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八十七章 乌鸦(中)
    当天下午,里宾特洛普赶到了里斯本,很干脆地告诉葡萄牙外交部三条:第一,德国无意入侵葡萄牙,但包括亚速尔群岛在内的葡萄牙大西洋各岛是一定要占领的,因为这些岛屿有利于遏制英美,德国有伟大的目标,这些目标不光是为了德国,更为了一个强大而繁荣的欧洲,但德国只在战争时期利用这些领土,并无吞并企图;第二,如果里斯本当局愿意将这些领土租借给德国,德国会付可观租金,并承诺战争胜利后会在非洲殖民地上帮助葡萄牙扩大一些;第三,德国十分欢迎葡萄牙加入轴心,如果暂不加入也表示理解,葡萄牙可继续依靠自己的特殊地位发财,德国会给予各种关照,有关矿产、农产品可按略高于市场的价格出售给德国。

    至于租金,德国人也很有诚意,提出每年给葡萄牙100架bf-109、100辆4号坦克,可先支付三年,经过讨价还价,又临时追加了2个师的英国装备。

    萨拉查虽然对整件事恼火得要死,但气归气,心态还是十分平和,并未像怨妇一样缠着里宾特洛普没完没了,在接见后者时甚至还难得地开了玩笑:“戈培尔部长的宣传太厉害了,德国海军击沉了30万吨皇家海军军舰?这数字太大,我都没办法帮你们澄清……”

    “确实有点难以置信,但事实证明是英国人撒了谎……他们口中被重创的提尔匹茨号、齐柏林号此刻不都好好地在亚速尔群岛嘛,记者们一定已拍了很多照片。”里宾特洛普大笑着回应。

    两人关起门来最终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但从双方会面时笑谈风声的场面来看,似乎萨拉查本人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等会谈结束,有关涉及租借的条约已准备好,两人麻利地签了字并发表了联合声明,众人只听了一堆外交辞令,并未有任何实质性内容,记者会也未给新闻界留下任何提问时间。

    事实上,萨拉查的心腹都知道整件事绝不简单,早在里宾特洛普来之前,他已和英、美两国大使紧急联系过了,希望听听他们的想法,但两国的反应越听越让他心凉,听到后面甚至是恼怒:英国大使先是指责葡萄牙允许德国舰队补给破坏英、葡友好关系,后又遗憾葡萄牙没有选择抵抗到底,表示对此绝不会坐视不管;而美国则一心一意邀请葡萄牙加入同盟,表示愿意提供军事援助帮助该国抵抗德国侵略,但一问到具体抽调什么军舰和陆军支援葡萄牙就顾左右而言他。

    萨拉查冷笑着送走了两国大使,然后又给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打电话,听听他的意见——西班牙最近答应为德国人提供一切便利,只差没有对英美宣战。没人知道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但萨拉查放下电话后那惆怅的神情好几个人都看得很清楚,他嘴里只嘀咕着一句话:“美国太远,英国太滑,德国却太近……”

    “元首,里宾特洛普部长发来电报:协议已达成,萨拉查答应在战争时期将亚速尔群岛和马德拉群岛都租借给我们,他们继续保持中立,租金也按事先商定的价格支付,不过对方临时又要求增加2个步兵师的英国装备,他答应了。”

    “这事办得好!”霍夫曼笑道,“萨拉查是聪明人,比弗朗哥可靠,我们对葡萄牙人应该客气一点。”

    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许诺给包括意大利、埃及、伊拉克、伊朗、西班牙、土耳其、葡萄牙等国家在内提供英国装备,把德国从敦刻尔克开始一直到埃及战役结束所缴获的全部英国装备或送或卖处理掉了。当凯特尔向他报告该情况时,霍夫曼叹了口气,幽默地说:“这两年把英国人打太狠了,让丘吉尔喘口气,留时间多生产一些装备。接下去其他国家准备送美械吧,让古德里安多卖点力气……”

    最高统帅部里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又爆发出哄堂大笑。

    英雄港被占领的第3天,从西班牙拉科鲁尼亚出发的一支运输船队抵达了英雄港,望着从船上源源不断输送下来的建筑材料、火炮、步兵、飞机和其他军用物资,汤姆感到了绝望:德国人根本就不是临时起意,他们早就做了夺取英雄港的准备——3天功夫准备这些物资和人员都不够,更别说从西班牙坐船到英雄港通常要走上5天。

    市政府发布了公告,明确宣布亚速尔群岛和马德拉群岛将租借给德国人,葡萄牙公民如愿意留守,可继续呆在英雄港,但港口今后将进行军管,如愿意回国,船队会将他们免费带回里斯本去,但市政当局警告说亚速尔在今后一段时间可能会面临战争,希望所有能撤走的居民都尽快撤走。

    由于里斯本当局的一力交涉,再加霍夫曼表态要尊重葡萄牙人,双方就亚速尔和马德拉岛上的所有英美侨民达成了一致:这些侨民不被当做敌国侨民,允许其携带个人全部财产返回葡萄牙,至于港口被扣押的英、美船只,除货物由德国没收外,船只本身依然发还给船主并可投入此次迁徙。

    公告下达之后,所有人都忙乱起来,一波又一波的人员搭乘船只离开,“温泉”旅店中原本住着的人也迅速减少,大家都在等离开英雄港的船票。但就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往旅店来办理入住。

    “大家都在往里斯本跑,您怎么还来办理入住?”

    “那您呢?为什么不搬走?英雄港今后不会有旅客来了。”来人反问汤姆道。

    “没办法,我也要走,不过最起码要把住店的客人都安排好才行。”汤姆叹了口气,“我所有的资产都在英雄港,到了里斯本举目无亲,大概只能去乞讨了。”

    “先生,您真逗。”来人笑嘻嘻地看着汤姆,忽然话题一转,“您背后的这幅画看着仿佛有点眼熟。”

    “是吗?您眼力不错!这是我祖父流传下来的、模仿塞尚早期的作品。”

    “不太像……看着倒有点儿像真迹。”

    “真的?要不我卖给您怎么样?要价不高,1000美元您就可以拿走。”

    “这价格可不便宜,不过我认识一个人,或许他愿意付1000美元。”

    说完这句话后,汤姆浑身的力气仿佛被一瞬间被抽空了,有些站不住脚——这些莫名其妙的对话是他一直盘旋在脑海里的,整整等待了25年之久的接头暗号。

    “去看看您的房间吧……”引到房间之后,汤姆关上门,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周围,生怕有人盯梢,然后压低声音,用略显激动的口吻说道,“你是谁?你们怎么想起我来了?我都已离职很多年了……”

    “我在一条商船上担任电报员,算是军情六处在运输船队中的联络员,我们的船挂葡萄牙旗,所以没被德国人扣留,昨天夜里我从电台接了莫名其妙的指示,让我来这家旅店找‘乌鸦’说这些话……”

    汤姆感觉自己一口老血都快要喷出来,军情六处居然如此不靠谱,随便找个人就来激活潜伏25年的间谍?

    “或许您不一定愿意接受这个任务,我也不想勉强您,明天我就要离开英雄港。”来人抱歉地笑笑,“他们会在明天晚上8点的bbc节目中发布指令,包括发报频率与要求等,我就知道这么多。”

    “我得考虑考虑……”

    “说实话,这不是件好差事。”来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汤姆,“我告辞了。”

    “干不干呢?”汤姆倒在床上,两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他一直以为自己被忽略、被遗忘,他有过不安、有过焦虑、有过愤懑,但真当指令前来的这一刻,他又开始犹豫,脑海里两个声音开始吵架:

    “你受过军情六处的专业培训,国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应该勇敢地站出来!”

    “得了吧,老子潜伏25年了,早就过了时效,现在我是自由的,不是情报员……”

    “但你是大不列颠人,身上流淌着盎格鲁-萨克逊的血液。”

    “没错,可我现在是葡萄牙公民。”

    “国家需要你。”

    “我需要国家的时候怎么没人理睬我?把我一个人扔在英雄港不闻不问25年,还要我自己经营旅店维持生计,人生有多少个25年?”

    “现在祖国派人来了。”

    “就这么不靠谱的家伙,看着都像儿戏——我重复一遍,你们从来没重视过我,无论当初还是现在!我他妈连颗棋子都不如……”

    最后他想通了:无论如何先听一下bbc的广播再说,看看到底是什么指令。至于电台,他微笑起来,这对他不是难题——所有人熟悉汤姆-菲利普先生的人都知道他是资深无线电爱好者,除经营旅店之外就喜欢摆弄电台、矿石收音机等设备,在英雄港甚至葡萄牙的无线电发烧者圈内都小有名气,旅馆大堂里就放着一部老式的火花塞式无线电报机,很多旅客住店时很喜欢看一看、摸一摸。

    这是“乌鸦”证明自己是情报员的最大骄傲,可惜,从没有人懂他的寂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