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九十七章 破交大西洋(1)
    就在斯大林为应付骤然恶化的高加索局势而殚精竭虑时,指挥舰队飘荡在北大西洋上的的美国海军中将斯普鲁恩斯同样也是脸色铁青,在他率队出港后的第三天,舰队又收到了两次袭击事故的报告:一条是从大不列颠返回加拿大的货轮直接被德国飞机炸沉,好在只是艘空船,损失还不算太大,从船只沉没的地点来看,无疑是德国舰队航母舰载机造成的;另一条巴西去英国的货船,这是艘满满当当装载了1800万只鸡蛋和超过3000吨的冻肉、火腿、水果、蔬菜的冷藏船,但其下场很糟糕,连船带货连人全被俘虏。

    这还不是最让人生气的,生气的是出事地点距离英国港口不到900海里,距重新出港、由布朗少将指挥的y舰队不到800海里。在斯普鲁恩斯看来,这是浑然不把英美海上霸权看在眼里,在英国人连吃败仗之后,不但西班牙公然站在德国一边摇旗呐喊,就连向来恭顺的葡萄牙轴心阵营也是暗送秋波。

    这艘名叫“热带”号的船也算是近期最倒霉的商船之一:他们在万里迢迢的航行途中先是接到了德军舰队冲入大西洋、要求所有盟国商船就近寻找可靠港口躲避的指示,于是“热带”号老老实实往亚速尔驶去,这是离他们最近的港口。结果开到半路,又传来消息说亚速尔已被德军控制,不想自投罗网的他们只能临时调转方向继续寻找合适港口,此时船长无奈地发现除亚速尔外,他们距加拿大港口和英国港口的路程几乎差不多,鉴于船上都是易坏货物,再听说德国舰队停驻在亚速尔,所以他抱着侥幸心理让船只向英国方向驶去,希望能蒙混过关。

    没想到北海舰队在亚速尔停留了没几天就重新出海承担破交任务,好巧不巧偏偏抵达离“热带号”只有100多海里的地方,“热带”号的行踪第一时间就被ar-272水上侦察机给发现了。按惯例这种离舰队足有100多海里且形单影只的普通商船德国人根本懒得去看,直接起飞一个波次轰炸机便能轻易送入海底,但指挥舰队的马沙尔看了侦察机发来的情报,说是挂巴西旗的冷藏船,他马上联想到当初“柏林”行动时破交舰队的收获,立即命令希佩尔号带着驱逐舰前去拦截,结果有了如此丰硕的回报。

    所有人都笑逐颜开,现在不但整支舰队有了享用不尽的食物,还可以让这批物资派上更大用处,马沙尔当即命令两艘驱逐舰押解“热带”号去亚速尔群岛,他相信岛上那2-3万新抵达的部队一定会十分欢迎这份大礼。而在船上的日本顾问组听到如此收获后更是两眼放光、笑逐颜开,那表情简直比德国人还高兴。在他们看来,这艘冷藏船上的物资如果配给在欧洲的联合舰队,按每人每天2个鸡蛋的话,都够他们吃近半年了现在他们终于深刻理解了“破交”两个字的意义和价值。

    在英国人眼鼻子底下捞了一票之后,马沙尔没有恋战,马上率领舰队转向,准备去接应从直布罗陀海峡突出的支援部队包括新得到的北上、大井两艘雷击巡洋舰和斯特拉斯堡号战列巡洋舰。

    “您是说,英国人已在封锁直布罗陀海峡?”

    “是!在西班牙紧急维修完毕后的沙恩霍斯特号是前一天夜里偷偷从大西洋外海穿越直布罗陀海峡去意大利的,没受到任何干扰,但我们第二天夜里穿越海峡时,就遇到布雷舰。”克兰克仔细回忆了当天晚上的场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泽。

    由于德军对直布罗陀要塞展开了持续空袭与炮击,要塞方向的雷达全部被破坏殆尽,瞭望哨只能凭借传统目视观察敌军,但宽度20多公里的海峡在夜间显然也并非监控,隆隆不断的炮声又成功掩护了轮船行进的声音,因此大井号、北上号、斯特拉斯堡号在夜间强闯直布罗陀海峡时算得上一切顺利,直到与前来布雷的英国军舰碰面,为避免暴露自身位置,斯特拉斯堡号也不敢开炮,但强大的身躯、高达27节的航速赋予了其横冲直撞的本领,最后三艘军舰有惊无险地突入了大西洋。

    关于小泽的任命,由于雷德尔明里暗里的抵制,最后做了灵活变通,他以德国海军上将的身份被任命为机动支队第一副司令,司令官依然由里希特霍芬元帅担任,然后在委任命令下达的第二天,里希特霍芬就报告说身体不舒服需要治疗乘飞机返回了柏林,小泽随即便顺理成章地接过了指挥权。

    日本顾问组对此目瞪口呆:尼玛,谁说德国人脑筋就是一根筋来着?这不也很会变通?拿到该任命后,连堀悌吉都给小泽发来贺电,勉励他在异国他乡建立功勋,并表示将来联合舰队肯定不止一支机动舰队云云。事情兔起鹘落的变化让小泽本人颇有应接不暇之感:没想到在落选国内机动舰队指挥官任命后居然在德国捞到了这样的机会,现在他手下也管着两艘母舰,实力不算小了。而且,虽然马沙尔是整支舰队的最高指挥官,但由于航母在作战中的核心作用,再加上巴伦支海、北海战役中飞机如此神勇的表现,德国海军上下比日本海军更快接受了航母第一的观念,小泽的实际地位远比联合舰队中的冢原要高。

    除指挥舰队外,小泽还额外带了两个学生,一个是马沙尔,他是来虚心学习航母作战指挥精髓的,里希特霍芬毕竟不是海军出身,转型舰队指挥官太难,还不如马沙尔这样的传统水面舰队指挥官转型更容易些;另一个则是地中海舰队司令官克兰克上将,之所以让其搭乘斯特拉斯堡号突入大西洋,就是霍夫曼希望后者也能学习一下航母作战指挥的精髓,因为得自意大利的天鹰号航母正在紧张地进行最后的舾装工程,预定4月初要交付地中海舰队使用,而到6月初时,意大利海军自用的鹞鹰号航母也会投入使用没有航母指挥经验可不行。

    经历过德国这几个月熏陶之后,小泽的想法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更加欣赏德国军队的晋升体系,虽然与日本一样,官僚气息同样十分深重,但量才录用、不拘一格的制度并不缺,没有类似日本尤其是日本海军那样刻板到极点的论资排辈,里希特霍芬虽是元帅,但马沙尔照样担任舰队总司令并指挥前者;蔡茨勒只是上将军衔的陆军总参谋长,但依然能指挥一大群挂着元帅或大将军衔的集团军群司令官或集团军司令官;二是改变了观念,开始注重官兵性命特别是技术人才的性命,原来在小泽的想法中,舰载机飞行员虽然宝贵,但为实现作战目标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德国方面明显会考虑更多,绝不肯让技术人才无谓送死。

    更对小泽有所触动的是,德国军队内的等级观念没日本这么强,挂中尉军衔的王牌飞行员照样能在元帅军衔的里希特霍芬面前谈笑风生,没那么多拘束或不自然,而里希特霍芬很多点子就来自于这些基层官兵。

    听到直布罗陀布雷的事,马沙尔皱起眉头:“这很麻烦意味着在解决要塞火力之前,我们连派扫雷艇去扫雷都办不到,其余地中海的军舰恐怕暂时不能出入了,不过这也说明英国人显然心虚,他们知道自己守不住了,否则堵塞航道干什么,他们应该留着继续给要塞提供支援的。”

    小泽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觉得事情不这么简单,英美或许在准备一个大计划。”

    “没这么快吧?”马沙尔的心情显得很放松,他前两天收到过明确情报,小泽的判断让他有点不以为然:

    第一,英国人的心很大,一点都不为亚速尔群岛的丢失而担心,这几天居然还协同美国人去进攻阿图岛,日本方面向舰队通报了这个情况,说法是“战况激烈,我军给予敌人重大杀伤”,马沙尔知道日本情报不可全信,但有一点能肯定,皇家海军的支援兵力至少还在远东,哪怕立即赶赴大西洋也要一个月之后了。

    第二,潜伏在美国的间谍发电报过来,美军日前刚刚服役了1艘舰队母舰,1艘轻型航母与1艘战列舰,性能、载机量等数据不详,根据正常情况,这些军舰完成海试并磨合到位至少也需要6周以上的时间。

    综合以上两点再结合这次北海战役中的收获,他认为英美海军现在兵力顶多就是3-4艘战列舰,2-3艘航母,考虑到北海方向英国必须要留守部分舰队,再加上德国的舰载机优势,他认为哪怕碰到敌军主力他也有一战之力,根本不怕任何挑战。

    克兰克补了一句:“我觉得,无论英美有没有这样的计划,我们都应贯彻元首的指示,尽可能在大西洋各个海域周旋,扩大破交的声势与威力,掩护亚速尔防御体系的构建,尽最大努力拖延英美可能的反攻。”

    这倒是三人一致的意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