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四十一章 北宅的咆哮(3)
    “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执行这场战役么?”

    “要看怎么估算。”约翰-托维为首相盘点起了手里的家当,“倘若战役在4月初发起,不考虑抽调本土舰队力量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得到三艘航母胜利号、可畏号(均为从太平洋战场返回的光辉级),不挠号(刚刚在美国得到修复),四艘战列舰:约克公爵号、安森号(均属从太平洋战场回归的乔治五世级),伊丽莎白号、勇士号(均属伊丽莎白级),能以他们为核心构建非洲舰队。”

    伊丽莎白号和勇士号都是1941年末在埃及亚历山大港内被意大利人操鱼雷炸沉搁浅的,一艘预计2月末在美国得到修复、一艘预计3月初在南非西蒙斯顿得到修复由于印度洋海战中盟军损失了大量主力舰,因此对战舰修复工作格外卖力,几乎是加班加点赶工,均比历史进度要提前完工。

    “如果将大西洋舰队的支援兵力加上去,我们在力量上会有较大宽裕他们还有内华达号(内华达级)和田纳西号(田纳西级)两艘战列舰也将于3月初完成现代化改装,另外他们还可以额外提供2条重巡洋舰,2条轻巡洋舰,4条护航航母和全部运输舰,然后还能利用南非海军的众多小型护卫舰。”

    内华达号与田纳西号其实也因为前线需要兵力而提前结束现代化改造过程的。

    “这力量其实不算小了。”庞德难得地说了一句大实话,“单从规模看甚至已超过了火炬计划当初的兵力,如果剔除日本海军,意大利与德国海军全部加起来是打不过我们的……”

    大家一片沉默,美国人估计也这么想,所以才逼迫英国必须发起进攻。

    “问题是日本海军还在啊。”托维分析道,“如果考虑他们,我们在海军力量上依然偏弱,除非再把本土舰队拉过来。”

    “这不可能,他们还得盯着德国人,本土舰队的力量已降到了最低限度,不能再抽调了。”庞德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我们不是要和轴心海军打一次总决战,那不符合我们的目标和利益。”

    “等待也不是办法,谁知道日本海军什么时候回南洋?拖延下去只会导致肯尼亚陆军全军覆没。”

    “首相的首要目标是希望能固守直布罗陀。”布鲁克元帅向众人解释道,“这是锁住敌军不能冲向大西洋的关键锁链,大西洋航线维系着大英帝国的海上生命线。”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英美高层的关键分歧在这里:首相希望保住直布罗陀,因为直布罗陀以西是大不列颠的生命线;而美国人希望保住非洲的军队,因为这是美国陆军最宝贵的种子。然后是更大的沉默:马耳他丢了不影响大局,直布罗陀丢了就把地中海彻底丢光了,而轴心进攻直布罗陀似乎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大家认真讨论后觉得也不能怪美国人不关心直布罗陀,或许他们已认定直布罗陀保不住了。

    “能把这支舰队部署到地中海去么?”丘吉尔问道。

    “不不不!”托维急了,连声说,“不能放到地中海。”

    开玩笑,这点兵力如果放进地中海与轴心三国海军直接对垒,两成胜算都不一定能有。

    “加上本土舰队的兵力呢?”丘吉尔还不死心。

    “这……”托维想了一想,迟疑地说道,“要看德国人怎么打,他们打登陆战我们会有优势,可万一德国人从西班牙过来打陆地战呢?”

    这是一个避重就轻的答复没直接回答关于与轴心海军交战的胜负问题,只表示对直布罗陀未来地位的怀疑:打登陆战有把握守住,打陆地战只怕守不住。

    众人纷纷表示认可这种观点,经过多年经营再加险要的地形,直布罗陀拥有最为坚固的要塞与岸防体系,如果还能得到本土舰队支援,轴心海军胆敢发起登陆作战的话一定会损失惨重。可问题德国并不一定要从海路进攻,他们还有从西班牙进攻这条路,那样海军就不起作用了。

    “德国人会从西班牙借道进攻么?”丘吉尔也感觉地面战争防不住德军,“弗朗哥会彻底倒向德国人么?”

    “很难说西班牙会不会撕下中立伪装。”布鲁克犹豫了一下,为难地解释道,“弗朗哥心里怎么想我们无从判断,但至少目前看还没这个迹象。”

    在一般人眼里,西班牙当然是铁杆亲轴心的,不然也不会向东线派出志愿军蓝色师团,但英国人敏锐地发觉弗朗哥似乎更像一个投机分子。为稳住西班牙人,英国在很多方面做出了让步,让他们赚了不少钱,美国也很担心西班牙中立态度的动摇,一个劲地在想办法做西班牙的工作有关犹太人交易过程中西班牙这条渠道是美国官方是半公开支持的,为的就是让西班牙人能捞取实惠,不过美、西之间还有美西战争的旧恩怨可不那么容易化解。

    一直没吭声的艾登插话道:“外交部会就西班牙中立问题进行最大程度的让步与努力,甚至可以考虑在非洲补偿西班牙一些殖民地,但我不敢保证弗朗哥在德国人全面占据上风后还能继续保持中立。我们都很清楚,他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投机分子,除了利益,没什么是他不敢出卖的。我们的大使隐约打听过他的想法,要价很高他要直布罗陀,不过可以与我们签署条约,在战后交割。”

    众人愤愤不平:弗朗哥倒是会抓机会,不论哪头都能占到便宜

    “关键是即便我们同意交付直布罗陀他也只肯答应中立,其他我们给不了更多利益,就算肯给他也不敢要,因为西班牙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也不会加入盟军他那点部队挡不住德国人。”艾德礼叹了口气,“我建议应尽可能强化防御,但也要做好直布罗陀失守的准备。”

    众人心中都是一片悲凉,一旦失去直布罗陀,地中海的轴心海军力量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冲入大西洋了。

    丘吉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们会尽可能做好防御工作,千方百计为盟军争取时间。但退一步说,哪怕失去直布罗陀也不是世界末日,我相信罗斯福总统绝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一定会调遣更多海军兵力进入大西洋支援我们,或许还能借机消灭轴心海军力量。”

    与会众人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可那样一来大英帝国的全部希望就只能寄托在美国身上了。

    讨论了半天丘吉尔都下不了决心,一直处在患得患失的犹豫中:他既想保住直布罗陀,又不能放弃非洲战区英国可以接受丢掉非洲战区,但美国人不会接受,现在一切都靠着美国,所以罗斯福的要求不能简单拒绝的。

    “美方有关肯尼亚战役的建议请求我们应该如何应答?他们已明确表示,可抽调大西洋舰队全部力量,但太平洋舰队不会调动。”布鲁克眼看迟迟没有结论,急了,站起来直截了当地问。

    美国人如此焦急是有道理的,因为非洲战区大部分是美国陆军,还有两个好不容易才训练起来的装甲师;处在罗斯福的立场这样决策也没错,他的海军抽不出更多力量来,他不可能为了挽救几万人就把所有海军都开到印度洋,必须让英国承担起一部分军事责任来,如果英国连这点担待也没有,他实在没法说服国内民众继续下力气支援不列颠;布鲁克的焦虑也有道理,几艘英*舰已从太平洋启程赴美国补给,有关决策不能无限制拖延下去下决心需要时间,完成计划、拟定作战方案、调集力量与物资更需要时间。”

    众人都默然,丘吉尔半天都不肯吭声。

    “首相,各位先生,我认为可以答应美国人的要求,情况或许没我们估计得这么悲观……”一直没发表意见的国防部长参谋长黑斯廷斯-伊斯梅中将眼看会议陷入僵局,忽然站了起来,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与众人意见不一致的观点。

    丘吉尔眼睛一亮:“说说您的看法。”

    伊斯梅走到地图前,举着教鞭侃侃而谈:“虽然德国非洲集团军目前的进攻势头很猛,但他们没那么容易打到肯尼亚来。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在苏丹势如破竹是因为他得到了尼罗河内河船只伴随支援的水上物资线,这条补给线的终点在苏丹与埃塞俄比亚边境处,他越往前走,补给线就拉得越长,损耗就越大。德军另一条可利用的重要补给线是通过海运抵达法属索马里兰的港口,然后再利用从法属索马里兰到亚的斯亚贝巴的铁路,但即便这样,他的后勤系统顶多也就够支持他占领埃塞俄比亚全境。”

    “不知道诸位是否注意到这样一个现实,德军每一辆坦克、每一发炮弹都需要从本土运来,到埃塞俄比亚的运输路程超过8000公里该距离与巴西运到南非的距离几乎是一样的,相当于从美国东海岸输送到南非路程的三分之二,这样脆弱而漫长的补给线德国人究竟能支持多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