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高加索(10)
    “拖下去,统统枪毙!”

    戴着一副黑框眼睛、文质彬彬看上去如同一个苏维埃政工干部的安德烈-安德烈耶维奇-弗拉索夫志满意得地坐在一辆sdk251指挥型装甲车上,他身着德军标准军官制服,佩戴上将军衔,看上去威风凛凛。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他才刚刚抵达战场没几分钟,就让卫兵对着一群被甄别出来的红军俘虏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士兵们迟疑着,不知道这只是大人物的虚言恫吓还是真切的命令,一时间还在为该不该执行而犯难。现在,整个俄罗斯解放军的官兵除了一个盾形臂章和不同于红军的军衔标志能表明他的不同身份外,整体装扮看上去与德国部队基本一致,他们打出了罗曼诺夫王朝时期的三色旗,中间镶嵌着双头鹰的标志。虽然是弗拉索夫是俄罗斯解放军和俄罗斯民族解放阵线的最高领袖,但他并没有待在罗斯托夫的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里,相反却指挥着部队厮杀在一线。

    “这个,主席同志,枪杀战俘总归有些不太好听……”陪在他身后的俄罗斯解放军第4步兵师师长、科诺诺夫上校小声地劝道。

    “你应该看得出来他们不是普通人,他们是内务部队那些蓝帽子和政工干部。”弗拉索夫怒不可遏地指了指另外一边战俘队伍中那些刚满17岁、瑟瑟发抖的少年兵和那些40多岁的胡子兵吼道,“有什么不妥当的?这些都是斯大林的走狗,是俄国人民最凶恶的刽子手,你看看他们都干了什么……”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没有人是瞎子,两相对照就知道区别所在了:俄罗斯解放军的官兵尽管精气神不能与德军相比,但至少大部分都是青壮年,35岁以上的基本都是军官,而红军官兵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脸有菜色,倒是特别甄别出来的内务部队和政工干部们看上去形象还不错。

    “他们把老人和孩子都送上了前线,再多打两年,俄罗斯的男人全死光了!”弗拉索夫狂暴地拍着装甲车的钢板,大声对着俘虏吼道,“你们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们一起干的?一起推翻斯大林这个暴君?我先说好,我只要18岁以上、35岁以下的士兵,35岁以上的如果愿意都可以分一块田当农民或者进工厂当工人。”

    半天没有人回应,场面一下子就僵持在那里,弗拉索夫的脸色凝固了。但很快有个声音从俘虏队里传了出来:“你们可以分土地?”

    “是!”弗拉索夫指了指身边的人,“他们都分到了地。”

    “你骗人,他们都在打仗,谁去种地?”

    “骗人?我为什么要骗你们,打仗是为了分更多的地,当了兵服役满2年土地翻倍,有军功的、当了军官的可以多分地。至于耕种也不要担心,家在解放区的,土地由家人耕种,家在沦陷区的,可以先在解放区分一块,租给别人种,等战争结束了可以重新请求分配一块。”

    解放区?沦陷区?一堆俘虏这才反应过来,所谓解放区是指目前被德国人控制的地方,而沦陷区是指还在红军手里的地盘

    “你们收多少税?”刚才出声的人走出了队列,大着胆子问道,“别像那帮人一样,把自耕农的余粮收得干干净净,连口粮也不放过。”

    “有这种事?”俘虏们大多交头接耳,不是所有土地都归集体合作农场么,哪来的自耕农?

    “看来你记性不错。”弗拉索夫忽然笑了起来,“我猜你应该40岁了”

    “没错,我今年46了……妈的!老子当年也和白狗子干过,辛辛苦苦打下江山,没想到后来变成这样,说好的承诺全是放屁!”

    “我是弗拉索夫,书记官,给他们宣讲一下政策!”

    “普通民众,农业税20%;需要政府提供种子和拖拉机帮助耕种的,35%;家里只要有一人当兵就认定是军属,农业税执行两免三减半政策,牺牲负伤的、立功受奖的额外还有减免。”

    俘虏们听到弗拉索夫的名字都大大吃惊这可是被斯大林同志定义为布尔什维克最凶恶的敌人,还以为长得有多吓人,看上去也挺正常啊。但更多人关心“两免三减半”的政策,在追问是什么意思。

    “头两年免税,3-5年内只收一半!”

    “当真!”

    弗拉索夫和科诺诺夫都笑了:“俄罗斯民族委员会发过告示和传单,你们没看见?”

    “看什么呀,全被蓝帽子收走了。”对面的俘虏不放心地问道,“真有拖拉机?”

    “有!不但会有拖拉机,元首还帮我们弄到了柴油,再过几个月,开了春就可以种田,不会种田也不要紧,可以进厂干活,多劳多得!”

    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还不是要被资本家剥削?”

    “剥削?斯大林拿走就不叫剥削了?德国、法国哪个不是资本家当道,谁不比我们过得好?连罗马尼亚人吃得都比我们强。”

    “干了!干了!”

    听说分田免税的好消息后,上了年纪、经历过十月革命之前年份的人首先就动了心站了出来,一旦有人带头,后面跟着一群人吵吵闹闹愿意加入俄罗斯解放军。

    “将军,我叫萨拉耶夫,能不能给我一把手枪?如果没有手枪,匕首也行。”刚才第一个站出来,已经46岁的老兵说道。

    弗拉索夫点点头,科诺诺夫就将自己的配枪给了对方,周围的警卫警觉地看着萨拉耶夫,万一他敢有所行动,马上就会制止他。周围的俘虏看着平时被称为老好人的萨拉耶夫大叔,感觉他今天如此陌生。

    萨拉耶夫走到一个蓝帽子面前,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谢洛夫,你也有今天?我那个侄子只不过说了几句玩笑话,你就污蔑他是逃兵,不但枪毙了他还要拉着他的尸体示众?”

    “别杀我,别杀我……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这种鬼话你对斯大林去说吧。”说完,萨拉耶夫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谢洛夫前额出现一个血洞,满脸不甘地倒了下去。他把手枪恭恭敬敬地还给科诺诺夫,“长官,我相信你们!不过我当不了兵了,我想去种田。”

    弗拉索夫脸色露出笑容:“你干得很好!这样,有个宣讲官的职位你愿不愿意干?少尉军衔,不用打仗,只要去战俘营宣讲政策,感化那些被欺骗的人就好。”

    “少尉?”萨拉耶夫眼神中露出一丝迷茫,片刻后坚定地说道,“为了让更多人得到解放,我同意!”

    “主席,德国人真会给我们柴油?”等俘虏押走后,科诺诺夫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昨天见过元首了,他亲口对我许诺的,他至少比斯大林有信誉得多,不会骗我们,也没必要为这件事骗我们。”

    “如果有柴油的话,春耕就有希望了。”

    “应该说,我们的事业也大有希望。”弗拉索夫拍拍科诺诺夫的肩膀,“好好干,说不定将来你有希望当个开国元帅布尔什维克不也是这么干的么?”

    弗拉索夫并未吹牛:经过一个冬天的淬炼与编组,俄罗斯解放军总兵力已扩充到一个集团军、12个步兵师(德国标准的大师),除了装甲力量只有一些轻型坦克外,其余装备都不差,全套标准的苏式装备,由于德军将大量缴获的122mm和152mm口径火炮全部划给俄罗斯解放军使用,再加上后勤补给相对比较充裕,有关火力密度和弹药投放水平远远超过了一般红军部队,将苏军传统的大炮兵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俄罗斯解放军都是由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士兵和军官组成,在训练水平、实战能力上远远强过那些匆匆忙忙组建起来的红军新部队。

    这次春醒战役,除了俄罗斯解放军冲在前面打头阵外,白俄罗斯、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都派出了部队参与进攻,表现极为活跃,用南方集团军群参谋长韦勒中将的话来说:“几乎是嗷嗷直叫地扑向斯大林的部队,作战之英勇、意志之坚定远远超过想象!如果斯大林还有800万这样的部队,我们这辈子都打不赢战争。”

    “元首,您真要为这些东方国家和新俄罗斯提供柴油?”施佩尔也在问霍夫曼这个问题。

    “为什么不呢?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不是,因为数量有点多,我觉得……”

    就在3月份,在霍夫曼的要求之下,德军组织的油料(主要是柴油)运到了东线,总数高达50万吨。放在欧美来看这数字看上去很一般,放在苏联也就是200万吨原油提炼出来的产品,但对缺少石油特别是缺少天然原油的德国来说,这笔柴油是相当重要的战略物资,因为一条u艇单次作战一次消耗的柴油基本维持在200-250吨左右,50万吨柴油足够邓尼茨的u艇和补给船全体出动,执行三个月的作战任务。

    所有人起初以为元首往东线调集这50万吨柴油是另有用意,没想到他居然要提供给东方国家的春耕使用,这让很多人坐不住了,围绕这50万吨柴油,各方进行了激烈争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