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六章 巴伦支海(4)
    霍夫曼心里当然是不高兴的,不过既然希佩尔号不在,在4v2情况下被敌人击沉一条驱逐舰也是可以接受的,他不能一点都损失不起对手可是享誉世界的皇家海军。

    战场局势发生了剧烈变化,德军重新在兵力对比上占上风,希佩尔号出现带着z16开始全力冲刺追击英军。希佩尔号拥有33.5节的最高航速,与英国驱逐舰之间的距离并未拉开,反倒是英军因调整航向转弯的缘故,彼此间距还拉近了一些主炮持续开火,但因长久待在阿尔塔峡湾的缘故,德国水兵们炮术下降得很厉害,打出去散布实在太大刚才的z6与z16号炮战中就已存在这问题。要解决起来也不难,多打几轮就会找到感觉,z6冤就冤在还没找到感觉就挨了揍。

    如果是其他时间,谢尔布鲁克带着手下5条驱逐舰是敢于和希佩尔号硬碰硬打一次的,但他刚接到消息,伯内特少将指挥的巡洋舰编队就在西北30多海里处,且正以26节的较高速度赶来,少将要求他将希佩尔号引过来,争取在巴伦支海一举解决这个祸害。于是他立即有了主意,一边指挥编队向本方巡洋舰所在的海域撤退,一边小心估算希佩尔号编队的速度,把撤退速度放在33节,让对方能感觉到在拉近距离,但同时又追不上。

    现在两者间距是1.9万米,他打算冒险放到1.6万米左右,这距离上他认为德国人打不中他,唯一目的是要把希佩尔号往本方那3艘巡洋舰炮口上引,像刚才解决z6一样用优势兵力吃掉他。

    德国人果然毫不犹豫地上钩了。

    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抬头一看,从南边天空飞来了一大堆飞机。

    “该死,德国人的飞机!”他咒骂道,然后立即要求各舰释放烟幕,争取扰乱敌机视线。

    他多次在北极航线执行护航任务,对空中轰炸有一定经验,知道德军斯图卡因航程缘故够不着熊岛周围海域,而ju-88轰炸机只能水平轰炸,准头很差,虽然有点威胁,但只要灵活应变,他相信德国人炸不中自己。

    远处的希佩尔号和z16号看到本方飞机前来支援,立即欢呼起来,哈特曼一拳头砸在司令塔墙壁上,恶狠狠地说:“逃!看你们逃到哪里去!”

    “不对啊?这什么轰炸机,怎么飞得这么快?”谢尔布鲁克将编队指挥权暂时让给了参谋长,自己只用望远镜观察敌机,结果发现这批来的飞机并不是他熟知的ju-88,也不是更传统的斯图卡,而是从没见过的新飞机,旁边还有另一种新飞机护航一样没见过。

    他迅速翻到德国飞机识别手册中去查看,得益于俄国人提供的帮助,他终于找到了对应的飞机型号。

    “见鬼,这是b-219,还有一种是he-218这是能俯冲的战斗机,他们怎么能飞这么远?这不科学!”

    事实上,he-218除扔过一次传单外,几乎没在英国露过面,而b-219的情况英国人更是所知甚少,手册相关内容只是根据俄国人的提供的信息刊载的,现在红军或许已掌握了更多有关这两种飞机的特点,但英国人显然来不及更新他们的识别手册了。

    谢尔布鲁克的抱怨很有代表性:从北角岬基地起飞的德国飞机距此处海域的直线航程已超过600公里,考虑到飞机在空中飞行不可能完全是直线,实际飞行路程将超过700公里,而he-218的最大航程只有1500公里,为确保安全,出发前在机翼下方还挂载了两个装50升航空汽油的副油箱通常这位置是安装30公斤小炸弹的,依靠这多出来的100升汽油,飞机还能多飞200公里有这200公里托底,攻击就变得比较安全了,在谢尔布鲁克看到攻击机群时,那些小油箱早就扔到了海里,所以他会有“不科学”这种错觉。

    冒着黑烟的顽强号成为德军的第一个进攻目标,3架he-218脱离编队,从高空快速切入,以一种令谢尔布鲁克目瞪口呆的速度将炸弹扔下,这时候他真想愤怒地质问这真不科学!敌人的“战斗机”不仅飞得和海喷火差不多一样快,居然还能进行俯冲攻击。其实他估计错了,扔掉炸弹后的陆基he-218可以比海喷火飞得还快,耐力上更远远超出。

    前两颗炸弹被顽强号灵活得避开了,落下来的炸弹炸出冲天水柱,近失弹形成的弹片疯狂向驱逐舰的上层建筑砸去,第三颗终于避不开,结结实实地挨在前甲板,“轰隆”一声剧烈爆炸后,谢尔布鲁克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顽强号的结局,在500公斤航弹面前,不过2000吨的驱逐舰像纸糊一样,迅速断成两截往下沉连一个能逃脱的水兵都没有。

    不到2分钟比分就变成了1:1,希佩尔号司令塔里的军官们一阵欢呼空军,不,海航的效率就是高,现在还剩21架飞机呢,按这效果来计算,将全部英国驱逐舰送下海底都还能有剩余。

    剩余的英军驱逐舰们目睹了顽强号的惨烈下场,一个个吓得胆战心惊,拼命对空还击,同时将烟幕释放效果达到最大,海面上顿时浓烟滚滚。可惜巴伦支海上空风力不小,烟幕在西北风吹拂之下效果要差很多。

    空中的德国机群仿佛未受任何影响,一分钟后,第二批he-218继续进攻,瞄准的目标这次换成了服从号,所有英国驱逐舰的防空火力拼命还击,但似乎并没什么用,第二批he-218玩了一个花活他们佯装要进行俯冲轰炸,结果只俯冲了不到500米就快速改平,来不及反应的英军高射炮炮位反被空中掩护的b-219们干得七零八落,甲板上到处都是受伤而痛苦呻吟的水兵们。等对空火力有所削弱,3架he-218兜了个圈子之后重新进攻。

    服从号也没能逃过一劫500公斤航弹就不是驱逐舰能承受的,步了顽强号的后尘而被炸沉,幸运的是沉没速度没这么快,还给了英国水兵们跳海逃生的机会,刚才被救起来的z6号驱逐舰幸存者们再次被逼跳水。

    德军将比分改写为了2:1,希佩尔号编队借着英国驱逐舰四处机动的有利时机,将距离拉近到了1.5万米以内,不过他怕干扰飞机的轰炸,下令主炮暂时停火。

    就在第三批飞机进入空域,准备对剩下的驱逐舰们大开杀戒时,谢尔布鲁克已完全绝望了,他哆哆嗦嗦向伯内特少将拍发了诀别电:我军遭遇优势敌机空袭,恐将全军覆灭!

    然后令人十分震惊的一幕发生了:正要进入攻击位置的he-218们摆摆翅膀飞走了,来带着护航的b-219们也飞走了。

    就在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时,希佩尔号收到了飞机发来的电报西北方向发现数艘军舰,体型较大,疑似敌军主力舰。消息越短事情越大,哈特曼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海航够意思啊,把击沉驱逐舰的功劳让给自己,自己去啃后面的硬骨头。

    空中带队的施罗德少校也没把握一定发现了英军主力舰,他只觉得距离不远,飞过去查看一下无妨,万一有误,回头继续再来收拾这几艘驱逐舰就是,再说旁边还跟着希佩尔号呢,一艘重巡洋舰加一艘驱逐舰还能让三条英国驱逐舰给跑了?

    哈特曼立即向柏林发去电报:“海航击沉敌驱逐舰2艘,目前正对付另一股敌舰队,我舰追击3艘英国驱逐舰。”

    听到飞机一口气干掉2条驱逐舰,海军司令部里压抑的气氛终于缓解了不少,不少人喜形于色,但霍夫曼脸上淡淡的没多少欣喜之色两条驱逐舰而已,人家日本海军干沉两条战列舰也就只有你们这点欢喜。

    虽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但英国水兵们一个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只是刚才为了躲避空袭,编队四处机动,秩序一片混乱,而借着这个当口,希佩尔号编队又拉近了1000多米。等到炮弹落下来时,大家终于反应过来飞机虽然走了,德国人的巡洋舰还在呢,于是又急吼吼地向西北方向逃窜。

    很快这个方向被谢尔布鲁克改为了西南方:他不知道德国飞机为什么而离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德国飞机绝不是在滥发慈悲,他们一定找到了更有价值的目标,不管是本方运输舰队还是巡洋舰编队,他都不敢想象这个后果,所以现在他不能再去与伯内特少将汇合,反要向西南方撤退,争取引开德国人。

    借着英国驱逐舰再次转向的时间,希佩尔号已追到了只有12700米的距离,舰炮火力落点已越来越接近目标德国水兵们终于找到了感觉。(未完待续。)