞机上下来之后,筋疲力尽的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两眼无助地望着天空,他觉得自己就是最大号的刽子手,带一批又一批飞行员们慷慨赴死,自己偏偏两次还活了下来。看着基地里寥寥无几的幸存者,他忍不住有嚎啕大哭的冲动地勤悄悄告诉他,明天还会有飞行员和飞机来……

    科恩走了过来,蹲在他旁边,一言不发,半天后才从牙关里挤出一条消息:“一架b-25报告,在巴拿马和哥伦比亚三角海域区域发现敌航母编队,距离运河区大约300公里出头,拥有舰队航母4艘,轻型航母3艘,另有大量巡洋舰和驱逐舰。

    “什么?”布鲁克一骨碌从地上跳起来,“7艘航母?”

    “对。”

    前者惊呆了,这下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打了一茬又一茬,轴心的战斗机部队始终源源不断冒出来,原来敌军航母不是5艘而是7艘……

    他不放心地问道:“不会看错吧?”

    “应该……不会”科恩苦笑了一下,“不过,也没法再次核实了,这架飞机在拍完电报后就失去了联络,我估计已被敌军击落。”

    布鲁克看了看夜色,又看了看基地,也报以痛苦的回答:“可惜今天来不及了没有飞机、没有飞行员,只能等明天再出动了。”

    在金刚完成撞击壮举后,比睿也在天黑前冲击了另半边,同时两舰还以猛烈炮火向巴拿马守军进行侧击,射速飞快,已完全不管会不会对主炮造成损害反正都准备沉没了,巴拿马守军的作战意志最终崩溃,无论罗斯怎么劝解与解释,整体局面无可挽回,部队一窝蜂地向后退去、全线溃散对一支没怎么见过真章的军队来说,能在轴心空袭、陆战、海军炮击下抵抗至今,其表现已足够英勇,起码他们还没想到向对面的轴心军投降。

    深夜11点,两艘军舰先后打开通海阀自沉,两舰舰长本来都要与舰同沉,却被堀悌吉骂了回来,在水兵们搀扶下依依不舍地告别军舰。

    两舰沉没一小时后,加通船闸再次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德国工兵在船闸和两侧船渠共埋设了近10吨炸药,最后将其全部炸毁,瘫倒下来的混凝土、石块、泥土彻彻底底将两艘军舰埋葬在水底。

    巴拿马运河终于彻底瘫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