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马蜂窝(下)
    “坦克太重,也来不及;高射炮必须大量装备,飞机特别是战斗机要够,海航不行从陆航调;全面加强岸防火力……”三言两语之间,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金上将居然一个人把参联会的职责全干完了,还是在马歇尔等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干完的这一点儿也不符合体制!眼看众人还在发蒙,罗斯福当场发飙:“还不快去执行?等日本人来了踢我们屁股?”

    在这一点上,他丝毫不为金上将刚才的“越俎代庖”而生气,而是庆幸金上将脑子现在还好使,脾气虽然差了点,强在反应快,掌握信息也全面,不像别的将领那么狭隘陆军只懂陆军,海军只懂海军,罗斯福认为挑他当海军当家人是挑对了。

    就在这时,接到消息的马歇尔等人也急匆匆赶来了,听到巴拿马可能会受威胁的事同样大惊失色,立即提议召开参联会紧急会议,听说金上将已拿出了方案,马歇尔听后也不矫情,立即现场办公落实,副官和参谋们疯了一样到处找人去执行指令把民主国家的决策效率逼到这份上,堀悌吉还是头一个。

    就在美国为保卫巴拿马而全面行动时,马沙尔收到了电报:“堀悌吉将军命令,今天夜里炮击编队、航母编队以最快速度越过波多黎各与多米尼加海峡,全力向巴拿马冲刺,他要去破坏巴拿马运河!至于运输编队会安排其他军舰护航。”

    “巴拿马运河?”马沙尔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高兴地笑了起来,“原来这才是堀悌吉将军的真正目标啊,我懂了。”

    舰队目前离巴拿马大致还有1000海里,正常要3天才能赶到,堀悌吉既然说了全力冲刺,那就是要准备压缩到2天马沙尔立即让舰队提速到24节。他想得很清楚,一旦打掉巴拿马这个点,美国海军的调兵效率将大大降低,必须建造更多的运输舰和军舰才能保持同样的兵力密度。

    将整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考虑后,所有细节问题都能回答了:为什么三国舰队公然要以挑衅的口吻发布《告知书》那是为了吸引美国的注意力;为什么要将全部舰队主力带上还要特意编造根本就未同行的意大利舰队那是为了压制英美舰队不要蠢蠢欲动;为什么要带上一个海军陆战旅而不是像其他3个一样前往苏伊士运河那是为了登陆并彻底破坏巴拿马运河。

    “高明!”他在心里暗暗赞叹,难怪元首让自己坚决服从指挥,看来确实有很多地方值得自己学习。

    感觉被捅了马蜂窝的除美国外,还有日本自己《告知书》传遍北美大陆后的第二天,日本国内也知道了消息,军令部高层慌乱起来,此前联合舰队一直报告在意大利休整并接收有关物资,他们本以为堀悌吉马上就要率领舰队回国,没想到舰队已提前启程。走是提前走了,结果根本没往东走,反而转身去打美国东海岸这种大胆的策略震碎了昭和参谋们一地的眼镜。

    大本营联席会议上,感觉权威受到挑战的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很不满意地说:“谁给他这么大权力去打东海岸的?他不回国运送支援和物资,居然被德国人怂恿着去打美国东海岸,真是岂有此理。”

    山本五十六瞟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殿下这话不太对啊,美国不是我们的生死大敌么?刚刚夺了阿留申群岛,数千官兵玉碎,怎么就不能去打东海岸报复了?”

    石原莞尔在旁边半开玩笑地附和说:“海军凶猛,堀悌吉将军霸气,陆军甘拜下风,下次记得叫上我们一起去登陆啊……”

    “你……”伏见宫博恭王气结,“石原君,少说风凉话,整个帝国的主力舰队就捏着他手上,怎么就不能慎重一点?”

    “殿下说的也很有道理,干脆打个电报过去,让联合舰队躲欧洲算了,免得回来被美国人击沉打仗总有风险,怎么就不能慎重一点?”

    “山本君,你这是什么意思?”伏见宫博恭王用不满的口吻说道,“或者,你觉得我当军令部部长不够格?要不你来当?”

    “殿下,这不行的呀。”山本慢条斯理地说,“我当军令部部长管不住他的。论军衔,他是大将,我也是大将;论资历,他是32期我也是32期,可我毕业的时候只有第7名,他却是次席……这个,我当部长还不是要听他的?”

    “你!”

    陆军几个人没听出什么问题,只有井上成美差点忍不住要笑起来:伏见宫博恭王当初入海兵是第16期,资历远比堀悌吉或者山本五十六老,问题是这家伙没几个月就退了学,一转身去德国学海军,虽然在德国也算是兢兢业业完成了学业,但对师法英国的日本海军来说,去德国学海军的感觉总归要差一点,现在山本五十六一口一个32期,一口一个次席,让身为海兵学校肄业生的伏见宫博恭王怎么想?

    当然,他知道这些都是表象,更深层问题在于伏见宫博恭王是舰队派总后台,向来与条约派不和,包括堀悌吉在内的一大批条约派干将都是在他打压下才从海军强制退役的,山本五十六算是硕果仅存的例外,所以伏见宫博恭王很敏感堀悌吉对他的态度,直觉认为堀悌吉不向国内报告是在挑战军令部的权威。从堀悌吉就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第一天起双方就有猜疑,偏偏堀悌吉还把海军主力都带着身边,任你南洋打翻天都不回来,这更让伏见宫博恭王疑神疑鬼。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同是皇族的参谋总长东久迩宫稔彦王打着圆场说道,“仗还没打呢,你们就先吵起来,传出去成何体统?现在上下要团结,从来都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更何况堀悌吉带舰队出去前就说好授予全权、不为遥制的,我们就不要担心他了……”

    “问题是我发他电报他也不回啊。”

    “那就更正常了,说明严格遵循了无线电静默,前年我打珍珠港的时候,谁发电报我也不回……”

    眼看山本五十六今天处处针对自己,伏见宫博恭王想发作又不能,最后气哼哼地先走了,军令部次长古贺峰一倒是尴尬不已地留了下来。

    他问山本五十六道:“长官,您刚才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攻打东海岸可是大事情,我知道堀悌吉很早以前和您有过交流,殿下其实也对这件事略有所知,只是表示担心,并没有要针对联合舰队的意思。”

    “这里有个问题,如果他请示了,国内同意还好说,国内要是不同意,他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这……”古贺峰一卡词了。

    “如果去,那是明目张胆违抗命令,这事情传出去就乱套了;如果不去,那很可能就破坏了与德国的友好关系,你让联合舰队今后怎么办?”山本五十六解释道,“袭击美国东海岸是很有吸引力也很有意义的事,德国已拿下直布罗陀,下一步就是威慑北美大陆,不趁三国轴心的海军主力都在大西洋时武装威慑,难道还等以后?再说,德国也没亏待日本,除当初承诺给的援助全部兑现外,还额外加了10亿马克的采购权限,虽然这笔钱将来是要还的,可现在哪里去找质优量足又不用先付钱的军火与装备?要人家德国支援时你随便开口,人家让你一起配合去打下东海岸你就推三阻四,这像是结盟的样子么?”

    古贺峰一最后也被说服了,被这件事一打搅,众人没心思再开会,只能三三两两先行散去。石原走时最后问了一句:“山本君,8月1日的印度攻略能不能准时发起啊?”

    “应该可以。”

    “可别拖到最后几天,我们还等着新飞机、新坦克运回来能先熟悉呢。”

    “这当然!”山本笑道,“海军还等着用印度的黄金买单呢,对了,你们撤军情况怎么样?兵力够不够?”

    “勉强还算顺利,不听话的马鹿都让我料理了,再不开眼就安排去南方军南洋有那么多岛屿要守。对了,有件烦心事要向您请教。”

    “新鲜,居然还有事能难倒你?”

    “是这样,前不久我们卖给支那共产军一批旧坦克,他们很喜欢;这几天异想天开地提出要买飞机,还点名说不要双翼机,冈村大将不敢自专,报告打到了东京,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了一下,最终没有定论。”

    “这事情就把你给难倒了?”山本五十六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用下巴朝东久迩宫稔彦王的背影点了点,暗示石原莞尔有人罩着不用怕,“有钱不赚忒傻,拿出魄力勇敢往前冲!陆军要是拿不出飞机的话,海军可以提供,我手里还有一批96式舰战,要不便宜点卖给你们?”

    “我明白了。”石原莞尔摆摆手就告辞了,他才不要海军的旧飞机,陆军自己手里还有一堆过时货没能脱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