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四章 非交战国
    “您是说……”听到苏内给他的答复,本来满怀希望的里宾特洛普忽然愣住了,“将休达港租借给我们,然后让我们的部队拥有西班牙境内的通行权,但你们不参与战争?”

    “可以这么理解。>”苏内双手一摊,“您知道的,西班牙实力不足,资源储备与装备也不足,必须留够时间准备,现在我们还有不少贸易公司在为贵国搜集资源和物资,如贸然宣战,这条线立即就断了,这对贵国很不利,特别是那批‘特殊商品’的渠道一下子就掐断了;另外,我们的防空能力也很差,缺少飞机、高射炮,如果英美对我们进行轰炸,只怕很难防住,所以……”

    “好吧,贵国的态度至少可以先帮我们解决直布罗陀问题。”里宾特洛普知道这是西班牙的最后答复了,而且还因为马耳他的快攻陷才让弗朗哥有了一点让步,他当即不再多说,只把消息通报回国。

    霍夫曼刚回到柏林就收到了里宾特洛普从马德里回来的最后条件。

    “弗朗哥要求2oo架b-1o9,1oo架斯图卡,1oo辆4号坦克,1oo门88mm高射炮另加4个步兵师的装备?”霍夫曼皱着眉头问道,“然后他只把港口和必要的通行权给我们?”

    “或许还可以加上西班牙本土港口的驻扎权用来方便u艇进出。”

    “他干了这些还想着置身事外?”霍夫曼冷笑道,“这是彻彻底底的战争行为。”

    “所以西班牙人也没说中立,只说非交战国状态。”凯特尔解释道,“我问过外交部的官员和法学专家了,他们说还没有国际法支持这种行为,但……这是西班牙方面对非交战国的最新诠释,而且看上去似乎还有点乐此不疲。”

    西班牙现在是中立国,但这个中立国是有态度的,是称之为“非交战国”的状况,如果非要拿其他国家用了打比方,这态度和法国有点像,允许使用本国的地盘,但本国武装力量绝不参与任何军事行动法、西同意借刀,但借刀之后你干什么他们不管。

    “真的很棒!”霍夫曼用讽刺的语言说道,“弗朗哥先生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他对非交战状态的完美理解,你们对此有什么想法?”

    “统帅部认为暂时接受这种暧昧立场也无妨,因为这样我们就没有必须保卫西班牙的义务,西班牙的国防力量比意大利人还弱,我们不能再给自己背上一个包袱,而且……”凯特尔解释道,“里宾特洛普部长认为维持一条经过西班牙与拉丁美洲之间的联络通道比让西班牙现在就为我们打仗更有利。”

    “其他人呢?”

    “施佩尔部长认为可以引进西班牙工人,他们的素质不算太差,能大大缓解国内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希姆莱领袖认为可以在西班牙招募1-2个志愿兵师充实党卫军部队。”凯特尔看不上西班牙国民军现在那点实力,但他从蓝色师团的表现上看到了西班牙长枪党的可取之处,因此并不排斥招募西班牙裔志愿兵。

    “给我接希姆莱。”霍夫曼想了片刻立即有了主意,对话筒说道,“我授权你招募2个西班牙志愿兵师,但在人员挑选时要注意一下,应当适当加大加泰罗尼亚区域和巴斯克区域族裔的比重,最好每个师能达一半以上。”

    “元,您是想?”希姆莱在电话那头立即兴奋起来。

    “做好这项工作,但不要让人看出来,以后你会知道的,我们要有耐心。”

    虽然霍夫曼什么话也没说,但希姆莱也好,凯特尔也好,立即读懂了元话里话外的意思。

    放下电话后,霍夫曼冷静地思考了一下:“告诉西班牙人,把加那利群岛一并租借给我们,其他要求我就都同意了。”

    “这恐怕很难。”凯特尔为难地说道,“他对那个群岛看得很紧。”

    “他会同意的,你让里宾特洛普转告他,我会先拿下直布罗陀再要求得到加那利群岛,我们德国人是有分寸的,不会乱要守不住的地盘。”

    “如果这样他还不同意松口呢?”

    “拿下直布罗陀还不松口?弗朗哥没这么笨。”霍夫曼哈哈大笑起来,“他不同意我就不会自己去拿?我们又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不需要什么事情都要征得马德里的同意。”

    这两句话把凯特尔说得一愣一愣,半天后才应景似地恭维起来:“元,您说得太好了。”

    “好好去准备直布罗陀战役,其他说再好也没用,能打才行。德国的地位和未来是靠打出来的,不是靠谈出来,如果谈判这么有效,说不定我们现在还在为莱茵兰地区的归属问题而扯皮呢。”

    凯特尔走后,霍夫曼在办公室里开始踱步思考起来:从西班牙的情况来看,弗朗哥虽然从原有立场上退了一步,但显然还没下定决心,而且情报系统告诉自己,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三国元之间的联系很频繁,很有隐隐约约联络起来的意图,马德里的态度很可能就受了贝当的点拨,这是需要今后注意的地方。给西班牙人这点军事援助无足轻重,弗朗哥肯定也知道意大利方面弄到了大批军援,他开出的条件有一点高但尚在自己承受范围内,说明马德里方面是经过认真思考与斟酌的。

    “这头老狐狸。”他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骂上几分。

    一直有消息说美国与西班牙之间保持着比较密切的关系,美国人甚至半公开地允许犹太人换物资这条渠道从西班牙走,这说明马德里和华盛顿是有默契的,弗朗哥今天敢答应借道和租借,估计他一定有摆平华盛顿并获得美国人谅解的办法。

    他不得不感慨起来,政客真是需要能力与天赋的,钢丝上走平衡的策略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这次弗朗哥的尺度就拿捏得很好他不参战但提供了便利,让自己无话可说,拿了实惠的轴心方面当然不能再咄咄逼人;而盟军方面也不能针锋相对地采取敌对行动那就是显而易见地把西班牙继续往轴心方面推,丘吉尔和罗斯福都是聪明人,不会干这种傻事。

    他今天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历史上二战结束后的西班牙政权能一直屹立不倒,西班牙不但无视取消联合国会员与国际孤立的制裁,还慢慢展了起来,更绝的是弗朗哥这个独裁者居然活到了寿终正寝,最后还把国王弄出来担当自己的继承者。

    他原本想在西班牙内部寻找反弗朗哥的势力,以便必要时能够动一场小范围的宫廷政变,结果马丁-鲍曼找了一圈无奈地告诉自己,所有西班牙部长级以上的人物都是弗朗哥亲自挑选与任用的,全是他的心腹,长枪党内别说没有一个能与弗朗哥分庭抗礼的人物,连能有威胁其地位的人都没有,如果有也已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贝当的天敌是他的年纪,墨索里尼的天敌是他的轻浮与草率,而弗朗哥几乎无懈可击。

    霍夫曼强烈感受到了当政客的不易:自己这点政治水平背后要不是元当初打下的底子再加第三帝国独步欧洲的军事力量,只怕现在已被人吞得连渣都不剩了。

    马耳他岛失守的消息当天傍晚就传到伦敦,战时内阁的第一反应居然认为这是谣言,是德、意故意捏造出来的,要知道守军当初可是信誓旦旦表示能守三周的,即便再悲观也认为可以守三天。但经过核实与追查,这个消息是真的,没想到才过3个小时,大英帝国在中地中海的基石就已落入了德国人手里,现在直布罗陀真的在危险之中了。

    “西班牙传来消息,弗朗哥已被迫同意德国的借道与租借要求,马德里最后再问我们一次,在德国武装力量抵达西班牙之前,是否同意将直布罗陀和平转交?如果可以,他们将拒绝德国的要求。”

    “是不是再和西班牙人谈谈?”布鲁克元帅开口道,“拖延一点时间也好。”

    “来不及了。”艾登说道,“如果我们同意,西班牙人要求今天夜里就入驻。”

    会议陷入了一片沉默,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丘吉尔,期待他的最后决定这个决心可不好下。

    “西班牙会向我们宣战么?”

    “不会,美国方面已反复确认,西班牙除借道和租借之外,不会有其他敌对行动,因此他们也不会采取其他敌对行动,顶多空袭一下西班牙境内的德国目标。罗斯福总统建议我们能够提炼西班牙的特殊立场就把他们当法国人算了。”

    “很好,让他们来吧,任何想要直布罗陀的人,不管是德国还是西班牙,都必须从我们的尸体身上踩过去。”丘吉尔傲然说道,“交给西班牙也是丢掉直布罗陀,被德国人打下来也是丢掉直布罗陀。如果非要我在两种方式中选一种,我宁可在轰轰烈烈的抵抗中丢给德国人也不愿意丢给两面三刀、善于使阴谋诡计的西班牙人。”(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