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巴拿马(中)
    天鹰号航母上,克兰克上将好奇地问小泽治三郎:“堀悌吉将军下令升z字旗是什么意思?”在直布罗陀海峡打通之后,德国海军拟考虑重新组建公海舰队编制,马沙尔将出任公海舰队司令,而克兰克将出任副司令,当然这个安排是过渡性质的,雷德尔更希望他届时能兼任机动舰队司令,所以他跟着小泽近距离实习。{<[网

    “z字旗在日本海军中具有独特地位,只有具有重大决战意义的时刻才会升起,据我所知从对马海战开始,联合舰队一共只升起过3次,这是第4次长官是准备要打决战了。”

    “决战?”克兰克楞了一下,“和谁打?巴拿马美军?”

    “敌人可能并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些。”

    “您是说美军舰队?”克兰克皱起眉头,“确实很久没他们的消息了。”

    “这可能会是一场很艰苦的战斗,他必须鼓舞全军。”小泽顿了一下,“虽然暂时还没有任何证据,但我也有这种直觉。”

    “但愿您的感觉是错的,否则我们会有大麻烦。”克兰克看了看准备起飞的舰载机飞行员,感慨了一句,“训练这么多天,真期待他们的表现啊!”

    凌晨3点25分,在漆黑的夜色中,一架又一架的he-218(日本称彗星改)俯冲轰炸机从甲板起飞,朝西南方向扑去。

    对今天的第一波空袭堀悌吉做了精心调整,考虑到美军地面防御力量的强大与雷达体系完备,再加上水侦报告说敌军拥有新式防空战斗机,为克制这种优势,舰载机必须先敌进攻。天亮后再空袭显然不行,那样第一攻击波飞机会遭到优势敌机截杀,因此他打算冒点险夜袭。利用夜色掩护达成进攻的突然性。

    舰载机夜袭港口并非没有先例,前几年英军就利用夜袭打了塔兰托战役并取得胜利,不过相对英军的夜袭,轴心舰队这次夜袭难度更大:先,他们驾驶的是巡航时高达4oo多公里的he-218,远不是慢吞吞、连2oo公里/小时都飞不过的剑鱼,这加大了保持空中编队的难度;其次,英军在空袭前拥有塔兰托完整的照片和相对全面的布防图,这次轴心飞行员除看过运河区的基本照片外,对美军布防情况一无所知;再次,此次出击距离比塔兰托战役还远1oo公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美军的警惕性与防空能力远远过懒散的意大利人。

    比塔兰托战役好一些的是,堀悌吉的目标不是运河或军舰,他的第一目标是机场,只要破坏了机场,后续攻击波的日子就好过多了。为对付机场,he-218们不仅挂载了25o公斤高爆弹,还携带了一批凝固。

    唯一让他感到有底气冒险的是,现在轴心舰队拥有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舰载机飞行员没有之一。英美以前也拥有相当不错的舰载机飞行员,但在连续损失航母之后,英美舰载机飞行员中的老鸟近乎损失殆尽,为数不多的也保留下来充当教官,因此英美的后备舰载机飞行员虽然比轴心要多,但总体水平却要低下得多。

    联合舰队进入欧洲后,舰载机飞行员们并未像其他官兵一样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而是与德国海航一起在索科特拉岛上苦练:德国飞行员学习掌握航母作战精髓,日本飞行员学习掌握新飞机精髓,双方飞行员在切磋中不断交流提升,同时也能初步形成作战配合。这次训练的很高,没有用翔鹤或瑞鹤这样的大型航母,直接就用祥风和龙凤两条轻航母他们的甲板更窄、降落距离更短,也更贴近实战需求。

    2月份时,由德国提供施工帮助、意大利海军由博尔扎诺号重巡洋舰改建的轻型航空母舰也投入使用,意大利海军航空兵也正式加入训练,这批新加入的意大利人被德国和日本炼狱式的训练强度给吓倒了每天训练8小时,全周无休,岛上的空军基地空空荡荡,除了一个英国人留下来的酒吧,什么娱乐设施也没有。

    当意大利飞行员问这是什么训练大纲时,德国海航官兵用怪异的音调出日语读音:“月月水火木金金……”幸亏意大利海航不是意大利6军,最终也咬牙坚持下来,适应了这种高强度训练。

    日后有人总结时指出,轴心水平最高的海军航校不在德国、日本或意大利本土,而在索科特拉岛,这所不颁文凭的“航校”是所有海军航空舰载航空兵心目中的圣地,因为要达到这里的“毕业”标准真的很难:俯冲轰炸机飞行员的标准是三机带弹情况下用俯冲同步表演“清扫三重奏”,然后再把炸弹扔到直径不过5米的靶标上;战斗机的毕业标准是用双机配合顶住4机攻击1o分钟对手全是拥有5o个以上击坠记录的王牌飞行员;鱼雷攻击机飞行员的标准是保持海平面2o米高度飞行2分钟,同时还要能用鱼雷击中节度机动的驱逐舰……至于夜间起降,则是老鸟们的必备科目。

    一句话,这里不是普通舰载机飞行员的学习场所,这里是舰载机精英飞行员自我淬炼和提升的晋升场所。

    德国为索科特拉岛“航校”提供了全部资源,飞机管够、燃料管够、地勤和配套服务管够,甚至为运输燃料还专门配备了一条5ooo多吨的油轮,专门负责跑伊朗炼油厂与索科特拉岛的巡回运输,回国“养病”的里希特霍芬在柏林呆了没几天就亲自坐镇索科特拉岛。

    到训练的后期阶段,由于土耳其加入轴心,日德间直线航程进一步缩短,飞机往来更加方便,除舰载机航空队本身成员外,日本还额外安排了4o多名海航后备飞行员从本土跟随航空技术专家团队抵达(其中包括著名的零战设计师堀越二郎),德国海航同样予以接纳并提供了足够的训练装备与补给,短短3个月内光摔掉的飞机就过1oo架,高等级航空燃料更是要以数万吨水平来计算等于是德国出钱出资源帮着日本和意大利培养优秀飞行员。

    这是堀悌吉对霍夫曼的大手笔最感到满意和佩服的地方,也是认为最欠人情的地方。

    现在,这柄锻造了三个月的利刃终于到了出鞘之时,堀悌吉没有为其安排护航飞机,因为飞机越多到时候调度与组织就更麻烦,第一攻击波凭借的就是快与突然。

    凌晨4:45分,煎熬一整夜的美军雷达兵现了屏幕上一大片光点,最初以为自己眼花了,但仔细看了三遍之后,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闻讯赶来的军士长对准电话怒吼道:“敌机来袭,高度4ooo米,度47o公里/小时,数量不少于7o架,距离15o公里……通知拉响防空警报。”

    可怜的罗斯中将是被副官从睡梦中摇醒的,忙碌了一整天的他才刚刚闭眼不到分钟。听到敌机来袭的消息,他大吃一惊:“日本鬼子疯了,夜袭?他们从哪个角落钻出来的?立即通知战斗机起飞!”。

    参谋长哭丧着脸:“战斗机飞行员没受过夜战训练,我们也没有夜间战斗机,升上去根本无济于事!”

    “那也要飞上去,撞也得把日本鬼子给我撞下来!”

    看着明显陷入癫狂状态的司令官,参谋长只能硬着头皮下达了这个命令,不过他下达的时候将口吻改得比较温和,飞行员可以自愿选择是否执行。

    “运河上的烟雾释放了么?”

    “释放了,不过现在还不够大!”

    “该死!”罗斯愤愤地拍了桌子,“防空火力立即做好准备!”

    凌晨5点整,轴心舰队第一攻击波突进到目标上空,美军高射炮喷出无数火舌,整个天空布满火网,如暴风雨时刻的闪电一样划破天际,看上去令人头皮麻。但轴心机群依然如飞蛾扑火一般,义无反顾地朝攻击火网扑去。空袭在5分钟后开始,16架日军he-218率先从东北方向冲进港口,美军探照灯光柱不停地转动,白、红、黄各色曳光弹像喷的火山一样喷涌而出,打头的渊田美津雄中佐率领引导机投下照明弹,为后续飞机开路。

    悬在小降落伞下的照明弹将整个运河区照得耀如白昼,机群很快现了机场位置所在,他们将度提高到最快,迎着刺目的探照灯光和密集的弹雨向机场跑道与机库冲去。威廉少校带领的德军攻击编队先展开攻击,他投下的25o公斤炸弹准确命中了主跑道,混凝土跑道被炸出一个大坑,然后随同落下的烧夷弹点燃了熊熊大火,火光为后续飞机的轰炸指明了方向。他们以最快度俯冲下来,将一枚枚炸弹投入跑道或机库,那些加满油弹、准备清晨第一时间出击的攻击机群不幸成了最大的牺牲品,一片又一片的飞机油料与弹药殉爆,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